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比枪(上)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2本章字数:3377字

    别看林一兵心不在焉的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其实他对这个何老二早就加了提防了,见他眼睛凶光一闪,手部突然发力,刀锋一动,林一兵就知道他要对自己下毒手了。

    林一兵想到了一个应付他的险招儿,在要以前他决不敢这样做。

    自从斗杀巨鳄以来,林一兵感觉自己的身体明显起了变化,浑身上下有用不完的劲儿。比方说,长时间不吃不喝睡,仍然精神焕发,生龙活虎;轻轻往上一纵就能蹿起来一丈多高,跟影视小说里那些会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一样;受伤后,伤口愈合得特快;还有跑得特快,就在今晚,背着人能跟车子赛跑。

    鉴于这些,林一兵现在坚信自己有了超能,这真是如虎添冀。现在他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做,什么都不怕,说句夸张的话,真是恨天无把,如果天有把,他都想把天举起来;恨地无环,如果地球有环,他都敢扯着地球的环到处拖着地球跑。

    因此,现在的林一兵有这种心态,只有不敢想的事,没有不敢做的事,对于何老二这种小人暗算,林一兵根本不在乎,因此在感觉刀动的同时,他猛然把牙一咬,连刀带肉就牢牢定在林一兵的嘴中。

    何老二想像的林一兵惨叫一声被匕首刺穿脑袋的情况没有出现,而且他感到拿刀的手腕一顿,往前竟然刺不动了,不由得心里一震,仔细观看,原来刀锋竟然被林一兵的嘴咬住了。

    何老二吃惊的同时不服气,心说,你咬吧,肉好吃,刀难咽,他一狠心用力把刀子往里猛捅,但仍然捅不进去。

    这下他慌了,心说,这小子是个人吗?刀尖在他嘴里,刀把在我手上,就凭我何老二,手上的力气有多大?一巴掌下去一块方砖就裂开了,可我现在竟然刺不进去?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再看林一兵面不改色心不跳,仍然一脸平静地看着他。

    何老二吃惊之余赶紧往后撤刀,但用力撤了两撤,匕首刀仍然在林一兵的嘴中。

    何老二更慌了,我遇见鬼了?老子身手不差呀,一对一,现在的老大黑蝴蝶也不是我的对手,可是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竟然能用牙齿咬着我的刀锋,我硬是撤不出来?

    不但何老二吃惊,在坐的人也都瞪圆了眼睛,全都看傻了,心说这个张华怎么邪乎?包括黑蝴蝶在内也大吃一惊,她没想到何老二当着自己的面敢对林一兵下毒手,但她更没想到,林一兵仅靠牙齿就能死死地叼住刀尖,令这么厉害的何老二进退两难。

    何老二的脸一下就红了,双手攒足了力气猛往后一拽刀,林一兵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个鄙视的眼神,突然把嘴一松,紧接着把嘴里的那块肉扑的一口吐向何老二面门。

    何老二也是用力过猛,噔噔噔,往后退了好几步,后背抵到石壁上才没摔倒,这时林一兵吐出来的那块肉就飞到了,“啪嗒”一下正砸到何老二的脸上,这下给何老二砸了个满脸花,有血有毛还有林一兵的吐沫,这种味道估计比较浓。

    何老二这下可挂不住了,恼羞成怒,“小杂种,竟敢使妖法邪术,老子捅了你!”何老二骂着,抡手中的匕首刀,对准林一兵前心就是一刀。

    因为中间隔着张桌子,林一兵稳稳当当地坐在那里,连动也没动,看都不看他,甚至连眼皮都没撩。

    刀锋还没到林一兵近前,何老二的手就被人给抓住了,何老二一看抓他的竟然是老三瘦猴,刚要发怒,瘦猴充他使了使眼色,又目视了黑蝴蝶一眼。

    何老二这才看见黑蝴蝶那鼻子下面的半张脸由红变白,蝴蝶翅里的眼眉一动,杏眼中的凶光一闪,他知道这是老大发威的前兆,也赶紧收起了匕首,气乎乎地坐下了。

    “二哥,你做得可有点过了啊。你精心为华哥准备的这道菜,华哥也按要求吃完了,华哥现在不只是我们的朋友,还是我们半个野狼帮的人,只差明天一个刺青仪式了。难道你就这样对待我们帮中新来的兄弟?你这二哥是怎么当的?”黑蝴蝶像长辈教训孙子一样板起了脸孔。

    “啊……老大,二哥不敢,你听我解释……”何老二嘴上说着,心里气坏了,但表面上还不敢造次,毕竟他还不敢与他的老大黑蝴蝶决裂,只有心里暗骂,小贱人,处处都向着这个小白脸,老子为你付出了这么多还不及一个没来两天、不知底细的外人,好吧,看来,这小子坚决不能留,非找机会做了他不可!

