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取子弹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2本章字数:3244字

    这时有人去给何老二喂药,但何老二伤得太重,他们的药顶多只能延缓病情,要治好他,得到大医院进行手术。

    黑蝴蝶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自然不愿意去多管他,只是派两个小弟去服伺他。现在黑蝴蝶的心思又放到了林一兵的身上,她对林一兵的疑虑又打消了。

    到了林一兵躺的洞中,黑蝴蝶命人多加了两根火把,让光线亮些,仔细检查了林一兵的伤口,她发现林一兵伤得很重,但血却流得不多,纳闷之余她认为,林一兵运气好,这一枪没伤着筋骨,否则他早就动不了,也没伤着血管,要不他这会儿失血过多早晕过去了,因此只能算是皮肉伤,只要把里面的子弹取出来就行了。

    其实黑蝴蝶只想对了一半,林一兵这一枪伤得很重。因为,他这是军中手枪,又是将枪口放在腿上开枪,距离这么近,威力自然要比普通的警用手枪大得多。

    结果,这一枪子弹穿破腿部的大动脉,深深嵌入骨缝里,要不是仗着他有超能量存储,这些能量能很快止血治疼,愈合伤口,这条腿当时就废了是小事,林一兵这条命就没了。

    黑蝴蝶观察完伤口之后,命人拿过来把一匕首刀在火把烤了烤算是消了毒,然后递给林一兵一根筷子,“华哥,忍着点儿,我给你取子弹。”

    “谢谢莎莎妹妹……”林一兵说完,将筷子咬在嘴里,把脸一扭,心一横不看伤口。

    林一兵知道,这一步少不了,子弹在腿里多一天就痛苦一天,早晚得取出来,长痛不如短痛,黑蝴蝶要不给自己手术,这活就得自己干。

    其实他在给向自己腿上开枪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一步,他知道,自己受伤时,伤口会痊愈得特别快,比如在淤泥潭斗杀鳄鱼时,自己的胳膊被这畜牲锋利的獠牙割开一个大口子,几个小时就痊愈了,这次他也有意再证明一下,看自己是不是真有这方面的异能。

    挨一枪忍受巨痛是少不了的,但他发现从受伤到现在,不但血很快止住了,而疼痛也减轻了不少,林一兵暗自欣慰。只是遗憾的是,这子弹要能穿透自己的大腿,不留在体内该多好啊!

    “啊——”随着林一兵一声惨叫,黑蝴蝶的匕首刀已经刺进林一兵的伤口里,一阵巨烈的疼痛像抽筋扒皮一样,“咔嚓”一声脆响,林一兵嘴里的竹筷被咬断两截,摔落在地。

    一边负责伺候的两个小弟,按着林一兵意思是不让他乱动,二人看得胆战心惊,都惊呆了,黑蝴蝶抬脚踹趴下一个,骂道:“你们看个求!华哥受得了吗?快把刀子给他咬住!”

    另一个小弟才明白过来,赶紧递过一把刀子,塞进林一兵的嘴里。

    黑蝴蝶用匕首在林一兵的伤口里面拨弄了半天,竟然没找到子弹,鲜血咕嘟咕嘟地直往外冒,看得黑蝴蝶和那两个小弟都有些眼晕,林一兵没有再叫,也没有再动,但牙齿与金属的摩擦声“咯吱,咯吱”响个不停,头发被汗浸得像刚洗过一样,再看脸上豆大的汗珠“啪嗒,啪嗒”往下滚落,掉到石地上摔成了几瓣。

    “华哥……算了……天亮后我们到西海市去医院做吧,上些麻药,让专业的医师做,没痛苦的。你样子,人家很心疼的……”黑蝴蝶表现出几分柔情,想要放弃了。

    “不行!”林一兵嘴里叼着刀,说话不太清楚,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把抓住黑蝴蝶的手说,“让我自己来吧!”

    林一兵心里清楚,到医院去住院做手术是很理想,但是老子还得二次挨刀,而且哪有那个时间?老子有重大使命,而不是去度假游玩。

    必须得尽快把子弹给弄出来,然后你把让我去杀人的任务详细交给我,然后老子就得赶路了,才没时间在这儿陪你们玩呢!到了西海市老子得知道古容小姐怎么得罪你了,顺便把你在西海市的社会关系摸个八八九九,你们哪就等着被铁楠带来的警察给剿灭了吧。

    “还是我来吧!”黑蝴蝶看林一兵那么坚决,早被他的铮铮铁骨所感动,心里愈发爱他了。

    必须得帮自己的男人解除痛苦,她下定了决心,这一次她没先动刀,这个女人也够恨,而是把纤细的手指伸进去了,摸了一通,然后又下刀子,手刀并用,最后终于将那颗深嵌在大腿骨缝里的大号子弹连抠带剜给弄了出来。

    手术完了后,黑蝴蝶累得娇喘起来,脸上香汗淋漓,而那两个服侍的小弟看得一脸的冷汗,惊得嘴张多大,心说,这都赶上当年关老爷的刮骨疗毒了吧。

    再看林一兵几乎晕蹶过去,被汗水打湿的衣服紧贴在他壮实的肌肉上,满脸豆大的汗珠还在滚落。

    黑蝴蝶赶紧给他亲口嚼了些了草药,敷到伤口上,然后包扎好。然后给又喂了两丸药,喝了几口水,让他躺下。

    林一兵原来那身新西服也脏了,腿上还破了个洞,没法穿了。黑蝴蝶命人给找来一套农民工的衣服帮他换上,然后坐在床边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这时,那两名小弟早就知趣地退出去了,黑蝴蝶拉着林一兵的大手,腑下身子,将自己的酥胸压在林一兵的胸口,把香腮伸过来在林一兵的脸上心疼地轻啄了两口,细语呢喃地说:“疼吗?”

