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霸道成性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2本章字数:3375字

    楚乔一走就是三天,安暖也饿了整整三天。

    正值盛夏,阳光烧灼的人都要冒出烟来,偏偏花园里的水龙头被掐断了,长势正好的植物也被保镖们尽数清理了出去。

    本就宽敞的花园没了那些植物,更加显得大的吓人。偌大的一片空地,只剩下一些挖不走的树根,还有花园中间的一把红木椅子。

    那红木椅子俨然已经成了安暖的存身之处,她老老实实的趴在上面,刚开始那两天是为了节省体力,现在却是已经彻底没了力气。

    安暖有胃病,又有些低血糖,只要饿上一点就会胃疼,头晕。此时,胃里最开始的疼痛早已过去,只剩下一阵阵的抽搐泛酸,让安暖不时的吐出几口酸水。

    艰难的翻了个身,安暖没了神采的凤眼望着碧蓝如洗的天空,眩晕感一阵强过一阵。

    “安暖,坚持!还有一天,最后一天。你只要睡上一觉,就什么都过去了,一定要坚持,为了妈妈……”

    纤细的手指抓着红木椅子的边缘,安暖无声的给自己鼓劲,闭上眼就要睡去。

    这三天都是难得的大晴天,她想要喝点雨水充饥都变成了奢望。饿得急了,安暖便想着用睡觉来缓解。

    只是这一次,安暖却并能借着眩晕感如愿睡着。

    饭菜的香味冲进她的鼻孔,越来越大,越来越浓郁,引得她饿极了的胃又是一阵抽搐。

    难受的呕出一口酸水,安暖颤抖着趴在椅子上,冷冷的笑出声来。

    楚乔啊楚乔,他是怕她真的熬过了七天,他不好出言反悔是吗?

    现在也只是正午的时间,这已经是古堡准备的第三顿饭了吧!下午还有三顿,还有晚上的两顿,这古堡里的人每天除了吃饭,还有别的事情做吗?

    巴掌大的小脸被嘲讽充斥,安暖捂住鼻子,努力想要把自己和那诱人的香味隔绝。

    只可惜,那股香味并未像每天那样一会就散去,反而有越来越浓郁的趋势,像是带着魔法一般搅得安暖心神不宁。

    耳边传来一阵呼吸声,有热气喷在安暖的耳侧,安暖身子一抖,双眼猛地睁开:“不用白费心思了!只剩下最后一天,我还不至于为了点吃的放弃!”

    好听到声音变得沙哑而难听,安暖倔强的仰着小脸,字里行间都是嘲弄。

    她的唇干裂的刚刚说话就裂出了血,尽管疼,安暖却还是诧异的张大了嘴巴。她身旁的不是楚乔也不是他的那些保镖,而是伯爵。

    几天没见,伯爵又恢复了以前的强壮,一身毛发柔顺而光滑。

    此时,它就蹲在安暖的旁边,绿油油的瞳孔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的脸。嘴里,一只硕大的鸡腿不停的散发着香气,引得饥饿的安暖想要伸手抢下来。

    “伯爵,是楚乔让你来的?”

    凤眼不受控制在鸡腿上粘了好久,安暖才恋恋不舍的移开目光。想到楚乔竟然卑鄙到让伯爵来引诱她,就恨得牙根发痒。

    似是能听懂安暖语气中的不善,伯爵向前蹭了一小步,张开狼嘴把鸡腿放在红木椅子上。

    它的双眼湿漉漉的,原本应该泛着凶光的幽绿瞳孔中生生多出一丝委屈来。盯着它受过伤的后背上狼毛还没长齐,安暖终究不忍把对楚乔的恨意嫁接在伯爵的身上。

    “你快回去把,你的主人找不到你会着急的!”卸去了满身的尖刺,安暖有气无力的背对着伯爵躺在红木椅子上,闭眼假寐。

    本以为伯爵无聊了就会跑开,下一秒,掌心却多了一个油腻腻热乎乎的东西。

    “伯爵,你……”诧异的睁眼,安暖盯着手心的鸡腿,忍不住的吞了口吐沫:这是你给我吃的?”

    满眼的不敢置信,安暖颤抖着的声音询问,等瞧见伯爵人性化的点头,安暖就再也压制不住对食物的渴望。

    从她来到古堡开始,每个人对她都是厌恶的。楚乔,甚至是楚乔的保镖,他们随时随地想得都是怎样折磨她吧!

    她安暖多落魄,落魄到需要一头狼可怜,需要在一头狼身上寻找温暖。

    “伯爵,呜呜……呜……”

    无尽的委屈从心底涌出来,安暖跌坐在被太阳晒得干裂的地面上,一边大口大口的咬手里的鸡腿,一边哽咽出声。

    那鸡腿明显是王妈给伯爵准备的,只有五分熟的模样,还带着血丝。浓郁的血腥气在口中弥漫,让安暖忍不住的作呕,她却不忍浪费一口,咬着牙尽数吞进肚子。

    只是,没等她咽下几口,负责看守她的保镖就前来打断了这美好:“夏小姐,你是在违背楚少的命令?”

