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好处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2本章字数:3085字

    充他冷笑的正是林一兵。原来刚才林一兵躲在洞口处,没有贸然出手,而是在暗中观察洞中的情况,他要做到心中有数,百战不殆。

    洞中何老二调戏铁楠,可谓是丑态百出,林一兵早就气炸了,忍不住打算一枪击毙了这个家伙。

    但关键时刻他还是冷静地控制住了自己,因为林一兵知道,枪一响等于给别人送信,而且如果何老二死于自己的枪下,这无异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那么,自己想帮警方铲除这黑帮也不可能了。

    另外,林一兵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尽管野狼帮现在只有二十几人,但这些人是一年前在警方的重围下死里逃生的,肯定都有两下子,加上他们还有精良的武器,何老二的这把军用手枪就是见证,鬼知道他们还有什么杀人的利器,弄不好自己救不了警姐,自己的小命就不保了,那一切不就全完了,自己肩负的神圣使命也彻底完蛋。

    思前想后,林一兵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强忍着怒火观察着洞内的动静。

    铁楠的凛然正气和被何老二骚扰时的心慌意乱,感染了这个铁血男儿,林一兵心说,果然是铁警花,临危不惧,还不失女孩子的温柔娇羞之美,嗯不错,将来要是能找个这样的美女做知已那才不虚度此生。

    林一兵这一调整心态,还从何老二的淫词滥调中听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哦,这果然是他们的基地,悬空洞原来有这么深,还有这么多分洞,真是人间的奇迹呀。他们总共才二十几个人……不能再等了,该老子出手了!

    这时,何老二失去耐心,刚要对铁楠用强,林一兵轻如狸猫,一晃身就蹿到了何老二身后。

    铁楠看到林一兵突然冒出来,也是一惊,心说坏了,何老二是个色狼,这又来了个色狼,看来今晚自己的女儿身难保了,想到这里铁楠芳心乱跳,玉体不安,不如我真的嚼舌自尽吧!

    她用力试着咬了一下舌头,挺疼!哎别,这只是影视小说中的招数,也不知能不能奏效,万不一成我不白受罪了,临死还得成为哑吧,那太丑了!另外自己嚼了舌头,这两个色狼就放过我了吗?不成不成,他们非把我……铁楠越想越怕,早就乱了阵脚。

    “是你?”何老二看清林一兵先是一愣,接着脸上的疤痕乎乎蹦了几蹦。

    看到林一兵,何老二气就不打一来,奶奶个熊,你横刀夺爱,把我追求多日的美人黑蝴蝶硬生生地给抱走了,如今风流快活完了,又跑这来搅和老子的好事,手伸得真够长的,他怎么找到这儿的?管他呢,看来我们俩是前世的冤家,今生的对头,我轰你了这个小杂种!

    他刚要拿枪,又想起了老大的态度,慢着,这两个人现在打得火热,我干掉他今后在帮中就无立足之地了,黑蝴蝶肯定不能跟我善罢甘休,我不能鲁莽,为了这小子坏了大事就得不偿失了,想到这儿何老二强压怒火把眼一瞪说:“你来干什么?”

    “哈哈哈……那你又来干什么?这深更半夜的你不睡觉,跑到这里来骚扰警花,真有雅兴啊!”林一兵也不叫二哥了,边冷笑边摇头晃脑地说,显然不尿他这“二当家”的那一壶。

    “你?……”何老二快要气疯了,帮中的弟兄从来没人敢和他这样说话,就是老大黑蝴蝶、包括大哥蛇人在时,都对他谦让几分,如今一个吊儿郎当的毛头小子,刚来没两天,严格说来还不是帮中的兄弟,先公然抢老子的马子,这又明目张胆管起自己的闲事,真想作死?要不是老大罩着你,老子早就把你给生吞活剥了。

    “我的事还轮不着你管,滚!”何老二今天真大度,本来火爆的脾气被林一兵折腾得没脾气。

    “哼,你的那些破事老子还真没闲心管!但是这不是你的事,是老子的事!实话告诉你,这警姐是老子的马子,不信你问问她。你偷偷跑来调戏老子的马子,你说该不该我管?老子是个男人,你当我不存在吗?我看该滚的是你!”林一兵说话时,仍然是一副猥琐的表情,并不时瞄铁楠两眼。

    听了林一兵的话,铁楠连气带羞竟然说不话来,用两只漂亮的凤眼瞪着林一兵,心说,这两个色狼竟然开始争风吃醋了,我怎么办?

