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生不如死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2本章字数:3525字

    楚乔的语气很平静,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却仿佛在安暖的脑海里丢了一颗炸弹。

    珍妮在楚乔说完话的那一刹那已经彻底崩溃,她抱着楚乔的大腿哀求着,豆大的泪珠一双一对的往下掉。

    “楚少,不要,不要这样,珍妮知道错了楚少!求你放过珍妮,珍妮以后再也不会干涉你的事情了,求求你……呜呜……楚少,你让珍妮做什么珍妮都听你的!”

    两手几乎要把楚乔的裤腿拽破,珍妮伤心欲绝的哭声充斥着整个厨房。

    傻傻的站在原地,安暖甚至听不清珍妮说了些什么。她茫然而无助的看着瑟瑟发抖的珍妮,只觉得自己的心如同被死死的攥着,憋闷的难受。

    如果珍妮死了,那么,她,安暖,就是间接的杀人凶手。

    “楚少,我知道你不想让我好过!可我没想到,你竟然这样愚蠢!你以为,我会为了一个欺负过我的人,吃下这些恶心的东西吗?”

    强作冷静,安暖勾起唇角,态度强硬的对上楚乔的目光。

    她的小脸还红肿着,眼角眉梢都是毫不掩饰的嘲弄,真实而明显。

    静静的看着安暖的反应,楚乔皱眉,随即,邪气的笑容在俊脸上绽放开来:“安暖,没人告诉你,装相的时候,声音不能发抖的吗?”

    淡淡反问,楚乔习惯性的伸手想去捏安暖的下巴,想要迈步才发现珍妮还扯着他的裤脚。

    俊美的面孔瞬间涌上不耐,等瞧见裤腿上沾满了珍妮的泪痕和化妆品,楚乔的俊脸顿时青黑。

    他有洁癖,尤其厌恶女人哭花的脸。而珍妮,明显不知道这一点。

    她只想活着,见楚乔看着她,哭的愈加楚楚可怜。她的哀求声送进耳朵,楚乔冷冷一笑,抬脚就踩在了她的脸上。

    “珍妮,你现在该求的人,是安暖,知道吗?只有她听话了,我才有可能放你一条生路!”

    话是对珍妮说得,楚乔的双眸却始终盯着安暖。等她不哭不闹了,才把脚挪开,却又在她腹部踢了一脚,把她踢到安暖的面前。

    “安暖,你的决定呢?”迈步走到安暖跟前,楚乔低头,黑眸锐利的像是能看进安暖的心里:“你是想让珍妮死,还是让她活着,恩?”

    随手拿起饭桌上的那碗残羹剩饭,楚乔勾着嘴角,等着安暖的回答。

    珍妮似乎也知道了自己的命掌握在安暖手里,挣扎着,伸手去抓安暖的脚腕。

    那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执拗,安暖蹲下身,就看见了珍妮惨不忍睹的脸。

    一个大大的鞋印刚好覆盖了她眼睛下的半张脸,鼻梁塌了,嘴唇肿了。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的鼻子和嘴不停的往外流,染红了白色的地面。

    震惊的看着这一切,安暖的眼睛也红了,声音颤的说话都走了音:“楚乔,珍妮昨天还和你上 床,她昨天还亲手喂你吃早餐!”

    “你说!”手中用来给珍妮擦血的纸巾狠狠丢在楚乔脸上,安暖抓着楚乔的衣领,猛地提高声音咆哮:“你还有人性吗,你还是是个人吗?楚乔!”

    黑而明亮的凤眼目眦欲裂,安暖愤怒的几乎喊破了嗓子。而楚乔,盯着她愤怒的面孔,依旧笑的风轻云淡。

    “安暖,她跟我上床,我给她报酬,这是很公平的事情不是吗?而且,有没有人性,是我的事情。救不救珍妮,是你的事情!如果你继续这样对我喊叫,我不介意让我的保镖过来,一人一脚直接把她活活踩死!”

    冷冷的笑着,楚乔盯着安暖,残忍的嘴脸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

    他周身上下都散发着浓重的杀气,恐怖而骇人。听着他完全不把生命当回事的语气,安暖就真的怕了。

    “楚乔,我吃!”眼底所有的倔强都在刹那间消失,安暖无力的垂下手臂,轻声呢喃:“我听你的,都吃下去!楚乔,我求你,放过珍妮!”

    好听的声音微微有些沙哑,安暖一字一字的说着,拿起筷子把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扫进那个碗里。连剩下的红酒和胡椒粉都倒了进去。

    一股奇怪的味道钻进鼻孔,安暖却浑然不觉。她盯着楚乔,用勺子搅拌着那些让人作呕的东西,舀了一大勺向口中送去。

    那脏兮兮的东西距离安暖的小嘴越来越近,楚乔却莫名的想起那小嘴的甜美来,心中也越来越憋闷。

    “够了!”低吼一声,楚乔伸手就夺了安暖的勺子:“安暖,你别以为你这样子,我就会心软!”

    脏东西甩了楚乔一脸,他拿了纸巾狠狠的擦着,眼神恶狠狠的等着安暖,带着能把人冻僵的冰冷。

    端着碗的手因为楚乔的咆哮微微颤抖,安暖轻轻闭上眼,绝美的小脸挂起一个淡淡的笑容来。

    “楚少,如果看着恶心就转过脸去!我没指望你心软,我只希望,你能放过珍妮。我不希望我的身上背负人命,那会让我觉得很脏!比这碗东西还脏!”

