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过度惊吓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2本章字数:3344字

    乔恩一路飞车赶到乔家古堡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十点。

    天阴沉沉的,漆黑的夜空找不到一颗星星,愈加显得灯火通明的古堡明亮而刺眼。乔恩慌忙停车,刚刚打开车门,已经有训练有素的保镖上前帮他拿药箱。

    他是下了一台手术之后直接赶来的,身上的白大褂还没来得及脱。刚要向身边的保镖询问一下楚乔的情况,就看见了楚乔正站在楼梯口得等着他。

    微微一愣,乔恩停住步子,颇有些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楚少,你叫我来……”

    “乔恩,快跟我上楼,安暖出事了,快!”

    俊美的面孔完全找不到平常的冷静,楚乔语速飞快的说了一句,扯了乔恩的袖子就往楼上拉。

    他每一步都是直接跨上两三个台阶,乔恩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愣是被楚乔拉的连连脚软。

    好不容易到了楚乔的房间,看了躺在床上双眼紧闭的安暖,乔恩终于明白了楚乔为何这么着急。

    安暖的小脸已经肿的变了形,看不出一丝血色,额头上还有一块明显的淤青。

    她的手脚已经用撕成布条的床单绑了起来,微微抖动着。嘴巴塞着一块手帕,咬破的唇上一点点的渗着血,把白色的手帕染的斑斑点点。

    只看一眼,乔恩就知道安暖一定是受到了极度的刺激。等做了各项检查,安暖加速的心跳和混乱的脉搏更是让乔恩皱起了眉头。

    楚乔在一旁看着,眉头也跟着紧紧地皱了起来:“乔恩,安暖的身体怎么回事?”

    表情严肃而冷凝,楚乔挺直着腰板站在床边,双眼始终都不曾离开安暖。

    “楚少,夏小姐受了刺激。这次已经没事了,不过……”给安暖注射了镇定剂,又挂了吊针,乔恩把药箱收拾好,脸上隐隐带着些担忧。

    他的欲言又止,让楚乔的精神更加紧绷:“不过什么?乔恩,她……只是受了些惊吓。会不会……会不会是装出来的?”

    大手无意识的收拢,楚乔盯着乔恩,怀疑的话语说得有些犹豫。

    被楚乔的话说得一愣,乔恩摇摇头,眼底浮现出些许的无奈。

    对于楚乔和夏家的仇恨,乔恩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不然也不会想到用安暖的血液为楚乔治疗心病的法子来。

    可现在,看着安暖短短几天就被折磨成这样子,乔恩忽然觉得有些愧对她。

    “楚少,夏小姐身子弱,心脏又不是很好。如果经常受到今天这样的惊吓,她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对你对她都不是好事!如果你不想看见她,你大可以让她离你远远的!”

    心中知道安暖绝对不是受了惊吓那么简单,乔恩也不拆穿,只是拿了药膏涂在安暖红肿的脸上。

    楚乔依然冷着一张脸,心里却因为乔恩的话乱了起来。

    平心而论,他是不会让安暖离开的,也没想过要安暖的命。

    他只是心里装了太多对夏家的恨,久久无处发泄。偏偏安暖又自己送上门来,一心向着安家,欺骗他,愚弄他。

    三番两次的,他怒了,恼了,甚至时间长不犯病,连自己的并也忘却了。

    只想把安暖当做出气筒,却不想她表面上倔强着,其实终究是个小女人,脆弱的很,已经给她折腾的到了有生命危险的地步。

    “乔恩,你今天就留在我这吧,我怕她后半夜再有什么不测!如果什么药或仪器没带,尽快让你医院的值班医生送过来!”

    语气平静的听不出任何情绪,楚乔对乔恩交代了一番,就在安暖的床边坐下。过了半晌,又吩咐保镖连夜去接王妈回来,以便安暖醒来就能吃到东西。

    这会的安暖身体已经停止了抽搐,只是还昏迷着。

    盯着药水一滴一滴的流进安暖的身体,楚乔就想起乔恩说安暖会有生命危险的话,心中那种缺失了什么的感觉就又涌了上来。

    解开捆着安暖胳膊腿的布条,楚乔大手覆盖住她有些冰冷的手背,沉默着体会心底陌生的感觉!

    许是梦中也能感觉到楚乔的靠近,楚乔的大手刚刚挨上边,安暖就沙哑着嗓子呢喃起来:“妈妈……妈妈!不要打我妈妈……不要……”

    她的表情很痛苦,双眼紧闭,眉头也紧紧的皱着。随着那一句话重复的次数多了,泪水缓缓的溢出眼眶,打湿了她长而卷翘的睫毛,顺着脸蛋滑下去。

    那一声一声重复的妈妈两个字,让楚乔悠然想起自己的父母来。

    那个雷雨夜,那场车祸,血淋淋的车祸现场。是父母在紧要关头用身体护住了他,却双双气绝当场。

    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鲜血被雨水稀释,直到冲刷的干干净净。

    从那之后,多少个夜晚,他也是这样心心念念的想着。想父母如果健在,他现在也能孝顺他们。

    这样想着,尽管心里恨着所有安家的人,楚乔却忽然有了一种和她同病相怜的感觉。

    “安暖,我没让人去找柳荷。就是吓你的,古堡里今天只有那三个保镖,都在楼下呢!”

