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章 暗流涌动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4本章字数:3116字

    林一兵邪恶的目光正好被古容幕芊看到,古容幕芊正津津有味地吃着香蕉,发现林一兵那邪恶、贪婪的目光紧盯着自己,她俏脸一红,把半截香蕉扔垃圾篓里,转身去了洗手间。

    格老子的,看来今天没有下文了,这是她害羞躲开老子了。算了,有朝一日,老子会让你主动投怀送抱的,兵哥泡妞的原则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绝不用强。来日方长吧!

    林一兵带着几分失落,出了她的卧室,一个空翻到了楼下,想起自己的金钩钓鱼之计,赶紧抓起了桌上的电话……

    金帝大夏六楼总经理办公室的暗室里,金水南和沙雪臣正在抽着烟交谈着,两人身边都站着几个他们最亲信的保镖。

    原来,沙雪臣对金水南的行动了如之掌,现在他也知道了这个化名为林华的张华的确不好对付,自己最好的保镖和金水南最好的保镖都相继失利,难怪我姐要花那么大本钱救他呢,此人太可怕了,必须尽快除掉,否则林华一旦得手,自己的芊芊就危险了。沙雪臣坐不住了,这才来找金水南。

    “南哥,听说你两次都失手了,时间可不多了,南哥一定要运筹好哟!”沙雪臣说这话时,眼睛里流露出幸灾乐祸的得意,语气中含带着警告和提醒的成分。

    “沙老弟,谢谢你的提醒和关心。不过你跟我金某人打交道的次数还是少哇,你尽管放心,在别的地方金某不敢说,如今在这西海市五区八县,还没有我金某人办不成的事。只是眼前出现了一些小插曲,这都很正常,胜败乃兵家之常事嘛!我们约定的时间不还有几天吗,这就像是一场球技比赛,奇迹总是在最后一刻出现,沙老弟就听我的喜信吧。”

    金水南说着,也不看沙雪臣,狠狠地抽一口手中的雪茄,身子往一椅,靠在了大板沙发上。心说,小崽子,你准备看老子的哈哈笑?你就擦亮眼睛看吧,看老子怎么把你的一个亿半月之内给挣到手。现在的西海市,不是你们沙家独霸天下了,老子至少得撑半边天,说白了你们沙家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南哥运筹帷幄,小弟佩服。我就说嘛,这点小事,对南哥来说,当然是微不足道。不过,西海市的警方好像盯上我们两家了,毕竟人家是官,我们民,我们也不得不防啊。”沙雪臣说着,站起来来回走了两步。

    这句话金水南有些不淡定了,吃惊地问:“怎么,沙老弟,那帮讨厌鬼也到你那儿去了?”

    “哎呀,去了去了,不但去了,而且去了!我给一个市长和两个副局长打了电话,想让他们拦一下,可是竟然没好使。看来这次是遇到吃生米的了,幸好他们没查出什么。”

    沙雪臣说着,眼睛紧盯着金水南的反应,心说,我沙雪臣做事不留痕迹,他们查短时间内也查不出什么来。但是你金水南就不同了,你两次动作都很大,结果都以失败而告终,而且死伤那么多人,你的屁股擦净了吗?

    金水南听了沙雪臣的话心里不由得一震,今天我的秘书告诉我,专案组的来了几个人,领头的是个女警花,还带着个助手,两个人真是软硬不吃,油盐不尽,非要查我们的人员花名册,查我们的保镖名册,最后我还是给他们的顶头上司老邱打电话,老邱还算开面,让他们回去了。

    这些警察突然对我们两家同时下手,难道他们闻到什么风声了?

    金水南眼睛不住地转动着,他在西海的地位和声望没人怀疑,但是他也知道明目张胆地跟警察斗,那是最不明智的选择,因为,民不与官斗,这亘古不变真理,他金水南还没傻到那种地步。

    “沙老弟,我们必须得想个万全之策,我想听听老弟的高见。”。金水南闪着狡黠的眼睛问。

    “好办。我已经给你想好了,三天后目标在金沙滩水上乐园出现,你多派人手扮作野狼帮的人动手,争取一举成功,然后把屁股擦净,将这事往野狼帮身上一推,就是那些小警察来了,我们以一句‘一概不知道’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沙雪卧摇头晃脑,眼睛里闪着别人难以捉摸的光芒。

    “野狼帮?”金水南听着这个组织的名字脑后直冒凉风。

    “对,南哥难道没有听说,野狼帮的人近来在林莽和西海死灰复燃,这件事裁灾到他们身上,没有人会怀疑。因为野狼帮的人以野蛮和残忍著称,做事完全不按规矩出牌。你忘了,那几年查不明的凶案惨案,野狼帮的人都帮警察兜着呢!现在他们又出面了,南哥就感恩他们吧!”沙雪臣说着阴险地大笑起来,声音震得这暗室嗡嗡直响。

