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人财两得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4本章字数:3287字

    这天晚上,金帝大夏前站满了警车和军车,金帝夜总会被警察、武警、特警防爆队员等围了个水泄不通,连四周的路上都布满了警力。

    林一兵和铁楠、赵小海领着便衣刑警站在夜总会餐饮部门口,他们面前站着金水南的秘书肖泽良和几个助理,这个肖秘书细高而瘦的身材,脸上架着金丝眼镜,一身西服还算得体,一边不停地给金水南打电话,一边不住地用手帕擦着有些谢顶的脑门上的汗珠。

    “肖秘书,限定的时间到了,既然你们的金总不出面,你们也不配合,那我们只好强行搜查了,请你们让开,给我搜!”铁楠把手枪从身上拉了出来一声令下,全体警员行动起来。

    肖秘书打不通电话,这时已经有人把他们几个领到旁边,给看了起来。

    林一兵让众人往后退,他上前拍了拍墙体,然后听了听,掏出他那把军用手枪对着墙体“啪啪啪”就是几枪,然后往后一撤身来了个助跑,一下子将墙体撞塌陷下去,而林一兵却像弹簧一样身子射了出来,躲到柱后。

    随着烟尘四起,从里面“啪啪啪”射出十几枪,有警察躲避不及,中枪倒下。

    铁楠和赵小海指挥着警察赶紧找掩体还击,一阵对射之后,透过硝烟,他们这才看清楚,原来这是暗室的入口。

    林一兵、铁楠和赵小海领着警员就冲了进去。

    里面是金水南布下的几十名保镖,一看暗室门被撞开了,这些人如惊弓之鸟,向外面胡乱了放了几枪,扭身就跑。其实,不跑他们也抵挡不住林一兵、铁楠和赵小海这些精兵强将的攻击。

    暗室里就展开了枪战,林一兵几乎是弹无虚发,铁楠和赵小海等警员也不含糊,十几个人,十几把枪,枪响之处必有歹徒中弹倒下。

    金水南的这些保镖如丧家犬一样跑得更欢,一边跑一边回头胡乱地放枪。

    林一兵身法最快,呈“S”形线往前狂奔,很快就追到他们身后不远处。

    歹徒的子弹在林一兵耳边乱飞,他乘机开枪射击,前面的黑影不断有人中枪倒下,这些保镖越往前跑人越少,结没跑出五百米,全都倒在血泊中。

    这时铁楠和赵小海也赶上来了,后面紧紧跟着众警员。

    林一兵用枪逼着一个受伤还没死的保镖,“说,金水南在哪儿?古容幕芊在哪儿?”

    这名保镖哆嗦着用手指了指,“在前前……前面……”然后晕死过去。

    林一兵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撒腿如飞追了上去……

    朝天路是西海市通向天水机场的必经之路,也与南五环相连,通向西海码头。九十六号窨井就处于这条路上的市区之外,这里是荒野,晚上少有车辆经过,可以说是路静人稀。

    金水南将暗道的出口定在这里也是考虑到这里的有利条件,他仿佛料到了自己有一天要大难临头,那么从这里出去就可以顺利地逃向飞机场或码头。

    没想到今天晚上这个秘密的暗道出口真用上了,他安排之后,带了两个保镖,提着箱子,怀里藏了一把手枪,急匆匆地沿着秘密就来到了窨井之下。

    晚上十点钟,一辆加长的黑色商务车在朝天路十五号窨井附的小树林里停住了。车子熄火,大灯关掉,只打着微弱的双闪,像暗夜里的一只怪兽闪着灵异的光,窥视着这里的一切。

    这时,窨井盖一动,从下面钻出一个脑袋,四外看了看,看见了那辆商务车,然后充下面点了点头,这个人就上来了,然后又上来一个,再然后,这两个人把提着黑色箱子的金水南给拉上来了,他们把井盖盖好,瞅瞅四外无人,三个人如丧家犬一样往那辆商务车跑去。

    车门轻轻开了,一个保镖先坐了上去,接着是金水南,最后是另一个保镖,这三个人身子还没坐稳,就感觉身后有三把手枪已经顶到他们的后脑勺上。

    “啊?……沙老弟……”金水南惊恐万状地叫了一声,车里的灯开了,金水南这才看到,他带的两个保镖已经被沙雪臣的人把枪下了,太阳穴上都顶着枪口。

    “哼哼哼,”坐在副驾上的沙雪臣慢慢转过身子,看着失魂落魄、一脸傻相的金水南冷笑了几声,“南哥,别来无恙啊!”说着,把金水南手中的箱子“接”在手中,放到了自己的身边。

    “哎,沙沙沙老弟……别,别开玩笑……这些都是为您准备的哈哈哈……”金水南用手一指那个已经不属于他的黑色箱子,他做梦也没想到,沙雪臣给他来了这一招,但他还算反应快,赶紧顺坡下驴,他明白,现在命比钱重要!