    虽然觉得和昏迷的人说话格外幼稚,楚乔终究还是经不住安暖的抽泣,开了口。

    拿了纸巾帮安暖擦掉眼泪,楚乔盯着安暖涂满了药膏的小脸,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个女人……

    安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太阳正大,耀眼的光芒让安暖缓了许久才睁开眼睛。

    她的身体酸痛的厉害,像是被几十辆大卡车碾压过。猛然回忆起昏迷之前的事情,安暖好不容易有了一丝血色的小脸顿时就白了。

    楚乔的那些保镖一个个如狼似虎,毫无感情,也不知道他们找到柳荷没有。

    偏偏她又渴又饿,胳膊腿酸软。别说楚乔不会让她走,就算楚乔把大门敞开,她也未必能走回市区去。

    楚乔恶狠狠的模样一遍遍的在安暖眼前浮现,他杀死珍妮的决绝,说要让她生不如死的狠戾。

    安暖越想越怕,眼泪都要掉下来,王妈就端着餐盘走了进来:“夏小姐,吃点东西吧!”

    王妈的表情依然是淡淡的,和那些保镖比起来却不知道亲切多少。盯着王妈帮她盛了鸡汤,倒了热水,又准备好了要吃的药,安暖终于鼓足勇气开了口。

    “王妈,那个……我想打个电话!”

    心里没有底,安暖的声音小的好像蚊子叫。

    半晌没能等到王妈的回答,安暖忍不住的抬头去看,王妈这才开了口:“夏小姐,楚少说了,只要夏小姐好好吃东西,调养身体,别再想着逃跑,他保证不会动你母亲一根汗毛!”

    王妈的回答安暖并不满意,心却也安稳了不少。

    为了表现的听话一点,安暖狼吞虎咽的吃掉了王妈给她准备的食物,躺在床上开始调养身体。

    这一躺,一直到她吃完了晚餐,楚乔才出现在她眼前。

    今天的楚乔很少见的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合体的剪裁衬托着他贵气十足,同时也把他自身的暗黑气息展现的淋漓尽致。

    他似乎是累了,眼圈有些发黑。进了房间只是淡淡的看了安暖一眼,转身就去了浴室。

    ‘哗哗’的水声送进安暖的耳朵里,让安暖有种起身离开的冲动,却还想问问楚乔柳荷是不是还好好的。

    犹豫来犹豫去,楚乔已经穿着白色的睡袍走了出来。

    睡袍微微敞开着,露出他大片的胸膛。小麦色的肌肤,细小的水珠在灯光下熠熠发光,狂野,慵懒,高贵,性感……

    安暖不得不承认,所有夸赞男人的词语加在楚乔身上,都不足以形容他的俊美。如果他不是那么的冷血,那么的残忍,他一定是个完美的男人。

    见识过楚乔狠绝的样子,安暖自然不会被他的美色迷惑。只是被楚乔的黑眸盯着,她也再不敢有离开的心思。

    战战兢兢的看着楚乔迈着两条长腿走到床边,坐下,安暖忍不住的咽了口吐沫,想着如何问柳荷的事情。

    还没等她开口,楚乔就先说话了:“安暖,王妈说你躺了一整天,你该运动一下!”

    磁性的声音,不冷也说不上暖。安暖一愣,楚乔已经把一条干净的毛巾塞到安暖手里,并且低下了头。

    两个人的距离近了,安暖才知道楚乔是喝酒了。尽管已经洗漱过了,酒味依然浓郁。

    原本就有的恐惧因为楚乔喝酒变得更深,安暖张张嘴,没敢出声,拿着毛巾帮楚乔擦头发。

    昨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安暖的胳膊到现在还没有多大力气。她就慢慢的擦,楚乔也不嫌弃。一直擦了十几分钟,安暖的手臂终于支撑不住,垂了下去。

    “安暖,难得你不和我唱反调!”伸手拿走安暖手里的毛巾,楚乔转身看着她,目光幽深的如同午夜的大海:“今天这么乖,是怕我伤害柳荷?她还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

    说到柳荷,楚乔的语气又多了些嘲讽。

    他擦着头发,黝黑的眸子居高临下的盯着安暖,霸道而强势。

    安暖低头,忍不住的向后躲了躲:“我……昨天是我不好,我知道错了!楚少,以后我都听你的。你……别去找我妈!”

    巴掌大的小脸带着些气馁,安暖的脑袋垂的恨不得贴在胸口。下一秒,浓郁的酒味袭来,她的下颚也被楚乔的手指勾了起来。

    他的脸距离她只有半寸之遥,黝黑的眸子没有半分醉意,像是能看进她的心里那般锐利:“安暖,你真想好了要听我的?”

    “那么,如果我重新给你一个身份,让你离开夏家,以后都留在我身边,你愿意吗?当然了,作为交换,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不会伤害柳荷!而且,也会帮夏家这一次!”

    口中的气息喷洒在安暖的脸上,楚乔一字字的说得格外清晰。听到安暖的耳朵里,却只剩下嗡嗡作响。

    楚乔的话是什么意思,七天之约,不算数了吗?

    “为什么?”

    胆怯的后退,安暖的声音微微颤抖,黑亮的凤眼中写满了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