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按摩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2本章字数:2975字

    林一兵气还没喘匀乎,心里还在为警姐的遭遇而痛惜,这时口罩妹一双灵巧的小手已经按到了他的胸口,瞬间,一阵舒爽感骤然升起。

    林一兵静静地躺着,闻着口罩妹扑面而来的芳香,这香气实在是提气宜神,抗疲劳,使人心跳加速,血液升温提速,走五经,通七络,林一兵很快被一阵无比的快感袭击了全身,身子不由得一抖,身体的某个部位赫然崛起,连呼吸也粗重起来。

    暗中,口罩妹闪着一双勾魄摄魂的眼睛,也不说话,把精力全用到了手上,两只手先在林一兵的胸前连摸带揉。

    林一兵闭着眼睛,强烈地压抑着自己,一边享受着口罩妹的按摩,一边想,到现在的大学生真开放,这妹子学的大概是按摩专业吧。

    尽管林一兵极力压抑自己,但口罩妹仍然能感觉到林一兵的强烈反应,摸着林一兵宽敞的胸膛,感受他坚实的肌肉,口罩妹也轻轻地闭上了眼睛,脑海里闪现出昨天晚上二人在飞蛇谷野地酣畅淋漓的场面,很快她又进入了角色。

    消退之后,两个人相拥而眠,此时的口罩妹像个依人的小猫躺在林一兵的怀里,已经进入梦香。

    林一兵累坏了,满足之余,他也纳闷,莎莎还是个学生,说话单纯得如一汪清水,但是她床上的功夫可不一般,还玩了两招花样,简直是无师自通,结果把自己弄得没脾气……林一兵想着想着,脑袋一歪沉沉睡去,他太累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林一兵突然被一阵说话声惊醒,这声音虽然很细小,但仍然逃不出特种兵的警觉。

    “有人!”林一兵一机灵,一个翻身就坐起来了,口罩妹也被惊醒,两个人快速整理好衣服,藏在两棵树后,侧耳细听并仔细的观察着。

    声音此时却消失了,两三分钟后,有四条黑影过来了,手里都拿着长短家伙。口罩妹和林一兵都看清楚了,正是野狼帮的人。

    林一兵另一只手捂住了口罩妹的嘴,并冲她摇了摇头,意思是别出声,别害怕,有我呢!

    可苦了林一兵,他极力地压抑着并提醒自己的小家伙,淡定,别闹,现在不是干那事的时候……

    这时,野狼帮的几个人说话了。

    “二哥,老大呢?”一个男人低声问。

    “她没回来吗?”何老二吃惊地说。

    “没有哇,你们不是一块出去了吗,怎么就剩下你们俩了,四哥怎么也没回来?”

    “别提了,我们先回去再说,老大和那个小杂种在一块应该没事,说不定他们走的另一条路。”何老二叹了口气,非常气愤的样子。

    “二哥那我们快走吧,扫盘的兄弟说有一个女警官向这儿追过来了,别让她盯了我们的梢。”

    “女警官?看清楚了,就一个?”何老二问了一句。

    黑暗中,那人点了点头。

    “奶奶个熊,这个警花也太胆大了,竟敢一个人到这儿追老子,我看她是疯了,这可是原始森林!既然如此,老三,布个套,拿住她,回去后弟兄们轮流乐哈哈,然后再把她交给老大,为死去的大哥报仇雪恨。”何老二说着,把双管小猎枪又拉出来了。

    “二哥小声点,夜深人静小心走漏风声,她现在离我们可不远了,另外她可是刑警队长,身手不凡,估计不太好抓,我们还是不要惹她为好……”

    那人话还没说完,被何老二一脚踹翻在地,“你他娘的闭嘴!胆小鬼,刑警队长有什么了不起,别人老子还不抓呢!一年前她杀死了大哥和帮中那么多兄弟,是我们野狼帮的死对头,凡我帮中兄弟人人得而诛之,再他娘的多说一句,老子一枪给你来个大揭盖儿!”

    那个人果然不敢吭声了,爬起来吓得体如筛糠。

    瘦猴过来了,“二哥,你脾气太爆了,公鸡说得有理,你想,那个警花是刑警队长,这深更半夜的她怎么可能一个人来这里追击我们?除非这是个圈套。

    另外,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姓赵的那伙警察给甩掉了,现在我们是人困马乏,弹药也不足了,就我们四个人要在此伏击一个身怀绝技的刑警队长,决非上策。你别忘了,这可是林子边上,万一有变,我们撤都来不及。老四滚地雷身手不错吧,结果被那个警花一枪爆头,这是教训呢。老大又不在眼前,我们不可节外生枝,还是安全退回悬空洞要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为大哥报仇的事以后再说,二哥你说呢?”

