• 第二十三章 特殊嗜好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2本章字数:3486字

    安暖的脚丫子脏的厉害,一层层的泥土掺杂着绿色的植物汁水,脚掌处还挂着一条被踩死的毛毛虫。

    如此不堪的画面让跟在安暖身侧的黑衣保镖都不忍直视,而楚乔,就直直的看了过来。

    只是一眼,楚乔黑着脸推开那个献殷勤的女人,胃里翻江倒海。

    那女人被楚乔推得险些摔倒,又急又怕的眼泪都要掉了下来,看向安暖的目光中自然而然的充满了怨恨。

    被两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安暖诚惶诚恐的低头。若不是眼底闪烁着笑意,卑微的模样绝对让人找不出半点毛病。

    “安暖,你故意的?”

    眉头难受的皱着,楚乔冷声,整句话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那双黑眸就像是定在了安暖的身上,半刻都不曾移开,等着安暖的回答。

    低头,双眼盯着地面,安暖一声不吭!

    “安暖,你搞成这幅样子干什么,装可怜?给我滚出去!”

    安暖的沉默让气氛愈加的压抑,盯着她紧抿的唇瓣,楚乔拍桌而起,餐桌上的盘盘碗碗都跟着抖三抖。

    “楚少,是你派人叫我进来的!”

    终于抬头,安暖向前踏了两步,大大方方的把自己展现在楚乔眼前。

    红肿的小脸,嘴是歪的,眼睛也变得一大一小;比街边乞丐还要破烂的衣裳,白色布料染得黑一块绿一块,遍布窟窿。

    装可怜,她已经够可怜了,还需要装吗?

    她承认,刚进来的时候,她是有些故意恶心他的成分。可她安暖现在的模样,还不是拜他所赐?

    “既然楚少没有什么事情,那安暖就先滚了!”

    冷冷的勾着唇角,安暖毫不在意的重复了楚乔那个‘滚’字,离开的步伐迅速的像是逃离。

    盯着她挺得笔直的背影,楚乔皱眉,脸色愈加青黑。“站住!”

    “安暖,我差点被你骗了!你是,想要离我远一点吗?”

    磁性的声音瞬间褪去了火气,甚至隐隐带着些笑意。背对着楚乔,安暖忍不住的抖了抖。

    楚乔,识破了吗?

    “楚少,安暖不敢!”

    转身,安暖弓着腰,卑微的立在门口一动不动。

    楚乔一步步的走向她,修长而白皙的手指挑起肿的不匀称的下颚,目光像是肆意玩弄猎物的豹子让人全身发寒。

    “不敢吗?安暖,我知道,你在和我叫板!没关系,我有一万种折磨你的办法,总有一种能让你痛不欲生。等你吃过了饭,我们,慢慢玩!”

    指尖一下下的摩 挲着安暖红肿的脸蛋,楚乔似笑非笑。最后的一个‘玩’字尾音被他拖得一波三折,魅惑又妖娆。

    两人的距离近的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被迫仰着脸,安暖在楚乔的瞳孔里看着惨不忍睹的自己,抿着唇一言不发。

    王妈又送上一份早餐来,袅袅香气在空气中弥漫,安暖努力的屏住呼吸,目光却还是忍不住的跟了过去。

    软糯的白粥,金黄的煎蛋,白生生的凉拌藕片……

    肚子开始‘咕噜噜’的抗议,胃也开始绞痛。伸手抹了一把鼻尖上的细汗,安暖的头垂的更低。

    她是真的饿了,饿得前胸贴后背。

    那一肚子冷水随着她的动作不停咣当,却并不解饿。安暖甚至觉得,现在只要拿针刺她一下,她都能喷出水来。

    可是,她还不知道楚乔的目的是什么,他绝不会好心的白白给她一份早餐。

    果然,下一秒,楚乔转身回到座位上,搂着那个他让手下找来泻火的女人笑出声来。

    “安暖,你想吃吧!求求我,那份早餐就是你的!”

    身体微微后仰,楚乔靠在椅背上,高贵而残忍。

    安暖抬头,对上他让人看不透彻的黑眸。

    她多卑微,一份早餐,都要用求的。可她的胃疼得抽搐,她已经不能再饿下去了。

    “楚少,求求你!”唇瓣微颤,安暖努力让声音平静,开口恳求。

    “声音不够大!”

    “楚少,求求你!”安暖提高声音。

    “语气不够诚恳!”

    “楚少,求求你!”安暖努力让语气变得真诚。

    反反复复,安暖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遍。甚至楚乔已经不再说话,她还一遍遍的,机械的重复着。

    终于,楚乔刁难够了,微微点头。安暖像是饿狼一般,扑向那份早餐。

    餐桌上没有她的位置,安暖就把餐盘放在地上,她蹲着。餐盘上没准备餐具,安暖就端起碗把白粥向嘴里倒,煎蛋和凉拌藕片用手抓着往嘴里送。

    “楚少,你看她都不需要勺子的,她吃东西的模样好像一条狗哦!”

    “你真聪明,她就是一条狗,一条下贱的狗!”

    身侧,楚乔和那女人的对话清晰的送进安暖的耳朵。安暖咬破了唇,鲜血和着白粥被她一起送进了肚子。

    楚乔不是想看她狼狈吗,她给他看就是!

    安暖吃完饭的时候,楚乔已经带着那个女人上楼了。

    楼上隐隐约约的传来那女人的笑声,没过一会,那笑声就变了滋味。

    像是承受着极致的欢愉似的,高高低低响个不停,隐隐带着炫耀的意味。

    想起之前那女人憎恨的目光和有意的嘲弄,安暖无奈的摇摇头,迈步就向外面走。

    “夏小姐,楚少让你在客厅里等他!”

