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男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2本章字数:3241字

    黑蝴蝶听了林一兵的话叹了口气,“华哥说得对,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的,不过事事不遂人愿,我先派人绑架了这个小贱人,打算把她弄到我身边折磨折磨她,然后再亲手宰了她,但由于手下人办事不力,失败了,结果打草惊蛇。

    后来我二次带人潜入西海市,我正准备亲自动手时,被警察闻到风声了,只好罢手。

    再后来,又一次机会向我招手,眼看就要得手了,手下人突然传来信息,帮中发生变故,帮中老大也就是我干爹在林莽市进行一次交易时,突然被警察包围,双方发生激战,结果,帮中几百名兄弟死的死,伤的伤,干爹身受重伤,身边仅剩下二十来人和干爹一起逃出了林莽向我报信。

    我只得以帮中大局为重,带着几个兄弟走了步险棋才令野狼帮渡过了难关,干爹流血过多而死亡,他老人家临死把帮给了我,如今就只剩下这些人在这里苟延残喘。

    华哥,这件事让你去有一定的风险,但目前你是帮中最合适的人选,因为你是新人,是生脸,加上你的身手,到了西海市,就能轻而易举地完成这件事,然后全身而退。莎莎准备好庆功宴和婚纱等着你,具体的行动线路和应急措施等详细情况,等明天我们杀了那名警花,你举行完入帮仪式莎莎再告诉你……太困了,我们先睡吧,天就要亮了……”

    黑蝴蝶说着打了个呵欠,抱着林一兵很快沉沉睡去。

    可是林一兵哪里睡得着?他把灯止了,躺在床上想事情,现在他对黑蝴蝶的情况仍然是一知半解,但又不敢问得太多,怕引起她的怀疑。

    眼前最重要的是解救那个警姐,天亮就来不及了,现在离天亮恐怕也只有一两个小时了,可警姐被关在哪呢?有几个人在看守呢?现在他满脑子都是如何营救警姐铁楠。

    不行,我得出去找找,见机行事,见景生情,实在不行了,就得动武,说什么不能让警姐惨遭毒手。

    想到这里,林一兵把黑蝴蝶压在自己胸前的胳膊轻轻拿开,黑蝴蝶今天太累了,加上又喝了不少酒,一翻身很快又进入梦中。

    见黑蝴蝶真睡熟了,林一兵装作上厕所,起身整理好衣服,把从何老二手里得的那把手枪藏在身上,然后悄悄地出洞。

    到了洞外,石壁上仍然亮着火把,四周空无一人,野狼帮的小弟们都睡觉去了。

    林一兵看了看有点犯傻,这洞外也是洞,不过这是主洞,就是洞中的路,向两边延伸着,静得令人可怕。怎么走呢?老子不知道路呀,如何能找到那个警姐呢?老子可没太多的时间呀,不行了抓个舌头问问?

    林一兵在犯愁的时候,忽然有脚步声响起,接着隐隐还传来说话声,惊得林一兵赶紧躲在暗处观察动静。

    时间不大,人影一闪,不远处过来两个人,正是野狼帮的两个小弟。

    林一兵心说,这两个家伙怎么还没睡,站岗放哨的吧,不如制住他们,然后用刀子逼着他们说出关押警姐地方和有几个看守,再然后把他们捅了。

    不过要这样做的话,过了今晚老子恐怕难留在黑蝴蝶身边了,老子不是舍不得她,关键是她的底细还没摸清,想彻底铲除野狼帮也就难了,这似乎不是上策。

    林一兵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这两个人就来到了林一兵的近前。

    其中一个人说:“兄弟,我们俩就这么走了吗?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或者明天被老大知道了,这可是玩忽职守,我们吃饭的玩意就得搬家呀!”

    另一个一脸的苦相说:“那你说怎么办?我也不想走哇,可是二当家的要吃那女警官的豆腐,我们敢在那儿吗?二当家的脾气你不知道吗,他瞪眼就杀人。要发现我们俩还在那儿,非用他的小来福轰了我们不可。还是快走吧……”

    “对对对,赶紧走,明天老大要是知道了怪罪下来,我们就把责任推到二当家的身上,本来就是他赶我们走的,管他呢,我们睡觉去算了……”

    两个人说着从林一兵眼前过去了,很快消失在林一兵视线中。

    林一兵一听就明白了,哦,那个警姐肯定在这边关着呢,大方向有了,那我就去找呗。还有,何老二要吃铁楠豆腐,格老子的,你没搞成黑蝴蝶,又把目标对准了警姐,灌几杯猫尿你这是作死呢!

    林一兵一想不对,那不是猫尿,是酒,因为老子也喝了。

    林一兵一急顺着二人来的方向就蹿过去了,约模走出四五百米也没听见什么动静,倒是过了几个小洞,但里面黑灯瞎火的,凭经验判断,铁楠肯定不在里面,否则,以她的性格,何老二不会轻易得逞,里面绝对不会这么安静,在哪儿呢?这个王八蛋不会得手了,将警姐先奸后杀了吧?

