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计策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2本章字数:2722字

    开始时黑蝴蝶以为是自己的男人张华,娇叫了一声,身子还配合地扭动了一下。

    可是接下来黑蝴蝶感觉出了异常,这个人抱住自己狂亲乱吻起来,那一脸的胡子碴儿证明这个人是何老二,黑蝴蝶心里一惊想推他。

    黑蝴蝶惊如脱兔的挣扎激起了何老二的占,有欲,体内的雄性激素在酒精的刺激下显得更加疯狂,他把黑蝴蝶搂得几乎喘不上气来,嘴里喘着粗气,“妹子……二哥想死你了……”

    何老二亲了两口,粗暴地在黑蝴蝶的胸前摸了两把,然后就猴急地给黑蝴蝶宽衣解带。

    黑蝴蝶被他弄得春心荡漾,但关键时刻她用枪抵住了何老二的脖子。

    何老二猛然一愣,“妹子你……你这是干什么,你知道二哥有多想你吗?”

    黑蝴蝶小脸潮红,强忍着激动着说:“二哥……我当然知道,但尘归尘,土归土,你答应我的事只要做到了,妹子决不食言。”

    “妹妹,你放心,不就杀两个人嘛,这第一个最难做的女警花如今已经落到我们手了,明天把她剐了喂蛇不就完了?还剩下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妞,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吗?你放心,二哥答应你的事一定做到,为了妹妹你,我何老二情愿肝脑涂地,万死不辞……只是我太想你了,今晚你就给了我吧……”何老二说着,二次抱住黑蝴蝶疯狂进攻起来。

    黑蝴蝶拿枪手的一软,半推半就起来。

    突然,洞里传来哇哇吐酒的声音,接是一声闷响,是人从床上摔下来的声音,再接着是林一兵断断续续的声音,“水……莎,莎莎妹妹……渴……我要喝水……”

    黑蝴蝶一想到林一兵,把枪又抵到何老二的脖子上,极力挣脱开他,“二哥,放手……是华哥摔下来了,我得过去……你放手……”

    黑蝴蝶挣脱开何老二往洞里就跑。何老二没再纠缠黑蝴蝶,迟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甘心地说:“老大,你真的要去找他?……妹妹,这么长时间来,我何老二一直对你死心踏地,难道还不如这刚来没两天的一个毛头小子?难道你真的喜欢上他了?”

    听了这话,黑蝴蝶站住了,“二哥,放心,我黑蝴蝶从来说话算话,其他的我不想解释……”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进洞了。

    何老二顿时火熄了,他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黑蝴蝶离开自己的怀抱,急匆匆地进了林一兵住的山洞,仿佛失去了一件宝贝,身上怀里还有她的余香。

    何老二正在迟愣的时候,听到洞里传来黑蝴蝶说话,“哦唷……轻点儿……二,二哥还没走……”

    何老二一机灵赶紧闪身躲在暗处,倾听着洞内的动静。

    何老二看着看着后槽牙冒酸水,继而把双管小猎枪抽出来了,奶奶个熊,老子嘣了你们这对狗男女,但他举起“小来福”时,他又犹豫地放下了,最后他叹了一口气一拳头正捶在石壁上,结果石壁没事,手好悬没骨折,原来他不会铁砂掌。

    原来林一兵根本就没醉,这点酒对他根本没有丝毫影响,林一兵之所以这样完全是在演戏,换句话说这是兵哥的计策。

    他表面上喝得哇哇直吐,趴在桌子上烂醉如泥,被两个小弟扶回到洞里伺候着躺下,两个小弟退出去了,他微微一笑,翻身下床,轻轻一蹿就到了洞口附近,那动作比狸猫还轻快,然后悄悄地盯着外面的动静。

    一切向着林一兵预料的方向发展。不一会儿林一兵看到酒席散了,黑蝴蝶要往自己洞中来,正好被何老二从后面拦腰抱住,二人半推半就起来,黑蝴蝶和何老二的那番对话,林一兵一字不漏全听去了。

    哦,这二人果然有戏,何老二是个吃腥的猫,但黑蝴蝶有点看不上这个何老二,便提出了她的条件,让何老二给她杀两个仇人,她就把身子给他。这两个人一个是刑警队长铁楠,这个自己知道,因为警姐一年前杀了他们的老大,他们要报仇;那么黑蝴蝶要杀的另一个仇人是谁呢?何老二说是个小妞,到底是谁呢,他们之间有什么仇?

