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血溅泳池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3本章字数:3372字

    林一兵毫无防备,突然就被这双有力的大手按到水下,瞬间林一兵明白了,这可不是有人在和自己开玩笑,现在在西海自己只有敌人,没有朋友,这肯定是仇人要杀自己,想把老子闷死?你不知道老子是海军陆战队的吧,那好,老子今天就跟你玩玩,让你见识见识老子的憋气功。

    林一兵装作措手不及的样子,在水下还挣扎了几下,手刨脚蹬的扑腾了两三分钟,然后他四肢一软放弃了挣扎,身子在水下便不动了。

    按他的人正是大洪带来的一个打手,这人长得人高马大,水里和岸上都有两下子,是金水南的一个普通保镖,见林一兵不动了,嘴角上翘露出得意的笑容。

    很快林一兵被几只大手拽到岸上。

    林一兵仰面躺在那里闭着眼睛,脑子还没停止思想,哦,格老子的,还不是一个人,难道是野狼帮的人?沙雪臣的人?还是赵小海?这么一想,自己来西海时间不长,得罪的人还真不少。

    这时,大洪面露出得意之色,真没想到这么顺利,五十万就到手了,出去玩一个月,新、马、泰……他仿佛想到了自己已经风风光光地到了自己想要到的地方,天天抱着美妞吃喝玩乐的情形。

    哼,南哥真是抬举他了,还他妈高手,就这么两下子就玩了。其实老子就知道,老子一个人就足够了,南哥做事太小心了,让自己带这么多人来,真是太有点兴师动众了。

    大洪得意地畅想了一阵往后一退,冷冷地冲左右示意:“动手。”

    三个彪形大汉就来到林一兵近前,有两个把早已准备好的麻袋和黑色的塑料袋拿了过来,其中一个彪形大汉把手上缠的白毛巾一扯,露出了明晃晃的短刀,到了林一兵头部就蹲了下来。

    这时,林一兵猛然睁开了眼睛,把这个彪形大汉吓得一怔,嗯,这小子又醒了?醒了也晚了,去死吧!

    彪形大汉凶光一露,摆刀对着林一兵的脖子恶狠狠就是一刀。

    但是他的刀在林一兵的脖子正上方约十厘米处定格了,彪形大汉觉得有把大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腕,这只手太有力了,好像是把大嵌子一样,他一惊用力像切菜一样往下硬切,但切不下去,撤刀又撤不回来,彪形大汉彻底惊了。

    这时林一兵的另一只手的拳头就到了,“咣”的一拳正揍到这个彪形大汉的太阳穴上。

    这个彪形大汉大叫一声,身子呼的一下子就飞起来几尺高,“嘣”的一声裁入泳池,激起水花四溅。

    这时,林一兵一个鲤鱼打廷就折起来了,两个拿麻袋和塑料袋的彪形大汉还没从惊愣中反应过来,便被林一兵的鞭腿刷飞出去,伴随着两声惨叫,这两个家伙摔地上起不来了。

    这一下令在场的所有人吃惊,大洪满不在乎,冲左右低喝一声:“上,剁了他!”

    他命令完后仍然坐在那里抽烟,像老大一样往那儿一坐就看起了热闹,好像这事跟他没关。

    大洪心说,哦,你小子刚才在水里装死,我看你折腾多久,我带这么多人呢,大将压后阵嘛。让他们先卖卖力,消耗消耗他,我顺便看这个家伙身手到底怎么样。

    他这样打算着,就把手枪放到了坐椅上。其实这么多人只有他带了一把手枪,以防万一,因为他们的老大金水南来时交待了慎用枪支,另外他还带了两把短刀,其他人都是一把短刀,都在手腕处的毛巾里缠着,外人不注意看不出来,就跟普通洗澡的人没什么区别。

    这时,林一兵被七八个彪形大汉围在当中,这些人把手上缠绕的毛巾松开,把短就拿在手中,瞪着虎狼般的眼睛,围着林一兵转了半圈,其中一个挥手中的短刀扑来对着林一兵的脑袋就是一刀。

    因为这是在浴区,林一兵赤身裸体,他用丁字步站稳,免得被滑倒,双眼紧盯着对手,他要空手夺刀。

    这时那个家伙的刀就到了,林一兵微微一侧身,这一刀贴着林一兵的鼻子尖儿就砍空了。

    没等这人撤刀再砍第二下,林一兵抓住他拿刀的手用力一扭,这个彪形大汉一个跟头就摔地上了,手中刀也当啷一声掉落地上。

    这时四周围他的人一哄齐上,摆刀对着林一兵就乱砍起来。

    林一兵一脚将眼前摔倒的这个家伙踢出去,撞倒了扑过来的两个,然后跟这些人就拼斗在一起,左躲右闪,在刀缝中找机会还击,拳分直摆勾,脚下踢、摆、扫,没出一分钟,第一拨上来的这七八个人全被打发了,死的死,伤的伤,滚的滚,爬的爬,总之都起不来了,而林一兵的手中此时也多了一把短刀。

