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必杀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3本章字数:3233字

    林一兵一看对方轻而易举地把自己的招破了,还反击了自己一脚,稍微一惊,行啊,还真有两下子,大个子身法够快,够灵活,不过遇到老子,算你倒霉!

    林一兵赶紧松开双手,双臂一曲放于胸前,身子往前猛一扑,出去好几米,直挺挺的身子仍然像一块板,扑通一声就扑倒在地,小杰那一脚只是扫着林一兵脑后的几根头发而已。

    由于动作太快,外人看来林一兵就像是被小杰凌空一脚重重地给踢趴下一样,其实,林一兵双手护着胸呢,不但没踢着他,也根本没摔着他。

    小杰一看林一兵摔倒了,心中高兴,他落地后往空中一纵,下一子跳起来七八尺高,左腿伸直在前,左腿弯曲在后,一个半劈*的造型,对准地上林一兵就砸了下来。

    小杰的体重少说在二百斤靠上,他的腿像大杠一样粗,加上他本身的体重,从这么高处砸落下来,要砸到林一兵身上非砸骨个断筋折不可。

    看热闹的保镖们都瞪大了眼睛,古容幕芊惊叫了一声,古国荣惊得也提气凝神,心一下子悬了起来。

    只有沙雪臣一脸的淡然,嘴撇着,摇头晃脑,得意洋洋。

    可瞬间奇迹发生了,就在小杰下落的时候,林一兵虽然趴在台子上,但他眼睛的余光看见小杰向自己砸来,曲在胸前的双手猛然发力一按台板,腰眼一挺,身子呼的一下像个弹簧就弹起多高,两个人在空中就重重地撞到一块。

    林一兵能突然弹起在众人看来这就是个奇迹,但紧接着第二个奇迹又出现了。

    小杰的左大腿正砸到林一兵弹起的左肩头。合乎情理的一幕应该是,林一兵尽管弹起来了,但肯定得被小杰给砸趴下,因为小杰的体重加上下落的冲击力,林一兵跟他相比那小身板非得被砸冒泡不可。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林一兵没趴下,而小杰却被弹了起来,身子一转就失去了重心,然后大头朝下就裁了下来。

    林一兵在落地的同时,一侧身后腿就摆起来了,顺势一脚,正蹬到小杰的小腹上,“啪——”,这一脚把小杰蹬得惨叫一声就飞出去了。小杰高大的身躯一下子撞到台柱子上,然后又重重摔到台板上,台板子被砸得乱颤。

    瞬间,台下看热闹的人嘴都惊成了“O”形,伸着脖子,瞪着眼睛,都傻了,能有十多秒钟,才反应过来。

    最吃惊的当然是古家父女和沙雪臣,林一兵怎么会弹起来那么高?小杰体重那么大,从高处落下,砸到林一兵身上,居然没把林一兵砸趴下,而自己反而被弹了出去,林一兵怎么像个装了弹簧的机器人?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更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沙雪臣,小杰是他最厉害的贴身保镖,比他的年龄大上六岁,据说此人在少林寺呆过,十岁开始学艺,二十岁成名,原是老爷子的贴身保镖。从沙雪臣十三岁开始,小杰就跟在他身边保护他,两个人关系很融洽,他喊沙雪臣少爷,而沙雪臣则尊称他为小杰哥哥。

    至今已跟了他整整十一年了,从来没遇到过对手,今天难道要败北吗?眼前这个民工打扮的人厉害得邪乎,我姐身边竟有这样的高手?小杰,给我挺住!

    沙雪臣不淡定了,脸上的得意被疑惑和担心所取代。

    正在人们吃愣的时候,龇牙咧嘴的小杰从台板上慢慢腾腾地爬了起来,一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揉了揉腿,狠劲儿一咽那口血才没吐出去,他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迹,瞪着不可思议的眼睛,二次向林一兵逼来。

    林一兵仍然以一副风轻云淡的眼神看着他。

    小杰调整好呼吸运足气向林一兵发动了二次进攻,往前一纵身左手一晃林一兵的眼神,右手一个黑虎掏心向林一兵胸前掏来。

    林一兵一转身就到了小杰的身后,可还没等林一兵出招,小杰猛然一招金鸡独立,双掌变成了鹰爪形,左手在上,三个手指头一个脑后摘瓜直取林一兵的双眼;与此同时右手在下,以下势上,一个海底捞月对着林一兵的裆部掏来。这个连环招可够毒辣的,令人防不胜防。

    多亏林一兵有传统武术功底,体内又有超能量存储,因此身法特快,一看不好,息胸收腹,身子往后一蜷使了个千斤坠儿,一下子退出几步远,台子边上的缆绳挡了他一下才没摔下台去。

    虽然躲过了小杰的这一招致命的攻击,林一兵的汗也下来了,格老子的,好险好险,这小子攻击自己的双眼也就罢了,还袭击老子的男根,这玩意儿要坏了这辈子可就完了,再好的妹子也玩不成了。

