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跟老子叫板,你有种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12本章字数:2592字

    “我的人与两位的说法不一样,这要怎么办?”我转头紧紧的盯着陈星和马跃两个人,眼神冰冷。

    想到偌大的一个斧头,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拿你当兄弟,佩服你的,这一想法让我的心有些失落与灰暗。

    但是我现在已经陷进去了,根本就没有什么退路,只能一路向前。

    我自认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在精密的局也总有破解的方法,我是谁,满肚子的坏水,为了上位,为了报仇,我什么都敢做。

    马跃看到我这样,是打算为小梅出头了,打算强硬到底了,也许是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的不给他这个青龙堂二把手面子,当下就沉了脸。

    你既然能来砸我的场子,就要做好被人直接拍脸的准备。

    “宁哥的这意思就是我们兄弟们不对,要为这小娘们出头了,还是说宁哥也相中了这小娘们,打算夺人所爱?”

    我摇了摇头,“对与不对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在场的这么多人,都把事情的经过看在了眼中,是非公断自在人心,况且我们斧头何时有这种要强抢人陪酒的作风了。”

    听我扯到了斧头帮的帮规上,马跃的眼神猛然一深,冷冷的望着我,不知道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还有这个人,他总没有得罪你们吧,怎么还会被打了一巴掌。我从来都没有听东哥说过我们帮里还有可以姿意打人这条帮规。”被人都打到脸上来了,忍都忍了,只是忍无可忍,那就无须再忍,老子出来混,也不是被这帮狗仔子们拿来涮的。

    我不断的说着帮规两个字,就是拼命的把自己扯到有理的那一方,到时候即使真的动起手来,胆气也会壮一些不是。

    一直被马跃压制着的陈星这时跳了出来,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被我揪着衣领的服务员,模样十分的凶狠,差点把那服务生给吓的尿崩,两股战战,差点就站立不稳。

    “他他娘的满嘴喷粪,老子教训一下他怎么了?”陈星一脸的不服,看着我的目光都是不屑。

    “你的意思就是说你陈星可以在府新街横着走喽?”我冷冷的笑道。

    陈星撇了撇嘴,“我他发的可没有那么说,姓晏的,你可别狗嘴里吐出来象牙,含血喷人。”

    我垂在两侧的手紧握成拳,才忍住了想要上前爆他头的冲动,一巴掌狠狠的拍在那服务生的肩膀上,“你他娘的给你像个男人一样站好了,别他娘的叽叽比比的,妈了个比的,你跨下那玩意不是拿来给你草逼的,是给你壮胆子的,马了个比的,你倒是怕个毛线啊。”

    那服务生被我这么一吼,那本是软软站着的身体顿时委顿到了地上,裤档处有一处水渍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大着,一股骚味也随之扩散了开来。

    我的脸色顿时变的更加的难看,我身边的这些人到了关键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能拿得出手的,如果胖子或者狗子在我的身边,我哪里会至于落得亲自出马。

    “哎呀,我的个妈呀,真是笑死老子了,这小子真他娘的是个孬种,竟然直接给吓尿了,真是笑死他妈老子了。”陈星笑的最是夸张,跟在他身后的几人也同样的笑的前仰后合,刺耳的笑声不断的响起。

    我上前两步,走到了陈星的身边,死死的盯着他,阴冷道:“说吧,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们到底想要如何,今天就划出个道来吧。”

    陈星转头望了马跃一眼,在他轻微点头之后,才得意洋洋的说道:“既然宁哥,都已经开口了,小弟如果不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来,就当真是小弟的不对了,我的道就是让这小biaozi今天留下来陪我,还有就是,我们竟然房间带钱了,想要问宁哥借点钱钱江湖救急,大约五六千就够了,这些小钱对于宁哥来说是毛毛雨啦,你们说,对吧,兄弟们。”他这一吆喝,后面的几人也跟着起哄,只有那马跃阴沉的目光中带着一丝的兴灾乐祸。

    老子的笑话是那么好看的吗?只是他们也太高估自己,低估我晏宁了,以为我是一个新人,只是因为东哥的关系才当上这个堂主的,并没有什么真的本事,那就大错特错了,老子要让他们明白什么叫做马王爷也有三只眼。

    我转头望了一眼正垂着头,身上散发着绝望气息的小梅,她是不是也以为自己会被这些人渣给欺负,看着这样的她,我竟然想到了以前的自己。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你没有能力,就只能任人鱼肉,可总有一天,我要让别人为鱼肉,我为那握刀的人。

    “那个,几位兄弟消消气,不如给我个面子,今晚所有的花费都由我来出,再给各位兄弟们找几位公主来乐呵乐呵。”

    “去你娘的狗屁,你他娘算是哪根葱哪棵蒜,也敢在老子的面前如此说话,还人的面子,老子出来混的时候,你恐怕还在你娘的肚子里没有滑出来呢?我呸!”

    我的脸一下子就黑了,打狗都还要看主人呢,这等于直接的一巴掌甩到了我的脸上,如果我还能忍,我他娘的就比忍者神龟都牛逼了。

    我直接的操起旁边桌上了一个啤酒瓶,猛的向着陈星那得意的脸上砸了下去,他惨叫一声,顿时红的液体也流了下来。

    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迅速的绕到了那二货的身后,紧紧的勒着他的脖子,那半截啤酒瓶破碎的地方抵在他的颈上。

    “草你发的,都给的站住,谁他妈过来,老子当场就废了他。”我说完,手下一个用力,那啤酒瓶破碎的地方就扎进了他的脖子,有鲜红的血顺着流了下来, 我想一定很痛,因为陈星这shabi货正叫的跟杀猪似的。

    “晏宁,你他妈的在干什么,快放开他。”

    “快放开他,不然老子整死你。”

    “你他妈的,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连兄弟你都敢下手。”

    我想我些刻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狰狞,因为那些人的气焰都跟着灭了不少。

    “姓晏的,你这个乌龟王八蛋,有种的放了老子,和老子单挑,老子非整不死你丫的。”

    “闭嘴,你他妈的再吵,老子就直接送你归西。”我左手死死的抓着陈时晨的腕子,右手握着那断成半截的啤酒瓶,大有他再喊一声,我就直的捅进去的样子。

    “晏宁,你他妈的真不是个东西,为了一个娘们,边自己的兄弟都也下手,这他妈的也太狠了,等我回去告诉晨哥,让他打断你的狗腿!”马跃似乎也有些慌了,他千算万算,也许并没有真的算到我会真的动作,而且下手还会这么狠。

    我冷笑一声,眼底都是不屑,他的那个里哥与他背后的老狐狸,我们都同为堂主,我就不信他真的能打断我的腿,况且我上边还有一个东哥罩着呢。

    “我草你妈了个比的,你他妈还好意思说我,谁先对兄弟下手的,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妈了个比的,你们个个都不是东西,来找我的茬是吧,你们他妈的倒是来啊,怎么这会个个都跟那怂蛋似的,一个个人模狗样的,告诉你们,老子跟着东哥袭击战狼帮的时候,你们他妈的都还在娘们的身上抽着呢,还敢来惹我,草他娘的,有种的倒是来啊。”我不禁破口磊骂,心中的那股恶气也消了不少。

    妈比的,就是一群欠操练的货,他们跟我比狠是吧,老子就要比他们更狠更狂。

    不知是我此刻疯狂的样子吓到他们了,还是说我手里有着陈星这一个人质,他们倒一时谁都不敢动了,目光都不约而同的看向那个叫马跃的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