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楚楚可怜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2本章字数:3516字

    ‘无论如何见我一面?夏坤,你真以为你舍出一个女儿给我,我就会让你们夏家好过了?可惜,她的分量还不够!’

    手指狠狠的戳了下手机屏幕上的身影,楚乔自言自语,对着电话吩咐了一句。

    “郝尔,带他来我的办公室!”

    磁性的声音低沉而森冷,听见电话那端夏坤对郝尔说着感谢的话语,楚乔冷笑,倒了一杯红酒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静静的候着。

    正午的阳光灼热而刺眼,照射在红酒杯上,折射的光芒把白色的墙面都染上了一抹艳丽。

    轻轻摇晃着酒杯,尚好的红酒在杯壁上留下一层绚丽的红,让楚乔悠然想起了安暖的鲜血。

    他和夏家,不共戴天。

    夏坤很快就被郝尔带了上来,今天的他明显花心思打扮了自己,一套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衬托的他温文尔雅。

    只是,眼角眉梢的颓废和茫然却是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的。

    夏家的公司股票这几日一路狂跌,早已资不抵债,就算现在宣告破产夏坤还要背巨额债务。

    所以,哪怕楚乔态度疏离,甚至不曾回头看夏坤一眼,夏坤也只能默默的等着,不敢表现出丝毫的不满来。

    诺大的办公室,安静的有些诡异。

    “郝尔,既然夏先生没事,送客!”

    终于,楚乔喝光了杯子里的红酒,也被夏坤的沉默耗尽了耐心,冷冷下了逐客令。

    在商场摸爬滚打几十年,夏坤早已练就了圆滑的处事手段。

    楚乔的冷淡让他脸上的笑容有片刻的僵硬,却也只是刹那,随即就恢复了正常,甚至多了几分谄媚的味道。

    他不认识楚乔,却了解楚乔的为人。他身边的女人从不会受宠超过一星期,今天是安暖被带走的第二天,夏坤不想放过这次机会。

    “楚先生,刚刚看楚先生正在品酒,我没好意思打扰。我是来……来和楚先生谈谈关于安家公司的事情,我……”

    语气中有着几分低声下气,夏坤微微低着头,尺度把握的刚刚好。

    话没说完,就被楚乔冷声打断:“夏先生,来见我之前,你没好好打听一下规矩吗?”

    磁性的声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蔑视,楚乔黑眸里涌起幽绿的漩涡,转身看向夏坤。

    一身白色西装的他周身上下都泛着冷气,高高在上又咄咄逼人。

    被他冰冷的目光看着,夏坤身子一僵,满眼的不敢置信。

    这个人,这种气势,还有这双黝黑发亮的眼……不可能,不可能是那个人,那个人早已经死了!

    思绪被回忆纠缠,夏坤连连后退,甚至想要夺门而逃。

    那恐惧的模样看在楚乔的眼里,成功勾起他眼底的一抹仇恨,一闪而逝,让人看不清晰。

    “夏先生,你,认识我?”

    薄唇勾着,楚乔缓步走到夏坤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他看。

    近距离感受楚乔的威压,夏坤愈加慌乱,冷汗淋漓。

    “不……不是!只是,只是不知道楚先生口中的规矩是什么,郝尔管家并没有提前告知!”

    再不敢看楚乔的双眼,夏坤低头盯着地面,以至于忽略了楚乔眼底的嘲弄。

    “夏先生,我家少爷不喜欢别人用这种平等的姿态和他交谈!所以,请你称呼他楚少!”

    表情平静的站在楚乔身侧,郝尔淡淡开口,毫不避讳的直指夏坤低人一等。

    脸色一白,夏坤咬咬牙,强撑的笑容变得愈加牵强。

    “是,是我忘了规矩,是我忘了规矩!楚少,您看夏家的公司……”

    两手尴尬的握着,夏坤连连道歉,早就在心里打了腹稿的话却不知如何说出口。

    他以为楚乔至少会因为安暖给他一些尊重,却没想到事实刚好相反。

    清清楚楚的把夏坤的犹豫看在眼里,楚乔转身回到办公桌后坐下,嘴角的笑容愈加肆意。

    “夏家的公司?夏先生,你说得,可是那家濒临破绽的建筑公司吗?建筑公司经营成那个样子,夏先生,你觉得,我们还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吗?还是,你想把那家资不抵债的破公司卖给我?”

    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楚乔语气中夹带着笑意,毫不掩饰的把安家公司贬低的一无是处。

    尽管知道自己有求于楚乔,夏坤的脸色还是变得一片铁青,半晌才压下心底的怒气。

    “楚少,夏家的建筑公司的情况只是暂时的!我今天来,就是希望楚少能伸出援手。毕竟楚少也打算在建筑业发展,如果能和安家合作,对我们双方都是一件好事!”

    知道从楚乔的手里白白捞好处的希望不大,夏坤拿出早就拟好的计划书,把夏家建筑公司的前景一一介绍。

    能够在J市的建筑业崭头露角,夏坤自然是有些本事的,把公司的未来设计的无限美好。

    只可惜,楚乔的心思,从开始就没放在合作上。

    “夏先生,计划书做的不错,可惜只是画饼充饥。说白了,夏先生也只是在求我帮忙,对吗?”

    一句话否定了夏坤所做的一切,楚乔冷笑,看都不曾看计划书一眼。

    “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夏先生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呢?就凭……你那个收养三年的养女,是我的未婚妻?”

