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为她求情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2本章字数:3313字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连彼此的呼吸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安暖却只从楚乔的话语里听到了两个名字:夏坤,柳荷。

    她的电话就在楚乔的手上,被他修长莹白的手指紧紧的捏着,那么显眼。

    想到柳荷之前发的短信她还没来得及删除,安暖白着脸,伸手就去抢。

    可她,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小巧的电话在他两手间换来换去,楚乔勾唇冷笑,把安暖耍的团团转。

    累了,晕了。

    安暖撑着颤抖的双腿站在楚乔面前,双眼死死盯着属于她的东西,双拳紧攥。

    楚乔最擅长的就是践踏她的尊严吧!他做的很成功。

    “楚少,你一直都这么关心别人的隐私吗?”

    粉唇颤抖着,安暖强忍着眼泪,语气中夹带着一丝嘲弄。

    黑眸冷冷和安暖对视,楚乔冷笑,愈加好奇她的手机中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隐私?安暖,你别忘记你的身份!知道今天夏坤是怎样对我说的吗?他说,希望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帮帮安家!你不过是被用来换取利益的罢了,还有脸像我要求要隐私?”

    凉薄的语气,楚乔的薄唇几乎贴在安暖的耳边,残忍的话语一字一句送进她的耳朵。

    眼底涌上泪花,安暖抬头止住眼泪,紧攥的双拳却缓缓的松开来。

    为了柳荷,她不该抗争,也没有资格抗争!至于夏坤,她早在很早以前就了解他的为人。

    身边,楚乔已经翻开了她的电话,修长的手指一条条翻看着信息。看得越多,他的笑意就愈加明显。

    “安暖,你们母女感情真好呢!柳荷不知道你在我这里,忙得根本就没有时间看短信吗?”

    终于,楚乔看完了,玩味的目光从手机屏幕挪到安暖的脸上。

    隐含嘲讽的语气让安暖不知如何开口,她索性低头,楚乔却一反常态,把电话摆在了她眼前。

    “暖暖,你是不打算帮妈妈了吗?你要反悔了吗?”

    “暖暖,你到底怎样得罪楚乔了,为什么他对你爸爸那么不客气?”

    “安暖,你太过分了!只有七天,为什么你就不能为了妈妈忍忍呢!妈妈白白对你那么好……”

    三条短信,都是柳荷发来的。从疑问到质问,最后是谴责。安暖闭上眼睛,心里难受的无以复加。

    头顶,楚乔的嘲弄如期而至。

    “安暖,夏坤和柳荷都看好你呢,你利用价值还不小!”

    “可惜,你这个棋子好像有点让他们失望了!”

    缓慢而清晰的说着,楚乔伸手挑起安暖的下巴,修长的指一下下在安暖的小脸上划过。

    他强行扒开她的眼,让她去看他眼中的嘲笑。

    那话语像是魔咒一般围绕着安暖,耳边回响着‘棋子’两个大字,安暖从未觉得,自己竟是如此的悲哀。

    “楚乔,你够了!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你不懂什么叫做亲情,不懂什么叫付出!别试图用你恶魔的逻辑来评判我的事情,你没资格!”

    泪水盈满双眼,让安暖不得不仰着头才能控制住不哭。

    安暖沙哑着嗓子低吼,用尽全力的挥手打在楚乔的手腕上。电话被打飞出去,撞在墙上摔得粉碎。楚乔的手腕也多了几道抓痕,鲜血顺着指尖滴滴答答的落在地板上。

    “楚少!”

    “楚少?”

    门外,听见动静的保镖第一时间就冲了进来,把安暖团团围住,等着楚乔一声令下就把安暖拉出去严惩。

    楚乔只是盯着安暖,片刻之后,勾起唇角冷冷的笑出声来。

    “安暖,你在发脾气?你说我不懂亲情?说我没资格评判你的事情?你在指责我吗?”

    眼前闪过双亲离世时鲜血淋漓的画面,楚乔声音低沉而冰冷。染了血的大手捏着安暖的下巴,把她拎到自己的面前。

    “呵,你说的对,我不懂亲情,我也没有亲人。但是安暖,我懂得怎么折磨你!你不想让我看你电话是吗?我会去做数据恢复,连你删除都要看。而你,安暖,你只能听我的!你亲人的未来,现在掌握在你手上!”

    黑眸像是两汪寒潭,楚乔笑的恶狠狠的,把指尖的鲜血抹在安暖的脸上。

    白皙的面孔让那鲜红愈加刺眼,血腥味就在口鼻周围弥漫,安暖几乎作呕。下一秒,楚乔狠狠的一巴掌打在她脸上。

    那一巴掌直接就让安暖的身子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又落到地上。瓷白的小脸顷刻间红肿起来,清晰地巴掌印几乎占满了安暖的小脸,让那几个黑衣保镖都看得触目惊心。

    缓步走到安暖面前,楚乔居高临下望着鼻血横流的她,依然笑意盎然。

    “安暖,疼吗?疼就学会服从,现在,我饿了!”