    格老子的,我走错路了吗?这洞到底有多深,另一方向有没有出口,林一兵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在里面就乱找开了。

    还好,他走了这么远,竟然一个人没有遇到,四周仍然死一般的静,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此时的林一兵就有些急躁,他妈的,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将那两个家伙制住,省得老子在这里瞎撞,这洞也太深太多了,人在哪儿关着呢?

    林一兵一急就想冒汗,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色狼,滚开!”

    “哈哈哈……”何老二的淫笑声传出多远,还带着回音。

    林一兵一听高兴坏了,真是正可睡呢给了个枕头,原来在那边呢,早说呀!

    林一兵耳朵好使,顺着声音三蹿两纵就过来了,来个一个洞口附近他站住了,因为,说话的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林一兵屏气凝神,高抬腿轻落足,悄悄地走往前洞口处靠。这时,里面的声音听得更清楚了。

    “别别别,小警花,你一个人多寂寞呀,我来陪陪你好不好……”洞中的何老二嘻皮笑脸。

    “你别过来……你再敢走一步,我杀了你!”铁楠知道这是个色狼,她眼角瞪裂,但英雄被束缚了手脚,已无计可施,有些心慌意乱。

    铁楠现在也有些后悔,对于她来说,死她不怕,但现在她遇到了色狼,对于一个冰清玉洁守身如玉的黄花大姑娘来说,最怕的事莫过于此了。

    “杀了我?哦,对对对,你是警察嘛。哈哈哈,你还有这个能力吗?……不过,一会儿你可以吃了我,我可会怜香惜玉了,一会你就知道了,哈哈哈……”何老二一脸的得意。

    “滚你妈的,你要再胡说八道我可喊了……”铁楠连急带羞,早就红了脸,但此时铁警花的喜笑怒骂对兽性发作的何老二均有无穷的诱惑力。

    “好,你喊,使劲儿喊,喊呢!”何老二摇头晃脑地说着,就来到了铁楠近前,伸出他咸猪手要摸铁楠的脸。

    铁楠啐了他一口,一口吐沫就飞到何老二的脸上。要在往常,要换别人,何老二非抽枪杀人不可,可是眼前例外,何老二连眼睛都没瞪,只是轻轻地把脸上的吐沫擦去,,“嗯,还挺辣,不过对我何老二的口味儿,老子这辈子就喜带辣味儿的妞,不辣就没味了。小妞,你这吐沫又香又甜,一会我得多吃点儿。哈哈哈……”

    “快来人呀!救命呀——”铁楠终于喊了两嗓子,但是她又觉得这种呼喊对自己来说是一种耻辱,于是她又停住了。

    “喊呢?声音还蛮好听的嘛,怎么不喊了?实话告诉你吧,这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悬空洞!主洞的总长度二十五里地,蜿蜒曲折,里面洞连洞,洞套洞,大洞中有小洞,总共有四十五个分洞。

    这么深的洞,这么多分洞,算上老大也就只有我们二十三个人,除了外面站岗放哨的,平均一个人能分二里地,一个人能分两个洞。这里是专门关押像你这种人的山洞,两个站岗的都被老子打发走了,二里地内就只有你和我,深更半夜的,你就是喊破嗓子也不是有人听见的,即便是有人听见,他们也不敢来打扰爷的好事,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还不如留点力气,一会在床上多喊喊,怎么样啊小警花?哈哈哈……”

    何老二淫笑着上来就抱住了铁楠。

    “走开!……你再敢动手,我就……就嚼舌头自尽!”铁楠斩钉截铁地说。

    何老二听了果然有点担心,万一好她真要自杀了,我就成不了好事了,而且明天老大要亲手宰了她为大哥、四弟和帮中其他死难的弟兄报仇出气,人今天晚上死了,明天我不好交待呀。

    想到这里,何老二离开铁楠斩时收敛了一点。

    “别别别……小警花,千万别做傻事,俗话说,好死可不如赖活着,这样吧,我们谈个条件。老子看你可怜,只要你今晚把爷伺候舒服了,我明天保你不死,否则,明天我们老大就将你活剐了,就是一刀一刀割了喂毒蛇!”何老二想用这一招吓吓铁楠,其实这也实话,这就叫威逼利诱。

    “呸!姑奶奶不怕!天网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们这些禽兽不如的东西,终究不会有好下场的!”铁楠一脸正色。

    何老二一看铁楠软硬不吃,油盐不尽,酒粗烧得他早就没耐性了,“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过老子喜欢,今晚非得上了你不可!”何老二说着过来抱着铁楠又恣意妄为起来。

    “嘿嘿嘿……”突然何老二身后传来几声冷笑,何老二一惊,回头一看是林一兵,不禁勃然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