    不远处的大洪仍然坐着不动,这时,第二拨又上来二三十个,手拿短刀疯狂扑了上来。

    两分钟后,这些人也全都趴下了,再看岸上和泳池横躺竖卧的都是死尸,池水都被染成了红色。

    这时林一兵的胳膊上和后背上也划开了两道口子,鲜血直流。

    但现在的林一兵根本不知道疼了,眼睛瞪着坐在不远处的大洪等十来个人,格老子的,手中没枪,打起来真不爽啊!这帮杂碎敢偷袭老子,真是找死!过来吧,还看什么呢?林一兵面色平静地充大洪他们挑了挑二拇指。

    “洪哥,目标太棘手了,用枪吧。”有两个人面带惧色,小声在大洪耳边说。

    “用你妈个头,南哥来时怎么交待的?”大洪心里震惊表面平静,遂把眼一瞪,这些人屁都不敢再放一个了。

    “咦嗬,真是个高手啊!”大洪不淡定了,站起来把手中的烟扔了,拦住了要冲上去的那十来个人。

    这十来个人往两边一闪,把一身粗暴肌肉的大洪露出来了。

    其实这些人早就想让他出手了,看到林一兵这么彪悍,都有些害怕,都是这心思:

    这个家伙其貌不扬,怎么这么厉害?眨眼间二三十个保镖就被他一个人收拾了?那我们这十来人上去不也是白白送命?大洪你他妈倒是上啊,在这里装大瓣蒜,一会我们全都被他收装包员了!

    大洪手腕上缠着两条白毛巾,把毛巾松开就露出了两把短刀,说是短刀也不太短,一尺来长,这就是小号的砍刀,明晃晃闪着寒光,夺人二目。

    “嗬,还使双刀!你是谁呀,我们有什么过节?临死之前能不能留个名呀?”林一兵看着他这派头,知道当头的出场了,不屑一顾地问。

    “别问了,要你命的人,着家伙!”大洪冷冷的声音过后,摆双刀就剁。

    林一兵一看双刀来势凶猛,刀风凛冽,知道这是个高手,跟前面那几十人不同,就加了小心了,当然他脸上仍然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林一兵知道,躲高手的招数有讲究,躲早了,对方容易变招,这样等于没躲,还会令自己陷于被动局面,那就危险了;躲晚了,命就没了,那更危险,因此必须得把握住火候。

    大洪的双刀离林一兵的头发梢不足十公分时,林一兵猛然上步闪身,大洪的双刀就砍空了。

    林一兵身子一转,就到了大洪身后,顺势来了个秋风扫败叶,反手就是一刀对着大洪脖二梗砍来,其快如疾风闪电,唰的一声刀就到了。

    大洪真不含糊,也不回头看,摆左手刀往后一背,就像苏秦背剑那一式,“当啷”一声架开了这一刀,一转身的同时把右大臂一抡,右手刀对着林一兵双腿扫来。

    林一兵一看那一刀没砍中,往上一跃来了个后空翻,不但巧妙地躲开了大洪的这一刀,双脚正摆到大洪的下巴上,等于用脚扇了大洪一个耳光。

    不,应该是两个耳光!不过另只一脚扇偏了,正扇到他的左肩头,但就算扇偏那一脚忽略不计,这用脚扇耳光大洪也受不了,因为脚上的力度比手要大得多。

    “啪”的一声,大洪被扇出一溜滚去,手中的双刀摔出去多远,两把刀先后和地面上的磁砖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大洪被扇得眼冒金星,再爬起来时就觉得脖子骨像断了一样,疼痛难忍。

    现在他知道了,自己这两下绝对不是目标的对手。大洪还算有点自知之名,痛苦地摇了两下脖子,还好,脖子骨没断。

    调整好脖子后,他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他刚坐的椅子上,把手枪拿出来,对着林一兵就射。

    林一兵早知道他要干什么了,一看他拿枪,林一兵一个鹞子翻身,“嘣”的一声,就裁到游泳池里,激起多高的水花。

    大洪抢步过来,对着林一兵跳下去的地方“啪啪啪……”就开了四五枪。

    可水里并没有冒出血沫,由于水太清也不深,大洪在岸上能清楚地看到林一兵拿着刀潜入池底游走。

    因为大洪的枪是普通手枪,子弹从空气中进入水里,这是两种介质,威力大减不说,还偏离了方向,因此这几枪都没打着水里的林一兵。

    大洪一看打不中,便站在岸上手握枪,咬牙紧盯着水底的林一兵,心说,我看你能在水里憋多久,什么时候你憋不住了,一露头我就开枪,给你来个一枪爆头,今天非整死你不可。

    水里的林一兵在水底游走几米后,能估计到上面的情况,他知道危险肯定没消除,自己要一出去大洪这帮人还得自己开枪,算了,给他们玩点绝的吧。

    想到这,林一兵舌尖一顶上牙堂,用足力气,双脚一猛蹬地,他的整个身子就从浴池里射出来,一下子蹿出水面五六尺高,真有点像鱼跃龙门似的,弄得水花翻溅,一片声响。

    这一下大大出乎大洪和其余几名保镖的意料之外,心说怎么回事,怎么跟火山爆发一样,这里没有喷泉呀?

    还没等他们看清怎么回事,跃到最高处的林一兵一抹脸上水,视线就清楚了,身体往下落的瞬间也扫到岸上的大洪了,手中的刀一甩手就飞出去了,嘴里喊了一声“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