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撒手棍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2本章字数:3136字

    国防部安全局办公室。

    老首长心情沉重地来回踱步,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推满了烟头,这是他和平年代抽烟最多的一天。

    刚才有人向他汇报,林一兵仍然在林莽周旋,好像又钻到原始森林里了,跟当地的黑帮还扯上了关系。

    老首长眉头紧锁,这个家伙怎么这么拖拉呢?跟黑帮较什么劲儿?这是警察的职责,你还英雄救美,这太俗了,你小子就不能来点新鲜的?想当英雄也行,但得分清主次,别把正事耽误了。小傅跟我说过,小伙子哪都好,就是有些时候吊儿郎当的,还有些好女人,年轻人嘛,这都不是大毛病。

    但这次任务跟往常不同,时间紧迫,使命重大,你化妆改扮也好,适当用点强也好,赶紧到达西海就行了,难道要真要让我在西海恭候你的大架吗?明天可就是最后一天了。

    他要万一不成,这次也真就麻烦了,西海市的社会关系又那么复杂,短时间内梳理不清,要疏散上百万人口根本就不可能,弄不好西海市甚至全夏国人民都将面临一场灾难哪……这小子该揍,如果给第一阶段就给我搞砸了,真得让小傅修理修理他。

    老首长越想越怕,不敢往下想了,要不提前终止林一兵第一阶段的特别演习?不行,不能出尔反尔,而且让他提前一天赶到西海也无用,因为这次任务还有一些细节问题,需要西海市的关部门进一步的资料确认。

    其实这次演习不是矫揉造作,也不是想试试林一兵的能力,让他刻意去证明什么,他的能力大家都清楚,战功都在那摆着,那就是最好的证明,这次任务无论成功与否,他都是最合适人选,我们都相信他。

    之所以安排了这次特殊的演习,也是锻炼锻炼他,好让他提前进入临战状态,另外,夏天一所在的核科研机构整理后事以及西海市有关部门要调查清楚夏天一的所有社会关系,制定这次详细的任务都要需要时间。

    不行,我得提前一天赶到西海市。老首长打定注意,喊了一声:“来人!”

    勤务员从外面进来了。“通知明天凌晨的行程改在今天下午两点钟,飞机提前十五小时起飞。并告诉西海市军政主官,说我明天一早到达西海市,考察他们的军事设施及安全工作。另外,让西海市警方通知林莽市,罪犯张华若逃出林莽辖区,不得再追赶。”

    “是。”勤务员答应一声安排出了。

    林一兵坐在车里等那农村的大哥和大嫂,这时他看见那大哥对一个长得又粗又壮的工头说:“孟老板,我们这十二车砖算拉齐了吧?”

    孟二柱腆着肚子,有些不耐烦地说:“哦,齐了,齐了,上次都告诉你们别往这送了,怎么又来了?”

    “哦,孟老板误会了,我们这是顺路,这车砖是往西海市送的,既然我们这砖给您拉齐了,你看这砖钱……”那大哥没往下说,意思很明白就是想结账。

    “砖钱嘛……是有的,只是今天不行,公司的财务和总经理都不在,过几天再来吧,走吧走吧。”孟二柱一脸的不屑。

    “孟老板,你几次都这样说,这次你还这样说,那什么时候结账啊?我们是农村的,离这里五六十里,来一趟也不容易,这次让我把钱捎走就算了,孩子交学费还急用呢,反正才两万块钱,您孟老板财大气粗,在您这也不算个钱,您就想想办法,别让我们再跑了……”大嫂跟着帮腔。

    这时孟二柱手机响了,孟二柱拿出手机扭身到了一边,接了个长长的电话,里面隐约传出一个女子甜美的声音,两个人聊了近半个小时,孟二柱才喜悦地挂断了电话,一转身,这男司机和女大嫂又挡到他面前。

    “孟老板,麻烦你想想办法,我们实在急着用钱……”两个人满面陪笑。

    孟二柱没等他们说完,脸一下子拉长了,“我都说了没钱,滚!”

    两个人一看孟二柱要耍赖,相互看了看说:“孟老板,你怎么能这样呢?你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现在又变成没钱了,这砖也不是我们自己生产的,我们还赊着砖厂呢,你要不给钱,我们就不走了,你也别走。”说着二人就挡在了孟二柱身前。

    “哟嗬,你们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还想抢劫是怎么的呀,你们不走也不让路是吧,好……”孟二柱说着,眼睛瞪得像包子,掏出电话说了几句“过来几个人,这里有人闹事……”之类的话。

    时间不大,从工地里跑来十几个戴着安全帽模样的工人,手里有的拿着钢管,有的拿着铁锹,还有的拿着木棒,气势汹汹地过来到孟二柱近前。

    “老板,谁在这里闹事?”

