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 芊芊失踪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4本章字数:3150字

    “你们不要误会,我不是歹徒,我是古家的保镖,正在追凶手!”林一兵放开了那个司机对这些警察赶紧解释。

    司机吓得连滚带爬跑到警察身后,有几个警察把枪对准林一兵:“把枪放下!抱头蹲下!听见没有!”警察不听林一兵的解释,甚至有狙击手已经瞄准了林一兵。

    林一兵一看,格老子的,你们这些警察有眼无珠,抓不住歹徒,竟然把老子当歹徒,哦,可能是因我刚才借用那辆摩托车的方式不对,他们误会了,先束手就擒再说吧,免得他们真的把老子当歹徒给老子来几枪,那才冤呢。

    想到此,林一兵把枪往地上一扔,有警察过来用枪抵住了他,“老实点儿!”拿出手扣要扣林一兵。

    这时,又一辆警车呼啸而止,铁楠领人赶到制止:“住手,自己人,这都是误会。”

    这时林一兵也向警察解释刚才的事,警察一看的确是场误会,才赶紧把林一兵放开了,并把手枪还给了他。

    铁楠和林一兵带着人在码头找了半天,没有凶手的影子。林一兵气乎乎地说:“嗨,格老子的,又让这些杂碎跑了!”

    “只要你没事……只要你们没事就好,凶手迟早是逃不掉的。”铁楠觉得自己说得太直白了,脸不由得一红,看了看林一兵。

    “我当然没事,芊芊小姐呢,她没事吧?”林一兵问铁楠。

    铁楠瞥了一眼林一兵,心说,她能有什么事,喝了几口水而已。人家关心你,你怎么对我一点也不关心,反倒关心起你那个豪门千金来了,真是小白脸,没有好心眼儿,“芊芊小姐醒过来没?”铁楠不满意地问身边的赵小海。

    “我……我哪知道?”赵小海这才想起刚才的事,转身问身后的警员,“芊芊小姐现在怎么样了?”

    这些警员就是一愣,然后面面相觑,都表示不知道。

    林一兵就感觉到事情不妙,看了看铁楠和赵小海,扭头就往水上乐园跑。

    铁楠看见林一兵着急,过来一把揪住赵小海的衣服领子质问,“怎么回事,我把她交给你了,人没送医院吗?”

    “我……我当时只顾担心你的安全,我把她交给他们了,然后就跟着你一块追凶手了……”赵小海委曲地说。

    “哎,赵队长,你可别这样说,我当时也追凶手了去了,你可没把人交给我,我不知道这事……”

    “我也不知道……”

    这些警员纷纷表态。

    “谁要你担心?!”铁楠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她一把将赵小海推开,坐上车子,车子一调头,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声音向前飞去。

    赵小海也很生气,回头看了看这些警员,都一脸无辜的样子,赵小海也没说什么,气乎乎地开着车子和这些警员也往水上乐园而来。

    林一兵他们到了水上乐园,不少警察、武警和特警早都赶到了,设置了警戒线,游人已经疏散,现场留下很多具尸体,大多数是杀手,当然也有不少是古家的保镖,他们到里面寻找了半天,根本没有古容慕芊的影子。

    林一兵越发惊慌了,赶紧往金领地房地产公司打电话,公司秘书说小姐出去根本没回来。

    林一兵两眼喷火,急得直转圈。他尽量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和铁楠、赵小海等警员,仔细查看了案发现场,发现被击毙的杀手多达四十九个,其胸部全部是刺青的“狼头”。

    “野狼帮?”林一兵和铁楠等人相互惊异地看着对方,都知道,胸部刺青“狼头”这是野狼帮的标志。

    铁楠请示邱局长后当即下令,封锁所有出入西海市的交通要道、码头、飞机场等场所,严格检查过往的车辆和行人。

    林一兵的脑子飞快地旋转,妈的坏了,我中了凶手的调虎离山计了?肯定是刚才趁着乱劲儿,黑蝴蝶的另一路人马见杀不了我把芊芊给劫走了?哎呀糟糕,要知道这样,还不如不来,逞什么能,还金钩钓鱼,这次没钓到鱼,把鱼饵和钓鱼的都搭进去了,芊芊落入黑蝴蝶之入恐怕凶多吉少了。

    老子这任务等于失败了,还没见到人魔夏天一的影子,把古容慕芊给保护丢了,还死了那么多保镖,我对董事长怎么交代?回去见了老首长我怎么说?!林一兵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

    看着林一兵急火攻心的样子,铁楠心里不是滋味儿,“兵……哦,林华,对不起……我……”铁楠一着急差点儿把林一兵的真名喊出来。

    “对不起?你知道这件事后果多严重吗?责任多重大吗?这次……完了!”林一兵痛心疾首。

    铁楠也委曲,狠狠地瞪着赵小海,赵小海更委曲,不敢看铁楠的眼神,便狠儿瞪林一兵说:“这事怪谁?你这保镖是怎么当的?现场那么乱,你不保护好你的主子,去追什么凶手?那是我们警察的事,说到底这是你的失职!埋怨谁呀你!”

