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水做的师妹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11本章字数:2613字

    “师兄,你做的这个烤翅可真好吃!”在我慢吞吞的走过来的时候,这几个木耳当中长的最漂亮的竟然走到我的身旁,笑眯眯的望着我。

    “那是当然,我以前的时候可没有少做过这种事情,味道好就多吃两个,不够我在给你烤。”我冲她微微一笑,我甚至都没有看到她的表情有一丝的变化,难道说我脸上那么长的一道疤痕,她们都没有看到吗?

    “师兄,你偏心,只给蓉蓉,都不能我们。”另一个叫刘莹的小师妹嘟着小嘴,一脸不悦的冲我嚷道。

    “哪能啊,怎么能少了我们刘莹小师妹的,来尝尝这个,保证你好吃的要咬掉自己的舌头。”我满脸夸张的把另一个烤翅递到了那个刘莹小师妹的手中。

    “哇,真的太好吃了,师兄,你真是太棒了。”

    “你不要这么说嘛,不然,我会害羞的。”我缓缓低头,做出45度害羞状。

    “呕……”一旁的胖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竟然在旁边做哎吐状,甚至还不忘记继续的吐槽我,“刘莹小师妹,你不要上当,如果这家伙会害羞,那么母猪都会上树了,你可要知道他的脸皮比那城墙还要厚,你去拿刀扎一扎,都未必能扎得透。”

    胖子在一旁损我损的十分的得意,丫的,这家伙对我就是羡慕嫉妒恨。

    “是啊,小师妹,如果的刀扎不进去的话,他的,估计你拉大炮来都未必轰得开。”我反鄙视之。

    小师妹这时也走了过来,拿起了几根热狗递到了我的手边,让我帮她烧,我顺手就接了过来。

    “好了,就你们两个这样,能不能有点正形啊。”

    “糖糖,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整天魔怔的人是他不是我,师兄我可是正儿八经的人。”

    小师妹却把手中我刚递给她烤好的热狗一下子塞到了胖子的口中,烫的他呱呱乱叫,“你还说,这里最不正经的就是你了。”

    小师妹的话真是大快人心啊,胖子啊,你也有今天,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是啊,小师妹,群众的眼睛可是雪亮雪亮的,一眼就能看得出我们两人的优劣了。”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小师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把一旁冷的凉一些的热狗递给了我。

    还好,她并没有给我那刚烤好的,不然的话,我不得被她烫的菊花都紧了。

    “糖糖,我还真是羡慕你耶,有两个这么幽默的师兄。”刘莹的两眼中都是粉红色的小泡泡了。

    “他们哪里幽默了,我看是冷幽默吧,对了,莹莹,你不是有个哥哥吗?”

    “我哥哥,哪里有他们好玩啊,很石板的,连我在家里怎么坐,怎么站着都要管。”刘莹撇了撇唇。

    我心中开始纳闷了,就我和胖子,我们两个人什么样子,我的心中有数,可是有小姑娘如此的表达自己的喜欢,我可真是有点受宠若惊了。

    小师妹好笑的望着她的模样,笑道:“莹莹,如果你真的喜欢他们,我把他们两个送给你,好不好?这样高兴了吧。”

    没有想到小师妹是如此的强悍,没有经过我与胖子两个当事人的同意,就把我们给卖了,不过看在对方也是一个清秀小美女的份上,决定原谅她了。

    “好啊,好啊,带我们走吧,求包养有没有……?”

    看到胖子这幅嘴脸,我真的要吐了,他就不能表现的沉着一点,斯文一点,有必要这么急切吗?真是一个急色鬼。

    “胖子,你他妈的给我滚,我们这里不收抠脚大汗,快自觉的回到角落里画圈圈去,那里才是你该呆的地方。”

    总之,这一次的野餐真的很开心,有说有笑,表现看起来其乐融融,其实我也很奇怪,她们竟然对于我脸上那条虫子视而不见,难道都神经大条吗?

