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好的奴隶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2本章字数:3460字

    被楚乔高举着,安暖后背贴着墙,只感觉墙上冰冷的温度钻进她的身体,像是要把她冻结成冰块。

    楚乔的手捏的很紧,不管她如何挣扎都没有半分松懈。

    强烈的窒息感让安暖脸色涨红,力气一丝剥离,安暖眼前也开始一点点的模糊,除了楚乔阴森可怖的双眼。

    那双黑眸带着只有暴怒之时才会出现的幽绿,像是幽深的潭水,带着漩涡把安暖席卷在其中。

    安暖知道,她是真的惹恼了楚乔。

    “楚少,咱们,说好的,我陪你七天!安暖做狗,还是……还是做玩物,楚少说了算!只要,楚少别,言而无信……就好!”

    双手抓着楚乔铁钳一般的大手,安暖提着最后一丝力气断断续续的说完,连手臂都软软的垂了下去。

    楚乔的大手,没有放松,反而越收越紧。

    “安暖,到现在,你还惦记着夏家吗?”

    夏家两个字被楚乔咬的格外种,眼底恨意蔓延,楚乔不怒反笑。

    “好!很好,安暖,我成全你!”

    笑容和恨意在楚乔的俊脸上交织,让他的面孔显得格外狰狞。说完话,楚乔另外一只手揪住安暖的衣领,狠狠的撕扯开来。

    “安暖,我成全你!”

    “安暖,你不是说我有特殊嗜好吗?你可要支撑住了,别丢了小命!否则,你所有的心思都白白浪费了呢!”

    衣服撕裂的声音伴着楚乔的低吼,一声声的撞击着安暖的耳膜。只是片刻的功夫,她本就残破不堪的衣裙尽数化作碎片落在地上。

    衣服下的肌肤洁白无暇,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柔白的光泽。平日里看着纤细的身体,竟然也是凹凸有致的,甚至比起很多一线的明星还要强上几分。

    安暖若是签在博影,将来定会大红大紫。可惜,安暖,你这副身体就是为了夏家而生的,下场也只能是被糟践。

    眯起双眼,楚乔的目光变得幽深而炽热,大手改为抓着安暖的双肩,薄唇毫不犹豫的贴了上去。

    温热的,并不浓郁却足够迷人的香味,丝丝缕缕的冲进楚乔的鼻孔。

    他没有吻安暖的唇,而是顺着她白皙的肩膀一路向下,疯了似的啃咬。在她的肌肤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红的,青的痕迹,以此来宣泄他的怒气。

    肩膀被楚乔按着,安暖依然半分都挣扎不得。

    她靠着冰冷的墙面大口大口的喘气,凤眼眨也不眨的盯着楚乔满满升起迷醉的面孔。

    他衣裳整齐,而她几乎赤裸。目光扫到门口的黑衣保镖依然站在那里,安暖羞愧欲死。

    “楚少,你每次找女人,都要派两个保镖帮你助阵吗?”

    压下眼底涌上来的泪水,安暖努力让自己平静,企图让楚乔把那两个保镖赶出去。

    只可惜,她紧攥着的双手,却早已经泄露了她的情绪。

    “怎么,你不喜欢?这样不是更刺激吗?”

    手指勾起安暖的下巴,楚乔冷笑着,双眼直直的看进她的眼底。

    “安暖,我还以为你很了解我呢!你忘了吗,我一直有的特殊嗜好,就是喜欢被人看着!更何况,他们看得是你,不是我!一旦你被他们看上了,等我玩够了,你也还有点价值,是不是?”

    修长的手指肆意在安暖的身体上游走,楚乔一字字的说着,口中的热气在安暖的肌肤上染下一缕缕的粉红色泽。

    “你看,你其实也很喜欢这样子呢,这么快就有了反应!”

    他俊美的面孔上满是邪气的冷笑,说完话,大手已经扯开腰带,向安暖压了上去。

    安暖的心,瞬间冷得彻底。

    她的第一次,就要在这里,被两个保镖看着吗?楚乔,他果然把折磨人的手段掌握的炉火纯青。

    身体颤抖如筛糠,安暖死死咬着嘴唇,含泪的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楚乔的俊脸。

    原本,她心底其实对楚乔有些愧疚的,毕竟一开始是她欺骗了他。可现在,那愧疚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恨意开始一点点的滋生出来。

    她要记住,永远记住面前的这个男人。她的难堪,她的耻辱,都是拜他所赐。

    那目光绝望而冰冷,明明是无力反抗的弱者却带着骇人的倔强。被那目光盯着,楚乔忽然憋闷的很。

    “安暖,别用那种不屈服的眼神看着我!因为,你根本就不配!”

    刹那的停顿,楚乔冷笑,一只手就把安暖的身体翻转过来。

    她的后背同样美得让人窒息,蝴蝶骨若隐若现,纤腰不盈一握,引人怜惜。

    身体的里冲动让楚乔呼吸都开始急促,他压抑不住,就开始愤怒的以为安暖勾/引了他。

    狠狠的把她地方身体按在墙上,楚乔强迫安暖弯腰,无边的渴望就要冲进她的身体里去。

    “楚少,郝尔总管的电话,说是有重要事情向楚少汇报!”

