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激战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1本章字数:2860字

    铁楠和赵小海一动身,野狼帮的三个歹徒早有准备,瘦猴和滚地雷抄起两只盘子,一甩手就向二人飞来,然后这两个人迅速蹲下去抓自己的行李包。

    铁楠和赵小海一闪身,两只带着油污的盘子从他们脸前飞过,正打到墙上,嘭,啪,两声脆响,盘子摔了个粉碎,破碎的盘渣飞落在地。

    两个队长刚要举枪射击,坐在那张桌子对面的何老二满不在乎,身子往后一仰,玩了个绝活,两手一按地,脚就抬起来了,正蹬到桌子上,这一招叫倒踢紫荆冠。

    何老二这一脚力足劲猛,这张实木大方桌就飞起来向二人砸来。桌上的杯盘油菜唏里哗啦,散落一地。

    铁楠和赵小海一看桌子飞过来了,不躲不闪,二人几乎是同时飞起一脚,正蹬到飞过来的桌子上,“啪啪”两声轻响,这张桌子一转圈又飞回去了,正撞到对面的墙上。

    连踢带撞这张桌子可受不了,随着类似于劈柴声响过后,这个红木油漆的大桌子四分五裂,几乎要解体了,掉在地上,都没桌子形了。

    这样的动静在夜晚的饭馆里太大了,但是只是发生在几秒钟之内,吃饭的人吓得连声尖叫,连滚带爬,有的钻桌子底下了,有的缩到角落里,有的挤到厨师的操作间。

    那个胖老板娘和女服务员吓得转身就往里跑,脚下一滑,胖老板娘摔了个狗啃屡,捂着肚子站不起来了,女服务员扔下她不管一个钻厨房去了。

    林一兵和那个口罩妹,背对着铁楠等人,两人心里都盘算如何脱身,别看这样,二人眼角的余光始终没离开铁楠和赵小海。

    林一兵一看这动静有点不动,心里一震,怎么回事?这警姐和那个仇视自己的警察不是要搜捕自己吗?怎么跟三个“农民工”打起来了?

    不对,这哪是什么农民工,这三个人其貌不扬,原来身上都有功夫,农民工哪有这样的身手?可就算有这样的身手也不敢和拿枪的警官明目张胆地动手哇?难道他们是黑帮?

    林一兵心里念头一闪,枪就响了。

    原来是铁楠和赵小海对野狼帮的三个歹徒开火了,这三个人也不简单,在地上一滚手中也早多了一把枪,原来那大行李包里装着枪呢,“啪啪,啪啪啪……”双方就对射起来,不大的饭馆就成了战场。

    “呼隆——”何老二的也枪响了,这家伙的枪还个双管小猎枪,威力不比来福枪差,枪管火舌一喷,打出来的还是霰弹,杀伤力很大。

    铁楠和赵小海的两只手枪,要对付人家三支枪,里面还一个“小来福”,因为他们的火力上明显有些逊色,两个人只有找掩体,伺机还击。

    此时铁楠和赵小海就有些后悔,太冒失了,要知道这样,多带些人手过来。铁楠一急,心里就有了个主意。

    枪声一响这饭馆里就更乱了,那些吃饭没跑了的有都吓尿裤了,他们都连滚带爬躲到厨房里去了。

    “快趴下!”枪声一响,林一兵眼明手快,一把将面带惊恐的口罩妹按到了身下,口罩妹被林一兵压住身子,本能地发出一娇叫,两个人趴在地上。

    这时林一兵的手摸到了张一纸,这哪是纸呀,用眼睛一扫竟然是纸币,林一兵注意到了这是胖老板娘惊惶失措中兜里掉出来的钱,还不止一张,有好几张散落在林一兵眼前,这东西现在成了废纸,都顾保命了,谁还要钱呢!

    林一兵灵机一动,这玩意可得要,离开它寸步难行呀,来到这林莽市,就是因此身上没有这东西,才麻烦连连,还有这么远的路呢,不定什么时候就用到了,想到这里,林一兵把几张红老头偷偷地塞进口袋。

    心说,胖大嫂,我这可是我捡的,就欠你五十块看你那样,恨不得把老子吃了,这次老子不但要白吃你一顿,还要白捡你几百块钱,有本事你来咬老子呀?

