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身子走光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3本章字数:3079字

    古容幕芊背着林一兵检查门锁的时候,微弯着腰,屁股正对着林一兵,还不时地扭动一下,现在天气不冷,穿得又薄,古容幕芊身上那迷人芳香和她这诱人的姿式,令林一兵血液奔腾,有种把持不住的冲动。

    格老子的,你这姿式太邪恶了,穿得又少又露,你是在考验兵哥的意志和定力吗?老子万一控制不住,犯了错误,你说这怪谁呢?

    这时,古容幕芊检查完了,见门和锁都安然无恙,转身看着林一兵,林一兵那淫邪的眼神又被她捕获到了,目光在林一兵裆部严重的凸起上扫了一眼,粉腮一红,咬着粉唇,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行了,你进去吧!”

    林一兵一看自己的龌龊被她发现了,赶紧警告下面的小家伙:别闹!淡定!

    然后他嘴角微微上扬,从身上拿出一根细铁丝,来到门前,往锁蕊里一投,三划拉两不划拉,然后轻轻一压门把手,像变魔法似的的,门又开了。

    林一兵礼貌地充古容幕芊一伸手:“总经理,请!”

    这下古容幕芊惊得嘴里能塞下根黄瓜,这个家伙会妖术邪法?一根小铁丝能捅开我的防盗门?这就更不正道中人了!

    “说,你究竟是干什么的?是不是撬门别锁的贼?”

    “总经理,别说那么难听嘛,你们家丢东西了吗?要不,你报警也行啊,让警察来调查调查。”林一兵一脸的无所谓。

    面对这个油盐不进的家伙,古容慕芊现在彻底没办法了,扔下一句“别忘了三十八条!违犯了我就开你!”然后找到自己的鞋子,踢着上楼去了。

    林一兵就势往沙发上一倒,格老子的,真舒服啊,终于可以不睡大街了,成果来之不易啊!

    很快楼上传出水流的声音,哦,这臭丫头开始洗澡了,我也该实行我的计划了,这次你不求老子进你卧室,老子都不会去。

    林一兵轻轻出了门,把早已准备好一个黑色塑料袋提了出来然后转到别墅后面,往上一蹿就趴住了二楼的防盗网,里面灯亮着,窗帘挡着,只能看见古容慕芊模糊的身影映在窗帘上,看那动作就知道是在洗澡。

    林一兵看到这里,嘴角微微上扬,把黑塑料袋的口打开,隔着窗户就给放进去了。然后双腿一飘,落到地上。

    回到别墅一楼大厅的沙发上,林一兵闭目养神就等着楼上浴室里的反应。

    时间不大,二楼果然有了动静。

    “啊?……蛇!……有蛇,快来人呀!……”楼上传来古容慕芊惊惶失措的尖叫声和开门声。

    “怎么了总经理,出什么事了吗?”林一兵在楼下漫不经心地问。

    “来人,快上来!有蛇!……蛇……”古容慕芊听到林华的声音,对着楼下就喊。

    “总经理,因为有三十八条,我不敢上去!”林一兵就站在一楼的道里口处故意对付她。

    “混蛋,我让你上来的,快把蛇给清出去!本小姐澡还没洗完呢,快!”古容慕芊有些失态。

    “可是总经理,我……我还是不敢上去,那可是你的卧室啊,我怕你明天开了我,要不……你下来洗吧,下面没蛇!”林一兵应付着心里不禁好笑,心说,你没洗完就对了,你不是不让我进你卧室吗?你也有着急害怕的时候呀!

    古容慕芊被蛇吓得不敢进卧室了,站在卧室门外,也不敢下去,因为此时她身上只裹着一条紧紧的浴巾,拖鞋都没来得穿,春光暴露是小事,头上身上还有残留着没冲洗干净的沐浴露。

    什么,这个家伙竟然让我到楼下洗,你休想!

    “林华,你混蛋!你敢不听我的?快上来把蛇清走,否定我现在就开了你!”古容慕芊对楼下几乎咆哮了。

    “既然总经理非要让我上去,那我可上去了啊!”林一兵说完,往上一纵身,连楼梯都没走,身子就落到了二楼古容慕芊身边。

    林一兵一看,此时的古容慕芊太迷人了,虽然有些狼狈,但更加娇楚动人。湿湿的长发披散着,那张瓜子脸更加嫩白,绝妙的五官搭配,还渗着晶莹的水珠,仿佛是一朵刚出水的芙蓉花。头上和肩膀上还有沐浴露的残留,散发出诱人的芳香。

    丰满嫩滑如白玉般的娇躯被一条不宽的浴巾围着,显得很紧张,尤其是胸前的那对大白兔因为她的急躁羞涩,一起一伏的,好像随时都会蹦出来一样,这一切都没被逃过林一兵猥琐的目光。

    一双美腿修长而白嫩,与浑圆的臀部交相辉映,勾勒出成熟女性完美的曲线,林一兵仿佛能看到那齐屁浴巾下神秘的一抹深色,他的眼禁不住直了,还像口渴似的狠狠地咽了口吐沫。

    “啊你?……不许看!”古容慕芊感受到了林一兵那贪婪火辣的目光,说着用手紧捂着自己那对快要暴露出来的大白兔,她一这捂,那两团更显得弹性十足,波涛汹涌,林一兵的鼻血差点流下来。

    “哦好,不看,没看……”林一兵真有些舍不得移开目光,但还是把身子转了过去。

    “快去,把蛇清走!”