    “高,实在是高,还是沙老弟技高一筹,哈哈哈……”金水南充沙雪臣伸出了大拇指,然后得意地大笑起来。

    “不过南哥,这可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可得把握好了!”沙雪臣笑完提醒道。

    “那是自然,沙老弟尽管放心,这次保证万无一失!”金水南信誓旦旦地说。

    “那好,小弟就告辞了,祝南哥马到成功,我们合作愉快!”沙雪臣说着,向金水南伸出了大手,两个人笑着握了握手,然后沙雪臣带着人起身走了。

    沙雪臣走了以后,金水南让所有保镖到暗室集合,站了黑压压的一片,足有一百多位。这些人全是西服革履,身材魁伟,长相彪悍,身手不凡的亡命徒。

    金水南让天甲从中逃了五十名,然后从天甲开始,在胸口刺上狼头,完事之后,金水南给他单独召开会议,布置三天后的行动。

    “……沙家的少爷交给我们两件事,一是杀了小妞的贴身保镖林华,二是把那个小妞劫持走交给沙家少爷。这两件事我们至少得完成一件,挣钱不挣钱的不说,但我金某人不能赔钱。实在不行了,把他们全都干掉!总之你们给我记住,这次行动下手一定要狠,不成功便成仁!明白吗?”金水南撇着嘴问。

    “明白!”以天甲为首的五十个人异口同声。

    沙雪臣领着保镖离开金帝大夏,到了沙家,把最亲信的保镖叫到跟前叮嘱道:“马上告诉小姐,就说我们正在设法去警局营救她的人,让她稍安毋躁,这几天警察查得严,千万不要到西海市来。

    给我记住,这两天盯紧金水南的人,三天后他们一有行动,立即给警察报案!另外,那天我们也不能闲着,派出得力之人到水上乐园去,见机行事,见景生情。”

    “是!少爷。”保镖答应一声照办去了。

    沙雪臣心说,姓金的,这次不管你成功与否,老子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想挣老子的黑钱,你他妈错翻了眼皮,吃多少让你吐出多少,连老本也得陪进去,哼!

    黑蝴蝶这几天烦透了,她对西海市现在的情况一无所知。她派出瘦猴等人到海外金蛟列岛去寻求支援,这么多天过去了音空信渺。她派出去刺杀古容慕芊的林一兵半道里却落入警察之手,沙雪臣答应自己设法营法救,可一连半个月也没有消息。

    使她稍感欣慰的是,她的二哥、野狼帮的二号人物何老二经过医生的精心调治,现在已经基本康复。

    何老二的一番话又使黑蝴蝶感到揪心和迷茫,何老二告诉她那天晚上铁楠逃跑的真相,是张华打伤自己,放跑了铁楠。

    黑蝴蝶听后愕然,从内心里她不愿相信自己认定的男人会背叛自己,另外,她知道何老二向来仇视她的华哥,那天晚上,酒后背着自己去找警姐消遣,这是何老二自己供认不讳的事实。

    因此她对何老二的一面之词半信半疑,但又觉得何老二的话不像是空穴来风。她的智囊瘦猴又不在眼前,没人帮她拨云见日。她思来想去觉得这事太复杂,只有见到她的华哥,让他和何老二当面对质才能弄清事情的真相。

    当务之急,她还是打算从警察手中解救化名为张华的林一兵,这件事的希望目前就寄托在她的亲弟弟沙雪臣身上。

    可是沙雪臣那边却迟迟没有消息。为这事,黑蝴蝶焦虑不已。按照沙雪臣的安排,黑蝴蝶带着她的人只得暂时撤回了飞蛇谷的悬空洞。

    到了洞内一看,黑蝴蝶暗自庆幸,警察们来过,只是查抄他们的枪支武器,但这些洞都没被炸毁,其实这么多这么深的山洞,也就没法炸,这样就等于他们野狼帮的家还在。

    这一天,黑蝴蝶心绪烦闷,她和帮中的一些弟兄捉来一些山鸡野兔和老鼠等,扔到悬崖下边正喂她的毒蛇,突然接到沙雪臣的飞鸽传书。

    她认为肯定是她朝思暮想的华哥有了消息,兴奋地看了沙雪臣的信后,热情又冷了下来,心说小臣在搞什么鬼?以我们沙家在西海市的声望,从警察手里要一个人就这么费事?他对古容慕芊那小贱人余情未了,难道他背着我暗中搞什么手脚?

    算了,自己的梦自己圆!黑蝴蝶眼眉一立,看我不把西海市搅个地覆天翻,血洗警局,救出我的华哥,然后再把那古容慕芊的脑袋给捎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