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上菜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2本章字数:3037字

    听他们说入帮的三个条件,林一兵就感到好笑,心说就你们这帮杂碎,让警察追得像耗子一样直钻洞,还他娘的瞎讲究,真是吊死鬼擦粉,死要面子!

    什么?入帮还需要三个条件?就算是倒找钱恐怕也没人愿意加入你们。只不过老子例外,为了救警姐,为了揭开黑蝴蝶身上太多的谜团,老子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权宜之计,要不是这样,老子发起怒来,全都打发你们去见阎王爷。

    哦,还有一条得吃生肉,对,你们是野狼帮,狼就得吃生肉嘛,加入你们就得敢吃生肉,以示野蛮凶惨得像狼,这对老子来说算个事吗?老子在荒岛上练习野外生存,蚂蚁、老鼠、蛇虫……什么肉老子没吃过呀?

    林一兵想像力挺丰富,好像人家告诉了一样,他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黑蝴蝶这帮人又说话了。

    “我们折腾了大半夜连顿饭都没吃好,来呀,摆酒!”黑蝴蝶见何老二不言语了,高兴了,一声令下,时间不大,罗列杯盘,摆了满满的一桌。

    当然在坐的都是帮中的几个主要人物,其他的小弟们没资格在这坐,这时天已经凌晨两点多了,有的小弟困得不行干脆睡觉去了。

    这一大桌准备了八个凳子,却坐了他们七个人,这七个人都是野狼帮的大小头目。黑蝴蝶坐在正中间,左边是林一兵,右边是何老二,接着是老三瘦猴,然后空了一个位置,再然后是其他三个人。

    有人过来给他们挨个斟满酒,黑蝴蝶面带严肃地说:“各位兄弟,这第一杯酒是四哥滚地雷旭刚的,四哥在天之灵慢走,小妹代表野狼帮的兄弟敬你一杯……”

    黑蝴蝶说着,心情沉重把酒倒在了那个空位的地上,林一兵这才知道,原来这个空位是给他们死去的老四留的。嗬,还有点草莽英雄的气概啊。

    林一兵当然记得这个滚地雷旭刚,就是自己在饭馆里看见的那个矮胖子,三十多岁了还长青春痘的那位,饭馆一里场激战,这个家伙被铁楠一枪当场爆头了。

    这时黑蝴蝶继续说,“喝了这杯酒四哥就放心走吧,杀你的凶手那个警花铁楠已经被我们抓来了,明天就活剐了她喂毒蛇,为干爹、四哥和死难的弟兄们报仇雪恨……”

    林一兵听到这里心里犯思忖,活剐了人喂毒蛇?这黑蝴蝶真够歹毒的,那么她的蛇都在哪儿呢?不会是藏在这里的某个洞中吧,那太可怕了,被这些东西咬上,很快就会中毒晕倒人事不醒,看起来只有他们有解药,否则,有可能毒发身亡嘿。

    不行,我得想办法整些解药,万一被蛇咬了赶紧服药,才不至于中毒。林一兵一边听着黑蝴蝶的话,一边想这些事。

    “来,这第二杯酒我是敬我们新来的英雄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华哥的,华哥年轻有为,身怀绝技,马上就是我们帮中的弟兄了,这可是一件可喜贺的大事,今天小妹先为你接风洗尘,明天宰了那个小贱人,再举行隆重的入帮仪式,大摆筵宴。来,华哥,我先干为敬!”黑蝴蝶说完带头一饮而尽。

    林一兵看这黑蝴蝶真不简单,是个道上混的人,什么时候都不以真面目示人,就是在他们自己的老巢里也是戴着蝴蝶形面具,真有几分神秘感,毒蛇听她驱使,上了床就温柔似水,眼一瞪拨枪就能杀人,能抽烟,还会喝酒,真是个百变妖女。

    林一兵正想着一看黑蝴蝶站起来敬自己酒,赶紧也礼貌地站起来,谢过黑蝴蝶,和其他弟兄一起也把这杯酒喝了。

    林一兵刚坐好,这时,何老二闪着两只溜圆的大眼睛看着他站起来了,冷冷地一笑说:“华兄弟,听说你侠肝义胆,还舍命救过我们老大,这马上呢,又要成为我们野狼帮的骨干人物了,真是可喜可贺,二哥我也敬你一杯。”何老二说完,把酒杯往前一伸做了个碰杯的动作,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林一兵。

    林一兵当然知道这个家伙此时敬酒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但也爽快地一笑站了起来,把一满杯酒也往前一伸,“多谢二哥抬爱,以后小弟在野狼帮混还得仰仗二哥呢,干!”两个人一仰脖都把酒喝干了。

    “上菜!”林一兵刚把酒杯放下,还没坐稳呢,何老二充洞口处负责伺候的一个小弟喊了一声,那小弟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林一兵一愣,心说上菜?这桌子上刚摆了满满一桌,可谓是肉山酒海,凉的,热的,荤的,素的,应有尽有,还没怎么吃呢,怎么又让上菜,还摆得下吗? 

