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找死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2本章字数:3309字

    沙沙沙,草丛里几声轻响,有蛇!林一兵的第一感觉。

    果然,树后的林一兵看到草丛里钻出数条小蛇,这些畜牲大都有筷子粗细,在暗夜下万头蹿动。奇怪的是,现场有三个人,这些小蛇却直奔着铁楠围攻过来。

    很快有两条已经蹿到铁楠的脚上,腿上,铁楠也有了警觉,她一惊挥动手中的匕首刀断杀了两条,刀光闪处,残蛇乱飞,血腥四溅,带着刺耳的唧吱声。

    突然,“啪嗒”一声,铁楠觉得有一条绳子落到脖子上,还没等明白怎么回事,脖子处像马蜂蛰了一下似的,先是疼,后是烫,很快,铁楠觉得自己脑袋发晕,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林一兵看清楚了,铁楠被毒蛇咬了,就跟自己昨天晚上的状况差不多,也是感觉一疼就人事不知了。

    这时数条毒蛇很快蹿到铁楠身上,一个个高扬着头,吐着芯子,好像在庆祝胜利。

    林一兵看不下去了,刚要冲出去想解救铁楠,“哈哈哈……”口罩妹发出一阵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打断了他,林一兵一愣躲在树后没敢出来。

    这时口罩妹过来踢了铁楠两脚,骂道,“小妮子,你不是能耐很大吗?你不是要姑奶奶带你去基地吗?起来呀?今天恐怕你不去还不行!”

    口罩妹的反常令林一兵头雾水,顿时吃惊不已,一个在校大学生,见了这种状况,按说应该吓得变毛立色,尖叫声声,可是她还大笑,而且说出这番话,她哪像个单纯的学生,分明是个女魔头!

    令林一兵更吃惊的事情发生了,此时的口罩妹又吹出了那奇怪的口哨,时疾时缓,疾之时如流水涌过闸门,缓之处,似清风拂过脸面。这是林一兵第二次听口罩妹吹这种哨子,她怎么又吹起这种口哨?林一兵纳闷不已。

    哨声响过后,林一兵奇怪地发现,铁楠身上的和周围的那些毒蛇都像收兵撤退一样,很快又消失在草丛中。

    瞬间,林一兵明白了,口罩妹的哨声一种驱使毒蛇的信号,这些毒蛇都是她刚才那一顿口哨引来的,她还会驯蛇,更加证明了她身份的诡异。

    不好,我上当了!她肯定不是在校大学生,之前的一切肯定是她在自己面前装像,骗自己才装纯,看来,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这话说得对极了。

    黑蝴蝶?对,肯定是她!野狼帮的老大。那么,昨天晚上飞蛇谷老子英雄救美被毒蛇所伤,这也是黑蝴蝶的一计?趁着老子半睡半醒,她还把老子给逆推了,好歹毒的黑蝴蝶呀!

    林一兵脑子很好使,他联系昨天跟今晚发生的情况,想到在饭馆里遭遇野狼帮和口罩妹的事,他终于想明白了。

    哼,你骗老子,尤其是你骗老子破了童子身,看老子不玩死你!不过这事老子也不吃亏,你要是再骗老子,老子还有兴趣上你,不过当务之急,是设法解救警姐。

    林一兵刚想明白,黑蝴蝶就从铁楠手里拿起了那把匕首刀,冷笑了两声,“铁警花,小贱人,犯到我手了吧,一年前你杀死了我的干爹蛇人,几乎将我们野狼帮的兄弟斩杀殆尽,今天又杀死了我们帮中的老四,现在是我替他们报仇雪恨的时候了……”

    说着,黑蝴蝶把牙一咬对着人事不醒的铁楠就是一刀。

    可是她的刀在离铁楠胸口半尺高时却刺不下去了,黑蝴蝶觉得自己拿刀的手腕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给抓住了,啊,谁?

    黑蝴蝶话音未落就感觉到一阵的骨酥肉麻,这只大手太有力了,好像是铁嵌一样,看那意思要再不松手,自己的手腕骨非被捏个粉碎性骨折不可。

    口罩妹受不了只好松手,但同时扭头想看看来人是谁,可还没等扭过头来,身子就被一股强劲之力甩飞出去了,“哎哟!”黑蝴蝶娇叫一声,被甩去两三丈远,幸亏她有功夫在身,腰在空中一拧翻了个跟头,下面又是草丛,才没摔着她。

    此时,黑蝴蝶手中的刀早就到了林一兵的手中,林一兵一咬牙刚想甩手一刀飞过去,“别动!”身后传来一声喝喊,一杆长枪已经抵住了他的后心。

    “奶奶个熊,放下刀,敢暗算我们老大,看老子今天不剐了你喂蛇!”一个熟悉粗暴的声音。

    “举起手来,听见没,我们可要开枪了……”又有几个人咋呼着,几把枪对准了林一兵。

    光棍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林一兵当然懂得,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只有大丈夫才能办大事。林一兵赶紧识趣地把匕首刀扔了,把手举过头顶,身子慢慢转过来,“哎,兄弟们,没,没动,没动,小心枪走火……”