    不由分说的抢下安暖手中剩下的大半个鸡腿,黑衣保镖恶狠狠的盯着安暖,脸色却不由自主的发白。

    楚乔离开时是下了死命令的,不准安暖吃一口东西,除非她主动走进古堡,承认错误。

    前两天负责看守的人都没出现任何差错,以至于他也放松了警惕。却不想变数出现在了伯爵的身上,向来只认楚乔的伯爵竟然给安暖送了食物来。

    伯爵是从小就被楚乔养在身边的,楚乔对它是对亲人一样的疼爱着,那黑衣保镖自然不敢怎样。

    可是对安暖,那保镖却是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客气:“夏小姐,我警告你,伯爵是楚少的宠物。你和伯爵抢东西吃,楚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除非你主动把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否则,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到楚少的耳朵里去!”

    居高临下的盯着安暖,黑衣保镖阴狠着一张脸,森冷的语气和楚乔有很多异曲同工之处。

    只是他比起楚乔的冷来毕竟差着好多,那点威压对于安暖来说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计。加上安暖聪明,盯着他紧紧捏着鸡腿的大手,一眼就看穿了他对楚乔的惧怕。

    “我想楚少不会那么不明事理,觉得我有本事从伯爵的嘴里抢出东西来。倒是你……也不知道楚少对失职的手下会怎么处罚。”

    不卑不亢的仰着小脸,安暖起身坐在红木椅子上,小脸虽然苍白,却闪烁着毫不示弱的倔强。

    盯着怡然自得的安暖,那黑衣保镖抿唇沉默,脸却是一阵比一阵白了。

    他跟在楚乔身边已经有一段时间,自然知道楚乔的狠绝手段。如果这件事情他处理不好,别说再也得不到楚乔的赏识,就算丢了小命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心底想着上一个被楚乔惩罚致死的伙伴,黑衣保镖一张脸阴晴不定,话音落已经抓住了安暖的胳膊把她扯到自己的身边。

    安暖的身子原本就比较瘦弱,加上饿了三天,现在更是瘦的皮包骨头。意识到安暖根本无力反抗,那黑衣保镖拎着她的后衣领,竟是把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夏小姐,楚少说了,不许你吃东西!所以,就算你吃了,也要吐出来!”

    扬起沙包大的拳头,黑衣保镖冷冷笑着,一拳就打在安暖的小腹上。

    剧烈的痛楚让安暖的身体顿时蜷缩起来,苍白的面孔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冷汗。强压下呕吐的冲动,安暖双手护着肚子,整个人都颤抖个不停。

    她就像被猎人捏住命脉的小兽,除了拼命的自保再无其他办法。

    那保镖铁了心的让安暖把吃进去的小半个鸡腿吐出来,安暖不吐,他就一拳接着一拳的打。打得累了,就把安暖丢在地上,一脚接一脚的踹。

    古堡的保镖都是统一穿着皮鞋,坚硬而冰冷,更何况那保镖发了狠。他的每一脚都让安暖疼得要昏死过去,偏偏下一次的疼痛又能让安暖清醒过来。

    指甲抠破了掌心,嘴唇也咬出了血。安暖蜷缩着身子在地上挣扎翻滚着,眼泪和着泥巴几乎遮住了她整张小脸,一头黑发更是乱糟糟的粘成了一团。

    一波接一波的痛楚海浪一般把安暖淹没,渐渐的,安暖开始听不清那保镖的咆哮。她全身瘫软的躺在地上,双眼望着蔚蓝的天空,绝望而凄凉。

    她的手臂上,小腹上,甚至脸上都带着脚印和淤青,好好的一个人比被丢弃在垃圾堆的娃娃还要惨不忍睹。

    在W市忙碌了三天的楚乔,一回到古堡就看见了这样的场景。

    “怎么回事?”

    谈成生意的喜悦顷刻间被浇灭,楚乔冷声问了一句,磁性的声音不冷不热,不愠不喜,却偏偏带着无边的压力。

    楚乔的声音一出,想要上前套近乎的伯爵都停了下来,更别说那个私下底自作主张对安暖动粗的保镖。

    “楚少,这……是夏小姐,夏小姐抢伯爵的鸡腿,被属下发现了。属下让她吐出来,她不从!”

    眼底闪着慌乱,黑衣保镖垂首低声解释,楚乔却已经弯腰把安暖拉扯起来,向古堡走去。

    他的动作没有丝毫的怜惜,甚至是抗麻袋一样把安暖抗在肩膀上的,那保镖却还是看出了楚乔的怒气。

    他小心翼翼的跟上去,刚要解释,楚乔冷绝的声音已经传来:“伯爵,他赏给你玩了!”

    一句话,打消了那保镖所有的希望,残忍而绝情。

    安暖是被那保镖的惨叫声惊醒的,缓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坐在了古堡大厅的沙发上,面前是一碗热腾腾的面条。

    楚乔就坐在她的对面,俊美的面孔被热气氤氲的有些看不清晰,安暖却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他的不快。

    “吃掉!”

    修长的手指一下下敲击着茶几,楚乔清冷的声音伴着那敲击声一起送进了安暖的耳朵。

    安暖抬头,看了一眼那香气四溢的热汤面,又看了一眼正盯着她的楚乔,讥讽就不可控制的挂满了还带着脚印的小脸。

    那讥讽就像一根钢针,狠狠的刺在楚乔的心上,提醒他竟然又一次被安暖勾起了不忍来。

    “怎么,不吃吗?安暖我告诉你,就算你饿死你自己也没有用!只要我想,我有一万种办法让你乖乖听话!不信,我们大可以试试!”

    高大的身体前倾,楚乔隔着茶几冷冷的注视着对面的安暖,气势逼人,语气无比笃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