    但他那牵强的笑容比哭还难看,惊恐的眼睛乱闪,脸上的胖肉直蹦。

    “哼,我从来不喜欢开玩笑,南哥,对不起了,你的末日到了!”沙雪臣声音很冷,那声音仿佛是从地狱冒出来的,脸上笑容全无,平静得像一汪死水。

    “沙老弟,为……为什么?这次行动虽然失败了,我还可以卷土重来,我的人从来没有出卖您,而且我话复前言,赔付你订金的百分之二十,不百分之五十……”金水南豁出去了,打算赌最后一把。

    “晚了!”沙雪臣牙缝里又挤出了两个字。

    “沙老弟,你不能这么无情无义呀,买卖不成人情在!我们哥俩关系这么好,你怎么能卸磨杀驴呀……”

    “住口!你还敢跟我谈关系?姓金的,你跟姓林的早就有仇对不对?即便是老子不出钱雇你,你也得收拾他对不对?可是你,不但让老子出钱,还出了个天价,是你先摆了老子一刀,你不仁在前,才有了今天的后果,知道吗?如今还厚着脸皮跟老子谈关系,我呸——”沙雪卧说着一口浓浓的吐沫就吐到了金水南的脸上。

    金水南现在明白了,是这小子关键时刻在背后捅了自己一刀,我怎么没防他这一手呢,这个小杂种!可现在后悔也晚了,只能苟且求生了。

    “哦是是是,我金水南不是人,我该死!”他也没擦脸上的吐沫,用手左右开弓抽起了自己的嘴巴,抽完之后,乞求说,“沙老弟,不管怎么说,我们合作过,我们两家关系处得不错,对吧,求你高抬贵手饶了我这条狗命……”

    “好吧,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你也说了,我们哥俩关系好,还合作过,看在这些的份上,本少爷不杀你。”

    “谢谢沙老弟,谢谢沙少爷……”金水南仿佛看到了曙光,几乎要磕头了。

    可这时沙雪臣又说出一番话,金水南听了彻底傻了。

    “先别急着谢我,我不杀你不代表我饶了你,只是让你换一种死法而已。”沙雪臣阴险地说完,又对金水南的两个保镖说,“你们俩想活命吗?眼前有个机会,就看你们俩谁能把握住,谁愿意用枪送你们南哥上路,我便饶了他,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的沙雪臣的人,给你们俩五秒钟的考虑时间一,二,三……”

    “啊,我!我我我……”一个保镖很机灵,喊着先举起了手,另一个保镖刚要喊,“啪”的一声轻响,沙雪臣的保镖开枪了,金水南那个没来得及喊出来的保镖一头便裁倒在血泊中。

    这一下,把金水南和他的那一个保镖吓得脸上直冒汗,原来,他杀别人时那么凶那么狂,轮到自己毙命前的那一刻,他也照样熊!

    这时,沙雪臣的保镖将从他身上收过来的枪,加装好销声器后又递给了金水南的这个保镖。

    这个保镖吓得直哆嗦,把枪拿在手中,“南……哥,我我我,我也是迫……迫不得已……”说着,枪口就对准了金水南的太阳穴。

    “沙雪臣,今天的事是你向警察告的密对不对,我艹你祖宗!王八蛋,你这个小人!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金水南一看求生无望,泼口大骂。

    “哈哈哈……南哥,你总算明白了,那就做你的明白鬼去吧……动手!”沙雪臣说着下达了指令。

    “啪——”一声轻轻的枪响,金水南的这名保镖抠动了扳机,金水南应声栽倒,瞬间毙命。

    沙雪臣命人把两具血淋淋的尸体扔到车下,车门一关,车子打着火,上路后朝海边悬崖驶来。

    到了崖边,车子嘎然停住。金水南的这名保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便被人从后面用口袋罩住脑袋。

    “啊?……少爷,饶命!饶……”这名保镖没喊出两句话,有人用枪把子一下摔到他脑袋上,这家伙当场晕死过去。

    沙雪臣的保镖七手八脚将他装入麻袋,把口系紧,抬到车下从悬崖上扔到了海里。

    做完这一切,沙雪臣长出了一口气,得意地望着金帝大夏的方向,心说,你们就折腾吧,老子回去跟我的芊芊入洞房去,老子这叫人财两得!

    得瑟完之后,沙雪臣他们几个像鬼影一样上了车,扬长而去……

    林一兵和铁楠、赵小海等人追到了窨井口下,用手电一照,这才发现原来他们是在下水道中。

    林一兵往一看上面是窨井盖,往上一纵身飞起一脚,把这大如锅盖的窨井盖给踢飞了。

    等了片刻,见上面没有动表,林一兵往上蹿就从窨井里射了出来,然后在路上来了个就地十八,用枪警惕地指了一圈,见没有危险便冲下面喊了一声“安全”,然后又四处搜索起来。

    很快,他们在附近的小树林里发现两具尸体,用手电一照正是金水南和他的一个保镖的,四周找遍,仍然没有古容幕芊的影子。

    这时,有警员来报,说是整个金帝大夏都搜遍了,没有发现古容幕芊!

    林一兵、铁楠和赵小海等人听了不禁慑呆呆发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