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警花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1本章字数:2615字

    林莽市公安局会议室里正在召开紧急会议。

    会议由局长李定国亲自主持,政委张万成、副局长方海勇、刑警队长铁楠、副队长赵小海,武警大队教导员袁健,以及各乡镇派出所所长、副所长、指导员均在坐。

    李局长传达了上级的指示,布置了当前的主要任务,他说据可靠消失,一名重量级罪犯越狱潜逃,此人名叫张华,全国都在通缉严拿,现在已经逃入我市境内,上级命令我们务必将其活捉归案,令其认罪伏法。

    一会儿由曹科长将张华照片等资料发给大家,大家注意此人有功夫在身,还可能有枪等武器,且此人罪行累累,是个惯犯,狡猾奸诈,是个难缠的对手,要求大家散会以后马上部署全部警力,明查暗访,重点排查辖区内交通要道,车站、码头,进出车辆及行船,以及市内的娱乐场和公众场所,另外要留意西南部的那片原始森林,那里地形复杂,也可能是藏污纳垢之地。

    发现目标要将他稳住立即汇报,统一部署抓捕方案,没有把握千万不可擅自行动,以免打草惊蛇或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此次行动由我担任总指挥,政委和武警大队的袁教导为副总指挥,总之一句话,这次决不能让他在我们辖区成为漏网之鱼。

    “李局,放心吧,他跑不了!”李局长的话还没讲完,刑警大队大队长铁楠不屑地说,“不过李局,他要向我们开枪拒捕怎么办?我们可以将他开枪击毙吗?”

    别看铁楠是个女的,今年才25岁,但在林莽市公安队伍中可是赫赫有名的,长得也好,身高166CM,身材苗条,一身得体的警衣英姿飒爽,是林莽市最年轻有为邢警队长,她经验丰富,身手不凡,屡立奇功,一年前的重特大打黑扫毒行动,在她的指挥下,将活动猖獗的野狼帮打得灰飞烟灭,从此一举成名,由于她长得冷艳迷人,个性乖张,被誉为“冷艳铁警花”之美称,在本市提起她的名字,贼匪全都闻风丧胆。

    因此她是在坐众人的主心骨,可以这么说,此次要将张华这样的重犯抓捕归案,希望大都寄托在她的身上。

    因此她说话有一定的威望与魄力,也代表了不少人的心声。而且她说有个特点,直来直去,雷厉风行,见铁楠插话打断了局长,其他人都不说话,看着李局长和铁楠。

    李局长笑了笑,“铁队长,这还用我说吗?他是罪大恶极的逃犯,胆敢向我们警务人员开枪,万不得已时可以将其开枪击毙!”

    “这才像话嘛!”铁楠说着坐下了,其得力助手副队长赵小海让为她说话欠妥,偷偷地拉拉她的衣襟,对她递了个眼色,并打量了一下坐在讲台上的李局长和张政委一眼。

    铁楠当然知道,却扔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李局长、张政委等领导相互看了看都笑了,对这位巾帼女部下说话方式和行事特点,早都习以为常了,因此都见怪不怪地付之一笑。

    “再补充一点,野狼帮的残余势力还在,虽说野狼帮的老大‘蛇人’一年前已经被我们的警花铁队长给击毙了,野狼帮的人死的死,伤的伤,没死的还在深牢大狱中,但他们现在还有一小摄残余势力,据说他们现在的老大是个女的,叫什么‘黑蝴蝶’,神出鬼没的跟我们警力打游击,也是个难缠的对手啊,加上野狼帮的人大都野蛮凶残,铁队长你可不要掉以轻心哟!”