    门口依然站着黑衣保镖,见安暖要出去,立刻就拦了下来,宣布楚乔的命令。

    眼底有片刻的诧异,安暖点点头“好,帮我谢谢楚少的好意,刚好我困了!”

    转身回了客厅,安暖毫不避讳的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开始补眠。至于楚乔这么做的目的,反正也就是折磨,她猜不猜结果都不会改变。

    楼上的声音一阵高过一阵了,从刚开始的婉转娇吟变成尖声喊叫,再变成最后的哭泣,求饶,呼救。

    被那声音搅和着,安暖也噩梦连连,最后更是直接被吓醒。

    刚刚醒来的安暖有些天然呆,等看清了眼前的景物,安暖就看见了从楼梯上下来的楚乔。

    他又穿上了白色西装,变成了衣冠楚楚的模样,好像刚刚楼上的声音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那张俊脸并没有发泄后的欢愉,反而变得更加阴冷。安暖猜测着,是不是那女人的喊声太过凄厉,吓坏了他,楚乔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安暖,这沙发,睡得舒服吗?”

    居高临下的,楚乔看着安暖。

    他目光森冷,从她挂着树叶的长发看到粉嫩的小嘴,看到脏的看不出颜色的脚,最后看到被她弄得一团凌乱,遍布污渍的布艺沙发,表情愈加深不可测。

    天知道,他会在和那女人办事的时候想起安暖。她和他仅有的那一吻,她躺在他怀里的那一夜……

    而她,折磨着他,竟然在楼下睡得如此安逸。

    想到此,楚乔的脸色又难看了一层。

    “安暖,我问你话,你聋了,恩?”

    利落的抬腿,楚乔狠狠的一脚踹在沙发背上,整个沙发翻了个,直接把安暖扣在了下面。

    艰难的从沙发下爬出来,安暖彻底没了睡意,却依然不知道楚乔怎么好端端的就发了火。

    “楚少,能睡在古堡里是安暖的荣耀,感谢楚少给安暖这个机会。”

    不敢招惹楚乔,安暖用生平最谄媚的语气说着好话。好不容易扶好了沙发,却被楚乔又补了一脚。

    娇小的身子生生被沙发撞了个跟头,安暖爬起来,狠狠瞪着楚乔半晌,转身就向门口走。

    而楚乔,明显不想这样轻易就放过她。

    “安暖,我允许你走了吗?”

    大手及时的抓住安暖的手腕,楚乔把她拎回到自己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狠狠瞪着。

    两双眼,四目相对,片刻之后,安暖笑了。

    “楚少,我知道,你以折磨我为乐!可吃饭是你叫我来的,也是你吩咐保镖让我在客厅里睡的!现在你下楼了,我感谢你了。你看见我心烦了,我也准备走了,你还想怎样?”

    冷冷勾着唇角,安暖站在楚乔对面,心底的恼怒终于压制不住。

    “楚少,是你把我带回来的!是你自己承诺我留在你身边七天,你帮助夏家的。你是想反悔还是怎样,你难道不知道欺负人至少需要一个理由吗?”

    清澈的眸子不躲不闪的盯着楚乔,安暖气急了,语气有些有些咄咄逼人。

    被安暖问的无话可说,楚乔沉默半晌,就说出一句自己都没料到的话来:“安暖,你偷听我和其他女人办事!”

    “这不是一条狗该干的事情,你难道不想对我说些什么吗?”

    黑眸微眯,尽管知道自己理亏,楚乔依然不忘侮辱安暖。

    手腕被楚乔的大手攥出一圈的淤青,安暖听着他无赖的语气,怒火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盛。

    原来楚乔比她想象的还要可怕,为了挑刺欺负她,他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楚少,你希望安暖说什么?说你持久力不错,一次两个时辰,还是说你花样繁多,能把女人折腾到哭泣求饶?如果不是你有钱,你以为会有女人来承受你的特殊嗜好吗?”

    刻意把特殊两个字加重,安暖微微仰着下巴,第一次让楚乔见识到了她的伶牙俐齿。而楚乔听到的重点,是那句‘如果不是你有钱。’

    的确,她不也是冲着他的钱来的吗?

    从冒充他的未婚妻开始,对他欲擒故纵,又主动的去上他的床。她装可怜,装柔弱,刚刚得到被签约在博影的消息就急着把他一脚踹开!

    又想起安暖发给他的短信,想起她慌慌张张一路跑回家的场面,楚乔怒不可歇。

    亲眼见证楚乔从愤怒到暴怒,盯着他黝黑的瞳孔开始泛起墨绿的光芒,安暖后悔了。

    柳荷伤心落泪的模样又在安暖眼前浮现,安暖顿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蔫了下来,不由自主的开始后退。

    而楚乔,也一步步的向她逼近过来。

    “怎么,后悔了?”

    像是学会了读心术,楚乔开口,大手卡住安暖的脖子。

    “安暖,你是在嫉妒吗?那个女人,陪我一夜,得到了一百万,你想要吗?你是想做我的一条狗,还是想像楼上的那个女人一样,做我的玩物,恩?”

    声音里带着平日里没有的暴虐,楚乔手臂一点点的抬高,安暖双脚离地,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在她纤细的脖颈上。

    “安暖,其实你想怎样根本不重要。从你踏进乔家古堡开始,你就没有了任何拒绝的权利。而我,这个让你讨厌透了的恶魔,很想让你尝试一下我的特殊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