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 查抄金帝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4本章字数:3531字

    赵小海品味着小红刚才的话,把第二杯酒倒到肚子里,也没吃菜,又倒满了第三杯,端起来刚要喝,一只手抓住了他,接着温柔的声音响起:“小海,别喝了……”

    赵小海听着这声音很熟悉,抓自己的手也温暖起来,抬头一看,正是自己的心上人铁楠,“楠楠?你……你怎么来了?”赵小海有些吃惊,嘴上说着,心中的烦闷和不快,顷刻间就消失了大半。

    “小海,你还在生我的气吗?对不起……今天的事儿是我不好……”铁楠说着,在赵小海对面坐了下来,这是她第一次向赵小海道歉。

    赵小海有点受宠若惊,“啊不……楠楠,这事不怪你,我没完成好你交给我的任务,可是那个林华,他有什么资格对我们发脾气说三道四?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别怪他……这事是我们的错,是我们的失职,是警察的失职……”铁楠说着,自己竟然倒了半杯酒,赵小海一把没抓住,铁楠一仰脖喝了下去。

    “楠楠你?……”在赵小海的印象中,铁楠还是第一次喝烈酒,赵小海以不可思议的眼睛看着铁楠,“楠楠,你是不是可怜我?……你根本就不可能喜欢我对吗?我不需要你的可怜,你走!”

    “小海,有些事是不能强求的……强扭的瓜不甜……”铁楠说话多了几分温柔,少了平时的霸气,赵小海感觉有点不习惯。

    “我不要听!你不走我走!”赵小海似乎有点醉了,说着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出了酒吧,消失在大街上。

    铁楠没有阻拦他,也没有站起来,但她流泪了,这是她第一次尝到眼泪的滋味儿,为她爱的男人,也为她爱她的男人。

    泪水恣意滚落,铁楠没有擦,现在对她来说,酒是个好东西,能让她忘掉失败和痛苦,哪怕只是一分一秒。她感觉还没有过瘾,她又拿起瓶子为自己倒了一满杯,她今天打算一醉方休,她端起酒来刚放到唇边,赵小海又坐到了她的对面。

    “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又回来了?”铁楠有点朦胧,但那样子更显得娇楚迷人。

    “楠楠,我会把古容慕芊找到的,这是我欠你的,我一定会还给你的……走吧,集合弟兄,到金帝夜总会夜查……”赵小海说这话时,下了很大的决心,心说老子这是为我的楠楠,决不是为你林华!

    “你说什么?”铁楠一听赵小海这话,像注入了兴奋剂一样,酒意全消,“小海,你醉了吗?今天的事我们大家心情都不好,你别放在心上……”

    “楠楠走吧,我没醉,据可靠消息,刺杀林华和古容慕芊的凶手是金水南派来的,有人看到他们已经把人劫持到金帝夜总会的暗室里了。”

    “走!集中警力,查抄金帝夜总会,让林华带领古家的保镖火速配合我们……”铁楠说着,扔下几张红老头,拉着赵小海出酒吧门就跑……

    金帝夜总会的暗室里,浑身是血的天甲低着头站在那里,金水南面无表情,一只手拿着烟,另一只手背着来回直走,每走一步,就好踩在天甲的心里。

    “你们又失败了……说说吧,这次又是怎么失败的……”金水南有点少气无力,这些天,对他来说,行动失败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他好像已经习惯了。

    “南哥……姓林的太厉害了,他早有准备,还有很多便衣刑警为他们打掩护,所以……”天甲一脸的苦相。

    “这么说,你们这次行动失利情有可原,但是天甲,走之前我一再叮嘱你们什么,你们也一再向我承诺过什么,还记得吧……”金水南面色仍然平静。

    “不成功,便成仁!南哥,小弟这条命早就给您准备好了,小弟这就上路!”天甲说着,把身上的手枪拿出来了,啪的一声,顶门子顶上,把眼一闭,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慢着!”金水南充他一摆手。

    “南哥?”天甲有些吃惊地睁开了眼睛。

    “天甲,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了,你跟别人不同,那些人死有余辜!这里有五十万,你拿着赶紧出去躲一下,等风声过了,我自然派人给你送信,没有我的话千万别回来,我觉得这几天的警察行动诡异,不能让他们抓到把柄……”金水南说着,一转身拿出一个黑色公文包来,塞给了天甲。

    “南哥,这钱我真的不能要,我欠您的太多了,下辈做牛做马也报答不完您的恩情……小弟这就告辞!”天甲说着转身就走。

    “拿着!”金水南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

    “南哥那……那小弟就愧领了……南哥保重……”天甲说着咧嘴哭了起来了。

    “天甲兄弟保重……”金水南背对着他,心情沉重地说。

    天甲跪下给金水南磕了个头,站起来提着包,一手拿着手枪顺着暗道往前就走。

    刚走到转弯处,“啪——”随着一声枪响,身后飞来一颗子弹,正打中天甲的太阳穴。

    “啊——”天甲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之中,“南哥你……你……”天甲话没说完,两只眼睛瞪着拿枪指着他的金水南,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左手中的手枪也扔出去多远。

    金水南来到他面前,把他扔出去的手枪捡起来放到他手里,“兄弟,不成功,便成仁,你早就选择了这条路,别怪我……”说完之后,心情沉重地抱起他,大喊一声,“来人!快来人!”