    门外,一个黑衣保镖拿着电话进来,看见客厅中的场景也只是微微一愣,低下头,却并未止步。

    女人只是楚乔的消遣,工作才是他的全部。这一点,楚乔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很清楚。

    所以,哪怕楚乔正和女人在床上,有重要事情也要马上去找他。

    电话很快就送到了楚乔的手上,听筒里传来郝尔正宗的意大利语。

    郝尔的话说得很快,三言两语便说完了重点。挂断电话,楚乔恶狠狠的盯着安暖,捏在她腰上的大手愈加的用力,力气大的像是要把她从中折断。

    “安暖,我小看你了,你果然很会装相!呵……电话来的有些早,我们之间还什么都没有发生!你很遗憾,对吗?”

    扯住安暖的长发,楚乔强迫她和他对视,语调之中满是嘲弄。

    “可惜呀,安暖,你现在的样子还真不配做我的玩物!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可以是个好的奴隶,别让夏家失望。”

    冰冷的话语掷地有声,说完话,楚乔忽视了安暖充满疑惑的双眼,丢下她扬长而去。

    即使是放手,楚乔也是用力的推了安暖一把。早就没了力气的身体撞在墙上又滑做在地上,安暖摔得格外狼狈。

    衣不蔽体的靠着冰冷的墙面,安暖望着屋顶美轮美奂的水晶灯,闭上双眼,眼泪就顺着眼角滑落下来。

    楚乔给她的不只是折磨,还有耻辱。死死的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安暖甚至想起身离去。

    可是,她知道,她不能。

    那个被她藏在花园中的电话里,不知道又有几条柳荷发来的短信。她是柳荷最后的希望,她不能放弃。

    用力把脸贴在地板上,安暖无声落泪。可楚乔,连伤心的时间都不愿给她。

    一双手毫不留情的扯着安暖的胳膊把她拎起来,粗鲁的动作几乎把安暖的手腕捏断。

    抬头,安暖才发现她正被三个黑衣保镖包围着!

    “你们,你们……”

    抽出手腕,安暖双手慌乱的捂着身体,仓皇失措,过度的紧张让她心跳如同擂鼓。

    她没忘记,楚乔说等他对她没兴趣了,就把她赏给保镖。

    “夏小姐,楚少说了,今天王妈回家探亲,古堡里的事情都交给你来做!如果你做不好,他会惩罚你!”

    好在黑衣保镖并未作出让安暖担忧的事情来,只是重复着楚乔离开时留下的话,丢下一套下人穿的衣服转身离去。

    恐惧的缩在墙角,安暖盯着古堡的门从外面关上,才哆哆嗦嗦的捡起那套衣服来。

    她的身上遍布淤青,脖子上,腰上,手腕上,到处都是楚乔大力留下的手印。

    强忍着疼痛把衣服穿上,安暖进了卫生间去找抹布准备收拾房子,才发现水龙头里竟然一滴水都放不出来。

    停水了吗?

    不,怎么可能,这只不过是楚乔难为她的手段罢了!

    从卫生间的窗子里,安暖可以清楚的看到花园中正用高压水枪洒水,浇灌那些花草树木。

    拎了水桶,安暖想要出去接水,却被守在门口的黑衣保镖拦了下来。

    “夏小姐,楚少吩咐我们给你准备了水,不需要夏小姐自己出去拎!”

    一大桶清水出现在安暖面前,散发着刺鼻的味道。

    安暖不明就里,等拿着抹布放进去,手上拔草割出的伤口一阵灼痛。安暖才知道,那水里掺了高浓度的酒精。

    “告诉楚少,多谢他准备了酒精帮我给伤口消毒!”

    安暖怕疼,那种痛感让安暖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不想让楚乔看了笑话,丢下一句硬气的话,安暖拎着水桶就上了楼。

    古堡一共有四层,大部分的房间都上了锁,安暖只要收拾一下走廊和卫生间就好。

    只是,抹布每需要洗一次,安暖的双手就要承受一次火烧火燎的折磨。擦洗地板的时候,她更是咬着牙把伤痕累累的双脚也用酒精水洗了个干净。

    双手双脚很快就疼得麻木,安暖干活也利索起来。

    等收拾好上面的三层,安暖回到一楼大厅的时候,才发现楚乔对她的折磨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整个大厅的地面上洒满了泥土和砂砾,她站在楼梯上,刚好看见一个保镖拎着水桶进来。

    并不在意是否被她看见,一桶水被那保镖直接倒在地上。清水蔓延开来,顷刻间,整个大厅变得比雨后的泥土路干净不了多少。

    “也是你们楚少吩咐的?怎么土里还带着沙子呢,地板被刮花了不知道你们楚少会不会生气!”

    苍白的小脸上始终挂着笑意,看着那保镖忙完了,安暖才走下楼梯,不愠不火的问了一句。

    刚刚洗白的小脚丫踩进泥水里,沙子硌着她满是伤口的脚,格外的疼。

    “你只管收拾,其他的用不着你操心!”

    那保镖被安暖说得脸色一白,却很快又变得面无表情,拎着水桶退了出去。

    安暖拿起抹布,蹲在地上一寸一寸的擦拭起来。

    华龙大厦顶层,楚乔坐在真皮大办公椅上,正通过手机屏幕盯着安暖。

    临行前的事情还在楚乔脑海里萦绕,尽管当时他是恼火的,手上滑腻的触感却是现在还不曾褪去。

    要不是郝尔打电话说夏坤找了上来,他也许真的会被那女人迷惑也说不准。

    安暖,安暖……

    目光在回忆中慢慢变得迷离,盯着手机屏幕上忙碌的人影,楚乔不由自主的呢喃出她的名字来。

    内线电话就在此时响起,管家郝尔小心翼翼的声音瞬间把一切打断。

    “楚少,夏坤还是不走,说无论如何要见您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