    林一兵想再听几耳朵,可他们不往这上面说了,抱在一起连亲带摸亲热起来,看得林一兵的下体坚硬如铁,体内的一股岩浆四处冲撞,憋得他难受极了,很想找突破口发泄一下。

    靠,老子看戏你们搞?这哪是我兵哥的作风?不行,何老二啊,咱们俩还是换换角色好了!

    想到这里,林一兵在洞口又把手指伸进了咽喉,这一抠又哇哇吐了起来,然后翻身摔倒,其实动静很大,倒没吐出什么来,也根本没摔着他。

    特别是黑蝴蝶,她现在一门心思都在林一兵身上,她早就把林一兵当成自己的男人了,跟何老二完全是逢场作戏,换句话说她根本不喜欢何老二,但从帮派的利益和前途来说又离不开这个人,因此才用美人计暂时哄哄他。

    何老二果然被气疯了,他负气走了以后,二人的火都被撩拨起来,真可谓是干柴烈火,林一兵和黑蝴蝶哪里把持得住?结果自然又是一阵的翻云覆雨,吹拉弹唱,酣畅淋漓之后,黑蝴蝶把身子缩在林一兵的怀里,摸着他那张有形的男人脸娇嗔地说:“华哥,原来你没醉,你骗人!”

    “哦不……妹妹我,我醉了,但是刚才出了两次酒又醒过来了,特别一见是妹妹你,我就酒意全无了,只顾兴奋了。”林一兵这瞎话说得还算圆道,心里说,妈的,再这样下去,老子真的可以去当间谍了。

    带着几分酒意的黑蝴蝶一点也没怀疑林一兵的话,而且她现在被林一兵的爱滋润以后,温柔得真像个良家妇女,倚在林一兵的怀里,她甜甜地笑了,然后在林一兵的脸上又深吻了一口说:“华哥,刚才舒服吗?”

    “嗯。”林一兵使劲儿地点点头,心里却想另外一件事情。

    “那……你是真心喜欢莎莎吗?”

    “你说呢!”林一兵说着把温柔依人的黑蝴蝶又紧紧地搂在怀里。

    “莎莎也喜欢你……华哥,你愿意娶莎莎,让莎莎一辈子伺候你吗?”黑蝴蝶闪着迷人的眼睛盯着林一兵的脸问。

    “当然。”林一兵很自然地一笑。

    “真的?”黑蝴蝶很兴奋,把全身紧紧靠在林一兵的怀里,稍顷,她又直起身子,“不过……华哥,我还有一个仇人,此人一天不除,莎莎就一天寝食难安,你愿意帮莎莎一个忙吗?”

    林一兵一听立刻睁大了眼睛,表现出很浓的兴趣,“我当然愿意!她是谁,明天华哥就替你去做了他!”

    “一个夺去我幸福的小贱人,三年前,她害得我有家不能回,害得我沦落为匪,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她夺去了本属于我的一切,我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黑蝴蝶说着说着柳眉倒竖,杏眼圆翻,银牙咬得咯吱咯吱山响。

    “她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你们俩到底有什么仇,莎莎,你能说得详细点吗?”林一兵心里着急,忍不住问。

    “她就是西海市的豪门千金古容慕芊,具体的细节我就不说了,因为我不想再提这个小贱人,总之你知道她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就行了,这个世上有她没我,有我就没她。明天你设法潜入西海市,想办法做了这个小贱人,莎莎就嫁给你,还会为你办一场极其隆重的西式婚礼,你将成为西海市叱咤风云的人物,从此黑白两道,唯我独尊,更重要的是,以后莎莎都会像今晚那样伺候你一辈子。”

    “那可太好了!”林一兵满口应承,但仍然满心疑惑,眼珠又转了转说,“只是……莎莎,你别怪华哥多嘴,既然你那么恨你的仇人,就凭你巾帼不让须眉,文武双全,足智多谋,手下还有这么多弟兄,可以说是要人有人,要枪有枪,怎么容许她活到现在呢?俗话说得好,要解心头恨,亲手杀仇人,你为什么没把她做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