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被摆一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3本章字数:3234字

    “哎哟,沙老弟,到楼下也不说一声,让老哥哥出去迎接一下。”金水南满面笑容地拉了沙雪臣的手。

    “金总日理万机,沙某不请自来已是讨扰,岂敢再麻烦金总迎接呀?”沙雪臣笑哈哈地说。

    “客气了不是,我这个金总在你这个钢铁之王面前哪里敢称总哟,请!”

    “请!哈哈哈……”

    两个人携手揽腕,有说有笑就进来,然后分宾主落座,有服务小姐泡茶点烟,除了两人的几个保镖外,无关人员都退出去了。

    “沙老弟,我这个人就喜欢开门见山,沙老弟无事不登三宝殿喽!”金水南品了一口茶扫了一眼沙雪臣说。

    沙雪臣大腿压起了二腿,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说:“好吧,南哥,小弟就不客气了。上次我们谈妥的活有点变动。”

    “哦,变动?什么变动?”金水南心头一震追问了一句,又装作心不在焉地品起茶来。

    “加一条吧,再帮我除掉一个人,她身边的贴身保镖林华,这是他的照片……”沙雪臣说着从手下人手里接过来一个厚厚的信封放在了眼前的茶几上。

    金水南的一个保镖过来拿起来,双手承给了金水南。金水南拿出看了两眼,然后把照片装好,那名保镖又把这信封放在了沙雪臣面前。

    金水南把茶碗放下,有人过来给点了支烟,金水南抽了一口说:“沙老弟呀,这事恐怕难做了……”

    “南哥什么意思?”沙雪臣眼睛紧盯着他,心说,你少给老子装蒜,你杀的人还少吗?你就是想看我出什么价钱而已,真是个狡猾的老狐狸!

    “沙老弟让我办的那件事本身就很棘手,现在又让我除掉她的贴身保镖,别忘了,他可是古家的人,古家在西海市的名望和地位,沙老弟,不用我多说吧,你们还有点亲戚关系,你比我清楚。另外听说野狼帮又死灰复燃了,警方查得紧,难办呢……”金水南说着摇头叹气。

    “事成之后,我追加三千万。”沙雪臣抽了一口烟平淡地说。

    金水南心里一动瞬间又笑了,“沙老弟呀,这不只是钱的问题,就凭我们哥俩这关系,谈钱那就太俗了!我金水南不敢称英雄,但却是个好交朋友的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如今你有了困难了,就是不给钱,只要能办的金某绝不含糊。只是这杀人!……尤其还是古家的人,不同于劫持呀。这这这……”金水南说着直啧嘴。

    “那就再加两千万,两件都办成,我出一个亿,先付订金百分之二十,剩下的事成后一次性付清,怎么样?”沙雪臣仍然平淡地抽着烟说。

    “哎呀……好吧!谁让我们哥俩关系这么至厚呢,说实话,这是沙老弟你呀,换个旁人我金某绝对不会接这个活,多事之秋,多事之秋哇!”

    金水南表面上有点无奈地,心里却乐开了花,我早就想收拾一下古容集团了,沙家跟着吃了挂捞只能怪你点背了!

    你不是钢铁之王吗,你不是有钱吗,这次老了狠狠地敲你一笔,也别怪我金某人势利。

    曾几何时,你们沙家、古家、容家三家联合起来,黑白两道你们都说了算,简直是油盐不进,我金水南生活在夹缝中那种感觉谁知道哇,多少年了?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呀,如今你也有求我的时候哇!这叫风水轮流转,山不转水转!

    远不的说,我小舅子孟二柱承接古容集团的那个建筑工程,钢材一涨再涨,还迟迟不到位,就是你从中从作梗,钱都流入你的腰包,你以为老子不知道吗?

    沙雪臣微微一笑,“南哥果然爽快,小弟可是个急性子,一周之内,我要见到林华的脑袋;十天之内,我要跟古容幕芊入洞房。”

    金水南一听这话,把刚拿到手里的信封又放回去了,“沙老弟呀,这十天之内干俩活,也太紧点了吧!杀人、劫持人这都得事先踩点,古家树大根深,保镖不少哇。”

    “那就半个月,不能再拖了,夜长梦多,迟则生变,这样道理的南哥比我懂。”

    “好,半个月就半个月,一言为定!”金水南像下了很大的决定似的。

    “南哥,友情归友情,合作归合作,丑话我得讲在前面,如果事情……”

    沙雪臣还要再往下说的时候,金水南打断了他,“哈哈哈……沙老弟,我金某办事你还信不过?如果事情不成,钱我一分不要,再赔付你佣金的百分之二十。”

    “嗯,南哥果然是豪爽之人,要是万一泄漏了,如果把我牵连进去,沙某人可不答应!”

    “沙老弟放心,道上的规则老哥哥明白,开弓没有回头箭,不成则成功仁,断无出卖雇主的道理,沙老弟放一百个心!”

