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讲故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2本章字数:3222字

    林一兵被人背着刚进入洞中没两百米,迎面正遇上黑蝴蝶带着人,全副武装,怒气冲冲的,看那意思铁楠逃跑的事他们都知道了。

    看到林一兵受伤了,黑蝴蝶赶紧跑过来关切的问:“啊……华哥,你伤得怎么样?”

    背他的小弟把林一兵放下,有人扶着他,林一兵痛苦摇摇头,“莎莎妹妹,我没,没事儿,只是,没能抓住那个女警官,还挨了她一枪,实在是惭愧……”林一兵说着装作失意地低下头。

    “究竟怎么回事?”黑蝴蝶面具后的那双杏眼直转。

    黑蝴蝶的意思很明显,我们俩在一起风流快活之后,相拥而眠,你怎么跑了,你怎么知道那个小贱人逃跑了?怎么那么巧?而且,你本事那么大,跑得那快,枪法那么准,又是怎么中枪的呢?

    林一兵早就给她准备好了,一龇牙忍着疼痛给她讲故事:“莎莎妹妹,我睡着睡着要小解,出了洞还没找到地方,就听见这边有打斗的声音,我一惊赶紧跑过去想看看怎么回事,到那一看,原来是……是……”林一兵欲言又止,用怯生生的眼神扫视黑蝴蝶和她周围的人,装作很难为情的样子。

    还好,人群中没有何老二,这家伙挨了我几下,大口吐血,又有五颗子弹卡在咽喉里,这会已经见阎王爷了吧,死人口里无对证,现在就是老子的一面之词,老子怎么说就怎么是。林一兵心里得意地盘算着。

    “别害怕,说!是什么?”黑蝴蝶像换子个人,其温柔娇弱状一扫而空,凛冽得像个女杀手。

    “是二哥在洞里调戏那个女警官,女警官的绑绳已经被二哥松开,女警官身手不俗,但终究被二哥给制住了……看到这里我也不敢多管闲事,转身就走,只当什么都没看见,哪知我没回到洞中,就听见洞口处有枪声。

    我就知道不好,赶紧跑过去,但已经晚了,也不知道二哥去哪儿了,两个守洞口的弟兄已经被那警察杀了。我惊慌不已,提枪就追,眼看快追上她时,她回头给了我一枪,天黑我没躲开就中弹了。我忍疼又射了她几枪也没打着,我想起来再追,但腿动不了,我就大喊,很快三哥他们带人赶到了,这才把我送来。妹妹,华哥无能……”

    黑蝴蝶一边听林一兵讲述,一边察言观色,面具后面的那双杏核眼里闪过一抹狠厉,“今天晚上谁负责看守那个小贱人?”

    “老大,是……是我们……”有两个小弟战战兢兢来到黑蝴蝶近前。

    林一兵知道,黑蝴蝶开始问案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她肯定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算了。不过你随便问好了,反正现场除了铁楠之外再没有目击证人了,量也问不出什么来,除非你有回天之术,让何老二再活过来,让他告诉你真相。

    林一兵心里暗自得意,他奇怪的是他的伤口现在竟然不那么疼了,可能是麻木了吧。其实,林一兵不知道,不是麻木,而是他体内的超能量在发挥作用,正在迅速止血愈合伤口。

    没等老大问呢,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个小弟跑到黑蝴蝶近前报告:“老大,二哥醒过来……”

    “啊?……”就这一句话,林一兵吓得好悬没蹦起来,幸亏他腿了受了重伤,他赶紧装作疼痛难忍的样子捂住了大腿,别人才没注意他的反常。

    林一兵心说,何老二又醒过来了?真的假的,格老子的,这家伙真经活呀,被老子打得吐血,然后硬生生在吞了五颗子弹,那五颗子弹并在一块差不多有拳头大小,一口吞下去没噎死他?老子闷了他那么半天,他吐出来是不可能的,但他能咽得下去?真是见鬼了!

    临走时老子看他眼睛都不动了,身体都软了,四脚都直了,他还能活?林一兵怎么也想不明白。

    “快把他抬过来!”黑蝴蝶长出了一口气。

    坏了坏了,太要命了,哎呀,格老子的,老子当时下手太轻了,早知道这样,老子给他一石凳子不就完了。现在他活过来了,一会他来了把真相说出来,自己的身份就暴露了,一切计划也就全泡汤了,还白挨了这一枪,这真是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林一兵现在是追悔莫及,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可眼前怎么办,后悔没用啊……实在不行了老子就跟他们拼了!擒贼先擒王,先宰了这个黑蝴蝶,剩下这些碌碌之辈不在话下。

    林一兵刚有这个想法,又推翻了自己,不成,老子现在大腿上有伤啊,有道是孤掌难鸣,好汉架不住人多,老子一个人还瘸着一条腿,哪能对付得了这些凶残暴虐的畜牲呢?还是等待时机,不到最后关头,决不能贸然行动。铁楠现在脱险了,她肯定回去组织力量来剿他们的王八窝,要动手也得等个差不多再说,最好能来个里应外合,才有胜算。