    “警姐,别怕,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不过我也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这你是知道的。说点现实的吧,我要把这个色狼帮你整死,你怎么谢我?有好处没?”林一兵就当何老二不存在,一脸猥琐地问铁楠。

    “谁是你姐!”铁楠一边否定,一边想对策,如果这张华真要把何老二给整死那才好呢!

    “对对对,你不是我姐,是我马子。不过整死他之后,你要再让我抱你一下或者摸一下什么的小儿科,我可不干啊,因为这都两次了,没新鲜感了,至少你得让我亲一下,怎么样?”林一兵说着坏坏地充她一挤眼。

    铁楠听了气得差点吐血,杀林一兵的心都有了,但她现在是龙浅沙滩,再生气也无计可施,她灵机一动计上心头,噗嗤一乐,百媚顿生,“好,我答应你,你要真把这个色狼给杀了,我就让你亲一口!”

    “好,咱们一言为定,到时候可不许反悔!”林一兵兴致顿时上来了。

    何老二听了两个人这番话,脑袋气得胀大三圈,什么?你们拿老子做交易来了,你们当老子是猪啊,叫人杀了还得给好处,于是他泼口大骂林一兵:“奶奶个熊,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老子废了先你,然后再奸了她,去死吧!”

    何老二再也忍不住了,自认为武功不弱的他,往上一扑,抡起沙锅般的拳头向林一兵脸上扔来。

    林一兵仍然一副心不在焉的表情,连躲都没躲,就傻站着看着何老二对自己使冲天炮。

    被捆着动弹不得的铁楠此时心里痛快,心说,你们两个傻B就为我争风吃醋吧,这真不错,打吧,打死一个少一个,最好你们俩同归于尽才好呢……可是,这个小坏蛋怎么傻站着让他打呀?何老二拳带风声,身上明显有功夫,这一拳头要揍脑门子上你受得了?你要受不了一趴下,姑奶奶不还得被这色狼祸害?铁楠着急得出了一身香汗,不由提醒了林一兵一句,“小心!”

    喊出这两个字后,铁楠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矛盾的想法和做法,这不是帮一个罪大恶极的逃犯吗?

    林一兵此时一只手回应了铁楠一个“OK”的手势,等铁楠喊完了,奇迹出现了,何老二的拳头离林一兵的面门还有几公分的时候,那只大拳头像被定住一样便不动了。

    何老二也纳闷,原想着这一拳头下去,林一兵非被打得飞到对面的石壁上,接着得大口吐血,即使不死,也得在医院趴上几天,可是……我打哪了,这也不像脑袋呀,要不他怎么连眉头都不皱眉?难道他练过铁头功,还是会金钟罩铁布衫?

    何老二一慌赶紧往回收拳,可拳头像被铁嵌卡住了,哪收得回。他用力拉了两拉,自己的拳头仍然定格在林一兵的眉心约5公分处,文丝不动。

    这造型对林一兵来说有点酷,但对何老二来说有点累,而警花铁楠有点傻。

    原来,林一兵一看拳到了,拳风直冲自己的脑门,他出手如电,右手一立就挡在了双目之前,何老二一拳正打在林一兵的手掌上,林一兵用力握住了他的拳头,但相比之下,自己手可没何老二的手大,只握住他拳头的三分之二,但这对他来说就足够了。

    林一兵见他也就这么点力气,嘴角微微上扬,右手猛然一拉的同时,脚下给何老二使了个绊腿,这是最简单的擒拿格斗招数,顺手牵羊中夹带钩挂连环腿,但此时自命不凡的何老二哪躲得过?

    他想不过去,但感觉一阵巨大的拉力,身子已经不听他使了,他像半截黑塔一样倾倒过来,这时林一兵下面的绊腿到了,何老二感觉着身子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他一下飞起四五尺高,摔出去一丈多远。

    “扑通”一声,他这二百斤左右的大块头重重着地,像砸夯一样,弄得尘土四扬,他身上的那杆双管小来福也被摔出去多远。

    这一下摔得太重了,何老借着酒劲儿不知道疼了,但觉得体内五脏六腑一翻腾,嗓子眼一痒,把嘴一张,刚才喝的酒,吃的肉,一下子全倒出来了,还夹带着一颗门牙。

    这一出酒,何老二知道疼了,他恼羞成怒,龇牙咧嘴地一翻身一个鲤鱼打廷就折起来。在他身边刚好有一长条石蹬子,能坐三四个人那种,有一尺多宽,一大巴掌厚,重量少说一百斤靠上。

    “奶奶个熊,老子跟你拼了!”何老二一弯腰将这大石凳举起来了,对着林一兵就砸了过去。

    这大石块翻着跟头,带着风声就飞过来了。

    把铁楠惊得一闭眼,尖叫了一声,“啊——”那颗芳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