    妈的,说好的是比武他怎么跟老子拼命啊?林一兵就打算跟小杰理论理论。

    这一招落空后,身受重伤的小杰心里明白,凭功夫自己不是这个人的对手,妈的,真没看出来,这小子这么邪乎,身法这么快,我还是第一次见武功这么好的人。算了,既然真功夫赢不了他,一枪嘣了他算了,这也是主子的命令。

    小杰打定注意,扭过身来的时候,手里就多了一把小手枪,对着林一兵“啪——”就是一枪。

    林一兵刚要找他理论,看到他一转身用枪指着自己,我靠他怎么动枪了?瞬间林一兵拼命往空中一蹿,身子一下子腾起来一丈多高,这一枪子弹贴着林一兵的鞋底飞过去了。

    这下林一兵可急了,他要置老子于死地呀,去你妈的!林一兵恼羞成怒,使出了他的绝招——撤手刺,这是他的必杀技,关键时刻比枪好用。

    就在林一兵身子落下的一瞬间,腿里蔵的军刺就到他手里,顺势一抖手,这把军刺像长了翅膀一样向小杰飞来。

    小杰根本没防林一兵有这一招,一枪射出去后见没打着,小杰就有点傻,林一兵竟然躲了过去,这小子是个人吗?子弹打不中他?

    小杰吃惊之余正准备开第二枪的时候,林一兵的军刺旋转着就飞到了,“咔嚓”一声,像削大萝卜一样,小杰拿枪的手腕被削断了,连手腕带手枪掉落到台子上。

    与此同时,这把军刺尚余强劲的动力,旋转着一下子把小杰的脖子给豁开了,气管拉断,鲜血喷溅,小杰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尸体几秒钟后裁倒在台子上,鲜血淌了一大片,顺着台板子滴地上。

    “啊?”现场的人被眼前发生一幕惊得像抽去了神经一样,一动不动了。

    十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古容幕芊一声尖叫扑倒在古国荣的怀里不敢看了,下面的人群一阵骚动。

    沙雪臣从惊愣中回过神来,恼羞成怒,从身上掏出手枪对准林一兵,“兔崽子,我嘣了你!啪,啪——”开了两枪。

    由于看台离拳击台还段距离,另外他枪法也不太准,有一枪打到了台板上,林一兵乘势躲在柱后,他手中的手枪也掏出来。沙雪臣的另一枪正打到台柱子上,发出刺耳的响声。

    “住手!把枪放下!”古国荣制止住了沙雪臣,这时有几个保镖过来把沙雪臣的枪给夺了下来。

    柱后的林一兵看得清清楚楚,这才把手枪又藏到了身上,心说,妈的,再敢对老子开枪,老子一枪给你个大揭盖。

    “叔叔,他杀了我的人,杀人尝命,我宰了他!”沙雪臣不依不饶。

    古国荣把眼一瞪:“小臣,这么多人可都看着呢,这是你的保镖的先开的枪,比武他却下死手,他罪有应得。林华要不是身手利索早就死在他的枪下了,林华出于自卫这么做也情有可原,你要不服可以到警局报案。”

    “叔叔你?……我们可是亲戚,你竟然向着一个外人?”

    “我向理不向情。小杰这么做完全是他咎由自取,杀人者反被人杀,自作自受,活该!”

    “哼!”沙雪臣也不要他的手枪了,气乎乎地出了拳击馆。

    沙雪臣负气走了以后,古国荣让人将小杰的尸体抬走,送到沙家,然后命人把台子上的血迹冲洗净。

    这下林一兵名声大噪,古容集团的所有保镖都对林一兵刮目相看。

    古国荣当着惊魂稍定的古容幕芊的面当场宣布林一兵为她的贴身保镖。

    “爸爸,”古容幕芊白了父亲一眼,由于受了惊吓了,那张瓜子脸红得像朵鲜花,煞是好看,“林华身怀绝技,我们可以给他贴身保镖的待遇,但是他刚来……我这贴身保镖的职责……还是停一段时间再说吧。”

    古容幕芊说着瞪了林一兵一眼,心说,这小子来路不明,我得考察考察他的人品,他看我的目光不老实着呢,选贴身保镖可得慎重!

    “芊芊!”古国荣脸又沉下来了,“像林华这样的人不可能是淫邪之辈,身手又这么好,你还等什么呢?为你这贴身保镖的事,我和你妈真是寝食难安,这次不能再由着你的性子了,爸爸就做主了,从今天起,林华就是你的贴身保镖,你就不要再说了。”

    “爸爸?……那,那好吧……”古容幕芊一看古国荣真生气了,也只好嘴上答应,但心里却在想,你小子本事是不小,但看你瞅我那淫邪的眼神,就是个心术不正的小坏蛋。想贴本小姐的身,没那么容易?

    古容幕芊把暗自得意的林一兵单独叫到了自已的办公室里,递给他几张纸没好气地说:“林华,我的贴身保镖跟一般人可不一样,要求很高,这是你的日常行为准则,你好好看看把它烂熟于心,要是触犯了,本小姐可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