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 神腿杀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3本章字数:3566字

    西海市金领地房地产有限公司地处西海新城老城交汇处,这是名符其实的市中心,新修整的大马路又宽又直,几乎有少有车辆拥堵的现象。

    上午八点半钟,一辆电平车裁着桶装纯净水缓缓开进了公司院内,驾车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中等个头,穿着一身蓝色的工作及,肩膀上搭一条毛巾。

    到了办公楼下,这个送水工扛起一桶水往大厅就走,这时过一来个年轻人,西衣革履,上来搭讪道:“大哥,我是公司新来的,正好上楼,我帮你扛一桶吧,我们俩一块上去。”

    说着,年轻人不容分说,也从车上扛起一桶跟着送水工就走。

    送水工一看,这人不错,楼上只要了两桶水,我们俩一块上去,那省得我跑一趟了。

    送水工谢过这个年轻人,二人进了大厅按开电梯门,把水放在电梯里。送水工关上电梯门,按了个十三楼,而那个西服革履的年轻人按了个二十三楼。

    送水工一看,“兄弟,你不往十三楼哇,真是麻烦你了,那这样,一会到了十三楼,你把水帮我放外面就别管了。”

    西服革履的年轻人微微一笑:“大哥,不麻烦,不麻烦……”说着,他一伸手从衣服袖里亮出一把刀了,胳膊猛然一挥,正中送水工的脖子。

    送水工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喉管被割断,鲜血喷溅,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倒地身亡。

    原来这西服革履的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金水南的最得力的保镖天甲。

    三天前,天甲奉了金水南的命令要杀林一兵,这三天他正踩点,他先围着古容慕芊的别墅转,后又围着金领地房地产公司转悠,正捉摸从何处下手呢,无意中他发现这个送水工。

    送水工天天都在这个时间来送几桶水,天甲脑子转了转,明白了,楼上科室多,天天有科室需要纯净水,因此这个送水工才天天在这个时候来。

    天甲看着这个送水工,灵机一动,觉得就从这个送水工身上下手,来个偷梁换柱,白天以送水工的形象出现在古容慕芊的办公室里,出其不意动手,这样成功的机率可能会大些。

    因此,才出现了刚才电梯内的惊魂一幕,可怜的是这个无辜的送水工白白丢了性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天甲快速把他的工作服脱下来,穿到了自己的身上,然后用送水工身上的毛巾把血迹擦净。

    这时电梯到了十三楼停住,电梯门开了,还好,电梯口刚好没人。年轻人把水扛上,出了电梯,电梯门自动合上,电梯载着送水工的尸体往二十三楼去了。

    天甲扛着桶纯净水,快步走到总经理室门前,轻轻敲门,里面传出古容幕芊甜美的声音,“请进。”

    此时的天甲已经戴上了一副白口罩,肩膀上也搭了条白毛巾,他的个头身材跟那个送水工还差不多,再一穿上他的工作服,不细看根本看不出异样来。

    天甲进屋后充坐在最里的古容幕芊一笑点了点头,古容幕芊抬头看了天甲一眼,又继续看他的资料。

    现在的古容幕芊经过三天的磨合,已经认可了林一兵作他的贴身保镖。

    不认可也不行了,因为那天晚上除了女孩子最宝贵的阵地外,其余的一切便宜全部让林一兵给占了,这三天林一兵与她形影不离,她倒有了一种安全感。

    天甲随手把门带上,眼睛快速将屋内扫描了一遍,他发现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古容幕芊和林一兵两个人。

    此时的古容幕芊正坐在办公桌前看一份资料,而古容幕芊的旁边,则站着林一兵。

    林一兵今天的造型很酷,西服革履,留着短寸,架着墨镜,双手后背,往那一站,稳如泰山,闪着警惕的目光打量着来人。

    天甲心中高兴,心说,看来今天该着我成功,一切都顺利地按计划进行,必须速战速决,一会儿电梯里的死尸被人发现,就不好办了。

    他打定注意后,肩膀上扛着水一边往门口不远处的饮水机旁走,一边不时拿眼睛瞄古容幕芊旁边的林一兵。

    他发现林一兵的目光如电,透着稳健和刚毅,便赶紧把目光移开了。

    嗯,林一兵就觉得这“送水工”看自己的眼神有点特别,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而这个“送水工”则不看他了,到饮水机前,快速将水桶放下,装着喘气的样子,把肩膀上的毛巾拿着擦一把脸上的汗,然后把毛巾往肩膀上一搭,一只手就很自然地伸进了衣袋里,握住了那把装有销声器的手枪。

    天甲刚要掏枪行动,古容幕芊桌子上的电话响了,天甲就愣了一下,眼睛紧盯着那电话机,衣袋的手没敢轻举妄动,弯腰用一只手就慢慢地拆水桶的包装。

    古容幕芊拿起了电话,“喂,你好,金领地总经理办公室……姜师傅?啊,好,请稍等……”古容幕芊说着把话筒往前一递,对天甲说,“姜师傅,你们老板让你接电话。”

