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单挑(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1本章字数:2676字

    林一兵上步闪身,刚躲过这一拳,哪知铁楠是连环的招式,往下一哈身就是个连环扫堂腿,左腿狂扫了一圈,身子一转,右腿又补了大半圈,这近乎720度的大扫荡,不要说对手只有一个,就是有个三个五个十个八个的也早都被扫飞了。

    果然,铁楠这一招使出去后,她身边没人了,这个混蛋被扫飞了吗?不对,我这连环扫堂腿似乎挂的是空档揶!铁楠明显感觉到不对头,因为她的两条腿似什么都没碰到。

    很快证实铁楠的猜测是对的,不知什么时候已躲出一丈开外的林一兵正在冲她傻笑呢,不过,这笑容绝对猥琐。

    这小子身法太快了,怎么躲过去我这两腿的?铁楠没看清楚。

    但可有人看清楚了,还不止一个,她的搭档赵小海,警员王波等便衣刑警,还有她的领导李局长、张政委和方副局长,以及在场配合行动的、叫不出名字的公安、武警、特警防爆队的战士们,等等,他们都看清楚了。

    原来,铁楠往下一哈腰,身经百战、有传统武术功底的林一兵就知道她要使哪一招了,嘴角微微一撇,稍一提气纵身,身子一下子腾起五六尺高,飞出一丈来远,然后就像旁观者一样,笑容玩味地看着这位可爱的警姐在那表演连环扫堂腿。

    林一兵这一招令在场的所有人吃惊,有的都看傻了,这是在拍电影吗?影视中的武打明星动作也不过如此呀,这家伙其貌不扬,竟然这么厉害,难道长了隐形翅膀会飞?

    “啪、啪、啪” 看着铁楠“表演”完扫堂腿之后,面带惊异地看着自己,林一兵笑哈哈地拍了三下巴掌,很有节奏感,“嗯,不错不错,警姐这一招连环扫堂腿使得炉火纯青,出神入化,普天之下我看也只有在下才能躲得过去,不简单呢,实在是不简单,哈哈哈……”

    林一兵这家伙也真够坏的,与其说是夸铁楠还是不如说是自夸其能,其脸皮还不是一般的厚。

    “你放屁!”铁楠气得都不知道怎么生气好了,扑过来就是个撩阴连环腿。

    “别老让我放屁呀,警姐,这么大会儿我都放了两次屁了,再要放把你这警花熏着,我可真就是罪大恶极了。”林一兵嘴上贱不拉唧的,但已经轻松躲过铁楠的又一次致命袭击。

    旁观者清,这里几乎全是铁楠的攻击,林一兵根本就没怎么还手,只是躲闪招架,仅这几招,胜负已分,铁楠远不是这个邋遢男子的对手。

    赵小海气得抓耳挠腮,几次跃跃欲试想过来帮忙,但他知道铁楠的脾气,只在一旁边替铁楠担心,担心之余暗骂,这个张华怎么大本事,等比完武不管谁胜谁负老子非好好教训教训他一顿不可。

    和他有同样心理的还有警员王波等人,至于李局、张政委、方副局等人,也看得是疑惑重重,提心吊胆。

    最苦的现在是铁楠,这个叱咤全市的冷艳铁警花遇到林一兵这样的算是没脾气了,被林一兵弄得哭笑不得,她恼羞成怒,除了没有拨枪之外(因为她身上现在没有枪),把全身的本领全都使出来了,拳分直摆、摆、钩,脚下踢、踹、扫,腕、胯、肘、膝、肩,甚至还夹杂有九阴白骨爪,像狂风暴雨一样向林一兵扔来。

    林一兵仍然嘻皮笑脸,前蹿后纵,左招右架,跟斗小孩子玩一样跟铁楠周旋了一阵。

    哟,这就拼命了?林一兵发觉后有点吃惊。

    别看林一兵嘻皮笑脸,一脸的不正经,但他头脑非常清醒。说实话林一兵非常赞成铁楠的身手和个性,一个绝色美女能有这样的身手的确了不起,佩得上刑警队长这一职务,无愧于冷艳铁警花的美称,这是遇上自己了,换上旁人恐怕早就非死即伤倒地不起了。

