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嫁给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2本章字数:3344字

    铁警花现在想法又变了,这两个人不可能同归于尽,那就让林一兵把何老二整死好了,自己宁愿失身给林一兵这坏蛋,也不能便宜了何老二这个色狼。不管怎么说,林一兵还算得上个帅哥,可何老二邋遢,野蛮,凶残,相比之下,瘸子里面挑将军呗!

    林一兵早看到了飞来的石凳,心说,行呀,这家伙真是个野兽,能打能挨,我这一下兴许会把肠子给他摔断了,没想到他没事儿,这个何老二功夫还真不错,现在还能玩鲤鱼打廷,还能对我扔大石头,力气真够大的。既然如此,老子就陪你玩玩。

    这时石凳子就飞到了,林一兵往后猛然一躺,身子像一块板一样,“扑通”一声摔倒在地,这是他在部队经常练习的抗摔打的基本功,那玩得太漂亮了。

    林一兵刚一倒地,这块大石头从林一兵的脸上就飞过去了,带着一股劲风,可比刚才那一拳头的动静大多了。

    “咔嚓,轰隆,”长条大石凳正砸到林一兵身后的石壁上,瞬间折为几块,夹带着火星,滚落尘埃,在这纵横十几公里的石洞中,又是夜深人静的,这声音令人惊心动魄。

    林一兵一看石头过去了,也是一个漂亮的折身起来了。可是这时何老二不给他喘息,一看没打着,往前一冲,身子腾起来四五尺高,双脚一分对着林一兵的前胸和下巴猛踢了过来。

    林一兵一惊,没想到这个五大三粗的家伙身法还挺快,再想躲就来不及了,林一兵本能地一扭脸,何老二的一只脚挨着林一兵的下巴尖过扫过去了,但前胸上的那一脚,林一兵可没躲过去。

    啪的一声,林一兵被蹬得退出好几尺远。这一下林一兵可怒了,这时何老二向又他扑过来,林一兵纵身一跳在空中来了急转身,左腿一甩,右腿就势就摆出去了。

    这一记鞭腿正蹬到何老二的腹部,何老二被蹬得哎哟了一声,身子就飞到石壁上去了,哇的一口血就喷出来了。

    何老二落地之后,刚好看到自己的那把双管小来福在他眼前,他一咬牙拿枪就对准了林一兵。

    林一兵这次照样不给他反击的机会,身子一晃像鬼影一样就到了何老的二的眼前,抓住他枪的扳机,何老二抠了两抠,硬是没抠动扳机。

    这时林一兵一个膝撞正顶何老的小腹上,何老二又是一声惨叫,背后贴着石壁,身子才没飞出去。

    但何老二此时脑子清醒,忍着巨疼拿枪的手也没舍得松开,他知道松手后枪被这个会邪法妖术的人夺去,那就九死一生了。两个人这一夺枪,坏了,双管小猎枪枪膛被整开了,这一下里面的子弹全退出来,散落下来。

    林一兵眼明手快,没等这些子弹落地,一伸手接住五六颗,一把就全按在何老二张开的大嘴里。

    这种军用手枪的子弹跟普通警用枪支的子弹不同,从子弹头到弹壳比普通手枪的子弹要长出一倍,跟那种狙击步枪的子弹差不多,因此射程也远,威力也大,外形看着肥肥状状的,黄澄澄的,令人看着发怵。

    五六颗子弹就握了一把,林一兵一看何老张开的大嘴还没合上,灵机一动就用了这一招,他真大方,一下子把几颗子弹全按到何老二的大嘴中了。

    让人生吞子弹,不知道是不是兵哥的首创,不过这招太震撼了,连见多识广的铁楠看着都心有余悸。

    何老二哪受得了,几颗大子弹强行塞进来,虽然何老二嘴大,但此时嘴里也没空间了,连舌头的领地都给侵占了,那滋味太难受了,但更难受的还在后面。

    他想用力吐出去,可是林一兵的大手像一扇大门一样给把嘴给封死了,大拇指还乘势堵住了何老二的鼻孔,何老二像一口吞了个大包子,两腮顿时鼓起来了。

    何老顿时感到呼吸困难,吐,不吐出来,咽,咽不下去,急得他赶紧用两手来救,可是拿枪的那只手被林一兵死死卡在枪托里,他现在想放手松枪都不可能了。而另一只手,被林一兵的肩膀和胳膊肘死死地抵在石壁上,包括他的身子和双腿也被林一兵的身子抵住,要想动弹,势比登天。

    何老二顿时觉得一阵的心促气短,一种喘不上气来的窒息感令他挣扎了两下仍然是徒劳,无奈之下,他只有往下硬咽这几颗大子弹,这可苦了何老二了。

    “啊嗯……啊……”何老二简直都没人声了,伴随着他的大粗脖子一阵接一阵的抽搐和抖动,脸色由红变紫,由紫变青,眼睛瞪得像包子,都快鼓出来了,半分多钟之后,何老二彻底放弃了挣扎,身子像面条一样瘫软下去。

    林一兵这才放开了他,再看何老身子半躺半倚在石壁处,满嘴是血,五官挪移,眼睛瞪着林一兵,眼球都不转了,四肢都直了。

    “妈的,这么不经折腾?连一分钟也撑不住?”林一兵不屑地说完也不管半死不活的何老二了,转身来到铁楠面前。

    铁楠这才从惊愣中回过神来,吓得花容失色,“啊……你……你要干什么?”

