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泡妞计划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3本章字数:3172字

    这把刀旋转着向大洪飞过来,由于刀来得太快,大洪躲避不及,扑的一声,这一刀正中胸口。

    由于飞刀力度大,大洪也没穿衣服,一尺长的刀锋全部刺入大洪的体内。

    大洪惨叫一声,仰面摔倒在泳池中。几乎是与此同时,林一兵的身体再次坠入水中,“扑通”一声水花四溅,那动静大得惊人。

    剩余的十多个保镖一看大洪死得这么惨,目标哪是个人呢,分明是个水怪,跑吧!顷刻间如鸟兽散。

    等林一兵警觉地再次钻出水面,整个浴区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上岸后看到水里飘浮的大洪的尸体,林一兵摇了摇头,格老子的,看来不行啊,自己的绝招撒手刺练得还不到家呀,老子瞄的是他的咽喉,结果打到胸口上了,偏差十公分还多,这就是严重的脱耙呀,等回到了部队还得练。

    嗯?对了,不是军刺,原来是把砍刀,这玩意跟军刺的长度、重量都不同,要这么说还老子这必杀技还算凑合吧。想到这里,林一兵又得瑟起来。

    可刚得瑟了一半,他就警觉地赶紧穿衣服去了,心说,一下死这么多人,对方肯定完不了,老子还光着屁股呢,要是再来人,肯定都是枪呀,那老子不干吃亏吗,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林一兵胡乱地穿好衣服后,没敢走正门,拉开后窗户一看。这是二楼,连防盗网也没安,而且此时正是中午,太阳火辣辣地,正街上除了偶尔有车子飞驰而过外,少有行人,可能都在家里午睡吧。

    林一兵双腿一飘就到了街上,然后撒腿就跑,他这速度没人能追得上。

    跑了一段以后,秋老虎很厉害,热得令人发懵,林一兵满身冒汗,见没人追来,他才放慢了脚步。

    格老子的,去哪呢?饭也吃饱了,澡也洗了了,杀手也被老子解决了,回古容幕芊身边吧,她这贴身保镖老子还得接茬干呀。

    不行,林一兵走了几步又站住了,这个臭丫头故意刁难我,给我整出什么“三十八条款行为准则”,我上午是负气而走的。此时我再回去,她肯定会小瞧我,说不定还得想办法难为我。

    好吧,老子得尽快把你泡到手,不能让你牵着老子的鼻子走,到时候让你粘上我,赶都赶不走!

    眼前你不是不让我进你卧室吗,这次老子得想个办法,让你把我请进去再说!想到这里,泡妞计划第一步就在他脑海里产生了。

    先逛商场买衣服,从今天开始老子得以一个帅哥的形象出现在她面前,然后再去菜市街水产区……打定注意后,林一兵掏出一支阿诗玛叼在嘴里,点燃后潇洒地往一家大商店走去。

    金帝大夏六楼总经理办公室里,十来个狼狈蹿回来的打手正一脸死灰相站在金水南面前。

    “什么?失手了?”听完这几个的报告后,金水南胖大的身躯坐不住了。

    也不怪他,大洪身手那么好,善于双刀,还带着把手枪,另外还有四五十名打手给他帮兵助阵,结果他们去得快回来得急,目标跑了,那么多人就回来这么十来个人,包括大洪大内,二三十名打手都横尸浴区,这事太出乎意料了,他怎么能淡定?

    “笨蛋!废物!”金水南咆哮了,把手中的烟头向着这十几个打手的脸上摔去,这十几个人吓得大气也不敢出,战战兢兢地低着头。

    “这个林华难道有三头六臂?你们这么多人,啊,说说,你们是怎么失手的?”金水南气得在屋里来回直转。

    这十几个人相互补充着,把刚才在浴区行动的详细经过说了一遍,当然,有些地方会添油加醋。

    金水南听着感觉头皮发麻,什么?被按到水里闷了三四分钟还没死?这小子太不可思议了,这个林华真有这么厉害?看来是真的,他们不敢说瞎话,你看一个个狼狈得失魂落魄的样子,看那意思他们要是跑得慢了,估计一个也回不来。

    金水南双眼喷火,在屋里转了半天,最后让人把他最得力最信任的保镖头子天甲找回来了。

    此时天甲正在夜总会的包房里,被几个美女搂着,玩得正开心被一个保镖叫回来了,他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进屋站在金水南近前,一看金水南那愤怒的表情和这些打手们沮丧的样子,就知道出事了。

    “南哥,大洪失手了?”天甲问。

    “你听说了?”金水南没正面回答。

    “没有,南哥,我猜的。”天甲一低头。

    “嗯。天甲,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听你的,今天要让你去这事肯定万无一失,这个大洪一向倨功自傲,他太轻敌了,去时我就提醒他,可是他他他……唉,这群废物!”金水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南哥,你让我怎么做尽管开口。”天甲快人快语。

    “天甲,大洪他们这一失手,原来的计划就全打乱了。你不可能再去她身边当贴身保镖了,当务之急是将林华除掉,这个人太可怕了。有他在那个臭丫头身边,我们的任务就会泡汤。这一个亿我们就挣不到手,当然钱是小事,到期我们完不成任务,我们还得赔钱,姓沙的也不会跟我们善罢甘休,这也是个刺头哇!

