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救美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1本章字数:2706字

    原来跟踪他的是一个极品美女,虽然是夜间,森林里光线很暗淡,连他这个夜猫子也看不清其容貌,只能看见其脸上似乎戴着一张面具,大致轮廓呈“蝴蝶状”,此女身高约有165左右,披肩发,其身材前凸后翘,黄金分割标准,其完全可以用“曼妙”一词来形容。

    这么好的身段,不用看脸蛋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老子竟然被美女跟踪了?要交桃花运吗?

    林一兵仿佛闻到了蝴蝶女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不由得身心一震,如打了一针强心剂。都说当兵三年,看见母猪赛貂婵,老子可是当兵八年,还没碰过女人,可以想像老身上的某部八年不知肉味儿,都委曲成啥了?想着想着,林一兵那男人的标志性建筑拨地而起。

    慢着!这可是原始森林呢,到这里来的人非匪即盗,正常人深更半夜的谁来这种地方,何况还是个戴着面具的美女?难道老子遇上女鬼了?

    林一兵往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妈的,兵哥,你他娘的别乱想,哪来的鬼?世上根本没有鬼,亏你还是传奇兵王,竟然这样吓自己,太没出息了!

    此时蝴蝶女疾步跃过林一兵藏身的这棵大树,往前猛跑了几步突然站住了,从身拽出一把手枪。

    林一兵一惊,她还有枪?哦,明白了,此女肯定是地方的公安武警之类的警姐扮的,我来之前傅大队长肯定把我的消息发出去了,我的公开身分是在逃重犯叫张华呀,可能被她们发现跟踪到此抓我归案来了,她肯定还有帮手。想到此,林一兵屏住呼吸,静静地观察着。

    但他的思想仍然在天马行空,唉,这么一个美人从天而降,怎么就是个女警呢?要不是这是场特殊训练,要不是你沾着警气,老子非抓住你调理调理你不可,这深秋的夜晚,给老子暖暖身子泄泄火该多美呀!

    蝴蝶女四外瞄了一下,可能觉得不对劲儿又往回走了两步,用手中枪往林一兵这棵树上一指,厉声道:“出来,我看到你了!”

    林一兵心头一震,这也太离谱了吧,天这么黑,我看她都困难,她能看到我?她有超能?

    不管怎么样被发现了就下来呗,老子得伺机逃跑哇,要被抓回去这第一阶段任务就失败了,第二阶段的任务是什么还不知道就完蛋了,我也就完蛋了,我的领导以及整个猎豹海军陆战队都得跟着我蒙羞,老子岂不成了千古个罪人!

    林一兵刚一犹豫,就见蝴蝶女把枪往另一棵树上一指,“躲在树后姑奶奶就不知道了?出来!再不出来我就开枪了!”声音虽然凌烈,但仍然不失清丽动听的成分。

    林一兵微微一笑,心说,格老子的,警姐,原来你打的是诈语呀,害得老子差点上当,自投罗网,看来见了美女不能想入非非,否则会乱阵脚误大事的。好吧,你就慢慢找吧,老子先在上面睡一觉再说,林一兵得意地把眼闭上了。

    蝴蝶女喊了几声,见没人答话,把枪收起来自言自语道:“咦,怪事呀,一转眼的功夫跑哪去了,老娘还没见过身法这么快的,简直不可思议!”

    蝴蝶女说完又往前追去,很快消失在林中。

    蝴蝶女的话林一兵听得一清二楚,这种情况下他能睡得着吗?烟瘾上来了,他刚一摸兜那两包阿诗玛早就成了酱糊了,失望地把手缩回去了,心说兵哥你真是混蛋,即使烟是好的也不能抽哇,否则不是自暴目标吗?真见鬼!

    林一兵泄气地又把眼睛闭上了,别看眼睛微闭着,耳朵可不遗余力,见美女跑远了,他从树逃下来,他奇怪地发现自己左小臂的伤口竟然不疼了,用手一摸,除了干结泥巴外,连伤口都感觉不到了。

    林一兵一脸的疑惑,格老子的,真是怪也,两寸多长的大血口子,这才几个小时就痊愈了?老子该不会有特异功能吧?其实,他想的没错,他真有了异能。

    林一兵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自言自语道:“切,兵哥,你他娘的别老瞎想行不?人世间哪有世能呀?快走,离开森林,赶往西海市,国防部安全局的老首长还等着受命呢!”