    “你他妈的再说一句,老子废了你!”林一兵火了,一晃身到了赵小海近前,伸手抓住了赵小海的脖子,稍一用力把他拎了起来。

    赵小海顿时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手刨脚蹬的,想去掏枪,终究又掏不出来,赶紧用双手去掰林一兵的手,可哪掰得动。

    “住手!你想干什么?”铁楠充林一兵大喝一声,林一兵这才把抓赵小海的手松开,赵小海跌翻在地。

    “哼!”林一兵用鼻子哼了一声,转身出了人群。

    赵小海弯着腰干咳了半天,又扭了半天脖子,适应过来后,他一把把手枪掏了出来,一个箭步就追了上去,“王八蛋,别走,老子毙你!”

    “住手!你还嫌不够乱吗?”铁楠眼明手快,蹿过来,挡在赵小海面前。

    林一兵跟没听到一样,头也没回,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你?”赵小海怒不可遏,瞪着铁楠眼睛都红了,“你眼里只有他对不对?为了他你什么都可以做,对不对!那我全是自作多情?!”

    赵小海说完,一把将手枪摔到地上,由于用力过猛了,“啪”的一声,手枪把水泥硬地砸出个坑来,子弹从枪匣子里弹了出来,手枪被摔散了。

    然后,赵小海头也没回,愤然离去,这是他第一次对心上人铁楠发这么大的火。

    铁楠站在那里傻了,看看身影渐去渐远的林一兵,再瞅瞅负气而走的赵小海,她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眼泪围着眼圈直转……

    一直等到天色晚了下来,仍然没有古容慕芊和凶手的消息。林一兵看到容家老太太要找自己拼命,被下人劝住了,然后她哭哭啼啼带人到警局哭诉,林一兵的心都碎了。

    海边夜来欢酒吧内,赵小海坐在那里要了几个菜和一瓶烈酒,这里的辣眼的美人、动感的音乐和疯狂的舞姿都不属于他。

    想想刚才的事,他怒火中烧,一抑脖子就抽了一满杯,然后要倒第二杯的时候,过来一个衣着丰满的娇艳女子,坐到赵小海的身边,把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还用小腰撞了一下赵小海,嗲声嗲气地说:“哎呀,帅哥,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说来听听,让小红陪你解解闷好吗!”

    “滚!”赵小海一看是个鸡,“啪”地把酒杯往桌子上一墩,把眼一瞪,吓得这小红脸色一紧好悬没摔到桌子底下,“去,不让伺候拉倒,发什么火呀,你们这些臭男人,需要的时候能磕头叫奶奶,不需要的时候就给个凉屁股,不就是那个古家的千金小姐失踪了吗?有什么不起的!”

    小红撇着血红的嘴唇,远远地用眼睛剜了赵小海几眼,嘟囔着走了。

    赵小海一听这话,酒意全无,过去一把拉了住了小红,“你说什么?把刚才最后那句再说一遍!”

    小红把小嘴一撇,柳腰往赵小海身上一靠,还用自己丰挺的酥胸撞了撞赵小海,一脸的狐媚:“哟,帅哥,你真想知道吗?那得看你的表现了,我们去床上说吧!”

    “你少给老子来这一套,说不说,不说我把你扣到警局!”赵小海说着,把身上的配枪掏出来。

    “啊,我说,我说……”小红这下害怕了,也不发浪了,稳稳了心神,小声说,“今天……下午,我表姐……看见有两个穿红马夹的,押着古家的小小,小姐……从暗道进了金帝夜总会……”

    “你表姐?她叫什么名字?她是干什么的?”赵小海怕其中有诈追问了一句。

    “你问这干什么?”小红哆嗦着。

    “嗯?”赵小海用枪一指她。

    “哦,我说,我表姐她……她,她叫苏姗,是金帝夜总会餐饮部的经理助理……你千万别说出去,否则我和我表姐都会没命的……”

    “没你事了,走吧。”赵小海眼睛一亮放开了她。

    这小红一拐弯进了一个单间,然后关上门,室里坐着沙雪臣和几个保镖,小红到了沙雪臣近前悄声说:“少爷,不成啊,牛不吃草哇……”

    “嗯,交代你的话带到了吗?”沙雪臣很沉稳的样子。

    “带到了,一字不差。”小红闪着机灵的大眼睛说。

    “好。爷喜欢,以后会疼你的。”沙雪臣微微一笑,在小红浑圆的屁股上摸了一把,然后从身上摸出几张红老头递给小红,小红笑嘻嘻地接在手里,还亲了沙雪臣一下,然后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