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斧头帮威武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11本章字数:2541字

    “干。”狗子思考了许久,最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吐出了一个字,灼灼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我道:“老大,我跟着你干了,像这种吃着皇粮的人渣,人人得而诛之,而何况他还曾经那么对待过老大你,老子早就想把这样的人送到地狱里去了。”

    看到狗子这么快答应了,我的心中顿时升起一种负罪感,“狗子,你可要想清楚了,这件事情可是非同小可,并不是一般的小打小闹,我本来是拿你当兄弟,才找的你,但是我不想让我的兄弟跟着我一起送死。”

    这么说的时候,我心中也十分的难受,正因为我现在孤立无援,想要尽早的干掉马流云,也只能是如此了,显然我的感情牌起到了作用。

    狗子冲我笑的咧开一口黄牙,嘿嘿笑道:“老大,你这话我可是真不爱听了,我狗子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必这么见外呢,况且我们可是去整人的又不是被人整,这么唧唧歪歪的,可就不像是老大你的风格了。”

    我上前冲着狗子的胸膛就是一拳,然后抱紧了他,只是说了一声,好兄弟。

    既然决定了走上这条路,那么即使前面的是刀山火海,我也会一如既往的走下去,不然只会越混越遭,永无出头之日。

    第二天,狗子就直接的带着我去见了他们老大,也就是现在位于城南最南边的斧头帮。

    那一天,我就成功的进入到了帮会,当然还是有前提条件的,那就是要被帮会里的兄弟围着打十分钟。

    那可是用的真正的棍子,虽然是木头的,可是打在身上还是会很痛的。

    狗子的大哥是一个中年汉子,身型微胖,看起来三十四五岁左右的样子,姓赵,单名一个东字,人称东哥。

    而想要进入到帮会之中,最先要做的就是这一项,而这也注定了帮会之中的人数并不算多,却总算是保证了质量,如果论打架的话,以一甚至可以当三。

    东哥这人看着就是一个十分好斗的人,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订立一条这样的帮规,看到竟然能一声不哼的挨了这么多棍子,他也来了兴趣,非要与我比一比掰手腕,我一听乐了,这可是我小时候就玩剩下的,从小到大我一直还没有找到对手呢?

    只不过对上东哥这样的大块头,我也心中没有底,毕竟以前与我玩过的都是一些与我同年纪的孩子,还真没有像东哥这样道上混的人。

    我二话不说,挽起了袖子就坐到了东哥的对面。当那声开始响起了的时候,我就已经预见了结局,果然没有撑到几秒钟我就被秒杀了。

    依我想,东哥这货不是在工地搬过水泥,就是运过砖,那手上的力气还真不是盖的。站的,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我虽然输了,却还是得到了东哥的肯定,他还说在他的手下能撑过三秒的人,我算是第一个。

    听到这我乐了,毕竟我对于自己还是很信心了,这还是第一次输的这么惨。

    仅仅是一局,似乎是没有让东哥过瘾,他又让我与帮中的几人先后比了比,不过我成绩也算不错,三局两胜。

    这时,东哥也给我讲起了帮会之中的一些事情,我不禁感觉到了一阵的好笑,没有想到东哥除了爱好掰手腕,同时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金庸迷,他这斧头帮竟然还下设了四个分堂,青龙、白虎、玄武、朱雀,这也就意味着一个堂主主,手下也只有七八个马仔,这几乎就要与光杆司令没有什么区别了。

    “哈哈,这小子我喜欢,来,喝了这一碗酒,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了!在这城南府新街,谁要是惹了你,你报出我的名号,我帮你整死他丫的。”东哥一看就是一个豪爽人,这也让我知道自己算是跟对人了。

    “好,东哥,以后小弟可就跟着你了,要是看谁不顺眼,直接的报了东哥的名号,先把他的马子抢过来草一顿,草完就扔。”我端起面前的大碗把里面的酒水一饮而尽。

    “好小子,真他妈的对我的味口,我喜欢。”

    我刚才的话似乎很对东哥的味口,他满脸酒气,蒲扇般的大手在我刚才挨过棍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我差点没有把他拍到桌子底下去。

    狗子在我的旁边坐着,不时的为我和东哥两个人添酒水,这时看到我们喝的高兴,也不禁跟着暴了粗口,“哎哟,我说宁哥你咋可以这么的猥琐呢,怎么着,那别人的马子,你草完了,也得给兄弟们一起爽一爽再扔嘛。”

    “对啊,对啊,宁哥你这样也太浪费资源了,怎么着也要等兄弟们都上过一遍才能扔啊,不然,多可惜啊。”

    “就是嘛,不草白不草,草了他娘的才知道,兄弟们,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

    一时间,整个大堂里的人都跟着哄然大笑,各种怪叫声。

    我听着不禁一身冷汗,真他娘的太粗鲁了,果然不亏是出来混的人啊,我怎么有种入了狼窝的感觉捏!

    不过,我却深深的明白,有些人并不如表面看起来的那般,明明这些人言语之间就是那么的粗鲁,那么的yingdang,可是他们却也都是真汉子,有情有义,把你当兄弟,不像是有的人长的人模狗样的,可是却总喜欢玩那背后插人一刀的把戏。

    这时,我转头望着还在与众人一起怪叫的狗子,他察觉到了我的视线,顿时转过了脸,“宁哥,你看我看啥,我又不是娘们,有啥好看的,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喝不杯,来,我敬你。”

    这时,东哥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举起了他手中的大碗,沉声喝道:“兄弟们,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狗子的好兄弟晏宁入帮,他又是一个大学生,肚子里的墨水也帮多,他娘的,这可是我们帮里第一个文化人啊,来啊,我们敬他一杯,是兄弟都给我喝干了。”

    只是东哥的这一声吼并没有让大家的情绪更加的热烈起来,反而消极了不少。

    他们中的很多人根本就是学都没有上几年就出来混的,大学生与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这也让他们心中有着自卑的阴影存在。

    我也知道他们的这种想法,就像是我也曾经在学校混过一段时间,那时候,就特别的反感老师口中的好学生,觉得他们都是在装B。

    不行,我不能让我身边以后并肩做战的兄弟有这种想法,我还怎么能融入到他们中间。

    粗神经的狗子这时也察觉到了不对,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我用手按了一下肩膀。

    “也许大家感觉大学生很了不起,可是我想说的是去他娘的大学生,大学生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与大家并没有什么不同,难道大家觉得我比你们多只眼睛,还是多双手啊。当然,我应该是比大家多一条疤。”

    我的话引起大家哄堂大笑,刚才尴尬的气氛也随之缓解了下来,我缓缓环视一周,才接着开口说道:“如果我他妈这样的都算大学生的话,在座的各位都可以当研究生,当博士生了,你们有哪个人看到大学生他娘了个B的像我这么粗俗的?我草,我草草草!”

    我夸张的诉说,果然让众人都忘记了刚才那股自卑的情绪,这会儿也都与我打成了一片,疯一般的为我鼓起了掌。

    “宁哥,你说的对,我他妈的真服了你了,从今天你,你就是我们的兄弟了。来,我敬你一杯。”有了人开头,接着一杯又一杯的送到了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