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金钩钓鱼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3本章字数:3103字

    古容慕芊的别墅,卧室里一身淡装的她更显得娇美动人,父亲古国荣前两天到省外谈生意去了,自己最亲近的人就是未婚夫夏天一了。女孩经历这种凶杀场面,大都受不了,此时她最需要的就是亲人和爱人的关怀。

    她拿起来电话本想向自己朝思暮想的夏天一撒个娇,诉诉委曲,但对方仅围绕一个“忙”字两句话,便把她打发了,令她好不心烦。

    这一幕没逃过一楼大厅里林一兵的眼睛,现在他早就在这座别墅四周装上了视频监控和窃听器,这个院子里的任何一角落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和耳朵。

    林一兵通过视频和窃听装置,看见这个绝美女子打完电话,泄气地躺在舒柔的大床上,四脚朝天,双腿叉着,那架式令人想不乱想都难。

    林一兵的血液又高速奔腾起来,心里痒痒的,下体也有了强烈的冲动。

    心说,格老子的,芊芊小姐,注意下你的形象,你难道不知道你的一举一动,都是现场直播吗?楼下的兵哥可都看着呢!

    哦,想你的未婚夫了。但是你哪知道,你现在那个夏天一是个冒牌货呀!真正的夏天一已经化身为人魔,见了女孩子就祸害,祸害完之后就杀掉,完全没了人性。如果他要真来了,不把你吓死也差不多!你要真的耐不住寂寞了,老子不在楼下闲着吗,只要你一句话,或一个手势,哪怕一个眼神,老子随时都乐意效劳,这里又没人打扰,我们互动一下,那多美呀,嘿嘿。

    “林华,快上来!”楼上传出古容慕芊的声音。

    嗯?格老子,我想美事想疯了,怎么出现幻觉了?不对,视频监控里,一身宽松连衣裙的古容慕芊已经到了卧室门口,正在喊自己了。

    林一兵心里一激动,格老子的,想什么来什么,难道她真耐不住寂寞了,今天打算主动献身?兵哥真的是交了桃花运了!

    “哎,来了,芊芊小姐,林华随时效劳!”林一兵心神荡漾,答应着,一跺脚就蹿上了二楼,连楼梯都省了。

    古容慕芊一看林一兵飞上二楼,心里对他的身手佩服得五体投地,心说,我们天一要是能有这小子十分之一的身手,我也就高枕无忧了,不过有这小子守着也不错,这几天的表现挺忠心的,那天在办公室真是吓死人了,凶手也太胆大了,光天化日竟然闯到办公室杀人?要不是他,自己可就惨了。

    古容慕芊想着,小嘴一抿转身回卧室了。

    “芊芊小姐,我可以进来吗?”林一兵装作谦谦君子的样子。

    “当然,进来坐吧。”古容慕芊已经坐到了沙发上,倒了两杯红酒,把连衣裙的下摆一撩,翘起了二郎腿,笑迷迷地看着林一兵。

    林一兵进来在古容慕芊对面坐下了,古容慕芊推给林一兵一杯,自己端起了一杯,晃了晃品了一小口说:“上次本小姐能脱险,多亏了你,这是额外赏你的。”

    “芊芊小姐,这是我的份内之事,贴身保镖嘛。”林一兵回应着,也没客气,端起高脚杯先晃了晃,然后用看了看酒色,用鼻子吻了吻,最后尝了一小口,过了几秒才咽了下去。

    “嗯,不错,好酒。”林一兵顺口夸道。

    “林华,你还懂红酒?那就你给我说道说道这红酒特色吧。”

    古容慕芊口气中带着轻蔑,心说,你来当保镖之前就是一个乡巴佬儿,这种酒恐怕你连见都没见过,不懂装懂,刚才跟着我学的,还装模作样品酒,我最讨厌这种故弄玄虚的人,看你怎么回答我。

    其实,林一兵给国家元首当保镖,陪同出访时不止一次接触过这些著名的红酒,喝得多,见得多,听讲得也多。因此他这方面不是外行,今天一看,格老子的,考我来了是吧,那老子就给你说两句。

    林兵微微一笑,“哦,懂谈不上,只是以前喝过几次。这是产自法国的拉菲系列红酒,价格从数千到数万元不等,口感圆润饱满,令人回味无穷,堪称红酒中的珍品。喝这种酒前要先打开瓶子,在空气中释放一下,然后观察酒色,喝之前要轻摇一下,然后浅浅一小口,就是品……”

    林一兵侃侃而谈,古容慕芊一看还真难不住他,这人绝不是个乡巴佬儿,一个乡巴佬儿也就不可能有那么好的身手和这么多的见识。这个林华,究竟是干什么的呢,问他几次他好像没对自己说实话。

    林一兵看古容慕芊对自己回答还算满意,但那对迷人的大眼睛直转,心说,你想什么呢?喊我到你的卧室来,难道就只为了赏我这半杯红酒,然后考考我对红酒的了解?格老子的,究竟还有下文没?老子很期待呀!