    林一兵感觉舒服多了,没说话,充她摇了摇头,用手握着他柔嫩修长的小手,另一只手放在她的香肩上揉摸了两下,满脸都是感激,心说,这女人真是百变呢,要不是她是个女匪首,当自己的情人还是很不错的,你看她温柔起来真像个小媳妇,多会体贴人呢……

    这时,外面响起了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两个人的情思被打断,黑蝴蝶一脸严肃地站起来。

    “老大,我们回来了……”瘦猴带着几个人就进了洞。

    “怎么样,抓到没?”黑蝴蝶过来急切地问。

    “让她跑了,我们追出十几里地,天亮了我们……”瘦猴等人失意地低下头。

    “别说了!没抓到人还来见老娘干什么?讨赏吗?滚,统统都给我滚!一群笨蛋!”黑蝴蝶怒不可遏,她现在后悔极了,要知道是这样,把她就地解决掉就得了,现在可好,弄得仇人也跑了,还死了两名弟兄,二当家的半死不活的,华哥还受了重伤,真是鸡飞蛋打落场空。

    瘦猴等人连个扁屁也没敢放,灰溜溜地低头就走。

    “滚回来!”黑蝴蝶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冲这些快走到洞口的小弟们吼了一声。

    瘦猴领着人又乖乖回到黑蝴蝶身边,躬身施礼,“老大,你还有什么吩咐?”

    “那个贱人跑了,我们的麻烦来了,听着,赶紧集中弟兄……”黑蝴蝶还要往下说时,瘦猴充她递了个眼色说,“老大,华哥伤重,我们在这大呼小叫打扰他休息,我们到外面说吧。”

    黑蝴蝶就明白了瘦猴的用意了,她知道,论身手瘦猴在帮中只能说是一般,但论智谋他不在自己之下,他肯定有什么事不想当着张华的面对自己说。

    林一兵表面闭着眼睛,假装昏昏欲睡,在这里养伤。其实他脑子清醒得很,别看他有伤在身,别看他一晚上没睡觉,仍然是精力充沛,精神抖擞,而且腿上的伤现在又不知道疼了。

    本来他们在这洞里说得挺好,自己听得清清楚楚,往下想听听这些可恶的家伙密谋些什么,没想到瘦猴多个心眼,把黑蝴蝶叫到外面,这是有意回避自己呀,心里不禁骂道,格老子的,这些杂碎还想玩轮子,老子看你们能玩到几时!

    黑蝴蝶安慰了林一兵两句,让他好好休息,有事情一会来通知他,然后带着人出去了。他们走后,林一兵又回忆了自己的这个冒险计划的前前后后,不好,我只顾着设法让铁楠安全逃生了,现场留下有疑点,能不能瞒得过这些狡猾的家伙呢,难说呀,对了,子弹!

    林一兵观察得很仔细,这些歹徒里面使用军用手枪的只有何老二,也即是自己手中的这一把。黑蝴蝶和瘦猴用的是警用手枪,小巧伶珑,藏在身上或包里用着非常方便,至于其他人用的有长枪、微冲,还短刀、匕首等。

    想到这里,林一兵赶紧一伸手,从床头的垃圾袋里将那颗从自己腿里取出的子弹擦净装在身上,然后躺好假装睡觉。

    黑蝴蝶带着瘦猴等人回到另外一个洞中。“三哥,什么事说吧。”黑蝴蝶仍然是一脸的不悦。

    “老大,你不是要对我们下命令吗?”瘦猴说。

    “少扯淡!你先说。”黑蝴蝶心情烦乱,哪有工夫跟他磨牙。

    瘦猴沉思了一下说:“好吧,老大,我们虽然没抓到那女警官,但我们发现了疑点,老大你不要不爱听,我觉得这个张华行迹非常可疑。我们发现他受伤的地方留下的血迹是南北走向的,而且现场发现好几个弹壳,这些弹壳都是二哥那把军用手枪里射出来的,跟其他的枪不同,这说明张华可能没有追击铁楠,而是向天上射了几枪,故意做的假象来迷惑我们……”

    “但他的伤不是假的,你是说张华使的苦肉计?他的枪伤有几个弟兄都看到了,那可是触目惊心,他自己给了自己一枪?能吗?……”黑蝴蝶认为瘦猴分析有理,便接着他的思路往下推理。

    “快,把取出来的子弹拿过来!”黑蝴蝶反应很快,一个小弟答应一声,被瘦猴叫住又叮嘱了几句,那小弟会意就进了林一兵的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