    “大哥哥,抱紧我,……我怕,我怕……”口罩妹面露惊慌,不顾一切地用一只手紧紧地抱住林一兵的身子,而另一只手却伸进自己的包里握住了一把手枪,眼睛不时地在林一兵和铁楠两人身上轮回。

    林一兵不知不觉间身体的某个部分强烈崛起,顶住了口罩妹下身最柔软的地方。

    林一兵忍不住想得寸进尺了。突然,“啪”的一声响还伴随着一声惨叫,林一兵脱缰的兽性被硬生生地给拉了回来。

    枪战还在激烈地进行中,野狼帮的一名兄弟滚地雷已经被铁楠一枪击毙,但赵小海也被何老二的霰弹击中胳膊,血流如注。

    这时瘦猴一枪把灯打熄了,屋内一团漆黑。双方乱开了几枪后,因火力不敌,铁楠扶着受伤的赵小海已经撤出了饭馆,但两个人两把手枪仍封住了门口,这时大街上能听到由远而近的警报声。

    很快外面传来警方的喊话声,“里面的歹徒听着,我们知道你们是野狼帮的,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交出人质,扔出枪支,是你们最好的选择,不要再做无畏的抵抗……”

    林一兵这才明白原来那一个农民工模样的人果然是黑帮组织,野狼帮?林一兵心里记下这个名字,听着这名就令人发瘆,野蛮凶残是狼的本性,黑帮组织叫这样的名字,可见这些人罪大恶极,杀人不眨眼,难怪刚才他们三个那么见了警察还那么嚣张呢。

    也不知那个警姐和姓赵的那小子怎么样了,要不我出手助他们一臂之力?

    林一兵这个念头一闪很快又熄灭了,不行!我突然出手制服这两个小子应该不费劲儿,但那个警姐领着外面的警察还得对我纠缠不休,说不定他们还会向我开枪射击也不稀罕,那样我的任务就没法完成了,老首长还在西海市等着我呢。

    再说了,眼前这个纯情的学生妹怎么办?这可是个慷慨解囊的好人,我吃饭没钱,她帮我付钱,刚才还主张投怀送抱,递上香吻,要不是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此时她肯定都献身了吧?她对我有情有义,说什么我得保护她的安全呀。

    算了吧,谁的梦谁圆,剿匪拿贼是当地警务部门的本质工作,老子有老子的使命,不管他们了,警姐,你们保重吧!

    林一兵拿定注意后,起身将口罩妹拉起挡在身后,其实这时的口罩妹暗中再次将包里的手枪拿在手中,做好了拼斗准备。

    黑暗中林一兵没注意到这些,二人来到后窗户处,林一兵打开窗户一看,外面有防盗网,是小手指粗细的网状结构,很坚固的样子,应该是硬金属的吧。

    借着别处的灯光也能看清轮廓,林一兵用一手摸冰凉棒硬,证实他的判断。

    “大哥哥,现在……怎么办,我……好害怕……”口罩妹把身子贴在林一兵后背上,装出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

    “别怕,我试试看。”林一兵马步站定,双手扯住防盗网,深吸一口气,舌尖一顶上牙膛,气运丹田,“嗨——”还没等他用全力呢,这防盗网竟然像铅条一样被扯出个大圆洞。

    林一兵喜出望外,格老子的,这么容易?原认为要扯不开呢,凭手感知道这可是硬金属制成的,怎么到了老子手里成了面条?难道老子真有了特异功能?

    比林一兵更吃惊的是林一兵后面的口罩妹,心里话,这是个人吗?这么粗的硬金属条子到了他手里竟然成了橡皮泥?幸亏他跟那帮臭警察不是一伙的,要不然,我们野狼帮离覆灭之日可就真的不远了。

    其实这破帮派兴亡姑奶奶不在乎,但我得杀人,我得报仇,只要有我三寸气在,决不能让这两个小贱人活在世上!

    刚才姑奶奶真想从背后一枪嘣了铁楠这个*子,但那样无异会在这位大哥哥面前露出我的身份,尽管他已经是我的人了,但在他加入我们组织之前还不能让她知道我的事情太多。

    想到这里,口罩妹轻咳一声,暗中充后面隐藏着的何老二和瘦猴打了个手势,然后战战兢兢地对林一兵说:“大哥哥,你好厉害啊,会武术吧?”

    “啊,在老家练过。”林一兵只得顺着口罩妹说。

    “那快背人家逃命吧,可吓死我了……”口罩妹很害怕的样子。

    林一兵点点头,弯腰抓起一把小蹬子扔出了窗外,这是为了以防万一,见窗户外面没有警方埋伏,林一兵背起口罩妹一纵身就跳到了窗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