    听了这话黑蝴蝶和瘦猴一愣看着何老二说:“二哥,今天咱是吃饭,可不华哥的入帮仪式,你着什么急呀?明天再说嘛!”

    “老大,这道菜华兄弟早晚都要吃,早剃头早凉快,二哥我已经给华兄弟准备好了,我这不也是一心好意,想让华兄弟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野狼帮成员嘛。”何老二阴阴地一笑。

    林一兵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但肯定与自己有关,而且从何老二那不怀好意的阴险面孔中他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菜?什么菜?单独为老子准备的吗?难道就是他们说的吃生肉,那好,来吧以,让你们这帮杂碎见识见识,老子野蛮凶惨起来不比你们差!

    这时,一个小弟端着个托盘进来子,托盘里放着一块肉,不过这肉是生的,血淋淋的,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肉,这块肉的旁边放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刀。

    这把刀子个头不小,不算手柄有一尺长,刀身上带着血槽,最前面是尖,两边是刃,锋利无比,刀身比普通的匕首刀要宽,要厚。躺在托盘里,闪着寒光。

    全桌六个人一见这道菜来了,微微一笑都看着林一兵,当然,林一兵也看见了,这些人就是想看看林一兵的表情和反应。

    林一兵装傻充愣,看了一眼跟没看到一样,什么也没说,拿起筷子,夹了一个四喜丸子,有滋有味儿地嚼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夸赞,“嗯,这四喜丸子做得真好,又嫩又酥,油而不腻,吃起来爽口,谁做的,手艺不错嘛,都赶上饭店里的大厨了。”

    林一兵有意故弄玄虚,不过说实话,在这山洞里,他们这些人亡命之徒能做出这样的菜,的确也不错。

    这时,端托盘的那个小弟就来到了何老二身后。

    何老二一笑说:“早听说华兄弟胆识过人,只身一人闯淤泥潭斗杀鳄鱼,这是何等的胆识和气魄?今天我们也想开开眼。华兄弟还别误会,这道菜是二哥我亲自吩咐人给你准备的,这是你明天加入野狼帮必过的一关,为了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今天你就先尝尝这道菜,也算是个模拟训练吧。不知华兄弟意下如何?”

    “哦,二哥想得周到,有劳二哥为小弟张罗了,兄弟真是受宠若惊,让我怎么感谢你呢?”林一兵嘴上应付着,心里骂道,你他娘的想用这道菜来吓虎老子,还美其名曰是为老子着想,老子还得谢你,真他娘的不要脸,唉,谢就谢吧,吃孙喝孙得谢孙呢!

    “哈哈哈,华兄弟真是客气,自家兄弟还用得着谢吗?谁让我是你二哥呢,应该的应该的,来,二哥帮你。”何老二笑哈哈地说着站起来,把匕首刀拿在手中,轻轻一刺,那块鲜血淋漓的生肉就被匕首刀挑起来了。

    “兄弟,请——”何老二说得挺客气,但手上早已做好准备了,心说,就算你吃得了这鲜血淋漓的生肉,也断然躲不过我这一刀,等你一张嘴咬肉的时候,老子往前猛然一送刀,你这脑袋就漏了。

    林一兵心说,不就生块生肉吗,管他什么肉呢,只要不是毒肉就行,量他们也不敢当着他们老大的面毒死自己,因此,林一兵根本没在乎。一看何老二用明晃晃的匕首刀挑着肉送到了自己眼前,林一兵淡然一笑,把嘴张得老大,在这等着。

    身边的黑蝴蝶只顾看林一兵了,没察觉到何老二的阴险心里,平时,他们野狼帮收小弟也都有这一程序,那肉有蛇肉,还有山鸡肉,兔子肉,狼肉或者狐狸肉等等,总之逮着什么肉就吃什么肉。

    黑蝴蝶在旁边看着没有说什么,她也想看看自己的华哥有没有这个胆识,因此,两只杏眼脉脉含情地盯着林一兵,有期待,还有鼓励。

    旁边的瘦猴等人,包括端托盘的那个小弟心里清楚何老二要干什么,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了,连大气都不出地盯着林一兵和何老二。

    何老二心里高兴,轻轻地把用刀把这块肉送进了林一兵的嘴里,林一兵把嘴一合就咬住了那块肉。按程序,何老二此时把匕首刀往外一撤,林一兵把肉吃了,这关就算过了。

    但是哪知何老二没有往后撤刀子,突然他握刀的手一用力,将这把匕首刀猛然往前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