    她的笑有几分恬淡,有几分不甘,更多的却是悲哀和自嘲。

    那笑容让人着迷又心酸,楚乔看着,仿佛连心情都跟着平静,却忽然发现安暖已经把碗送到了唇边。

    她的不识好歹让楚乔立即愤怒了起来,一只手握住安暖的手腕,他弯腰捏住珍妮的脖子,直接就把她从地上拎起来。

    “不想背负人命吗?可惜了,安暖,你妥协的太晚了!”

    有力的手指捏着珍妮的喉咙,甚至没给她挣扎的时间,楚乔的大手便狠狠收拢。

    “安暖,你看,珍妮死了!因为你,她死了!”

    他的薄唇距离安暖的耳朵只有半寸之遥,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安暖的耳根处,出口的话却那么冰冷。

    骨骼破碎的声音和楚乔的话语声被无限放大,怔怔的盯着楚乔的右手,安暖傻傻的站着,忽然呕吐起来。

    多恶心,那只手那么漂亮修长,它应该在钢琴上跳跃,却刚刚虏获了一条人命。

    楚乔,他一定不是第一次杀人吧!一定不是,他的动作那么熟练。

    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安暖不停的吐。吐够了,她就爬到珍妮的身边,拼命的去摇晃她的身体。

    珍妮的喉咙已经被楚乔捏碎了,漂亮的颈子完全变形。她的眼睛痛苦的向外凸着,充满了恐惧。安暖想要帮她闭上双眼,却无论如何也不敢。

    安暖只能颤抖着,想破口大骂,却吐不出一个音节。想哭,却流不出眼泪。她抓着自己的头发,拼命的拉扯,却已经感觉不到疼。

    安暖的耳边都是楚乔的话:你看,珍妮死了!因为你,她死了!

    那话语就像魔咒一样在安暖的脑海里徘徊着,她围着珍妮的尸体转来转去,疯狂的折磨着自己。

    身侧,楚乔抿着薄唇,终于还是叹了口气,伸手拉住了她:“安暖,别自责了。珍妮不是因为你死的,其实她是……”

    磁性的声音夹带着一丝无奈,楚乔开口解释,安暖却并未让他把话说完。

    她就像一只发了怒的小兽,咬着牙跳起来,狠狠的一巴掌打在楚乔脸上。

    这是安暖第一次动手打人,她的手掌都是麻木的,楚乔的脸更是印上了清晰的巴掌印,瞬间就红肿起来。

    不敢置信的盯着安暖,楚乔瞪着眼睛,面目狰狞:“安暖,你找死!”

    他的声音冷得彻骨,黑眸更是狼一般泛着幽绿的光芒,恨不得立刻把安暖撕成两半。可安暖,却是已经不知道怕了。

    珍妮的死带走了她的全部冷静,她甚至主动靠近楚乔,迎上他带着杀气的目光。

    “对,我就是找死!楚乔,你杀了我吧!来呀,像杀死珍妮那样,杀了我!反正你是个杀人犯,你杀了我呀!”

    神色疯狂的吼着,安暖的声音格外尖锐难听。话没说完,她抬手,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打在楚乔脸上,顺带打翻了桌子上的一套茶具。

    巨大的响动瞬间就惊动了门外的保镖,动作迅速的冲进来,几人看见眼前的场面,都呆住了。

    楚乔就是他们眼中的帝王,永远是他在惩罚别人。

    几双眼睛全部盯在安暖的身上,等着她血溅当场。或是被扭断脖子,或是被折磨致死。

    可楚乔什么都没做,他从冰箱里拿出冰袋敷在脸上,优雅的拿了把椅子在安暖面前坐下。

    “安暖,你想死吗?夏家,还有柳荷,你都不想管了,是吗?”

    肿胀的脸挂着笑容,让楚乔看起来有些诡异,他自己却浑然不觉:“安暖,我知道,其实你也很害怕的!”

    “你看,你的身体都在发抖呢!安暖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因为,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俊美的面孔挂起邪恶的笑容,楚乔仿佛高高在上的独裁者,一点一点的剥掉安暖坚强的伪装。然后,给了她致命的一击。

    “你们几个,去找柳荷,每个人打她两耳光!对了,别忘了告诉她,是她的好女儿帮她挣到的!”

    眼角眉梢都是残忍的笑,楚乔对站在一旁的黑衣保镖吩咐,黑眸始终不离安暖的脸。

    本就无力的身体因为楚乔的话力气尽失,安暖双腿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

    去找柳荷?她身体那么不好,怎么经得住那些保镖的巴掌?

    “不,不要!楚乔,你打我,你恨我你就打我啊,不要去找我妈妈!”

    拼命拉住楚乔的手,安暖低声下气的哀求。

    她开始抬手打自己巴掌,用尽全力的打,接连不断的打。手掌打在脸上的声音不绝于耳,安暖却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她只是仰脸盯着坐在椅子上的楚乔,他高高在上的如同帝王,她需要他的恩赐。

    可楚乔只是冷冷笑着,声音决绝的说了四个字:“安暖,晚了!”

    晚了吗?她不但没能完成妈妈嘱托的事情,甚至还要给她带去麻烦!

    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安暖傻傻的重复着楚乔的话,心口一阵绞痛。

    那种剧烈的痛楚让安暖的身体都开始痉挛,眼前开始模糊,一幕幕的重复着柳荷恳求她的模样。

    楚乔盯着她,只是冷笑个不停:“安暖,别装了!今天就算你死在这里,我也不会再对你有半分的怜悯!识相的,就马上起来做你该做的事情,我们的七天之约还能继续!”

    狠狠的把手上的冰袋砸在安暖脸上,楚乔起身,大步向客厅走去。

    他整个人都被怒火包围着,完全失去了平日的冷静。让楚乔没想到的是,安暖再也没能爬起来求她。

    她昏倒了,四肢无意识的抽搐,小嘴里不时的吐出一口白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