    “二哥,你说吧,华哥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么与他为敌?”黑蝴蝶倒是开门见山,也不管何老二脸上过不和得去。

    “啊……是这样,老大……你可冤枉二哥了,华兄弟跟我素不相识,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得罪二字无从谈起,我何老二怎么会与他为敌呢?刚才的事我没说清楚,也怪我!老大,我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嘛,毛病多,争强好胜,最喜爱英雄好汉,见了身手好的就想比试比试。刚才我看到华兄弟不但胆识过人,而且武功了得,一高兴也没跟你们打招呼就想跟他比划两下,哈哈哈,二哥真的没别的意思,华兄弟,二哥是个粗人,你不会记恨二哥吧?”

    何老二真狡猾,这么一转眼的功夫,他便编出这样一个瞎话,简直是天衣无缝。

    “二哥,看你说的,怎么会呢,吓死小弟也不敢记恨二哥呀,二哥耿直豪爽,小弟佩服。”林一兵嘴上说着,心说,你是谁二哥?老子是你二祖宗!你他娘的就跟老子玩转轴吧,老子有收拾你的时候。

    现场的人谁不知道怎么回事呀,但都装糊涂。黑蝴蝶心里不痛快,但因为何老二在帮中的身份和地位,也不好令他太难堪,要闹翻了对自己没好处,因此就假装糊涂地一笑,娇嗔地说:“二哥,你都多大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真是的!”

    说着她白了一眼何老二,又转身对林一兵媚然一笑:“华哥身怀绝技,妹妹我以后可得好好跟你学,你可不要吝啬,有时间,你得把你身上的绝招都教教我。”说着,不经意地把手伸到林一兵的大腿间抓了一把,这一把的温柔,足以令林一兵一柱冲天。

    黑蝴蝶这一对林一兵温柔,何老二的醋坛子又打翻了,看到千娇百媚、风情万种的美人直向林一兵搔眉弄眼,何老二好悬没气疯,这本该是老子的马子,妈的,他娘的哪冒出来个张华?硬生生地把她从自己身边抢走了,两个人还在老子面前眉来眼去的,是可忍孰不可忍!不行,老子与他势不两立,野狼帮有他就没我,有我就没他,老子今天非宰了他不可。

    何老二抽了一杯酒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放又有注意了,“老大,我刚才说了,我生来好斗,争强好胜,见高人不能交臂而失之,我想在华兄弟面前学两招,要不然,我今天晚非憋疯不可,求老大成全。”

    黑蝴蝶当然知道何老二的心理,哦,我和华哥好你嫉妒了,吃醋了,受不了,要找借口跟着我男人比武,想让我男人当众出丑。何老二呀何老二,你白活呀!亏你还长了三十来岁,你咋不想想老娘能答应吗?我跟华哥是什么关系,难道你是瞎子看不出来吗?

    什么,还想和我男人比武?刚才我男人坐着没动,把你的刀尖含在嘴里,你连刀子都抽不出来,这还用比吗?你何老二什么时候不要脸到这种地步了,老娘真看不起你,就算不遇到华哥,老娘你也不会嫁给你!

    不过,他在帮中的威望可不比我低呀,我要不给这个面子也说不过去,也好,让我的华哥收拾收拾他,让他长点教训以后就老实了,总得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黑蝴蝶打定注意含情脉脉地看着林一兵说:“华哥,二哥要跟你比划比划,你看……”

    “好啊好啊……早就听说二哥身手不凡,小弟也想见识见识,二哥,你说吧,怎么个比法?”林一兵一看何老二主动提出和自己较量,黑蝴蝶居然还同意了,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心说,杂种,跟老子比武,我看你是活腻歪了!老子正愁找不到机会收拾你呢,没想到你送上门来了。

    “兄弟,痛快,二哥就喜欢兄弟这样的,为了既能相互学习,又不伤我们兄弟间的和气,我看来个文比吧,我们俩比打枪如何?”

    “好哇,小弟正想见识见识二哥的枪法呢。”林一兵说得挺客气,但一脸的猥琐相,带着几分蔑视。心说,跟老子比枪,你可选做错对手了,老子是玩枪的祖宗!

    “既然如此,那就比枪吧,点到为止,注意安全。二哥是主,华哥是客,二哥先来吧,来人,给二哥准备!”黑蝴蝶是个急性子,她知道何老二的枪法占着一绝,没事时他就在弟兄们面前卖弄,因此很熟悉他的套路。

    有人答应一声,准备去了,时间不大,那人报告说外面已准备好了。

    林一兵不知道准备了什么花样,和黑蝴蝶他们一块出了这个洞,来到外面的主洞里,这主洞其实就是弯弯曲曲的就是一条路,连着其他各分洞,还非常宽敞,这时有人加了火把,四外照得通亮。

    何老二从一个小弟手里接过一把手枪,双脚站稳对林一兵说:“今天咱们就来个三枪定输赢!看见没,我第一枪就打百步开外的铜钱,我这一枪打出,正打中铜钱还要听见铜钱的响声,要做不到我这第一枪就废了,各位请上眼!”

    林一兵这才注意到,约百步开外的石壁顶上,悬着一根细红绳,红绳的末端吊着一枚铜钱,这枚铜钱跟那那大个的核桃大小差不多,中间是个方孔,由于远,这枚铜钱显得很小。

    何老二说完,把枪举起连瞄都没瞄,对着铜钱就是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