    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林一兵权衡利弊,决定还是再等等看。

    这时,有两个人用软床抬着一个人过来了,林一兵的心也提到嗓子眼了,其他的小弟们往两边一闪,把这个人给露出来了,林一兵一看上面躺的正是何老二。

    再看何老二五官肿得像包子,满脸的血污,本就肉乎乎的大脖子,现在肿得更厉害,几乎跟脑袋一样粗了,躺在软床上除了简直没人模样了,除了微弱的呼吸外,他就是个死人。

    “二哥,二哥……”黑蝴蝶和这些小弟们连声呼唤,林一兵也假意关切地跟着上前喊了两声。

    这时何老二的眼睛突然睁开了,瞪着林一兵,把林一兵吓得一缩脖子,装着腿瘸往后退了一下,不敢和他对脸了,幸好现场人多杂乱,没人注意他的异常变化。

    黑蝴蝶把手一摆,其他人往后一退不吭声了,黑蝴蝶扶着软床看着他关心地说:“二哥,你醒了,你觉得怎么样?”

    何老二看见黑蝴蝶眼睛动了动,嘴吧张了张,把两手支愣了半天,一句也没说出来。

    “水,快拿水来!二哥要喝水……”黑蝴蝶现在就盼着何老二能平安无事,否则,她就等于失去了一条膀臂,野狼帮就等于被人抽去一根台柱子。

    在场的人跟她的心情也都大同小异,但是除林一兵之外。

    林一兵现在心里仍然很紧张,生怕他突然流利地说起话来,什么,还想喝水,我倒要看看,他喝不喝得下?

    有人递过来水袋子,喂何老二水,结果倒嘴里多少,吐出多少,反而把何老二呛得又瞪眼,又晃手,直学哑巴说话,“哼……啊呜……嗯啊……”

    这下林一兵放心了,行了,你现在就是个活废物,这也是你自作自受!

    黑蝴蝶急得两眼喷火,一把将那两个看守铁楠的小弟揪了过来,“你们俩给我说说,今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二哥怎么到那里,那个小贱人又是怎么跑的。一个一个说,如果你们俩说的”不一样,或者有半句假话,拉出去喂蛇!”黑蝴蝶说话冷气逼人,仿佛是冰山一角飘过来的。

    “啊是是是,老,老大,我们不敢说谎,是是是这么回事……”两个人体如筛糠,都快尿裤子了,哆嗦着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黑蝴蝶一听,两个人说得还真一样,而且跟林一兵说的还相吻合,大致意思就是何老二酒后到洞中把二人赶走了,然后调戏女警官,以后的事他们俩当然不清楚。

    林一兵在一边听了好笑,心说,老子已经把这二人的对话听去了,然后按照这些情况进行了加工整理,黑蝴蝶,你还有什么不明白,就随便问吧,林一兵心里高兴。

    “啊啊……啊呀嗯……”没等黑蝴蝶说话,软床上的何老二又哼哼起来,瞪着眼睛,连晃手,带摇头,带比划,就是说不成话,很痛苦的样子。

    林一兵当然知道,这家伙虽然不能说话,应该是耳朵好使,他现在肯定明白过来了,想把真相说出来,可惜没人懂你的鸟语。但是不能让他在这里很表演,黑蝴蝶狡猾至极,时间长了就露了。

    想到这里,林一兵瘸着腿上前假装关心地说:“二哥,你别说了,我们都知道了,没人怪你,活着就好,放心我们会为你报仇的,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休息养伤……”

    说到这里,林一兵装做没走好,哎哟一声,一下摔地上了,还痛苦地呻吟起来。

    “快快快,把他们抬到洞里,赶紧抢救。”黑蝴蝶也没招了,救人要紧,她一声令下,有人把何老二和林一兵抬到里面两个安静的洞里放好。

    看着何老二被抬走了,黑蝴蝶也想明白了,哦,原来何老二这个色狼看我拒绝他,忍耐不住找那小贱人销魂去了,不用再问,他中了那贱人的美女人计,铁楠身手比我强多了,他何老二想借着酒劲儿霸王硬上弓,谈何容易?结果落得这样惨的下场,仇人之所以跑了,他何老二才是罪魁祸首!

    看来他平时对我的关心呵护都是假的,为了得到我他惺惺作态,这种人见了漂亮女人就走不动,老娘真要把身子给了他,说不定哪一天死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活该,你这是自作自受,死了才好呢!

    黑蝴蝶越想越气,最后急得骂出声来:“作死!活该!”

    林一兵听了一愣,接着就明白黑蝴蝶为什么生气了,心中不由得好笑,暗道,黑蝴蝶,你这句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他何老二真是作死,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