    “好,痛快!”沙雪臣站起来,跟金水南握了握手,“祝你马到成功,沙某静候佳音,告辞!”说完沙雪臣起身要走。

    “沙老递慢走,一路顺风!”金水南带人出门相送。

    他们这些人出了办公室,客套了几句,金水南站在走廊上目前沙雪臣。

    沙雪臣带着保镖站在了电梯口,有人按了下电梯门。

    电梯门一开,从电梯里跑出急匆匆的孟二柱。沙雪臣也没在意他,带着人就进电梯。

    孟二柱跑到刚打算进办公室的金水南近前,像见了救星一样口嚷道:“姐夫,找到了!打我的那个瘸子就在我们二楼洗浴部,你猜怎么着,原来他真不是个瘸子,以前都是装的,他叫林华……”

    “混账东西!胡说八道什么?滚!”金水南此时真想把这个小舅子给宰了,一脚把他踹进办公室后,向外看了看,电梯前空无一人,电梯门早已关闭!

    其实,这些话已经被电梯间的沙雪臣听了一清二楚,沙雪臣故意将电梯门按开个小缝,金水南在训斥孟二柱的情形他尽收眼底。

    沙雪臣一咬牙,好你个金水南,闹了半天,你狠狠摆了老子一刀。你小舅子被林华揍了,你们已经结下仇口了,老子就是不花钱雇你,你照样也得收拾林华,如今你让老子出高价雇你为你报仇,你他妈这招都玩绝了!

    行,真有你的,等着瞧,这件事完了以后,老子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沙雪臣心里作劲儿,表面上仍然风轻云淡。

    金水南在屋里教训完孟二柱后,又详细问了问情况,对保镖说:“既然这小子送上门来了,机会千载难逢,那就趁热下手吧。”

    “是,南哥。我这去!”一个保镖拱手施礼。

    “天甲,这事让大洪去吧。大洪,不要轻敌。既然姓沙的肯出这么高的价钱,想必此人是个高手,另外,这是在我们的一亩三分地儿,打扰了客人或惊动了警察都不好。要做得周密,多带人手,慎用枪支,脑袋留下,尸体用麻袋装好,扔到海里喂鱼!”

    “放心吧,南哥,我知道怎么做。”大洪也是金水南最信任的得力保镖之一。

    “事成之后,给你五十万,你去转转,一个月内就不要回西海了。”

    “是,谢谢南哥。”大洪禁不住心中的得意。

    “二柱,你给大洪带个路,你和那小子见过面,一会就不要露面了。你们去吧,小心点儿。”

    这些人答应一声,出门走了。

    金水南看了看有些失意的天甲说:“天甲,有一件更重要的事等着你,大洪他们得手后,那个小丫头身边就没有贴身保镖了,两天后你去应聘,做她的贴身保镖,然后一周之内把她我给弄到沙家交给姓沙的,我们的任务就算完了。事成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是,谢谢南哥。”天甲这才知道金水南的打算。

    “下去准备吧,这两天你就不要露面了。”

    “是。南哥,那我走了。”

    “等等。”金水南看着他。

    “哦,南哥放心,天甲做事一向不拖泥带水,万一不成,我知道该怎么做,任何时候都不出卖南哥和雇主。”天甲看金水南满意了才转身离开。

    林一兵在金帝大厦餐饮部美美地饱餐一顿后,来到了洗浴部。

    今天他既来了就准备奢侈一把,因为他知道这种地方就是烧钱的地方,刚才一顿饭就花去了七百多,洗浴又交了二百多,一千元就这样没了,林一兵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这洗浴部的确也与众不同,不但特宽敞,还功能多,分游泳区、淋浴区、搓背区、保健区、汗蒸区、洗漱区、临时休息区。

    林一兵一看到游泳区,是个半亩见方的池区,池的形状呈优美的心形,纯温泉,水清见底,汪汪一碧,还微微冒着热气,林一兵忍不住就蹦了进去,在水里就游了两圈,然后一个猛子在水下钻出多远,等他再钻出面,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别提多舒服了。

    这时,洗浴部门口的皮帘被撩开一缝,露出几只凶狠的眼睛,其中一双是孟二柱的,孟二柱用手指了指池中的林一兵,然后他走了。

    接着洗浴部发生了一些变化,进来四五十个彪形大汉,全身只穿着小内裤,手里缠着白毛巾,分散在洗浴部。

    时间不大,洗浴部的人很快又减少了,不少人都神色惊慌地匆忙离开了,只剩下这四五十人向林一兵悄悄靠了过来。

    其中有一个一身粗暴肌肉的大个子,在林一兵背后的不远处拉了把椅子坐下了,有人给点上烟,他悠闲地吸着看着林一兵。

    这时,林一兵对面游过来一个彪形大汉,从林一兵面前过过去了。

    突然,此人猛一转身,伸双手把毫无防备的林一兵按到了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