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 打了活该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3本章字数:3175字

    林一兵一看,咋了,刚才还我对我眉目传情,甜甜地叫我,仿佛是恋人一般,那一声“华哥”让老子激动了好半天,怎么等我打赢了那个大个子,把你讨厌的那个人难赶走了,你不表扬也就算了,态度立马冷了?

    行为准则?哦,我得看看,林一兵拿在手里认真地看了起来。

    “第一条,不准在我的别墅内安装视频、窃听等监控设备。”那老子拿什么保证你二十小时的安全呀?

    “第二条,严禁私自进我的卧室。”别说进出你的卧室老子要自由,连你的衣食住行老子都得严格把关。

    “第三条,外出时,我身边周围两米内不准出现你的身影。”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才一米二,可是你却拒我两米之外,连普通朋友的亲和距离都不能保障,这还叫贴身保镖?

    “第四条,不准随便动用我们家东西,需要时必须事先向我汇报,经允许后方可。”

    “第五条,不准……”

    “第六条,严禁……”

    ……

    一共三十八条?林一兵看得头晕脑账,看着看着眼睛就瞪起来了。

    这是像防贼一样防着我呀,格老子的,闹了半天不信任老子呀?这哪是贴身保镖呀,连个保安也不如呀,简直是对老子的侮辱!老子还认为着刚才献绝技一鸣惊人,这个豪门千金和自己一见钟情了呢,闹了半天不是这么回事。

    刚才老子为了给你办事,差点死在小杰手里。哦,现在用完我了,也不笑了也不喊华哥了,翻脸不认人了,脸变得比外国鸡都快!嘿,你这个刁蛮难缠的臭丫头,真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见利忘义,唯利是图,还有点人品吗?

    见林一兵看自己给他的定“行为准则”,又皱眉又瞪眼,古容幕芊内里乐开了花,心说,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受不了你可以走人,反正现在那个讨厌鬼也不会再来纠缠我了,我身边还有那么多保镖呢,有你没你本姑娘还不是照样过?

    “林华,怎么,你好像很不高兴呀,有不明白的地方吗?能做到吗?当然,还有一些细节问题以我慢慢调教你,多了一下子你也记不住,就暂时先定这几条吧……”古容幕芊慢条斯理地说。

    “啊?还有哇?”林一兵脸色真变了,“总经理,对不起,我不适合这份工作,你另请高明吧。”林一兵说完站起来就走。

    “哎,别别别,林华,别走哇,你要是受不了,我们慢慢再商议,修改修改好吗?好事多磨,习惯成自然嘛!”古容幕芊故作惊慌挽留状。

    林一兵根本不理她,背上自己的破行李包,出门把门带上就下楼了。

    古容幕芊悄悄开门一看,林一兵真走了,把门一关,滴滴滴,笑得直不起腰了。

    笑过之后,古容幕芊自言自语道:“哼,你这个小混混,也不看看自己的形象,想给本小姐当贴身保镖,还用那种邪恶的眼神占本小姐的便宜,你也配!

    哎呀,眼前要是有天一在就好了,这木头一到晚就知道忙他的科研,连个电话也不给我打,每次都是我主动,好像人家要倒贴似的……唉,我得给他打个电话,把今天这事告诉他,他肯定又不信,真是个书呆子,嘻嘻……”

    古容幕芊拿起电话又拨了起来……

    林一兵气乎乎地出了金领地房地产公司,冷静下来后,觉得自己了犯了个严重的错误,不由得自己骂起自己来。

    兵哥呀兵哥,你怎么跟一个丫头片子叫真呀?军人以服从为天职,格老子的,你怎么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好歹你是特种兵,还是传奇兵王。要不是老首长的命令,你会给她当贴身保镖,她也配?!

    这一点不是林一兵得瑟,他保过的人大都是国家元首级的人物,级别最低的也是正部级,这一点古容幕芊还真不够级别。

    这点挫折就令你退却了,泡妞事小,责任事大,你肩负着神圣的使命呢,人魔夏天一还没现身,你怎么能使性子闪人?你想成为千古罪人吗?

    一想到自己肩负的神圣使命和重大负责,林一兵打了个冷战,我不行,老子还得回去,非得泡到这个臭丫头不行可。脸破得厚,不行了给上学里混校园的那一套整出来,有一句话说得好,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想着想着,林一兵就笑了。到了大街上转一圈,对面一坐高楼也不知道有多少层了,装修豪华,闪着金光,跟其他建筑一比简直是鹤立鸡群。

    大楼的正中间写着四个烫金的大字:金帝大厦。

    大厅门口巨形电子屏幕上,轮番播放着金帝夜总会的营业画面,林一兵驻足了几秒,知道这个金帝夜总会是个综合的娱乐服务场所,集洗浴、住宿、餐饮、娱乐等多功能于一体,二十四小时营业。

