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惨案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2本章字数:3421字

    “怎么了华哥,你……不愿意……”口罩妹感觉到了林一兵的情绪反常,试探地问。

    “啊,不……不是,”林一兵心说,靠,这种事谁要不愿意谁才是傻B呢!

    他刚要答应,突然想到自己的罪犯身份和特殊任命,想到身后穷追不舍的铁楠等那帮警察,林一兵赶紧改口说,“莎莎妹妹,开房得花钱还得有身份证,可我现在身上什么都没有,要不这样吧,我们去西郊树林休息一晚吧。”

    “西郊树林?……听说那里可是原始森林呀!我怕……”口罩妹兴奋地身子一震,故作吃惊和害怕状,然后把林一兵搂得更紧了。

    “莎莎妹妹别怕,有我在,包你平安无事,明天一早我们拦一辆开往西海市的车,我送你回家。”林一兵听了口罩妹的话,双手一背,紧紧地反抱着她,感觉到背后的绵软与弹柔,头发梢上都是激动。

    林一兵心里话,格老子的,老子真是交上桃花运了,离开部队才两天,便遇上两个美女,性格嘛,截然相反,一个是深藏不露的警花大姐,表面冷艳如铁,但内心火热,特别是到了床上更是柔情似水;另一个就是神秘的女大学生,风情万种,热情主动,令你欲罢不能。

    这样的生活简直赛过神仙,昨天晚上是警花暖身,今天晚上又是纯情女大学生相伴,真是爽爆了,这辈子死了也值了!刚好也顺路,今天晚上和她爽一夜,明天早上带着她回西海市,一路不寂寞,只要到了西海市,老子就可以扒掉逃犯这张皮,正大光明执行任务了。

    “那……那好吧……”其实,口罩妹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林一兵和口罩妹各自心里正在得意,突然身后传来汽车的响声,接着灯光一转直接射住了二人,一辆车子加大油门向二人冲来。

    林一兵一惊,马上意识到这辆车子是冲自己来的,因为这条路跑了半天,不要说车子,连个行人都没有,而且这路面坑坑洼洼,路灯残缺不全,有不少是瞪眼瞎,将这条路照得斑驳陆离。

    林一兵深一脚浅一脚地背着人跑,有一下还差点裁了个跟头,他心里还纳闷,这还是城市的道路呀,还不如乡村,这是他娘的什么破路?修路的都死哪去了?这样的路晚上走不是坑人吗?

    林一兵几次都想骂,但背后的口罩妹给他的感觉太给力了,他都骂不出来,只好集中注意力往前跑。心说,这也就是遇到了老子,换别人背着人夜里跑这样的路早趴下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为了我身上肩负的重大使命,为了和背上的学生妹成其好事,无论如何得甩掉后面尾巴,打定注意后,林一兵跑得更欢了。

    正在这时,铁楠的警车就追上来了。

    林一兵把吃奶的劲儿都使上了,铁楠的警车几分钟内硬是没追上他。因为路不好,王波也不敢开全速,就这样把车上的四个人颠得够呛。

    铁楠的怪脾气又上来了。“我们撞见鬼了?张华这小子怎么会跑这么快?他背着一个姑娘,我们开着车也追不上她?我就不信这个邪……”铁楠一急,将手枪别到腰里,一把把王波从驾驶位上扯起来,两个人换了个位置,铁楠让他们三个坐稳,五档就别上了,一脚将油门蹬到底。

    这辆车子怒吼一声,一下从50码飙到90码,120码,150码……转速表还在升,但车子受不了,上下起伏,像是海浪里的冲锋舟一样,蹿上蹿下。

    铁楠两眼喷火,双手紧握方向盘,其他三个警员也都拿着枪,屏气凝神不敢说话,两眼紧盯着前方奔跑的林一兵。

    铁楠知道,这样的车速,这样的路况,稍不留神就会冲出公路,这一带是山区,冲出去就是车毁人亡,到时候逃犯抓不住,自己和这三个同伴就先交代了,这种陪本的买卖我铁楠不能干,她此时还算清醒。

    铁楠这加一速,林一兵可跑不过车子了,越追越近。

    这时前面的道路突然平坦起来,原来那段几里地长的坑洼路过去了,路灯也变得正常了,将这条十米多宽的路照成了桔黄色的带状。还不仅如此,路面还突然陡起,凭经验判断这应该是个桥。

    道路一平,铁楠的车子就更快了。路遇上坡,林一兵的速度不得不降下来了,这样一凑,铁楠的警车眨眼间就追到林一兵身后二三十米处,眼看车子就撞林一兵的屁股上了。

    林一兵一边跑一边回头,见后面警车里果然坐着那个警姐还有几名警员,手里都拿着手枪,怒目瞪着他们。看那意思,只要铁楠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向自己开火。

    躲都没地方躲,因为自己已经上到桥半坡上了,桥高有几丈,下面是穿梭的车流,原来这还是座小型的立交桥。抹头往回跑吗?不行,我跑得再快,两条腿也赛不过四个轮子呀?他们要开枪,我更没子弹跑得快,这可怎么办,跳下去?不成,那等于自到灭亡,还得搭上学生妹的性命,难道要被抓回去了吗?一时间林一兵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此时他背后的口罩妹已经悄无声息地从身后的学生包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偷偷地瞄准了警车里的铁楠。

    林一兵感觉有点不对劲儿,身上的学生妹此时也不说话,也不叫,也不害怕了,怎么回事?哦,明白了,一个女大生,哪经历过这样惊险刺激的场面,刚才在饭馆里又是刀又枪的,都出了人命了,现在又要被警察抓回去,学生妹可能被吓得说出话来了吧?

