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堂口立威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12本章字数:3062字

    望天四十五度角鄙视完梁健肥胖的身体离去,我怀着兴奋的情绪奔向了我人生中第一个新的起点。

    东哥这次分给我的则一个小型的KTV,这里本来是从战狼帮手里缴来的战利口,光保护费一个月就可以两到三万,按说这样的地方,应该直接交到东哥的手中的,不过,他却直接分给了我。

    一路之上有不少的小弟开始宁哥宁哥的称呼我了,其中有熟悉的面孔,也有生面孔。

    这些人的态度明显的分为了两种,一种是对我巴结讨好的,而另一种则是冷默想要远离的。

    关于这些人的态度,我也可以猜得到一二,毕竟东哥一直以来的作风,都在明摆着表明,我是他的人,他在提拔我,而那些对我远离的不是嫉妒我,就是他们的背后还有着别的势力。

    对待这些人,我的态度不冷不热,如果只靠说一句好话,就能让别人对你有好感,我绝对能说上三天天夜,别崇拜哥,哥只是一个传说。

    “宁哥,这是您的工作证。”KTV的经理是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他一旁的保安队长恭敬的把工作证递到了我的手里。

    突然被一个比自己年长这么多的人叫哥,我还真是有点不习惯。

    “这里以后出了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知道这种人物,他对你巴结讨好,如果你给他一个笑脸,他往往会对你心悦诚服,如果你只是冷一冷他,也许他就会背后对你使绊子。

    这不,此刻这中年男子则笑的一脸受宠若惊,似乎是没有想到我那么好说话,毕竟我那张带着疤痕的脸摆在那里,任谁看了都会从心底有些发怵吧。

    “宁哥,您真是客气了,我叫何伟,以后宁哥称呼我为老何就可以了。”

    “那好,辛苦你了,老何哥。”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只是小小的一个动作,他看我的眼神就热情了许多。

    “宁哥,你饿不饿,要不要我去厨房给你准备点吃的。”

    我本是想拒绝,不过在看到何伟一脸的希冀后,还是点了点头,“那就多谢老何哥了。”

    “老何哥,这场子布置的不错啊,只是不知道生意如何?”我漫不经心的打量着这场子,确实布置的不错。

    “勉强能混口饭吃。”何伟笑笑道。

    我不禁心中暗想,看起来这场子的生意真心不错啊,收三万的保护费是不是太少了点,我真心的考虑要不要给他涨一点。

    “你们老板在哪里啊,我初来乍到时的,怎么都要拜访一下才是。”

    这何伟并不是这里的老板,而只是一个二把手,我对他并不是很感兴趣,对于那个躲在幕后的老板倒是有了几分的兴趣。

    “呵呵,真是太不巧了,宁哥,我们老板她刚刚下了广东那边,要过一阵子才能回来,她以前的时候就跟我提起过宁哥的大名,说你是一个敢闯敢拼的真汉子,她对您可是佩服的紧。”

    对于这样的奉承话,我并没有当一回事,这时候的我并不知道,这何伟口中的她竟然是个女字旁的,而且我与那女板之间还将有着一段故事发生,未来总是千变万化, 不可预测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如此的有趣。

    “那真是太可惜了,还以为能看到你们老板的英姿呢?”

    后来我们又聊了两句,饭就端上来了,我确实有点饿了,吃的速度也很快,直到最后我离开的时候,何伟拉住了我,非要给我安排一个秘书,而且用的还是那种男人才懂的眼神。

    我说不要,他不愿意,最后就只能收下了。

    等我见到他给我配的秘书时,也觉得她确实不错,至少放在眼前养眼,身材足够诱人,有胸又有臀的,声音还他妈的很消魂。

    她刚见到我的时候,整个人就几乎要贴到我的身上了,好歹老子可是正人君子,不是胖子那样的色胚,不然早就扒光了,直接提枪就上了。

    我直接把她推到了一旁,冷脸拒绝了她,惹的她总三五不时的拿幽怨的眼光看着我。

    我也懒的理会她,正好看到狗子带着十几个人向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我抬脚走了过去。

    “宁哥,这十几个人以后就是宁堂的兄弟了。”狗子转头对着那站成一排的小弟们喝了一声,“看到了,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宁堂的人了,都归宁哥管,都给精神起来,叫宁哥。”