    用保镖递过来的纸巾擦拭着手上的血液,楚乔勾唇,又恢复了不愠不火的模样。

    他的话音落,两个保镖毫不客气的拉起安暖,把她‘护送’到厨房。

    厨房很大,堪比普通人家的二室一厅。

    双开门的大冰箱,摆放着各种美酒的琉璃酒柜;干净整洁的精美餐具,各种各样,齐全到堪比超市的烹饪工具。

    站在厨房中间,安暖头晕目眩,耳边嗡嗡作响都是楚乔的话。

    他刚刚还那么侮辱她,他根本不配吃她准备的晚餐。

    “夏小姐,楚少说给你一个小时。如果你准备不好晚餐,他不介意让夏家陪着他一起挨饿。”

    身后,黑衣保镖声音冰冷的重复着楚乔的话,粗鲁的把安暖推倒冰箱前。

    脚步不稳的安暖直接撞在了冰箱上,疼得她冷汗直冒,安暖却再不敢耽搁,选了食材开始准备晚餐。

    楚乔给她的时间不多,安暖只能做些省事的。四十分钟后,色香味俱全的四菜一汤摆在餐桌上。

    安暖只有早上吃了点东西,被浓郁的香味勾/引着,早就饥肠辘辘的胃又开始抽搐着疼。

    在洗碗池接了一杯凉水灌下去,安暖想要离开,却险些和迎面走来的楚乔撞上。

    “安暖,你想对我投怀送抱?”

    俊眉一挑,楚乔捏着安暖的下巴,笑的妖娆耀眼,安暖却从他的黑眸中看出了讥讽来。

    他只是在宣告他的胜利罢了,附带帮她找不自在。

    安暖转脸,果然看见楚乔昨晚带回来的女人就跟在他身后,正目光犀利的盯着她。

    “楚少,晚餐准备好了,请楚少和珍妮小姐用餐!”

    弯腰躲开楚乔的大手,安暖后退两步,姿态是从未有过的谦卑有礼。

    指尖温热滑腻的触感消失,楚乔皱眉,眼底浮上一抹冷然。

    “安暖,其实你可以和珍妮一样!不过,既然你不愿意,就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代替王妈服侍我和珍妮用餐,恩?”

    嘴角挂起嘲弄的弧度,楚乔淡淡一笑,拉着珍妮在桌边坐下。

    楚乔的话让珍妮的目光又凌厉了几分,盯得安暖如芒在背。安暖却清楚,楚乔这样说,只是讽刺她有求于人却故作姿态。

    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安暖拿了筷子帮楚乔和珍妮布菜,小心翼翼的半点错都不敢有。

    可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却还是起了事端。

    “楚少,你看她,给我夹得菜都是辣的!吃辣很伤皮肤的,她好坏哦!”

    娇嗔着靠在楚乔身上,珍妮声音甜腻,看向安暖的目光却带着一分高下的决心。

    安暖拿着筷子的手微微发抖,沉默着不知该如何应对。她是看着珍妮频频吃辣才帮她夹些辣的,却没想到那女人憋着这样的心思。

    场面就这样僵持下来,安暖头越垂越低,认错态度良好。珍妮抱着楚乔的胳膊越来越紧,时不时的还用胸前的丰满蹭两下,得意的笑。

    而楚乔,只是默默的吃着东西,吃光了碗里的饭,才抬头看向安暖。

    “安暖,你的肚子在叫,是不是饿了?”

    好听的声音里似乎夹带着一点点的关切,楚乔目光幽深,让安暖脸色微微发白,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楚乔看向身边的珍妮,俊美的面孔上展开不怀好意的笑:“珍妮,我们把吃剩下的全部给安暖吧!你帮她收拾一下!”

    语气平静而舒缓,说完话,楚乔便端起安暖刚泡好的红茶坐着看戏。珍妮微微迟疑,还是把剩饭剩菜都收拾在一个空碗里,递给安暖。

    肚子饿得难受,虽然知道楚乔是故意侮辱,安暖却还是伸手去接,却被始终盯着她的楚乔拦下。

    “还有呢!珍妮,你不懂什么叫全部吗?”

    大手指着桌子上挑出去的辣椒,姜片,还有剩下的半杯红酒,一小碟胡椒粉,楚乔冷声质问。

    珍妮被他吓得双手一颤,僵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的确不喜欢安暖,她不管如何狼狈都遮掩不住的美貌让任何一个女人都喜欢不起来。

    可珍妮真没想过,楚乔会做的这么狠绝。

    “楚少,算了!她……可能也不是有意的,我们上楼吧,恩?”

    脸上挂起媚笑,珍妮上前搂住楚乔的脖子,凹凸有致的身体和他紧紧相贴。

    男人的大手在女人的身体上缓缓游走,只是片刻,厨房中就响起珍妮略显急促的呼吸。

    楚乔勾唇冷笑,目光清明。

    “安暖,你的选择呢?吃掉,或者,为摔坏电话的事情向我道歉,跪下求我!”

    推开珍妮起身,楚乔指尖轻轻从安暖染血的唇上划过,居高临下的盯着她,黑眸中满是势在必得。

    满心耻辱转变成怒火,安暖双眼发红,咧嘴冷笑。

    “楚少,电话是我的,我想摔就摔!肚子也是我的,我不想吃东西就可以不吃!谁,都没有权利干涉!”

    充满倔强的笑脸微微仰着,安暖字字珠玑,强势的模样让她整个人都多了让人难以忽视的美感。

    黑眸盯着她不服输的小脸,楚乔轻笑,缓缓开口。

    “安暖,你的倔强真让我刮目相看,连珍妮都为你求情了呢!好吧,我就网开一面,给你个机会。你吃下去,或者,让珍妮去死,二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