    林一兵脑子里刚闪过这样的念头,身边突然响了一枪,“啪——”

    林一兵吓得一蹦,格老子的,警姐,你们真要开枪把老子击毙呀?哦,我白天调笑你,你恨透了我,要杀我出气,那怎么行呀,我还有我的任务没完成呢,而且我身后还背着人呢,你们不管人质了吗?真是岂有此理!

    林一兵赶紧扑倒在地,口罩妹惊叫了一声,但早已将手枪藏到了包里,林一兵当然不知道这些细节,还怕她中弹,赶紧顺势一滚,将口罩妹又压在了身下,抬头往对面看。

    林一兵这一看吓得真魂出窍,因为枪声响过后,警车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声音往路边的栏杆上撞去。

    “咔嚓”一声巨响,立交桥的栏杆被撞断,警车一下子冲出立交桥裁于桥下,接着是一声闷响和一阵玻璃裂碎声和金属撞地声,再接着是爆炸声,浓烟伴随着火光冲上了天空,将暗夜照成了红色。

    “啊?……警姐……”林一兵惊愣之余感到一阵的心疼,这个女警花肯定以身殉职了,多么优秀的警官呀,巾帼不让须眉,就这样死了太可惜了!

    哎呀,怎么搞的?你们开枪射我也行,倒是把车开好哇,怎么往桥上撞啊?早知道这样,我站住束手就擒得了,大不了被你们抓去再找机会逃走,可现在,害得你为我白白搭上了性命还不知道内情,你死得比窦娥都冤,要知道我不是逃犯张华,我是林一兵!车上还不知道有几个警察,肯定全完了,我是个罪人……

    刹那间,林一兵心里后悔自责,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眼前的惨案大大触动林一兵的神经,那都是自己的同志啊,特别是铁楠,这么漂亮优秀的警花,转眼间就香消玉殒了,她还跟自己有过关系,林一兵禁不住脱口叫了一声,但是他的声音被随后桥下传来的刹车声、车辆撞击和爆炸声所淹没。

    原来,立交桥下是条高速公路,现在天不是太晚,车辆穿梭,突然从桥上冲下个车子撞到路面上发生了爆炸,令很多司机躲避不及,有好几辆连撞到了一起,那动静太大了。

    这一切林一兵身下的口罩妹看得清清楚楚,不禁一阵的心花怒放,默默地对天念道:“干爹,四哥,一年前死难的弟兄们,蛇妞终于为你们报仇雪恨了……”

    祈祷完之后,口罩妹感觉林一兵神情异常,赶紧假装哆嗦地尖叫一声,好像刚反应过来的样子,然后赶紧闭上眼睛:“华……华哥……我……好怕……”

    “别怕,有华哥在,保你平安无事,华哥这就带你离开是非之地……”林一兵这才感觉到身下压着的那团娇柔的存在,是啊,这莎莎妹妹是无辜的,将来这场官司我来打,是枪决是坐牢我都认了,可是别连累了莎莎妹妹。

    想到此,林一兵强忍着悲痛,站起来二次背起口罩妹往前冲去,过了桥,又跑了十几里地,眼前闪出一片树林,林一兵下了路钻进了林中。

    又跑了一会儿,树林越来越密,光线越来越暗,脚下还有了厚厚的落叶,踩上软棉棉的,还发出轻轻的莎莎声,感觉着后面没人追来,林一兵也累坏了。

    其实他不知道,从饭馆出来到现在,他背着口罩妹已经跑出三十多里地了,怎么能不累呢,要不是仗着体内有超能存储早就虚脱了。

    林一兵收住脚步,将口罩妹放下来,双腿一软,四脚朝天躺在地上,呼呼地喘着粗气,汗水打湿了浑身上下。

    “华哥,今晚,我们在……这过夜吗?”口罩妹坐在地上,将双肩包放下,一只手捂着胸口,像是要让自己受惊吓的心情平静下来似的。

    “莎莎妹妹,就这儿吧……明天一早我……就送你回家,今晚……实在跑……跑不动了……”林一兵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好……好吧,莎莎全听华哥的,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遇上你,莎莎恐怕这会命都没了,真是吓死人了……”口罩妹边说,一边打量这片熟悉的林子,她知道,这已经到了原始森林的边上了,对她来说基本是到家了。

    “别这么说……你帮我付饭钱解围,我还欠你个人情呢……我们俩算是相互帮助吧。”

    “咯咯,一顿饭钱换一条命,我可占大便宜了!”口罩妹竟然开心地笑了两声,“华哥真是个好人,看把你累的,莎莎无以为报,就让莎莎帮你放松放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