    所以,我给你一周时间,先把她身边的这个绊脚石移开再说。这是他的照片,你先探探路,暗中下手,劫持古容幕芊的事先往后放放。”金水南说着把林华照片交给了天甲。

    “行。南哥,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天甲接过照片装到怀里,转身要走。

    “慢着。林华的身手可不在你之下,切忌,不可大意,大洪就是前车之鉴。事成之后我给你一百万,这是十万你先拿着花,劫持那个臭丫头的事另算,去吧。”金水南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大信封,递给了天甲。

    “是。谢谢南哥。”天甲接过来转身走了。

    金领地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办公室里,古国荣正在数落女儿古容幕芊。

    “芊芊呢,你这孩子,爸说你什么好呢,你怎么就这么任性呢?”

    “爸,我看这个人不顺眼,先是在工地上装瘸,然后又来我们家卖萌,他是不是罪犯我不敢说,但我觉得他来路不正,你看他看人那眼神,一看就不是好人。他能耐再大,当我们家的保镖可以,当我的贴身保镖,我觉得不安全……”古容幕芊嘟着小嘴说。

    “哎呀,我的芊芊,你现在是挑保镖,不是挑女婿,你太在意他的形象干什么?就是天一在这儿,我想他也支持你这么做的。现在我们又多了一个敌人,你想想,小臣最得意的保镖小杰死在我们家了,他能善罢甘休吗?他对你垂涎已久,你一再蹶他面子,这个人阴险,明着我们沾亲带姑,他不敢怎么样,暗地里,鬼知道他能做出什么事来!”

    “我不怕他。来暗的又怎么样,我们家也这么多保镖呢,他做得太过分,我们就去警察局告他。”

    “哎呀,幼稚!”古国荣气得刚坐在沙发上,呼的一下又站了起来,“你给我说说,你为什么不嫁给小臣?按说我们两家门当户对,你们俩还是一起长大的,可谓是青梅竹马,他长得也一表人才,我们古家搞房地产,他沙物家做钢材生意,我们两家结亲那是天作之合,你给我说说为什么不这样做的原因。”

    “爸爸,这还用说嘛,我不喜欢他呗。别人看他是个宝,我看他就是根草!阴险,奸诈,不务正业,仗着他老子的势力尽搞些歪门邪道,我死也不会嫁给这样的人。”古容幕芊闪着长长的睫毛说。

    “对了嘛,你既然知道他的毛病,还想法那么幼稚?他什么事做不出来?!我怀疑,一年前挟持你的歹徒就是他暗中指使的,然后他又去报案,为的是在你面前表功讨好呗!”

    “啊?这家伙也太坏了吧……”古容幕芊惊大了眼睛。

    “当然我没证据啊。另外,你对天一了解多少?”

    “爸,我当然了解了!他马上就成了你的门前娇客了,你怎么这么说?”古容幕芊一听说夏天一,眼睛里立刻闪出激动的光芒。

    “我可听说,此人有过恋爱史。”

    “恋爱史?跟谁?什么时候?爸,你可不兴骗我!”

    “跟沙雪臣的姐姐沙雪娇。”

    “雪娇?”古容幕芊眼睛惊得更大了,“这怎么可能?我和天一是在西海岛国留学时相识相爱的,我们一见钟情,夏天一单纯得很,他怎么会与雪娇恋爱?你听谁说的?这绝对不可能!

    “但这是真的,天一他们所里人都知道这件事,我听说后怕影响你们的感情,就一直没说。”

    “爸,那你现在告诉我这些干什么?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嫁给他!”古容幕芊咬着粉唇坚决地说。

    “我们古家容家就守着你这一个宝贝女儿,爸总不能瞒你一辈子吧。事情是这样的,当时,夏天一还在国内上学,跟雪娇一个学校,据说两个人感情很好。后来,夏天一到岛国留学,两人来往少了,接着雪娇就出事了。再后来,你们俩就相爱了……”

    “那又怎么样?都是过去的事了。”古容幕芊嘴上说着,心里对夏天一也有点小埋怨,这些事他怎么从来没对我提过呢,他和雪娇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为什么又分的手?难道夏天一有意欺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