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整死他丫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11本章字数:2548字

    一阵敲门声让我与胖子两人都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门口外,紧接着门口就伸出一张平凡的脸孔,他的视线在我的脸上停留了一瞬,接着开了口。

    “你是晏宁吧,校长让你去他的办公室。”听到他的话,我心中咯噔一声,难道会是因为我脸上这伤。

    那人离开之后,胖子一脸担忧的望着我,“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我摇了摇头,这事情胖子去了反而不好,反正早晚要去面对,早一刀晚一刀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自己过去吧,这不关你的事情。”

    我在胖子担忧的视线之中转身离开了,校长的办公室并不难找,虽然很少来这里,却也并不代表找不到。

    我站在校长办公室的门口,深深的呼了两口气,才抬手在门上轻扣了两下。

    许久之后,里面才传来了一道浑厚的声音,我推门走了进来,正对上一道锐利的视线。

    从我进门开始,他似乎就在打量着我,我步子丝毫未乱,心中想着反正人长来就是被人看的,又不会少块肉,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我微微的垂下头,避开了与他视线的正面接触,不过,我仍然感觉那道视线带着评估的味道。

    “你就是晏宁?”校长低沉的嗓音带着上位者特有的压力,让我心中猛的一沉。

    “我就是。”我老实的点了点头,心中却也大致的猜到校长找我来的原因。

    “知道我找你什么事情吗?”校长的声音沉了沉,让我的心也跟着一落到底。

    “是因为这次打架的事情吗?”我小心试探道。

    “你可是这个学校唯一一个存在如此恶劣行为的学生,为了给广大的学生以及学生家长的一个交待,学校准备给你记大过一次,留校察看一年。”校长一板一眼的说着,听的我垂在身侧的拳头狠狠的握了起来。

    “你似乎对于这样的处份不太满意的样子?”校长挑了挑眉毛,锐利的视线也看向了我。

    “生活从来就没有公平可言,校长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我还是懂得,现在至少我还没有被开除,这算不算是校长格外的开恩了,不知道这背后有没有付倩倩的影子,毕竟她可是校长的女儿。

    “年轻人最容易冲动了,以后做什么事情还是三思而后行的好。好了,你回去吧。”

    校长摆了摆手,示意我离开。

    我转身迈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我甚至想到了我在家中为了我而辛苦劳做的母亲。

    当那带着鲜红的大字的处份报告贴出来的时候,我选择了沉默,我这次根本就是单方面的被打,如今却让我一个人来承担这个后果,现实让我寒了心,让我这颗本就脆弱的心几乎碎成了渣渣。

    胖子是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人,他也为我鸣不平,甚至还提议说去揍马流云一顿,却被我给拦下了。

    “好了,胖子,不要闹了,人家姓马的老子可是天朝的干部,自己也是开着奥迪车的高富帅,我们不过是两个穷屌丝,别说能不能近得了他的身,就说真的揍了他,吃不了兜着走的也是我们。”我沉声说道:“再说了,他本来就是jianren一枚,你又何必与他较真呢?如果真的要整他,也只能是偷偷的做,让他被整了都不知道是谁下的手,这样才树才爽。”

    “你真牛。”胖子眯成一条缝的眼中全是佩服的星星,把我恶的差点就趴到一旁去吐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在学校的日子也不如以前好过了,本来就不是什么受欢迎的人,现在更好了,顶着一脸破相的脸,连原来对我有些意思的木耳,现在甚至连眼尾都不留给我。

    社会就是这么现实,你有钱,就他娘的被人抢着捧着,你长的好看,也有人会在追在你的屁股后面跑,便是你没有钱又不好看,不好意思,那就自己到一边蹲墙角里去画圈圈吧。

    这也让我更加的认清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此次事件背后推波助漾的非马流云那个jianren不可。

    他这是想做什么,想证明他有多么的高贵,而我又是多么的卑贱,他只要动一动小指,就可以让我一顿好受!

    哼,他越是这样,却越是能激起我变强的决心,我算什么,有的也只是烂命一条,是一根路边都没有人在意的狗尾巴草,既然他准备把我踩在脚下,就要做好被铁的卑贱完成割伤的准备。

    连续的几晚,我都没有睡好觉,我都在想,如何时的才能找到一个最完美的办法,脑海之中也曾模拟过无数次马流云的求饶,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该是一件多么爽快人心的事情啊!

    胖子在我的耳旁天天唠叨着我去给马流云一个教训,屡次都被我拦下了,说实话,我真的不想连累他,这件事情只能我一个人去做。

    想了想,最后我也只想到了狗子,拿出手机拨通了狗子的电话,手机响了好久,才被人接起。

    “老大,怎么想起给兄弟打电话了?”

    “我们见个面吧。”说了时间地点之后,我就挂断了电话。

    我刚一出现,狗子就惊的从板凳之上站了起来,愣愣的望着我的脸。

    “老大,你的脸……?”

    拿过桌子狗子放的香烟,我点燃一支,吐出层层的烟圈,娓娓道来与高富帅马鞍流云之间的恩怨,先是怎么在学校遇到了一对男女野合,再次遇到那个美女,被她用来做挡箭牌,得罪了高富帅。

    我并没有隐瞒什么,而是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人觉得出来混的人,不仅要讲义气,同时也要讲一个真字。

    “他娘的。”

    听我说完,狗子也已经勃然大怒,一拳砸到了桌子上,瞪大了眼睛骂道:“草,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嘛,墓他娘的,我带你个兄弟,做了他。”

    我摇了摇头,把手里的烟扔到一旁的烟灰缸之中,“不急,这仇我早晚要报,就先让他多活几天吧。”

    我知道狗子一切都是为了我好,他虽然冲动了一些,却也让目前身处黑暗之中的我仿佛是看到了一线的亮光。

    “老大,你打算怎么做?你只要是有了计划就告诉兄弟一声,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狗子都不会皱一下眉毛的。”狗子说的豪气干云,让我的心中一阵感动。

    “这件事不急,我也需要好好的想一想,制定一个万无一失的计划,保证一击必中,让他永远翻不了身。”

    狗子大力的点了点头,“对,就他妈的整死他。”

    我微微眯起了双眼,“狗子,你可能想错了,我说的整死他,不是说打他一顿,而是真正的让他死。”

    狗子瞪圆了眼睛,似乎是吓了一跳,“老大,你说的要整死他?”

    我点了点头,阴霾的视线看向狗子,“怎么,不行吗?”

    “老大,出了人命可是要枪毙的。”

    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的长说道:“狗子,我说的整死他,只是一种决定,一种结果,我们也要制定一个详细的计划,这样既可以整死他,又可以不让我们暴露出来,这岂不是两全其美。”

    狗子迟疑了,对此,我表示理解,虽然他做事爱冲动,却并不代表他不会动脑子,要不然也不会混的风生水起。

    如果我要说只是让他找人打马流云一顿,就算是我想让他断几根肋骨,或者折一条腿,这些都不在话下,可是现在却是牵扯到了人命,他如果不慎重的话,反而要让我心里没底了,毕竟这事如果真的被查出来了,那可是要枪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