    暗室门一开,闯进来十几个保镖,“南哥?……怎么回事,南哥……”当他们跑到金水南面前,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天甲,兄弟呀……你还是走了……”金水南抱着天甲的尸体泣不成声了,现场的保镖都心情沉重地低下了头,“南哥,天甲大哥已经走了,您……多保重身体……”

    听了保镖们的话,金水南呼的一下站起来,咬牙切齿地说:“记住,天甲兄弟和我们那么多弟兄都是死在古家和林华之手的,他们就是我们不共戴天的仇人,人人得而诛之,从明天开始,我们要真正地成为野狼帮,报复,疯狂地报复!”

    “是,南哥,我们全听您的,为天甲大哥报仇,为死难的弟兄们雪恨——”众保镖群情振奋,异口同声。

    正在这时,有一个保镖从外面慌慌张张地跑进来报告:“南……南哥,大大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呀!”金水南眼眉一立。

    “外面来了很多刑警、武警、特警防爆队,还有古家的保镖,那个古容幕芊的贴身保镖林华也来了,他们把金帝大夏包围了!”

    “啊?”金水南和在场的保镖们脸色也变了。

    “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来的?带队的是谁?”金水南也有些失态,一把揪住那名保镖的衣服领子问。

    “我……我也不知道,带队的是个女警察,长得挺漂亮,他们说要见您,要您配合检查……”保镖战战兢兢。

    “妈的,又是她,铁楠,我*你祖宗,有朝一日,犯到老子手里,老子非玩死你!”发完狠后又对那个报信的保镖吼道,“老子不是告诉你们了吗?这些天只要沾警气的、沾官气的不论是谁找我,一律说我不在,出差去了。”金水南第一次感觉到了压力。

    “南哥,我们说了,你的肖秘书就是这样说的,但对方坚持要查,说您在不在都要查,先从保镖查起,要花名册,让弟兄们站到外面,他们要让古家的保镖一一指认,看看里面有没有今天水上乐园行刺的凶手,他们只给我们十分钟的准备时间,十分钟后他们就要强行搜查……南哥,怎么办?”这名保镖的脸都吓绿了。

    金水南拿出手机,先给市长拨了个电话,电话通了,没人接。然后,金水南又给一个副市长拨电话,无法接通,他又给警察局的邱局长拨电话,结果是长时间的占线,一连几次均是如此。

    金水南没耐心了,他好像意识到了,外面这帮人这是闻到风声了,不然的话不会这么兴师动众。他也意识到了,关键时刻这些当官的都靠不住,一个比一个滑头,都是些声色犬马的朋友!

    最后他把牙一咬,“兄弟们,抄家伙!不行了就跟他们拼了!妈的,他们忘记了,我金某人出身黑道,杀人不眨眼,既然要把老子往死里逼,咱们就来个鱼死网破!”金水南说着,两只眼睛乱转。

    “是,南哥!”眼前的几十名保镖答应着都准备去了。

    金水南一看身边没人,他还不死心,把手机拿出来考虑了一下,给沙雪臣拨了个电话,这次还出奇地通了,那边传来沙雪臣平静而熟悉的声音:

    “喂,是南哥吗?我是沙雪臣……”

    金水南的心情才稍稍稳定下来,“哈沙老弟呀,大事不好了,我们的弟兄这次又失利了,一切都是按您说的做的,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走漏了风声。现在我们被铁楠和古家的保镖包围了,他们非要强行检查,还有那个林华也来,他们要一一指认我的保镖,你可得出个注意,唇亡齿寒……”

    “哦?竟然有这种事?”电话那边的沙雪臣很吃惊的样子,过了片刻,那边的沙雪臣又说话了,“你的人太不小心了,失败了没事,我们还可以再找机会,但你现在被这帮吃生米的咬住了,怕是要麻烦,现在唯一可行的,你就是多带些钱从暗道逃跑,把这里的一切事找个替死鬼推给他们,丢车保帅!我派人去暗道接应你一下,先到我们家躲躲,躲过了这阵风声你再回来。”

    “哎呀,谢谢兄弟!关键时刻还是兄弟你能拉哥哥一把,放心,只要哥哥过了这一关,我们就歃血为盟,结为不弃不离的生死弟兄。”金水南真有一种抓住了救命稻草的感觉,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了。

    “南哥,咱哥俩这关系还用得着说这些吗?太俗了!事不宜迟,你赶紧准备,我的人马上就到。”电话那边的沙雪臣似乎比他还急。

    “哎,好好好,我们暗室的出口在朝天路九十六号窨井,我们不见不散。”金水南说完挂断了电话,把现金、支票和卡都装在一个箱子里,身上别了一把手枪,然后对赶过来的保镖说,“让肖秘书在外周旋,我已经与沙家的少爷联系好了,外面的威胁很快就能解除,你们守住这个暗门,你们俩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