    “是他们俩吗?……”

    这些人嚷嚷着把这一男一女就围起来了。

    这大嫂明显就害怕了,“当家的,我们走吧,报警去。”

    “对,你们要不给钱,我们就报警。”男的也急了,气乎乎往外就走。

    孟二柱对这些人递了个眼色,这个人会意,蹿过来又拦住二人。

    “我让你们报警!”有一个人说着,手中的钢管对着这男司机的脑袋就砸下来了。

    可是他的钢管在半空中却落不下来了,这个人一愣,原来自己的手腕被旁边的一个人抓住了。

    “你?……”这个人回头一看林一兵,一身农民工的打扮,还柱着个拐杖,气坏了,“妈的,死瘸子,路都走不好,还敢管老子的闲事?再不滚,老子让你架双拐!”

    林一兵也不说话,心里话看咱俩谁架双拐,他嘴角微微上扬,抓这小子的手二腕用力一捏,这家伙疼得直学狗叫,手中的钢管早到了林一兵的手中,林一兵顺势一钢管正抽到这小子的双腿上,迎面骨被打折。

    “哎哟!”这小子惨叫一声摔倒在地,就地翻滚起来。

    “敢打我们的兄弟,上,废了他!”

    “打他,往死里打!”

    这些人叫嚷着,挥动手中的武器冲了上来,对着柱拐的林一兵就下了家伙。

    林一兵微微一笑,仍然一手拿着拐杖,另一只手拿着夺回来的钢管,跟这些人就周旋开来,就像老叟戏玩童一般。没出两分钟,这十几个年轻力壮的工人,被林一兵招呼得锹镐棍棒乱飞,满地找牙。

    林一兵可没敢和他们真打,掌握着分寸呢,不然的话早出人命了。

    这下那个孟二柱可慌了,心说,这两口子看来是有备而来呀,怎么还叫了打手?这个瘸子好厉害呀,他抹头就跑。

    “格老子的,你不能跑,趴下!”林一兵说着,也没追他,把手中的钢管一挥就甩出去了。

    这是他的绝招,他自己起名叫撒手刺,只不过现在他手中的是钢管,而没用军刺,其实林一兵的军刺就在身上藏着,对付这号的手中的这根钢管足矣,暂时就叫它撒手棍吧。

    说起这撒手刺还是林一兵的独创,林一兵很喜欢武术,小时候就好练,村里有打把式卖艺的他就跟着胡乱练练,打打沙袋,踢踢腿,弯弯腰,十来岁时,来个前空翻后空翻什么的,都很在行。

    后来上学后,他经常利用假期到拳馆、武校、跆拳道等地方练习,聪明好学又肯于吃苦的他学习了不少招数,没事时就练,几年下来他就有了武术功底,身体素质突飞猛进。也正是这些传统武术的基本功,入伍后林一兵才被选拔到了夏国最神秘的特种部队——海豹海军陆战队服役。

    到部队后,他的这一特长充分得以发挥,聪明的他还把传统武术里的暗器之一飞刀与军刺结合起来,几年下来,练成了这手绝活儿。使用时大手一挥军刺就飞出去了,五十米内百发百中,有时候一把军刺甩出去能连着击中两个目标,有点像影视小说里的小李飞刀,不过没那么夸张。

    今天,林一兵把这一招给孟老板使上了,也是有意教训教训这个仗势欺人、恶意欠钱的刁钻老板,其实也是逗他玩玩,可没敢往他头上飞,结果这钢管在空中旋转着带着风声就到了。

    孟二柱正跑呢,屁股上就重重地挨了一下子,孟二柱哎哟了一声摔了个狗啃屎。

    由于这是秋天,穿得也薄,孟二柱感觉着屁股上火烧火燎地疼。

    他刚爬起来,一辆白色的宝马缓缓地开到了他近前。从车上下来四个人,三男一女,最前面的男人五十来岁年纪,略微有点谢顶,梳头背头,一身休闲服,旁边是一个穿着时髦的女子,二人后面跟着两个西服革履的人,一看就是保镖。

    林一兵眼尖,一看这个女孩子就是一愣,这女孩儿太漂亮了,新修烫的大卷时尚发型下,是两个大号的金耳环,柳眉,桃目,琼鼻,朱唇,恰到好处地嵌在那张粉嘟嘟的瓜子脸上,双眸如墨玉般闪动,于是一切都变得灵秀无比了。

    皮肤细腻嫩白如阳春娇雪,一米六左右的个头,一身时尚的迷你套裙穿在她丰满的身上,显得有点紧张,将那挺拔的双峰,浑圆的双臀,修长的美腿衬托得更加淋漓尽致。

    林一兵看得有点呆,这女孩儿还有几分熟悉,在哪见过呢?古容慕芊?难道是她?对,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