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 再遇警花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3本章字数:3355字

    林一兵听到喝喊一回头,两个便衣刑警站在他近前,后面跟着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枪口都对准了自己。

    令林一兵大惑不解的是,这两个便衣刑警不是别人,正是跟他有冤缘的铁楠和赵小海。怎么是他们?他们不是回林莽了吗?林一兵瞬间脑子有些短路。

    但此时更短路的是铁楠和赵小海,赵小海一看到林一兵就来神了,“张华?好胆大的歹徒,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来这里杀人人,跟我们走一趟!”

    说着,从身上拽出手扣,到了惊愣不已的林一兵面前给扣上了,但仍不放心,用枪顶着林一兵的腰:“小子,我知道你有两下子,但我警告你,最好老实点,别耍花招,否则我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赵小海怕林一兵再出其不意抱起他的铁队再跑,因为有了四次前科,赵小海这等于给林一兵加了双保险。

    “林一……”铁楠更是惊脱口而出,但嘴里的“兵”字还没出口,林一兵充她微微摇了摇头,聪明机敏的铁楠便明白了,赶紧改口:“林华?”

    “对,我是林华。警姐,我们又见面了,这世界太小了!”林一兵微微一笑打趣道。

    此时,脑子最不够使的就是铁楠,铁警花粉脸一红,心说,这不是林一兵吗?我朝思暮想的兵哥呀!

    几天前他的那场特殊演习,把我们俩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我们之间还发生了很多事,他救过我的命,多次抱过我,吻过我,在医院,我们还同床共枕了一晚上,虽然是和衣而卧,但我心中早就认定了他。

    后来才知道他的特种兵身份,心里更加仰慕不已。可是几天前,他跟着老首长以保镖的身份坐飞机回部队了,他走了连个电话和联系方式也没留下,却带走了我的心,为此我暗中还哭了好几次,今天他怎么在这儿?难道是在梦中……

    铁楠暗中掐了一下自己,疼痛的感觉告诉他,自己和心仪已久的兵哥确实邂逅了。很快,她也明白了,以兵哥的身份出现这里,又是这种形象,肯定在执行什么特殊的任务,刚才他的眼神是让我为他保密呀。

    “什么林华?扒了皮我认得你的骨头,你就是通缉犯张华!如今又涉嫌杀人,跟我回警局!”赵小海说着怒气冲冲地用枪一顶林一兵的后腰。

    林一兵看到赵小海就烦,这个混蛋对自己纠缠不休,上次腿上还挨了他一枪,要不是仗着自己有超能,早就毁在他手了,如今他把自己扣了起来,还拿枪顶着自己,这家伙实在太可恶了!

    林一兵真想给他一鞭腿,但眼前的场合令控制住了自己。

    “杀人?难道有人被杀了吗?”林一兵对他的话嗤之以鼻。

    “你还给老子装,我早就猜到是你!连一个送水工都不放过,尸体还在电梯里躺着呢?”

    “你?……血口喷人!”林一兵不淡定了。

    “是真的,我们在附近巡逻,接到报案赶来后,有一个送水工刚刚在电梯里被杀,死亡时间不超过半小时,尸体就在这儿。”铁楠说着领着林一兵到了电梯近前。

    林一兵惊呆了,隔着警戒线,他看到解目惊心的一幕:一个中年男子被割喉,身子半缩半卧在电梯角落,五官狰狞,旁边放着一桶纯净水,喷溅在电梯壁上的鲜血已经流成不规则的图形。

    “你还有什么说的?!手段残忍,令人发指,要不是上级有命令,我早就一枪嘣了你!可是我就不明白了,上级对你这样一个怙恶不悛的罪大恶极之人为什么总是怜悯?竟然不让我们开枪,实在是莫名其妙!”赵小海一脸鄙视,还哼了一声。

    “我不想听你在这里放屁,刚才一个杀手冲进办公室要杀我们总经理,这事肯定是他干的,要不是被你搅和了,我早就抓住他了!”林一兵的声音,沉痛中带着几分惋惜。

    “编?接着往下编?……还你们总经理,是谁呀?”赵小海对林一兵的话根本听不进去。

    “是我!他没有骗你,这是真的,我可以作证,我身边的这些保镖都可以作证。”古容慕芊带着保镖来到了林一兵近前。

    现在的古容慕芊已经从惊恐中恢复了正常,而且对林一兵的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她感激林一兵刚才舍死救了自己,更担心林一兵的安全,这才带人匆匆赶来。

    古容幕芊一看电梯里的惨状,吓得也芳心乱跳,赶紧把脸转了过去。

    “芊芊小姐?你……你还包庇他?连叱咤商界的西海市房地产之王的女儿都替他说话,看来这小子神通不小!”赵小海有点儿不可思议地说。

    “赵队长,请你口下留德……哎,你怎么能抓他?就是警察也不能乱抓人呀,他是我的贴身保镖,你们应该去追刚才那个凶手,他才是真正的杀人犯!快放人!”看到林一兵被赵小海扣上还被枪顶着,古容幕芊十分生气。

    “放人?哼,芊芊小姐,你应该明白。我们是刑警,我们在办案,你只有配合调查案情的权利,没有干涉我们逮捕嫌犯的理由!需要时,我们会通知你的,带走!”赵小海一脸的不屑。

    “赵队长,铁队长,事实胜于雄辩,你可以到我的办公室去看看,我和我这些保镖都是目击证人,凶手以送水工的形象突然对我们出手,多亏了林华,他才没有得逞,凶手刚刚逃走。”古容幕芊不失时机地说,心说今天无论如何你们不能把我的林华带走,你们这不是冤枉好人吗?

