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人心隔肚皮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12本章字数:2191字

    “看你这样子也是应该看出来了,你是一个聪明人,我也就不解释这么多,我们斧头帮最主要的经济来源就是收保护费,顺便再卖些药,有一回我们也小赚了一笔,有三十万左右,我提了其中的三成,余下的七成都拿去与兄弟们分了,道上的规矩一直如此,可是那次就有人跳出来讲了,我一个就占去了三成,弟兄们根本就不够分,那人是谁,我的心里有数,后来也就没有理他,后来每次赚了钱,都有人跳出来表示不满,这就很让人怀疑了。”

    东哥的眼神很冷,就像是月夜里的头狼,让人不寒而粟,根本就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以往的几次,我也把那几个刺头狠削了一顿,他们也只是背后说一起坏话,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可是这次的事情不同,战狼帮被灭,我们成为了府新街第一帮,这里面的赚头就不是一星半点了,他们就他妈的忍不住跳出来了!哼,看我这几年好说话太久了,他们都已经忘记了老子当年的战迹,一个人拿着一把西瓜刀,血洗一个帮派对十几个的战绩了。”

    东哥话语之中透露出来的信息,瞬间让我的势力也跟着沸腾了,一人一刀就可以单挑十几个人,这是如何的一番激烈的场面,我的脑海中甚至还在YY着东哥那高壮的身子游走于人群之中,刀刀带血,溅起一片血雾,真他妈的太爽了,也许就是因为他的这份狠劲与冲劲,也成功的奠定了他在府新街第一宝座的地位。

    “东哥,你找算怎么做?”

    东哥看了我一眼才说道:“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东哥既然这么看得起我,我也就不能让他失望,略一思索,大方道:“有两个办法,就看东哥你选哪一个了,一是杀那个跳的最欢的猴子儆群鸡,然后再进行适当的安抚,二就是制造假象杀鸡儆猴,起到震慑的效果。”

    “欺负哥没有文化是吗,人他娘的好好说话。”东哥踢了我一下。

    我嘿嘿笑了两声,刚才一时之间竟然把这茬给忘记了,“我刚才的话的意思是,第一是把跳的最欢的那只猴子当众揍一顿,当然要重,然后就给予警告,如果下次再犯,就逐出斧头,再当众重新宣读帮规,立威。”

    “那第二呢?”东哥略一沉吟,迫不急待的问道。

    “而这第二就是揪出一个与此事无关的人,当众骂一顿,比如这样说吧,东哥可以把狗子揪到大家的面前,指着他的鼻子狠狠的骂,同样在骂他的同时,那些猴子们也会听到,然后就是宣读帮规,比如说犯的话就切手指,身上开洞之类的惩罚,总之就是够重,这样就可以让那些人的胆吓破。”

    “你这两个办法都不错,我今晚想一下,看用哪个。”东哥说着突然从抽屉里拿出来了一叠红牛,放到了我的手上。

    “这些是上次攻破战狼之后分的钱,大家都已经分到了,这些是你的。”

    看着那厚厚的一叠红牛,我不禁愕然,这些怎么着也有六七千吧。

    “这次,赚了这么多?”我不由的问道,这些对于我来说也太多了,以前妈妈累死累活工作半年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多的钱,如今这些钱可是我自己打拼来的。

    “怎么,你还嫌多,拿好了,今晚去吃顿好的,然后让狗子给你找个漂亮的娘们乐呵乐呵。”东哥看着我的傻样,眼中都是笑意。

    “东哥,你太银荡了,我可是很纯洁的娃呢。”

    我的心中对于这次能赚这么多,始终存有疑惑,最后还是从狗子的口中,才知道我其实根本就分不到这么多钱,其中的四千都是东哥给我的。

    我不知道东哥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难道真的是因为那次的火拼,我替他挨了一刀的关系,想想又觉得不可能,最后干脆也不去想了,免的又浪费哥的脑细胞,一步一步的往下走,我总能摸清东哥究竟有什么想法,我只要以后多留一个心眼就是了。

    我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正碰上青龙堂的堂主健哥,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就对他的印象不怎么好,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他是那种阴险的人,明里可以和你好的同穿一条裤子似的,背后却又毫不留情的能捅你一刀。

    就像这次的战狼事件一样,去火拼的时候,他一直都是最后一个进去的,而分钱的时候,却又因为他的资历而分的几乎就比东哥少一点。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不知足,他明明就是被东哥提拔上来的,可是他却是怎么做的,明明应该心怀感激,偏偏他却人心不足蛇吞象,现在更是打起了东哥的主意。

    “哎呀,这不是小宁吗?这几天过的怎么样啊,伤都好了吗?”健哥顶着那张菊花脸笑望着我,十分亲热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装B谁不会啊,那就看看谁更能装吧。心里这么想着,我面上却笑的一脸灿烂。

    “劳健哥关心了,伤都好了,这不就回来帮东哥的忙了。”

    “小宁真不愧是我们斧头的第一战将啊,这么敬业,你的伤真的没有事了吗?要不要多休息几天,新堂口也会有很多的事情,如果你忙不过来,我倒是闲人一个,可以帮得上你的忙。”

    别看他笑的一脸的诚肯,我却把他心中所想的算盘都看的一清二楚了,不就是想打新堂口的主意吗?可惜老子也不是那什么单蠢的娃,任他可以忽悠得了的。

    “这样的小事情,哪里敢劳烦健哥您这样的大忙人啊,能和健哥这样说说话,都是小弟的荣幸,更别说让您帮着做事情了。况且我现的身体可是好着呢,就算是您现在找来两个娘们,小弟也能把她们都操晕了去。”

    “那就好,我本来还担心小宁的身体,看来我的担心都是多余的,说起来,要不要健哥帮你介绍几个活好的娘们,包你可以爽翻天。”

    “这点小事就不劳健哥了,您可是大忙人,我也要去堂口了,就不耽误健哥的时间了。”我不着痕迹的拒绝道,娘们哪里不能找,他健哥找的即使再妖再美,老子也不敢要啊,那可能就是一朵带毒的玫瑰啊。

    健哥脸上的表情僵了僵,眼中已经露出了不悦的情绪,可是我的话他却又找不出一丝漏洞,毕竟我可都是在为他着想来着。

    这就是他娘的说话的艺术,不过哥为此壮烈牺牲的脑细胞啊,南阿弥陀,愿你们安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