    毫不犹豫的揭穿夏坤的真实想法。瞧着夏坤气急败坏的模样,楚乔眼角眉梢都是畅快的笑意。

    “夏先生,未婚妻早已经是过去的事情!现在,安暖只是我楚乔的一条狗。既然你想要我帮你,就让你的好女儿乖乖的!否则,我只会让夏家死的更快!”

    伸手拿起夏坤讲解了半晌的计划书丢进垃圾桶,楚乔起身,一步步逼近夏坤。

    浓重的威压充斥着整个办公室,楚乔的话说完,两名黑衣保镖进来,毫不客气的把夏坤‘请’了出去。

    楚乔的面孔,也彻底被仇恨侵占。

    “郝尔,继续暗中向安家施压,告诉我们的人时刻注意夏坤的动向,看他是选择保全公司,还是选择她的好女儿。另外,告诉留在古堡的人看好了安暖,不许她踏出古堡半步!”

    冷声吩咐郝尔,楚乔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一直看着夏坤被保镖丢出华龙大厦的大门,才埋头处理公事。

    楚乔这两天一直都在古堡,桌上的文件多的堪比一座小山。等楚乔全都处理好,时间已经接近半夜。

    俊美的表孔多了些疲劳,楚乔把保镖都留在华龙大厦,只带着一名司机悄无声息的回了乔家古堡。

    “楚少好!”

    “楚少,夏小姐一整天都在古堡里,没有踏出古堡半步!”

    古堡门口,楚乔留下的几名保镖依然原地守着。

    见楚乔回来了,立刻上前帮他开门,递拖鞋,把安暖一天的动向向楚乔汇报。

    眼前又浮现出安暖蹲在地上擦洗地板的模样,楚乔冷笑,对其中一个保镖伸出大手:“她的手机,给我!”

    磁性的声音听不出情绪,楚乔说完话,小巧的粉色手机已经到了他的手上。

    那是安暖的手机,外面还用塑料袋包裹着。

    隔着塑料袋按亮屏幕,上面清晰的显示着有十几个未接电话,还有一条信息。

    夏坤,这就沉不住气了吗?

    黑眸被嘲弄装满,楚乔环顾四周,诺大的客厅,一如既往的干净,整洁,就连被安暖弄脏的布艺沙发都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唯独,没有找到安暖的身影。

    “人呢?”

    冷声问了一句,楚乔眉头紧皱,森冷的气息让领头的保镖顿时白了脸。

    “这……楚少,属下保证夏小姐没有踏出古堡。只是……监控上没能找到她,会不会……会不会是去了楚少的房间?”

    通过监控系统仔细把古堡的每处都找了一遍,保镖颤着声音回答。

    片刻的沉默,楚乔遣退了几人,在沙发上坐下。

    昨天的那个女人还在他的房间,他绝不相信安暖会去那里。

    她,一定就躲在某个角落。

    “安暖,出来吧!你想让我把黑狼叫来找你吗?”

    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楚乔沉声,语气中是满满的把握。

    一分钟,两分钟,偌大的古堡,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

    “安暖,你想躲到什么时候?你以为,你能在我的古堡里躲够七天吗?”

    俊脸青黑,楚乔起身,语气中已经有了怒气。

    他的话音落,依然没有任何声音。

    “好,安暖,你就继续给我躲着!来人,给我找,找到了用绳子捆起来,绑在门口的树上去!”

    愤怒的吼声传遍整个古堡,楚乔说完话,迈步上楼。

    门外的保镖听到吩咐,立刻冲了进来,以客厅为中心开始寻找。楚乔楼梯上了一半,又转身折了回来。

    “都出去!”

    黑眸定定的盯着楼梯,楚乔挥退了保镖,径直绕到旋转楼梯的后面。

    不足两平米的地方,安暖蜷缩着身子,枕着手臂睡得格外安稳。

    许是感觉到了楚乔的靠近,她的眉头不安的蹙起,身子也缩的更小。

    她露出来的双手双脚布满了伤口,已经被水泡的发白。小脸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挂着疲累和恐惧,眼下的红色泪痣没了遮掩,给睡熟的她增添了一抹绚丽的颜色。

    望着少了倔强,多了软弱的安暖,楚乔的心忽然堵得有些难受,觉得安暖有些可怜。

    夏坤的选择已经很明显,就算他开口侮辱安暖的时候,他的脸上也没有半点心疼的痕迹。

    那么,他还要继续折腾她吗?

    这样的想法在心里一闪而过,等楚乔再去看安暖,她已经醒了。

    狭长的凤眼,漆黑而明亮,一眨不眨的盯着楚乔。眼底有恐惧,有疏离,还有遮掩不住的怨恨。

    楚乔心底的那点不忍顿时烟消云散。

    “安暖,你认为,一个好的下人,会躲在这里睡觉吗?还是你觉得你多么值钱,只要在我的古堡舒舒服服的待上七天,夏家就能得到我几千万的注资?”

    居高临下的盯着安暖,楚乔冷笑,语气轻蔑。

    早就习惯了他的冷嘲热讽,安暖从地上爬起来,低着头一言不发。

    安暖其实刚睡下没多久,一整天的工作让她又累又饿,精神都无法集中。手指挑起她的下巴,楚乔盯着她心不在焉的模样,心底的怒气越烧越烈!

    “安暖,今天夏坤去我公司找我了!你想不想知道,我们说了什么?恩?”

    “看看吧,我们一起看,看夏家让你接下来怎么对付我!看看柳荷给你发的信息里,会不会教了你一些讨好我的技巧!”

    强迫安暖和自己对视,楚乔勾着唇角,出口的每一句话都狠狠的撞在安暖的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