    然而,赵小海根本不听古容幕芊命人押着林一兵就走。

    “等等!”铁楠终于说话了。

    不是她这么沉得住气,而是古容幕芊的出现使她的心理泛起了酸酸的涟漪,心说,怎么个碴儿,林一兵给他当了贴身保镖?一个传奇兵王,一个保护过国家领导的现役军人,竟然给一个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当保镖?真的假的?难道他这也执行什么特殊任务?有点荒唐也。

    特别铁楠听说“贴身保镖”这四个字从貌美如花的古容幕芊嘴里说出来,她太不适应了,有一种被人抢了生意的不爽,这保镖一词还好接受,但这“贴身”二字内涵太深,仿佛是朵带刺的玫瑰,刺疼着她。

    铁楠红着脸不由得打量起二人的表情来。

    林一兵现在的那种吊儿郎当的猥琐相,在铁楠看来变得了可爱了。

    古容幕芊的美激起了女人天生的嫉妒情愫,特别是古容幕芊现在看林一兵的眼神没有了霸道与刁蛮,还是流露着柔情与关心,决不能让她把兵哥抢走!

    铁楠正在捉摸这些事的时候,赵小海下令要把林一兵带走。铁楠这才从感情的涟漪中回到现实,眼前的案情很明显不是林一兵所为,凶手肯定另有其人,因此,她才出面制止了赵小海的鲁莽。

    “铁队你?”赵小海现在最怕的就是铁楠跟自己唱对台戏,铁楠一说话果然方向不对,赵小海心中又积蓄了怒火和不满。

    在其他案情上,两个人一向配合默契,但只要是关乎张华这个罪犯的事情时,她准得跟自己对着干。这是赵小海近几天总经出来的规律,也是他最不能容忍的地方。

    “案情重大,鲁莽不得,我们还是再看看总经理办公室的现场再说。”铁楠说完,跟着古容幕芊就进了总经理办公室,赵小海是助手,只得服从命令,让警员押着林一兵,一行人等也进了古容幕芊的办公室。

    古容幕芊的办公室现在乱了透了,可谓是狼藉满地,破损的窗户,摔坏的沙发,砸毁的茶几,撞倒的坐椅和散落的文件,还有杀手的现场留下的半截大拇指和斑斑血迹,这一切都赫然在目。

    铁楠和赵小海仔细地勘查了一遍,让人拍了现场照,将拇指等有用之物装起来。

    林一兵看他们忙活也不说话,只是不时地用眼瞅瞅铁楠,又看看古容幕芊,格老子的,两个都貌美如花,将来假如都粘上老子,老子还不好取舍呢?

    你看这铁警花,柔中带刚,巾帼不让须眉,得体的警服,飒爽英姿,越看越爱看。

    而这古容家的千金,面如桃花,高雅如牡丹,身材曼妙,又如出水芙蓉,也是美女中的极品,越看越得劲儿!

    这时,两个美女也捕捉到了林一兵看自己那坏坏的目光,粉腮一红,都动如脱兔般把目光逃开,而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铁队长,赵队长,恕我多嘴,你们不是林莽的警界精英吗?怎么办案办到我们西海来了?”古容幕芊不解中还带着不满,意思是,你们俩手是不是太长了,难道这偌大的西海,人口百万,没有警察管事了吗?你们赶快滚回你们的林莽去,省得本小姐看着心烦。

    “芊芊小姐,天下警察是一家呀,哪里有案情,哪里有需要,哪里自然有我们警察的身影!我和铁队这次来西海完全是奉命而行,不会放过一个逃犯,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你还有什么疑问吗?”赵小海轻蔑地说。

    “当然不敢有。”古容幕芊一看他打官腔便不理他了。

    铁楠认为着赵小海说得不妥,把话接过来说:“哦,总经理,是这样的,告诉你也无访。因为目前西海市被阴霾所笼罩,沉渣泛起,奸商勾结,官商勾结,纵横捭阖,黑帮势力趁机抬头,而且据说野狼帮又在西海市死灰复燃。市区最近接连出了几起大案,歹徒作案手段凶残,行踪诡异,警力就有些紧张。

    我和我的助手赵队长奉了市局邱局长的命令也来协助调查破案,我们目前是专案一组,什么时候肃清了犯罪,打击了黑道,社会风清气正了,百姓安居乐业了,我们才会撤离回林莽的。”

    铁楠说这些话的意思是含蓄地告诉古容幕芊,除非完成任务,再带上我的兵哥。否则,想让我们离开西海,没门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