    此时的林一兵对铁楠生出一股敬意,再加上刚才抱着她跑了几条街和单手袭胸的快感,更重要的是昨天晚上两个人在一起的情景,他是真的不忍心和铁楠真打实揍,何况这还是一次单方知晓的实战演习,铁楠不是敌人,而是自己的同志,点到为止是最好的结局。

    想到此,林一兵仍然一脸猥琐地说:“警姐别生气,气大伤身,你这么好的容颜和身段要是给气坏了,我不是暴殄天物吗?注意啊,我可使绝招了,上次抱着你,这次还得抱你,不过上次是右手,这次是左手,总得换换手感……”

    这几句话一出不要说铁楠气得受不了,就连旁边观战的、一向以沉稳冷静的副队长赵小海都不淡定了,拨出枪来对着林一兵就要射击,一旁边的王波眼明手快,把赵小海的枪给按住了,“赵队,冷静,上级要活的,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开枪!”

    李局和张政委也注意到了赵小海的冲动,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赵小海只好悻悻地把枪收起,暗气暗憋。

    林一兵说完,果然主动出击了,“啪啪啪”接连三拳直击铁楠的面部和前胸,出手如电,令人防不胜防,把这么厉害的铁楠也忙活得手忙脚乱。

    刚避开这三拳的攻击,坏了,林一兵这是虚实相间的招数,下面早就为铁楠准备好了绊腿,铁楠身子往后一退的功夫,正中林一兵的计策,警花失去重心,娇身往后就倒,伴随着一声娇嗔的尖叫。

    林一兵眼明手快,伸左手一顺把铁楠抱在怀中,左手正好按在了铁楠左边孕育后代的粮仓上,短短数秒,那种熟悉的爽快之感油然而生,跟刚才的一样,瞬间袭击了林一兵的整个神经,此时,他好像抱住了全世界,不对,不止是抱,还有摸!

    林一兵这次很知足,数秒之后就把怀中的铁楠二次放开,尽管他不情愿,但光天化日,众目睽睽,美女警花怎么能一会一抱?任凭自己是传奇兵王也不能那么奢侈,要知道自己可以不要脸,人家警花可得要脸。

    “对不起警姐,我差点失手,没吓着你吧?”从离开部队到现在,林一兵就这一句话正经,但在铁楠等外人看来,仍然是一副可杀不可留的贱表情。

    铁楠的脸更红了,跟大红布差不多,连气带羞说不出话来。此时她也悔恨不已,自己一个女孩子家,也二十多岁的人了,大小是个刑警队长,怎么还这么冲动不成熟,怎么还这么爱出风头争强好胜?如今裁跟头了吧!

    可是我就不明白了,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连一个逃犯都对付不了,在警校,论长相,论成绩,文化课、擒拿格斗,器械射击,样样我都是人尖子,到了地方,那么大的西海市,五区八县人口逾千万,自己连续两届是散打冠军,不敢说天下第一,但黑白两道,男女老少,这几年我从来也没遇到过对手,今天怎么裁到了一个邋遢的罪犯手中?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哦,对了,我这两天来例假,浑身无力,功夫施展不出来。所以才让这个家伙捡了个便宜,铁楠愤恨和委曲之余,终于给自己找到了较为满意的理由。

    到了现在,铁楠还不愿承认自己技不如人。

    但是铁楠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可恶的罪犯身手不一般,这算是自己从警这么多年遇上的第一个对手,怪不得这个可恶的家伙能够越狱逃跑,怪不得上级对此犯如此的兴师动众。

    “警姐,弱弱地问一句,单挑还要继续吗?”林一兵一脸猥琐地问。

    “我输了。”铁楠虽然气得炸肺,恨不得过去杀了林一兵,但眼前自己已经输了却是铁定的事实,再纠缠下去,那也太没意思了,她鼓足勇气终于说出了这三个字,这了是她这辈子第一次说这三个字。

    林一兵一听向伸她出了大拇指,一脸怪态地说:“警姐不但貌美如花,还虚怀若谷,在下佩服得五体投地。既然如此,我可以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