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胖子,哥们对不起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11本章字数:2630字

    胖子在我说完之后,竟然笑了,那笑容竟然让我感觉心痛,“晏宁,你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他妈的可一点都不像你的性格,还是说你被打傻了,就这样放弃了。”

    “我没有,那你说该怎么办,傻个傻屌一样冲过去,捅他几刀,把他捅死之后,他妈的然后再等着吃花生米,我们两个人的命来抱他一个人的狗命,你自己算一算,这笔帐值不值?”

    胖子的眼中都怒火,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直接的绕开我,就拿着板砖向高富帅的方向跑去,打算直接给他开瓢。

    “站住。”我快跑几步,再次的拉住了他。

    胖子的胳膊使劲的往一旁甩,却没有甩开我,“晏宁,你个孬种,你害怕不去,我去还不成吗?”

    “胖子,你个狗日的,我他妈正因为把你当成自己的兄弟,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拦着你,你他娘的别不识好人心。”面对胖子的嘲讽,我也恼火了。

    “放开。”我的话胖子俨然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头也不回冷冷的说道。

    我吓的一把抱住了他,我真的怕他会不顾一切的冲过去,那我可真就害了他了。

    “胖子,你先听我说完,如果你还不听,那么我不拦着你,还会陪着你一起去。”胖子的挣扎这才停了下来。

    看到胖子的松动,我继续的说道:“胖子,你知道,我比任何人都想弄死他,更想把他踩在脚底下,他所带给我的屈辱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是想报仇,但绝B的不是现在,不是像一个傻B一样冲上去,他高富帅的命是命,难道我们的命就他妈的不是命了吗?他们不把我们当人看,但我们自己不能拿着自己的命不当一回事啊,我们就算是真的把他开了瓢进了监狱,那我们的亲人怎么办,小师妹怎么办?你到是给我说一说,这样究竟值不值得。我们终究不是一个人,一个吃饱了全家不饿,我们的身后有着亲人,我们怎么能这么的自私,做不什么事情不能只图一时的痛快,而且这种方式也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不是吗?他只是流了点血,就能轻易的让我们在监狱里呆好几年。”

    这些话,我不禁是对胖子说的,更多意义上来讲是对我自己说的,因为我不能连累胖子,他是我最好的兄弟。

    “那我们就这么看着他从我们的面前走过去潇洒风流快活去,我草。”胖子心有不甘。

    直到马流云的身影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之中,我才收回了目光,“胖子,你有没有听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来报仇,况且现在我们在他的面前就是渣渣,根本就不用他亲自动手,只要随便找个人都能把我们摆平了,所以,我们要变强,以暴制暴并不是最终目的,我们要的就是让他再也爬不起来。”

    “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胖子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一停的追问着我。

    我怕自己说的越多,暴露的也就越多,我现在前途未卜,怎么可以在拉上他呢。

    “有倒是有,只是这还只是初步的计划,还没有完善,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面对胖子纯纯信任的目光,让我说谎还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就只能采取拖字决了。

    没有等胖子回答,我看了一眼马流云离开的方向,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小宁,你等等我, 现在就要知道,你告诉我不就得了,怎的跟个娘们似的唧唧歪歪的。”

    回到宿舍的时候,里面竟然没有人,胖子这货直接的过去,关上了门和窗户,再度围到了我的面前。

    “现在总可以说了吧,你的计划。”

    “等。”

    “等什么,人生在世有他以的几个十年,你不会让老子等到那人自己死掉吧,虽然老子比他年轻,可是也不能这么个等法吧。”

    “屁,老子的意思是说等他一个落单的机会,他总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多人吧,总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我笑的无比的阴险,胖子在一旁瞧的那浑身的肥肉都跟着抖了三抖。

    为嘛是抖了三抖呢,那是因为哥看了他三回。

    “虽然说落单,是好收拾他,可是他身边有保镖的时候,我们就不能下手吗?”

    “也不全是。”我平静的分析给他听,“首先,我们要做的就是掌握他的行程,他每个时间段会出现在哪里,有没有保镖跟随,其次,如果是在都市里这种地方,我们真得手了,也人多也就不可能不被发现?”

    我说的头头是道,胖子听后沉默了,显然他是听进去了,看到他这个样子,我也松了一口气。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报仇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了。”

    “从道理上来讲是这样的。”胖子想要说什么,却被我用手势制止住了,“你想想啊,天下哪里有那么绝对的事情,他是人,只要是出门就总会有露出破绽的时候,而且像他这样的二世祖,多的是机会出去采木耳泡妞,那时候,他肯定不喜欢身旁还跟着保镖吧。据我最近打听来的消息,他最近一段时间,似乎每个星期都带着女人到盘山那一带去飙车,如果我们摸清楚了当天的路线,半路埋伏,打他一个措手不及,装麻袋里狂揍,他被整了也不会知道是谁整的他。”

    胖子虽然平时迷糊,这会儿听我的话,眼神先是惊喜,然后就是质疑,“不对,你即使知道他每个星期都去盘山,可是具体什么时间星期几,你并不知道,还有那个什么半路埋伏,似乎就更不靠谱了,你怎么确定他到时候就一定会是一个人,万一他身边有着他的狐朋狗友呢,那我们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你不是一直都好奇我最近出去做什么吗?当然就是去调查这个了,我确定肯定以及一定他会出现在那里的,这也只是个早晚的问题,飙车可是这两年新兴的玩意,对于马流云这样一个风流二世祖,又岂有不去的道理。”

    看胖子还是一幅不信的模样,我继续的扯着刚才那个谎,哎,真他妈的累,不知道死了哥多少个脑细胞,才能让胖子这厮相信我的说辞。

    平时的胖子没看出来这么精明啊,难道是今天被聪明神覆体了,我去年买了个表的,有这好事咋轮不到哥呢。

    我清了清嗓子,才继续说道:“怎么,胖了,你觉得哥会骗你吗?我说了他会去,他就一定会去,至于埋伏,可能要多观察一阵子了,况且现在我们可是刚刚与他结了仇,如果他在莫名的被人给阴了,早晚会怀疑到我们的头上,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只是隐忍,等风头过去,你想咋整死他,我都不会拦着。”

    胖子低头想了想,觉得我的话似乎很有道理,这次没有反驳,而是换了一脸可怜虫的表情。

    “可是我觉得自己一刻也等不了,你不知道,我现在想起他的那幅嘴脸,心中还恶心的不行,恨不得脱下我43码的鞋子就抽他那张狗脸,妈B的,一脸欠抽样。”

    “我知道,也了解,只是这样的事情根本急不来嘛,我们还要制造不在场的证据,就算是怀疑,他们也奈何不了我们不是吗?”

    胖子点了点头,心中的怒火也因为我刚才那一番话而慢慢的熄灭了。

    我这才发现我真的太阴暗了,身上真的有犯罪的潜质呢,几秒钟的时间,我几乎就制定好了计划,一步一步把马流云算计到我铺设的大网之中。

    经过一个星期的时间,我的伤也好的七七八八了,也是时候去向东哥报道了。

    他虽然说让我多休息一段时间,可是我自己却不能真的这么做,不然,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那丁点关系也就整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