    收住思绪,林一兵在林中又是一阵狂奔,也不知道跑出多远,前面光线一亮,从森林里钻了出来,林一兵高兴,认为是自己出了原始森林呢,可仔细一看,自己错了,夜空下两山夹一沟的地形非常明显。

    “飞蛇谷?”林一兵看过地图,知道有这道山沟,过了这道山沟,往正北方向再有八十里地才能真正走出这片原始森林,我说呢,老子的两条腿不会有那么快,其实,林一兵不知道,现在是夜里十二点半钟,从斗杀鳄鱼到现在他整整跑了三个多小时近一百一十里的路程,这也算是个奇迹了。

    此时的林一兵真有些累了,他觉得脚下发飘,身子发软,脑袋还有些晕,从地图上可以处出来,已经跑了三分之二的路程了,找个地喘口气,剩下这几十里的不在话下,一鼓作气就能拿下,否则这样下去老子非吐血而亡不可。

    想到这里林一兵双腿一软就扑倒在地上,山里的地崎岖不平,咯的人筋骨生疼,阵阵夜风夹裹层层的寒意,不时还传来几声不知名的鸟兽鸣叫,信人毛骨悚然,普通人躺在这里简直是享受不。

    但此时的林一兵例外,四脚朝天、席地而卧、只顾喘气的他,此时觉得比躺在最柔软舒适的床上还要惬意几分。

    气还没喘匀,林一兵觉得上下眼皮直架,他太累太困了,连饥饿也不知道了,张嘴打了两哈欠就想找周公的女儿约会。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女子的呼救声,“救命!”“快来人呀——”根据声音判断,出事地点离这里不足二百米,夜深人静,听得非常真切。

    不好,那个警姐有危险!职业的警觉令他的朦胧睡意顷刻时消散得无影无踪,从声音他还判断出来了,呼救的应该就是刚才跟踪自己的蝴蝶女。

    那是自己的同志啊,救人如救火的道理他太懂了,他不敢怠慢一个鲤鱼打廷从地上折了起来,沿着山谷撒脚如飞往前狂奔。

    很快证实了他的判断是正确的,眼前的一片草丛中半躺半卧着一个曼妙女子,她的手枪不知哪去了,脸上的蝴蝶面具还在,身体颤抖,呼救声就是她发出的。

    没看清威胁之前,林一兵没敢贸然出手,而是躲在一石块的后边,偷偷观察,几秒后他看清楚了,原来威胁蝴蝶女安全的竟然是蛇!而且还不止一条,美女的腿上、胸前有好几条蛇头窜动,此起彼伏的。

    林一兵一惊仔细观看,暗夜下这几条畜牲有竹筷粗细,看不清其肤色,但其脑袋扬得很高,口中的蛇芯子在星光下忽隐忽现,那名女子吓得浑身颤抖,手足无措,只有连声呼救。

    此时林一兵已经明白了,这警姐仗着自己有两下子,肯定是贪功心切与队友走散了,迷路了误入飞蛇谷休息,才被几条蛇给缠上的。

    哼,就你这两下子还想抓老子立功?多亏老子不是张华,否则,你这小美人早就被先奸后杀了吧!

    唉,你抓老子,老子还舍命救你,找谁讲理去?谁让这是一次实战训练呢,你不知道内情,老子可知道,决不能见死不救。

    可是老子现在是赤手空拳呀,也不知这几条畜牲有毒没,管不了那么多了,救人要紧。

    林一兵打定注意后,像箭打的一样从大石块后面就弹射出去了,像一只夜鹰一样落到那女子近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两只手抓起两条快窜到女子脖子处的细蛇就甩出去了。

    然后以同样快的手法扔出第三条,第四条……突然,林一兵的右手像被钉钉了一下似的,一阵巨痛,接着是麻,这种感觉迅速袭遍全身。

    “不好,是毒蛇!姑娘快跑……”林一兵话没说完,便晕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