    李局长停了停见铁楠没说话,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又接着说:“此次行动,如果发现黑蝴蝶等人的蛛丝马迹,也要将他们一伙捎带了,一网打尽,这叫除恶务尽!大家还有什么问题没有?”李局长说完用充满希望和期待的眼神看着大家。

    此时,资料室的科长曹文丽打报告进来了,将张华照片等资料分发给大家,几分钟后,会议散了。

    回队后铁楠将队员部署下去,自己带着赵小海、王波等人穿上便衣到了汽车站。

    一上午过去了,没有任何收获,到了下午他们又出现在码头,天黑了,仍然没有目标的消息。晚上在原始森林边上蹲坑守了一晚上,张华也没出现。

    第二天上午,他们在市里的公众场所和人员密集场所查访,在一家大型超市附近,赵小海有些不耐烦地说:“铁队,上级是不是弄错了,这小子不敢来了吧?”

    “不要说些没营养的话,目标随时都可能出现,我们心里要牢牢记住张华的模样,有可疑之人立即上前盘问,只要目标一出现,我们立即出手将其擒获!”铁楠冷冷地说着,犀利的目光盯着这里的人群每一张脸,并不看赵小海。

    “立即出手擒获?铁队,李局长不是要我们发现目标,不要轻举妄动吗,要立即汇报,统一部署,统一行动,统一抓捕……”

    “统一你个头!”赵小海还要往下说,铁楠霸道地打断了他,“等他他们统一以后,张华早就跑了,黄花菜都凉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听我的,没错!”

    “那铁队,李局说这张华可有功夫在身,手中还有武器,你有把握?万一……”赵小海年纪不大,也才二十六岁,却是个老刑警了,一向以沉稳著称,他是铁楠的好助手好搭档,也是其护花使者。

    “要怕万一你走好了!”铁楠说着把脸绷得更紧,不看他了。

    “嘿,铁队,看你说的,我们吃刑侦这碗饭的,哪有怕的,我是怕你……抓不住逃犯再有个闪失,我是关心……”

    “闭嘴!工作中正经点儿!”

    赵小海真的不敢再多说了,铁楠的脾气他太了解了,简直就是霸气,有时霸气得让人受不了,但正是这种霸气,将自己深深地吸引住了,不能自拔。赵小海真想找个机会向她表露一下心迹,但有几次他话到嘴边他又咽回去了。

    警员王波看到副队长赵小海吃瘪,悄悄地向他吐了下舌头,逞得意状,赵小海把眼一瞪,向他挥了挥皮捶似的拳头,王波顽皮地把脑袋缩了缩不敢哼声了。

    铁楠一瞪他们,这两人立即收敛正色,专心致志地打量着进出这里的每一个人……

    林一兵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灰蒙蒙近乎亮了,这是哪里?回忆回忆,林一兵觉得脑子有点疼,哦,想起来了,昨天晚上我为救一警姐被毒蛇咬了,后来就睡着了,还做了一场梦,妈的真误事……

    老子的,我说怎么这么凉快呢,老子的衣服哪去了?他再一看惊得差点跳起来,自己身边还躺着一个女人,此女也是赤条条的浑身精光,如雪似玉的身体简直是完美,脸上的蝴蝶面具表明她就是昨天晚上自己救的那个警姐。

    林一兵顾不得欣赏,赶紧在蝴蝶女的鼻孔处摸了一下,有微弱的气息,看那意思她也中了蛇毒在昏迷中,

    原来不是梦,我把她上了?太要命了,她可是警姐,我这是乘人之危呀,醒来后她非杀了我不可,到哪打官司老子这强间的罪名也成立,原来好人不好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知今日何必当初……哎呀,糟糕,林一兵后悔不迭,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快走!

    打定主意后林一兵以贼快的速度跳起来就跑,刚跑没几步又回来了,把自己那一身满是泥巴的脏衣服抓起来逃之夭夭,这应该是他最狼狈的一次。

    等林一兵狼狈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中后,蝴蝶女抿嘴一笑睁开了眼睛,“帅哥,你已经是老娘的人了,还逃得了吗?”

    言毕,蝴蝶女带着女人的满足和娇羞快速整理好衣服,也消失在树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