    天甲没有理古容幕芊的碴儿,他知道再不动手就露馅了,猛然掏出手枪对着古容幕芊身后的林一兵就是一枪。

    由于枪上装有销声器,这枪并不怎么响,但是枪轻响过后,古容幕芊身后的林一兵却消失了。

    与此同时,古容幕芊惊叫了一声,也趴到了桌子下面。

    “啪啪啪”天甲为了确认那一枪是否打到林一兵,他拿着枪一边嚣张地往前走,一边向林一兵刚才站立的地方连放了几枪。

    可是天甲刚到办公桌近前,一物挂着风声飞来,天甲躲闪不及,惨叫一声,手枪落地,鲜血迸流。

    可那东西后劲儿十足,并没有坠落尘埃,而是旋转着向天甲的脖子飞来。

    天甲反应很快,手一受伤,身子就平射到沙发靠背后面。那东西落空,终于坠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竟然是把军刺。

    原来,刚才天甲那第一枪并没有打着林一兵,其实天甲一进来,林一兵就注意了他了,二人一对目光,多次保镖经历和多年特种兵的警觉告诉他,这个人值得警惕。

    后面的细节也被有心的林一兵捕捉到了,特别是古容慕芊让天甲接电话,而天甲毫没反应,却突然掏出了手枪。

    林一兵一看不好,在枪响的同时,他自己就先摔倒了,这一假摔为的是给自己的行动赢得时间,先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古容慕芊一把按到桌子下面,古容慕芊发出的惊叫便是林一兵杰作。

    将古容慕芊按到桌子下面的同时,林一兵顺势也掏出了那把军刺,天甲的三枪轻响过后,倒在地上的林一兵凭着感觉把军刺就甩出去了。

    林一兵这一飞刺削中天甲拿枪的手,硬生生把大拇指给削去一半,天甲反应太快,否则,他的手腕就没了。

    这一下屋里暂时又恢复了平静,古容慕芊吓得真魂出窍,这么安静舒适的办公场所,眨眼间成了杀人流血的战场,古容慕芊软到地上都起来了,眼睛受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

    “嘘——”林一兵半躺半卧,怀里抱着他,用手一指自己的嘴唇,示意他趴着别出声,那意思是没事,这里交给我,你千万别乱动。然后他身子射了出去,轻轻往沙发处移来。

    通过刚才第一回合的交手,林一兵知道这是个难缠的杀手,其身法快,功夫精,经验丰富。

    林一兵也不敢掉以轻心,他之所以没用枪,是因为没确认对方是不是那个人魔夏天一,因为对方戴着口罩,万一是他,开枪后果的严重性,老首长在飞机上早就警告过他,必须得活擒或者用传统武力将其除掉。

    林一兵刚往前走了两小步,那张大沙发呼的一下就向他飞了过来,像长了翅膀一样。

    林一兵不敢躲,因为他害怕自己一躲,这大沙发砸着身后的古容慕芊,自己必须得保护她的安全。想到这里,林一兵飞起一脚,将大沙发踢飞了。

    这个庞然大物,因为受力不匀,在空中一转方向就变了,正砸对面的窗户上,“咔嚓”,“稀里哗啦”,沙发掉落在地上变了形,窗户玻璃碎了一地。

    林一兵和天甲自然不管这些,早已斗在一处。别看天甲一只手受了伤,但攻击力丝毫不弱。

    开始时林一兵左躲右闪,他想摸一下对方到底有多大本事,几招过后,林一兵吃惊地发现,这个天甲最厉害的是他的腿法,堪称一绝。

    只见他一只腿站定,另一腿像一个大拳头,连踢带踹,左扫右摆,围着林一兵的脑袋直转,简直是神出鬼没。

    格老子的,神腿呀!不过,跟老子比,你只能算是个中指呀!林一兵做到心有数后,身子像魔影一样避开天甲的腿攻,伺机出招。

    这时,天甲一个摆腿向林一兵脸上扫来,林一兵身子往后一倒,身子像一块板子样就摔倒在地,然后他以后背为支撑点,腰部用力,腰眼一拧,双腿就摆起来了。

    此时天甲单腿站立,另一只腿在空中一蜷还没收回去,那意思是看林一兵往哪躲,然后连环出击。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林一兵的腿就扫到了,正扫到天甲的那只腿上,天甲大叫一声身子横着就飞出去了,正砸到门口不远处的一个水晶茶几上,“咔嚓”一声,茶几被砸了个粉碎。

    就在这时,门一开,好几个保镖堵在了门口,枪口对地上的天甲,“别动!”

    令林一兵奇怪的是杀手功夫太棒了,这么重重地摔了一下,没有骨断筋折,而且杀手一个跟头滚到门口,双腿一摆,最靠前的两个保镖被他摆飞了,门口一保镖一乱,天甲像个球一样就到室外,站起来撒腿就跑。

    “站住,再跑我们就开枪了!”保镖们明白过来,在后就喊。

    “别开枪!保护总经理安全,他跑不了!”林一兵说着,将他的军刺捡起,一晃身就到了室外。

    此时却不见了杀手的踪影,走廊上空空如也。嗯?格老子的,身法怎么这么快?人呢?

    林一兵看了看电梯处没有人,他不可能这么快就进电梯,林一兵再看地上,斑驳的血迹显示杀手往右边跑了。林一兵三蹿两纵就追了上去,前面是个安全出口。

    林一兵晃身到了楼梯扶手处一看,那名杀手双腿骑在楼梯上,迅速下滑,十三层高楼,他已经快到底层了。

    混蛋,非逮住你不可!林一兵刚要纵身跳下去,电梯门开了,冲过两个人来,两支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他:“不许动!”

    林一兵扭头一看,惊得目瞪口呆,怎么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