    “嗯……好吧,老三,就依你。撤!”何老二说完,这四个黑影就消失在森林中。

    树后的林一兵听了这几个人的对话,弄得一头雾水,他们老大是谁?和她在一起的那个小杂种又是谁?……林一兵回味着那几个人的话,顿时恍然大悟,哦,原来野狼帮的老窝在这森林里,悬空洞,好险地方啊,具体在哪儿呢?地图没有标哇。

    跟踪!林一兵脑子一闪,但又很快否定了自己,不知道他们洞中还有多少人,都有些什么武器,我这贸然跟过去,万一打草惊蛇怎么办,弄不好老子命都没了。老子生死小事,我身上还有重大使命呢?另外还有莎莎呢,这些人可都杀人不眨眼,莎莎要落到他们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老子怎么糊涂了,他们说那个警姐追过来了,这怎么可能?她已经以身殉职了,车子开得那么快,一下子从那么高的立交桥上冲下来,裁到高速公路上,爆炸,起火,连续的爆炸,连续的起火,车里的人都是九死一生,即便是有带活气的,在医院不躺个三月俩月的恐怕都难站起来,怎么还能可追过来?简直是鬼话连篇!

    此时林一兵怀中的口罩妹心情跟林一兵迥然不同,她气坏了,刚才那几个人说话,恨得她牙根疼,心说,何老二,瘦猴,你们几个都是猪头,深更半夜的在这里胡扯八道什么?什么老大老二的,还把悬空洞说出来,万一被警察的眼线听去跟踪了怎么办?那我们野狼帮的老剿不就暴露了,多亏华哥已经被我征服了,他要是警方的人我们不就全完了?看老娘回去怎么收拾你们!

    不过眼前我得弄清楚一件事,他们说那个警花只身一人追过来了,这怎么可能?在桥头我充她开了一枪,我看得清清的,她连人带车冲出公路,裁到桥下,又引发了连环大爆炸,就是有九条命她也活不了了,干爹的大仇我已经报了,她怎么可能又追过来呢?一定是另有其人,我得看看是谁再说。

    这时,野狼帮的那几个人已经走远了,林一兵已经松开口罩妹。

    口罩妹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华哥……我……”

    “莎莎妹妹,别怕,他们已经走了,我说过有我在,就包你平安无事。”

    “不是,华哥……人家想方便一下……”口罩妹含羞带娇地说。

    “好吧,我在这儿等你,天黑别走太远。”林一兵心说,这学生妹真可爱,你的堡垒都被我攻破了,在这夜间的森林里,你就随地大小*便好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哦,我们接触得太少,毕竟男女有别,你放不开,情有可原。

    林一兵很善解人意地把身子转过去了。

    口罩妹心中暗喜,往前走了几米钻进了一片灌木丛林,身子往下一蹲便没动静了。

    林一兵此时有些无聊,想抽烟可口袋里没有,不禁又想起刚刚惨死的警姐,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不对呀,按说她们开枪向我射击,肯定做发了准备,怎么会将车开到桥下呢?那一段坑洼路他们都没出问题,应该不是驾驶技术不过关,难道是车子突然出现故障所致?这也太巧合了吧!

    而且那一枪响得也离谱,不像是从车子里射出来的,仿佛是从我头顶上开的枪,难道开枪的不是警姐他们,另有其人?是从饭馆里逃走的野狼帮的两个人,暗处给了她一枪?林一兵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

    哎,这学生妹这么半天了,怎么还没回来?方便怎么会这么长时间?林一兵把身子转过来向那片灌木丛小声叫了一声,“莎莎妹妹?”

    没人回答。

    “妹妹,完事了吧,华哥可过去了啊……”

    仍然没人回答。

    林一兵感觉有点不对头,一个狸猫扑鼠身子就射过去了,可是找遍了整片灌木丛,哪里有口罩妹的影子?

    林一兵提高了声音,又叫了几声,还是没有回音。嗯?坏了,口罩妹肯定被野狼帮人的劫去了!糟糕!林一兵顿时慌了,往林子里就跑。

    没跑几步,听到前面传来枪声,“啪,啪啪,啪……”,凭经验判断,那是手枪对射的声音,林一兵一惊,向着响枪的方向飞奔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