    林一兵意淫着,表面上品着红酒,眼睛不时地往古容慕芊身上扫荡,由于她坐着的缘故,胸前那对鼓荡之物暴露在低领口连衣裙下,更显得丰硕有货了。

    她的姿势也很优美,一手拖着香腮,另一手端着红酒,臂如莲藕,那双雪白的大腿,直晃林一兵的眼睛。

    古容慕芊这时也感觉到了林一兵那不怀好意的眼神,不离自己的敏感区,简直是入木三分,脸一红,下意识把裙子拉了拉,企图把自己的这双腿多盖住些。

    这个动作林一兵觉得好笑,格老子的,你身上对老子还有秘密可言吗?该亲的地方亲了,该摸的地方也摸了,多亏老子不是坏人,否则,你的堡垒早就被老子攻破了。

    “林华,你见多识广,思维敏捷,那你就帮我分析分析那天凶手会是谁,为什么要杀我们?”古容慕芊也是没话找话,自己把他喊来了,半杯酒还没品完,也不好意思赶他走,就找个话题吧,总比两人干座着要强。

    其实林一兵这两天早就反复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已经排除了此人是夏天一的可能,但是凶手作案疯狂,选择了令人出其不意的白天,作案地点还是办公室,可见是艺高人胆大,决不是一时性起来赌命的莽夫。

    凶手先对自己下手,目标非常明确,这说明自己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某些人的利益。此前沙家的保镖小杰死在我手,难道是他派人来报复我?

    另外,前几天在金帝夜总会浴区,几十人围杀自己,也绝不是偶然。兴许是野狼帮的人来追杀我,黑蝴蝶让自己刺杀古容慕芊,而自却在这里明目张胆的当起了他的贴身保镖,这些事恐怕野狼帮的人早就知道了。

    凶手是个高手,会是谁派来的呢?林一兵想不明白。

    今天古容慕芊一问他,林一兵有意避开野狼帮的事,想了想说:“芊芊小姐,我的看法不一定正确,我怀疑是沙家的人干的,因为他的保镖前几天借比武为名要害我,反被我整死了,沙雪臣恼羞成怒当场拨枪要击毙我,多亏古董事长出面制止,但他负气而走,此事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我还怀疑一个人。”古容慕芊若有所思。

    “谁?”林一兵追问。

    “金帝夜总会的总经理金水南,这个杀手有可能是他派来的。你可记得那黑心的包工头孟二柱吧,就是那天下午在林莽建筑工地,他恶意拖欠人家砖钱,被你打了,我爸爸出面施压,他不但还清了欠债,还多出了一万块,就是那小子。事后我们跟他终止了合同,他姐夫是就是这个金水南。”

    林一兵恍然大悟,对呀,我怎么把这事忘了,这小子当时是说过狠话,老子也没放心上,原来他真有后台。金水南这个人西海市没有不知道的,自己在浴区被追杀也可能与他有关,只有他和沙家才能养得起这样的顶级杀手。

    不行,老子非得想办法让凶手伏出水面,看看幕后的元凶到底是谁。想到这里,一个计划在林一兵的脑子里产生了。

    “芊芊小姐,你想知道凶手是谁吗?你想弄清事情的真相吗?”

    “当然,你什么意思?”古容慕芊瞥了林一兵一眼。

    “那好,请你离开金领地公司,到外面搞一个小活动,并且把消息散布出去。杀手没成功,他肯定还得来,到时候将他拿住,一切就真相大白了,这是个金钩钓鱼之计。只是芊芊小姐,不知道你敢不敢冒这个险。”林一兵笑容玩味地看着她。

    “好注意!谁说我不敢?有你在我身边,本小姐什么都不怕!三天后,我要到金沙滩水上乐园游玩,我也好长时间没去了那儿了,你就负责安排吧。”

    “好。”林一兵心说,行呀,这豪门千金有点胆识。

    “看你今天的表现这么给力,本小姐请你吃香蕉!”古容慕芊说着,把一盘新鲜的西海芝麻蕉随手拿起一个,剩下的推给了林一兵。

    林一兵没客气,随手拿了一个,去皮刚要吃,就见古容慕芊已经把剥好皮的香蕉塞到了粉嫩的小嘴里。

    林一兵看到这一幕,邪念油然而生。

    林一兵心痒痒的,格老子的,美女,请注意你的吃姿,在男人面前这样肆无忌惮地吃香蕉,很容易让人遐想联翩把持不住的。你不会有意在暗示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