    林一兵说着也看清楚了,对面有十几个人,为首的正是饭馆里的两个农民工模样的人,一个光头尖头顶,正是何老二;另一个瘦得像猴,其他人的模样他看不清楚。

    原来何老二和瘦猴领着人还没到达悬空洞,迎面正遇他们的帮内负责扫盘子的,一问根本没见到他们的老黑蝴蝶,何老二领着人又回来了,没走出多远就听见这边有枪声,仗着这一带地理熟,很快便找到这里来,正好碰上林一兵对他们的老大动手,这才用枪逼住了林一兵。

    “少他娘的废话,蹲下!”瘦猴尖声尖气地吼道。

    这时,大光头尖头顶的何老二,带着两个人赶紧跑到黑蝴蝶近前,看黑蝴蝶已经从地上站起来了,关切地问:“老大,怎么样,受伤没?”

    黑蝴蝶摇了摇头,现在的她看清了,阻止自己杀人的正是林一兵,但她也疑惑,这华哥为什么要阻止自己?他和这警花可是敌对关系呀,我杀她,华哥应该高兴才对呀,他怎么对自己动手了呢?而且下手还相当的重,多亏老娘会几招,不然这一下非把老娘摔好歹的不可,难道这个华哥身份真的有诈?

    “好,老大,没事就好,老子早就看这小白脸不是好东西,果然对你下手了,这小子肯定是警方的卧底,待我宰了他为你出气!”

    何老二是火爆的脾气,说着,一转身把手中的双管小猎枪就对准了林一兵瞄准。

    “慢!”黑蝴蝶抓住了他的枪杆,说实话,就这样杀了林一兵,她从内心舍不得,此人身手了得,胆识过人,将来对自己报仇大有用武之地,而且更重要的是,她和林一兵有过两次,肉体上早就被林一兵被征服了。

    女人毕竟是女人,再狠也有心软的时候。不弄明白,她真不忍心下手。

    “老大,你?……”

    “放肆!全都把枪放下,这是我们的朋友,其间肯定有误会,我来给介绍。”黑蝴蝶说着,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来到林一兵近前,一躬身把林一兵给扶了起来。

    其实这时的林一兵别看蹲着,眼睛可观察着敌情,他随时做好了反击的准备,心说,到不上你开枪,老子就得先下手为强,送你们几个见阎王,让你们见识见识兵王的厉害,就凭你们几个鸟人,几杆破枪,还想将兵哥干掉?真是找死!

    黑蝴蝶的一番话,令林一兵另有打算,见黑蝴蝶称自己为朋友过来扶自己,林一兵就站起来了。

    “这位是我新交的朋友,叫张华。”黑蝴蝶说着,问了林一兵一句,“对吧,华哥?是那帮警察告诉我的。”那意思,你根本不姓林,而是姓张,休想瞒我。

    林一兵故作吃惊状,“哦,对对,我是叫张华。”

    黑暗中黑蝴蝶抿嘴一笑,“他是警察的死对头,是全国通缉的要犯,而且还是我的救命恩人,侠肝义胆,这是个道上的英雄啊,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英雄呢?”

    “老大,他是谁我不管,也不想知道,但他刚才对你动手,这是我绝不能容忍的,这个世上谁要是对你不利,我何老二就第一个不答应!老大,你让他说说,为什么要偷袭你,为什么要隐姓瞒名,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呀?”

    何老二别看长得五大三粗,可是粗中有细的家伙,他早就垂涎黑蝴蝶的美色和帮中老大的地位,赢得了黑蝴蝶的芳心,他就成功了,眼前这么好的表现机会他岂能放过?

    黑蝴蝶听了露出了迷人的微笑,黑暗中她的杏眼转了转说:“多谢二哥抬爱,既然如此,华哥,有什么误会你就对弟兄们说说吧,这些是都我们野狼帮的兄弟,他们不了解你,妹妹我忘了告诉你了,承蒙兄弟们的抬受,我是他们的老大。”

    黑蝴蝶这样说有两重意思,一是也想听听林一兵的解释,刚才二人还哥哥妹妹,如胶似漆,干柴烈火,可我要杀你的敌人的时候,你却躲在暗中突然对我动手了,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二是她想借这个机会给林一兵一个台阶,好笼络住这帮兄弟们,从内心讲,黑蝴蝶一百个不愿意相信林一兵是警方卧底,因为她观察了一天多了,林一兵没有什么破绽。此时,只要林一兵给出个大凡能说得过去的理由,黑蝴蝶从中一打圆场,这事就过去了。林一兵还是自己的男人,让他加入野狼帮,自己用身子栓住他,还得仗着他实现自己的复仇兴帮大计呢。

    “哼,你们想听实话还是想听瞎话?”林一兵一声冷笑冒出这样一句来。

    “当然是实话了,说吧,怎么回事?”何老二话语中满是仇视的成分。

    “那好,这不是误会,也没什么好解释的,我刚才就是想杀了她!”林一兵用手指着黑蝴蝶说。

    “找死!”林一兵这话刚出口,十几条枪又对准了林一兵。

    “怎么样?老大,这回你信了吧,这可是他亲口说的。既然如此,老子就先宰了他再说!”何老二说着,二次举起了双管小猎枪对准了林一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