    “宁哥,我听说你前阵子被社会上的混混给打了,有这个事吗?”那一开始与我搭话的蓉蓉突然开口问道,周围的人因为她的问话,也都停止了说笑,都一脸好奇的看向了我的方向。

    我望着她,很平静,我感觉得出来,她是故意这么问的,她们这些人看到我的第一眼起,并没有一个人露出惊讶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对于这件事情知情。

    怎么说我都是一个男人,更甚至曾经拿刀砍过人,而她只是一朵温室里的小花,又怎么会抵得过我税利的眼神呢,没一会儿,就主动的移开了视线,脸上有些许的不自然。

    “嗯。”在她移开目光之后,我才点了点头,一个轻飘飘的嗯字做了回答。

    其实这里面,如果说有人能抵挡住我刚才锐利的目光,那就非胖子莫属了,不过,如果我真的发起狠来了,连他都怕我几分,毕竟我可是真正尝试过势力溅到脸上的感觉,那种从血液深处涌上来的畅快感觉,现在想想都痛快。

    蓉蓉的脸上有几分的不悦,似乎是怪我不给她面子,竟然只是简单的回答了个嗯字,她是那种被男生捧在手心里的女孩子,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接着又问道:“为什么?宁哥是得罪他们了吗?”

    小师妹有些担忧的看了看我,她知道我的脾气,如果我当场发作了,会弄的两边都不好看,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

    “那师妹,你觉得是因为什么原因呢?”我笑着反问她。

    也许是我的笑容刺激到她了,她竟然瑟缩了一下。

    我不得不说,上帝似乎是对于我太偏爱了,什么样的事怀都想让我经历一遭,这也让我的感悟更多了,与这些在场的师兄妹们相比,我的心理年领就要高出她们许多。

    “我……”蓉蓉张了张嘴,却也只吐出这一个字。

    “嗯,怎么不说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得罪了他们,就活该被打,是吗?”我的笑容愈发的灿烂,却让一旁的胖子豆虫般的眉毛紧紧的皱着,难看死了。

    “我……你不要问我!”蓉蓉一幅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微微的垂着头,就是不敢看向我的眼睛。

    “死宁哥,如果你再说一句,我就跟你绝交,快点跟蓉蓉道谦,你没有看到你把她都惹哭了。”小师妹两手叉腰,一幅茶壶状,我知道这是她发怒前的征兆,女人是老虎啊,我怎么总是忘记这一点呢?

    “我为什么要……!”道谦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小师妹瞪的咽回肚子里去了。

    “那个,那个,蓉蓉同学,真是很对不起啊,你就当我一时被猪油蒙了心,或者是鬼迷心窍,竟然说出了那样的话,您看啊,像您这么高贵美丽,端庄大方,温柔善良的女性,怎么能跟我这样一个小人计较呢,您说,对吧,您活着就是为了静化空气,所以,您大人有大量,就把小生当一个pi放了吧。”我一边弯腰鞠躬,一边谄媚的岂求蓉蓉大小姐的原谅。

    估计是我的一番话起了作用,她总算是扑哧一声笑了。

    我也不禁捏了一把汗,她如果还不好,我估计小师妹一定又要追着我打了,我可是怕了她的山路十八拧了。

    现在想一想,浑身都不舒服。

    “其实,其实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啦,师兄,对不起。”蓉蓉细若蚊蝇的声音也紧跟着响起。

    胖子在一旁悄无声自的对我做了一个佩服的手势,我擦了擦泪,感觉我真他妈的佩服我自己,古有韩信忍得跨下之辱,今有我晏宁为逗美人一笑,不惜自毁三观,这和周幽王,有的一拼,有没有?

    “呵呵,没有,我天生就对别人神经粗,同时兼皮糙肉厚,师妹要是觉得不解气,打我两下好了。”我上前抓着她的手,在我的胸膛处打了两下,她的手软绵绵的,基本是没有什么力道,可是我却发现她的脸竟然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