    别说,狗子这训话的姿态还真有几分堂主的架势,毕竟跟在东哥的身边也很久了,他多少也应该学到了几分。

    “宁哥好。”一排十几个小弟,同时向着的鞠躬,整齐划一,这让我瞬间就有种从头爽到脚趾头的感觉。

    怪不得那么多的人一心想要往上爬,这种高人一等,被人崇拜的畅快感觉,很是让人着迷。

    我冷冷的扫视了全场,看到他们有的不敢与我对视微微垂下头,我才收回目光。

    经过血的洗礼,我也知道自己的目光有多么我税利,对于这些新人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我叫晏宁,是这个宁堂的堂主,也许有人的根本就不认识我,甚至还有人可能在心中可能在说,他晏宁算个鸟,有什么资格呆在堂主的位置,我不怕告诉你。”我说到这里声音猛然的加大,把其中几个胆小的吓的身子都跟着抖了抖。

    连一旁的狗子都转头望着我,似乎是被吓了一跳。那表情那叫一个有趣。

    “看到哥脸上的这块疤没有,那可是哥光荣的战迹,不光这里,老子的身上也有好多。”我直接的把上衣一脱,露出了我后背和身上其它的伤口,其中属为东哥挡的那一刀伤的最重,也留的疤最深,直到现在还有着嫩红色的肉芽芽。

    小弟们看的惊呼起来,有的甚至还伸手摸了上去,“草,老子允许你们摸了吗?妈的,再墨墨叽叽的,老子大巴掌抽死你。”

    “看到这条还可以看到肉芽的疤了吗?那可是老子跟着东哥去偷袭战狼帮留下来的,当时有三人围在老子的旁边,被老子踢飞一个,挥刀砍翻一个,同时那余下的一个,也被老子吓的尿了裤子,我草他妈了个比的,老了还真的没有看到过那样的怂货,哥厉害不,这等于秒杀。”

    等我吹完,再看他们的时候,发现他们看我的眼神都开始不一样了。

    “宁哥,你真是太他妈的强悍了。”不知哪个小弟先起了一句,余下的众人也跟着点头覆合。

    “是啊,宁哥,我们对你的崇拜那真是如黄河之水天上来,滔滔不绝啊。”

    “你他娘的这是用的什么比喻,宁哥,他没有文化,咋理他。”

    “哟,不错。”我说话间,在那人的头上猛拍了两下,“究竟是谁他娘的没有文化啊。”

    我吹的天花乱坠,而这些人则听的兴味盎然,都被我所表现出来的热血和仗义所感动鸟,更有人差点就要跪下来拜我为师了。

    “总之,我给大家讲这些,并不是说我个人如何如何?我能到今天的这一步,都是斧头给我的,我相信你只要你努力干,有本事,敢于冲,我们低头是公平的,绝对不会埋没人才,以后赚的钱第一个分给你,包的娘们第一个给你草。”

    “好,我现在问大家,想不想赚钱?”

    “想。”

    “想不想出人头地?”

    “想。”一声高过一声,众人都和打了鸡血似的,这也是我从传销那里面学来的,要的就是调动你的所有热情,进行全方位的洗脑。

    “想不想草娘们?”

    “想。”最后这声想差点把我耳朵震聋,他们现在一个个脸上都一片狂热,恨不得马上就出去拼立战功。

    看着这样的他们,我笑了,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

    一旁的狗子一脸崇拜的望着我,我回给他一个表要崇拜哥的眼神。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都正式的步入了轨道,我的工作量也减少了许多,有什么事情只要吩咐一声,自有小弟为我跑腿。

    这天,我刚躺在沙发上准备来个午睡,就被一阵电话铃声给吵到了,看着上面跳跃的号码,我最后还是接了起来。

    “晏宁,你这货,跑哪里去了?”手机的另一端传来了胖子特有的猥琐的声音。

    “不是和你说,我要出来赚钱兼打听消息嘛?”

    “宁哥,你快出去看一下吧,外面出事了。”夭夭,也就是何伟给我配的那个秘书慌张的推门冲到了我的旁边。

    “晏宁,你他妈的到底跑哪里去了,我怎么听到了女人的声音,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去赚钱,而是去哪里鬼混了,你他娘的也太不够哥们了,你抱着妞爽歪歪,让老子一个人独守空房。”胖子耳朵极尖的听到了夭夭的声音,顿时在手机的那边嚷了起来。

    “你他娘的什么耳朵,塞驴毛了吧,哪里有什么女人的声音,你听错了,那分明就是工头喊我干活的声音,好了,我要去了,不然钱都没有了。”我冲夭夭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迅速的敷衍过去,在胖子反应过来之前就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