    林一兵看到天近中等,打算先填饱肚子,然后再洗个澡,换一身新衣服,然后风风光光地去找古容幕芊纠缠。就金帝夜总会吧,反正老子现在身上有钱,几天前在林莽帮农村的大哥大嫂讨工砖钱,还讹了那黑心的孟老板一万块呢。

    打定注意后,林一兵往就进了金帝夜总会。

    金帝大夏六楼总经理办公室。

    孟二柱一脸的苦相坐在沙发上向金水南诉苦。金水南是金帝夜总会的总经理,今年四十二岁,肉乎乎的一个大脑袋,大脸,大眼,厚嘴唇,留着八字胡,一身西服,皮鞋贼亮。

    原来孟二柱在林莽市因恶拖欠民工砖钱,还仗势打人。被林一兵碰上当场教训了一顿,屁股都肿了,他老婆让他去就医,他死也不去,非要让他姐夫看过伤之后再治,结果一拖就是两三天,今天才见到他这个靠山姐夫。

    “姐夫,这事你不能不管呀?你看我这屁股都肿成面包了,耻骨可能被打断了……”

    “谁打了你?”金水南抽了一口烟,斜眼看他这小舅子一眼。

    “我不知道他叫啥名,不过见了我准能认出,个头不小,是瘸子,还柱着拐杖,像个农村的乡巴佬……”孟二柱比比划划。

    “谁打的你你都不知道?你那么多人,连个乡下的瘸子都对付不了?你难道要我去林莽给你破案?”金水南撇着嘴一脸不屑地说。

    “不是姐夫,您是不知道,这瘸子可厉害了!我手下那一二十个拿着锹镐棍棒都不是他对手。他肯定是古容集团派出的打手,要不一个乡巴佬怎么会这么厉害?而且,他刚打完我们,老古头和他的宝贝女儿开着宝马就到了,然后以我拖欠人家砖钱为名,说我不值得信任,就与我终止了合同。我把钱结了,还多出了一万,好话说尽,最后把您大名也抬出来了,可他们就是不开面……”

    “够了!”金水南一听火了,吓孟二柱一抖不敢再说了。

    “你给我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你拖欠人家多少钱?”

    “姐夫,我……”

    “别叫我姐夫,我跟着你丢人,叫我金总!”

    “是,姐夫,哦不,金,金总……”孟二柱知道他这个姐夫翻脸无情,六亲不认,自己说漏嘴了,脸上的汗也下来了,“是这么回事……”他不敢隐瞒把那天的事说了一遍。

    “二柱哇二柱,区区两万块钱你也看在眼里了?真没出息,打了活该,我看是他打你打轻了!”

    “哎,这……”孟二柱一咧嘴差点哭了,“姐夫,你说得是。压根我也没打算赖账,你说了,为两万块钱不值过,别说两万,对咱哥们来说,就是二十万二百万两千万又算得了什么?是吧!关键这气我出不来,我清账后还多出一万,他们仍撕毁了合同。我们可是至已的亲戚,我挨打你脸也无光对呀,他打我的屁股,就等于打你的脸……”

    “嗯?”金水南眼又瞪起来了。

    “哦不不不……”孟二柱自己给自己又两个嘴吧,“姐夫,无论如何你得替我出气,这人要是其他人我也就认了,他肯定是老古头特意派来的保镖,要不哪会那么巧?这是古容家故意跟我们过不去!”

    “就为了让你付那两万块钱的砖钱,古家就派保镖揍你?你也配!猪脑子呀你?”

    “哎,姐夫这……反正他们父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合同也撕毁了,姐夫,这签合同时你也在呀,这就等于不给你面子……”

    “你别叫我姐夫!”金水南听他一口一个姐夫脸上直皱眉。

    “姐夫,我为什么不叫?不管怎么说,就看在我姐陪你睡觉的份上,这事你总不能不管吧?”

    “你敢拿你姐来来威胁我?”金水南说着把嘴里烟按灭了,眼睛凶光闪了一下,吓得孟二柱赶紧矢口否认。

    “哦不不不,姐……金总,我没那意思……”

    “实话告诉你,跟我睡觉的女人多了,要都像你这样,老子这日子还过不过?好了,这事我知道了,你先派人把打你那个瘸子找到再说,下去养伤吧。我的客人马上到了,我们还有正事要谈。”

    “哎,好。”

    孟二柱小心翼翼地退出去了。到了门外又高兴了,心说,死瘸子,你还能藏哪去呀,明天我就派人盯你。你打老子,看老扒你的皮!还有你老古头和那个死丫头古容幕芊,你们说终止合同就终止,这次我让你们后悔莫及!

    孟二柱开门刚走,沙雪臣领着人就进来了,金水南赶紧站起来笑脸相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