    林一兵进了浴室,里面弥散着热气,透过朦胧的水汽他看清了自己的杰作,一条又粗又长的花鳝鱼,扭动着肥壮的身躯,正在落水管处往下钻呢。

    由于这里面有水汽,光线不太好,窄一看,这就是一条大花蛇,是够瘆人的。

    格老子的,行了,你的表演效果达到了,也该收场了。林一兵微微一笑,走过来将大花膳拿在手中,食中和中指捏着它的头,手一翻向下,正好挡住膳鱼的头,然后将大膳缠绕到了自己的手腕上往外就走。

    这膳鱼可能被林一兵捏得受不了,身子在林一兵的手腕上左曲右扭,还不停地用它那偏平的尾部摔打着林一兵的手臂,啪啪作响。

    “啊,你你你要干什么,你别过来……快把它隔后窗户扔出去,扔得越远越好……”古容慕芊在浴室门口惊慌失措地说。

    “总经理,它不咬人的,一条小花蛇而已,就是咬了也没关系的,我会治,你看它多听话……”林一兵说着,故意拿到古容慕芊的近前,捏膳头的两手指悄悄一用力,这膳鱼挣扎了几下果然老实了。

    “啊……你,快拿走……拿走!”古容慕芊脸色都变了,把身转过去,缩在了栏杆拐角处,双手捂着脸哪里敢看。

    古容慕芊又摆手又是捂脸,因害怕身体还有点颤抖,她这一番动作幅度就有点大,本来刚洗过澡身子就光滑,再加这浴巾也不大,稍微一松动,唰一下,围在她身上唯一的那条遮羞布罢工了!

    这一下,古容慕芊娇美的胴体一丝不挂地暴露在林一兵眼前。

    嗯,格老子的,啥情况?林一兵瞪大眼睛,眼珠子几乎滚出眶外,鼻子一热,唰的一下鼻血下来了,手一松,那条大膳鱼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

    “啊?”古容慕芊这时也知道怎么回事了,也不害怕蛇了,尖叫着捂着脸以最快的速度跑进了浴室,回手一把将浴室的推拉门关上,心像敲鼓一样就扑通开了,完了,完了完了,这下可完了,我这纯洁无瑕的女儿身一下让他看光了……

    她顾不得许多,赶紧把裙子胡乱地套上,连小内内都省了,隔着花玻璃往门外看,她这浴室门装饰琉璃是那种单光琉璃,人从外面往里看什么也看不到,但在里面往看,跟普通琉璃一样清楚。

    外面的林一兵的鼻血已经处理干净,正弯腰捡那条“大蛇”。

    原来,刚才林一兵也怕吓着这位娇金斤,手用力过猛,把大花膳给捏死了。

    看到古容慕芊给力的身体,他热血上涌竟然流鼻血了,古容慕芊躲进浴室,他赶紧处理完以后,准备下楼,正发现这大花膳死在浴室前的地上,林一兵心里一动,得赶快把它清走,否则一会儿就露馅了。

    其实已经露馅了。这是西海市,水产很丰富,古容慕芊从小在这里长大,膳鱼肉没少吃,怎么会连蛇膳分不清呢?

    古容慕芊仗着胆子一看,那条“蛇”一动不动在林一兵手里像面条,不对,这哪是蛇呀,尾巴呈扁平的带状,头部小而尖,还有两根短短的须,分明是条大花膳,哦,原来是这个混蛋搞的鬼?

    瞬间,冰雪聪明的古容慕芊全明白了,好你个林华,竟然耍你家小姐,害得本小姐在你面前彻底走光,看我怎么收拾你?本小姐的便宜是好占吗?她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这时林一兵把大花膳扔进了楼下的垃圾桶,刚要下楼的时候被古容慕芊叫住了。

    “哎呀,我的戒指呢?林华,快来,帮我找找……”一身连衣裙的古容慕芊说着拉开了浴室门,对林一兵笑得很甜,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格老子的,怎么个碴儿?林一兵有点发懵,她好像一点儿也不介意刚才我看了她的身子,我想着她要对我非打即骂然后开了我呢,是不是因为那条蛇被吓得荷尔蒙分泌失调了,找戒指这分明是个借口,难道她要主动投怀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