    不是铁楠胆小,而是刚才二人的打斗太精彩太震撼了,铁楠心说这个罪犯张华简直是个魔鬼,人哪有这么厉害的?那动作那身手,不用借助任何特技,可比影视圈中的武打明星牛B多了。

    她还没从震撼中惊醒过来的时候,林一兵就来到她近前,铁警花想到自己的处境,面对这样一个“人魔”,岂有不怕之理?

    “我要你嫁给我!”这倒是林一兵的心里话。

    “你做梦!……你这个罪大恶极的大坏蛋,别过来,否则……否则我……我就真的嚼舌头自尽……”铁楠现在惨透了,只有用这招自卫了,这才叫江郎才尽。

    林一兵才不管她,上前抱住她的娇躯,脸几乎贴到铁楠的脸上,轻声地说:“你要不想被奸杀,就别出声。”林一兵小声说着,还对着铁楠雪白的脖颈吹了口气。

    铁楠感到一阵莫大的耻辱,刚要下决心再次嚼舌时,浑身一舒服,身上绑自己的绳子骤然滑落在地,铁警花顿时像卸下千斤枷锁一样,轻松自在多了。

    “啊……”林一兵不顾她的反应,抱起她出洞就跑,算上这次这是第三次抱这个大美女了,但这次感觉最强烈,也最有意义,他坚实宽阔的怀里又真实地感受到了铁楠胸前那两团弹柔的存在。

    铁楠脑子瞬间有点短路了,等她反应过来娇叫了一声,“你个坏蛋,快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里?”铁楠见林一兵为自己先松绑了,心里一喜接着又是一惊,她认为这个罪大恶极的家伙色心大发,要把自己劫持到一个地方办坏事,顿时又惊惶失措了。

    “你要不想害死咱俩就闭嘴!”林一兵说着把铁楠抱得更紧了,一只手有意无意地又按在了铁楠高高鼓起的胸脯上,一边感受着按摸这团鼓荡的快感,一边疾步如飞地顺原路返回。因为他不知道前面有没有出口,前面还有多洞,洞中都有什么,只好顺原路返回。

    铁楠现在果然不叫了,有功夫在身的她虽然手脚恢复了自由,但她清楚,在这个男人面前挣扎动武都是徒劳。也可能是被林一兵抱习惯了吧,难怪,一个娇美如花的大姑娘,一天没出被男人抱了三次,怎能不习惯呢!

    此时的铁楠心里莫名其妙地荡起了一层涟漪,她被林一兵抱着甚至有一种安全感,至少比落到何老二那个色狼手里强,尽管这也是个小色狼。

    林一兵的记性真好,洞中这么远距离,他只进来一次就记住了来时的路,因此抱着铁楠很快便到了洞口处,这一路上连一个人也没遇见。

    林一兵不知道,因为野狼帮现在人手少,又折腾了一天都累坏了,除了有两个守把洞口的和外面的两个远哨、近哨,洞中的人都睡了,根本没有人站岗巡逻。

    但是林一兵清楚,洞口处肯定有人放哨。因此,快到洞时,林一兵把铁楠放下来。

    这一路上几里地,铁楠心里乱成了一团槽,聪明的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罪大恶极的通缉犯,为什么要冒死救她,为什么要杀死自己帮派的人,他到底有什么企图,究竟是救她还害她?

    落到了罪犯“张华”手里,她不知道是福是祸,最后她不再费神思了,有一种听天由命的想法。

    现在林一兵突然把自己放了下来,铁楠一惊,难道这个家伙打算在这里对我图谋不轨?要是这样我就以死相拼,尽管自己不是他的对手,现在铁楠终于承认了这个现实。

    林一兵并不说话,伸胳膊揽住了铁楠的小蛮腰。

    铁楠一惊明白了,这个坏蛋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她要在这儿占自己的便宜,铁楠火往上撞挥拳便打,林一兵架住她的胳膊低声说:“前面有人,你要不想死在这里,就配合我!”

    铁楠听了这话果然不再还手了,林一兵得意地一笑,放开了铁楠的粉拳,一把搂住铁楠的小腰,很霸道地将她揽入怀中,然后抓铁楠的一胳膊架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这个架式,真像一对恩爱的小情侣在夜里诳马路。

    铁楠双目瞪着他也不说话,她的脸反而娇羞地红到了脖子处。

    现在她明白了,这个罪大恶的家伙没想打自己的坏注意。否则,跑了这么远,沿途这么多洞,连一个人影都没有,他要想干坏事,大凡找个地方早就对自己动手了,恐怕这时什么事都做完了。看来他是真想救自己出洞,但是一个在逃犯怎么会救一个追着他不放的警察?这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了地方。

    “谁?”“口令?”刚到离洞口十几米的地方,传来两声吆喝,哗啦哗啦,枪栓一响,两个野狼帮的小弟两杆长枪拦住了二人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