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你狠,我更狠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12本章字数:2565字

    他们一共有五个人,此时都以马跃为中,呈半包围圈状向我的方向缓慢包围了我。

    我当然不会蠢到让他们包围我,只要他们动一步,我就会在陈星的身上揍一下,让他们不敢有什么异动。

    “他娘的,姓晏的,你够狠,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能放了陈星。”马跃低沉的声音中都是不悦,我知道如果陈星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他在他的老大面前日子想必也不会太好过。

    虽然明白这一点,我却一点也不敢放松警惕,毕竟我只是一个人,而对方的人数是五个人,如果失手,我不仅被人揍的很惨,甚至以后在宁堂里也没有会再拿我当堂主看。

    “很好,那我们就明人不说暗话,我给你们划一个道,第一,向何经理道谦。”

    看着面前的马跃不能拒绝的样子,我顿时觉得解气,只要陈星在我的手上,我就不怕他不听话,搞死陈星是不可能的,可是在他的身上开几个血窟窿还是可以的。

    马跃咬了咬牙牙,最后还是道谦了,“何经理,是我们不对,我们做错了,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们计较。”

    何伟有些激动,慌忙的点头,看着我的眼中都是感激,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对他点了点头,马跃的这一份道谦也可以说是把他的尊严也重新拾了起来,我突然发现现在的我竟然变了这么多,每走一步,都是算计着来的,我经后要罩着这个场子,要的就是这些人的衷心不二。

    我这么做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收买人心,什么事情锦上添花固然重要,却没有雪中送岩炭来的让人感激,就好比现在,我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换来这个场子里老油条的感激,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姓晏的,我已经道谦了,快放了陈星。”

    “这样就够了吗?你可是还打了我的人呢,现在去给小梅道谦。”我的捏着陈星喉咙的手指猛的用力,半截酒瓶紧紧的抵着他的脖子,模样十分的凶狠。

    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一旦被逼急了,反而什么都不顾了,也就是常说的软的怕硬的,硬的怕要命的。

    要想在这群混子当中如鱼得水,你就要比他们更渣,比他们更狠,正因为明白这个道理,我更要勇敢的走下去,没有什么能阻挡我复仇的脚步。

    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两个月前,也许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低头,心中的那股恐惧也足以让我硬不起来。

    “你……!”马跃恶狠狠的看着我,“算你狠。”

    马跃走到那个服务员的前面,生硬的对她说了一句对不起,才转头向我说道:“我已经道谦了,可以放了陈星了吧。”

    “声音太小,一点诚意也没有。”我冷冷的看了一眼马跃。

    “你草……!”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因为我已经再次狠狠的打了陈星的胸口,痛的他大声叫了出来,同时看向马跃的目光带了几分的急切,“马跃,你他娘的想害死我啊,让你道个谦而已,又不会少块肉,还不快给这个小biao子,……!”

    我再次狠狠的打了陈星胸口一下,他的脸色一白,我靠近他的耳边恶劣狠狠的说道:“你可以试着再叫一声,我不介意把这个直接的塞到你piyan里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也许是看到刚才的小梅,想到了以前的自己吧,如果当时有一个人可以如此的维护我,也许我就不会走到今天的这一步,还是那个在学校之中的好学生吧。

    马跃看到这种情形,也只能是打落牙齿往肚里吞了,有了今天的这一次,就算是事后,他们再把我打一顿,这丢失的脸面也找不回来了。

    “对不起,打人是我们不对,请小姐你原谅我们吧。”马跃这次的态度诚肯了许多,道完谦之后,也并没有立即走开。

    小梅似乎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小手慌的不停的扯着自己的衣摆,对我投来了求助的目光,我对她点了点头,她才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得到小梅的回答,马跃也转过身无言的望着我,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还不放人。

    哼,当老子是傻子吗?我前脚放人,他们后脚五个人还不把我揍成傻子嘛,我可不是什么武林高手,可以以一当十。

    “那就把帐给我结了。”我继续提着条件。

    这次马跃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乖乖的掏出了钱,递给了一旁的何伟。

    这么乖也只是他们的表象,他们正等着我放开陈星,再狠狠的咬我一口。

    我缓缓的转头看了看他们的眼神,果然与我想的一样,只要我这里一放,他们立即就会扑上来。

    何伟紧张的望着我的方向,连本是站在一旁害怕的小梅都担忧的望着我,不管如何,能有这两人的关心,今天这事也不算太坏。

    只要陈星还在我的手中,他们就不敢乱动,我冲何伟点了点头道:“何经理,你过来一下,帮我打一个电话。”

    我报出了号码,何经理快速的按下了通话键。

    “喂,谁啊?”

    “狗子,是我,晏宁,你现在在哪?”

    听到我竟然给狗子打电话的时候,马跃几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想扑上来,却无奈现在陈星还在我的手中而不敢轻举妄动。

    “宁哥,你那咋样啊,还顺利吗?我和东哥在一起喝酒呢,你要不要过来?”狗子说话的舌头都已经开始打卷了,看来喝的不少。

    听到东哥的名字,马跃等人的脸直接变白了,毕竟在帮中东哥一向有情有义,最讨厌的就是帮中的兄弟互相残杀。

    我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不麻烦东哥了,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我晏宁绝不是他们心中所想的只会依靠人的怂货。

    “我就不过去了,我在新场子叫,你带几个兄弟过来一趟。还有,这件事情不可以告诉东哥,速度过来。”

    狗子只是嗯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狗子办事,我一向放心。

    “晏宁,你他妈的牛逼,这次我们兄弟认栽了,你放了陈星,我们马上就滚。”马跃毕竟不是陈星这样的莽夫,他也知道如果狗子真的来了,这事情就大条了。

    想走,哼,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况且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便来,想走便走。

    我在心中冷笑一声,“好,你们走可以,可是陈星这狗日的要留下!妈了个逼的,打了老子的人,在我的地盘上还敢牛逼成这个样,直接当我这个堂主是吃素的嘛,如果真的放过了他,老子以后在斧头还怎么混下去,我草!”

    陈星即使神经再大条,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也意识到他闯了大祸了,赶紧求饶道:“宁哥,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兄弟我计较了,是我狗眼不识泰山,惹了您,……!”他下边奉承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我已经加大了手上的力气,这会他的脸都已经变成青紫色了。

    “我草你妈了个比的,早干嘛去了,现在老子想搞你了,你就他娘的知道求饶了,告诉你,已经晚了,他妈的个比的,怂蛋一个,有种让老子在你的身上开几个血窟窿,老子立马就放了你。”

    我手中的酒瓶也微微一动,刺进了他脖子处的嫩肉,刚刚已经干涸的血液也再度的涌了出来,吓的他一动也不敢动了。

    我最看不起这样的人了,如果你横,就要一起横到底,现在这样算什么,他娘的就是软蛋一个。

    怪不得直到现在还只是普通的小弟一个,不过,那个马跃明显就比他狠的多,只是那眼神对于我来说,却一点威摄力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