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章 中医疗法(第一更,求首订)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4本章字数:3231字

    几个人一听都高兴坏了,现在都把救治古容慕芊的希望寄托在这名医生的身上。

    市里的领导,古国荣及其夫人,还有林一兵、铁楠等人,再加上古容集团的高层领导一大帮,组成了车队,把这位几名医生从机场给接到了医院病房里,前呼后拥,如众星捧月一般。

    林一兵一看,这名医生有五十来岁的样子,戴着眼镜,还带来了两个助手,共三个人,都是一身洁白的工作服,坐了一路的飞机也是风尘仆仆的,医生来到古容慕芊的床前,详细给检查了一下病情,望闻问切之后,老医生眉头也皱起来了。

    “常医生,情况怎么样?”古国荣看到他皱眉摇头,很揪心地问。

    “董事长,不妙呀……”常医生叫常德林,跟古国荣很熟悉,原因是,古国荣到京城看病疗养时,常医生是他的主治医师,二人很谈得来。

    林一兵和铁楠一看常医生的表情,心里都凉了半截,这又一听常医说出“不妙”二字,二人相互看了看,彻底凉快了。

    这时,常医生继续说:“董事长,小姐中毒很深,我想知道她是怎么中的毒?”

    “哎……这……”古国荣看着林一兵和铁楠犹豫了一下,意思是我能跟这医生实话实说吗?需不需要保密呀?

    “董事长,如果你相信我,就请你实言相告,这对救治病人很重要。”常医生强调了一下。

    铁楠把话接过来,“常医生,是这么回事,我是专案组的,叫铁楠,芊芊小姐上午被恐怖分子劫持了,我们把她救出来就成这样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些恐怖分子真可恶,还不如把人直接杀了呢?”常医生摇了摇头愤怒地说。

    “常医生,此话怎讲?你是说我女儿没治了?”容夫人忍不住问。

    “啊,也不能那么说。她是被毒蛇咬伤,这种蛇非常特别,产自非洲或拉美一带的热带原始森林之中,其毒性非常强,以致于他的天敌鹰、鹫等动物也不敢攻击它,这也是这种蛇能够在这种复杂的环境生存下来的条件之一,目前国内的解毒方法主要是西药疗法,这恐怕很难奏效,中医偏方嘛……”

    常医生眼镜片后在的那双眼睛转了半天,“中医偏方嘛也可以试试,但我没多大把握,用天山雪莲、车前草、灵芝、玄参、冰蚕、白头翁这几种草药配上砒霜熬汤,解毒效果比较好。”

    “常医生,那您就快开方吧,事不宜迟,小女就全交给你了,你看着办吧。”容静姝一边抹眼泪一边说。

    “容夫人,你听我把话说完,这几种草药都很好找,普通药店都有,只是如果能再配上药引子,效果就会更好,到时候即使不能根治,至少可以延缓小姐的病情,只是这药引子……”说着,常医生直摇头。

    “常医生,你怎么吞吞吐吐的,快说呀,药引子是什么,治病要紧呀!”铁楠是急性子,快言快语。

    常医生苦笑了一下,“铁警官,不是我吞吞吐吐,而是这种药引子根本就找不来,说了等于没说,所以……好吧,就是被这种毒蛇咬过,又被治好的人的肉,我们上哪弄去……”常医生一看这些人都焦急地看着他,干脆说了出来。

    常医生说完,在场的人果然都傻了,这真是等于没说。古国荣叹了口气把头低下了,容夫人又哭了,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觑。

    “哈哈哈……”林一兵却笑了,心说,我当什么神秘的东西呢,你早说呀,这种药引子我身上一百多斤呢,割下一块问题不就解决了?古家人的也不用哭哭啼啼了,我和铁楠也不用争了,也不用冒险去找黑蝴蝶了,林一兵一高兴,忍不住笑出声来。

    铁楠用胳膊直碰他,用眼睛瞪他,那意思是你怎么还笑哇,这种场合找骂是不是,我们俩都符合条件,但是我们把身上的肉割下一块当药引子,割哪儿呀,割多少呀,这这这……铁楠觉得荒唐可怕,简直不敢相信。

    “这位先生,你笑什么,我说错了吗?”常医生不高兴了,心说,这个年轻人真没素质,你是干什么的,这种严肃的场合你居然还笑!

    “不是,常医生,你误会了,你没说错,你是权威,我们当然相信你。我是笑你憋了半天说出这种药引子,我还当是什么稀世珍宝呢,你早说呀,药引子不用愁了,有了!”

    “啊?有了?在哪儿?”林一兵一句话,在场的人眼球都聚焦到他身上。常医生和古国荣两口子嘴张多大地看着林一兵,像不认识他一样。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就是药引子,常医生,需要多少、需要哪里,你就快动手割吧!”林一兵说得很轻松。

    “先生,先生,你别开玩笑行不行?我们都快急死了!”常医生眼镜片后面的那双眼睛立刻圆了,意思是你这不添乱吗你,没事一边凉快去,行不?

    常医生的两个助手也怒目而视,瞪着林一兵。

    “常医生,我说的是真的,你要是真着急,赶紧把我推往手术室,需要多少快割肉,要不我自己动手?说吧,割哪里,要多少?”林一兵说着,从身上噌的一下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常医生和那三个助手吓得往后一退,心说,这不是个疯子吗?其他在场的人也都有同感。

    “常医生,这是小女的贴身保镖,叫林华,此人身手不凡,见多识广,多次救过小女的命。他说的是真的,我们都相信他,该怎么样你就安排吧。”古国荣吃惊之余对常医生说,同时又目视着林一兵,那意思对吧?你确认?

    林一兵点了点头说,“我是当兵的,刚刚退伍,两个月前在非洲一带维和时被这种蛇咬了,一个国际医疗组专家,我忘了他是哪国的叫什么名字了,他给我解的毒,我吃了他给我的配制的丸药只两个小时就好了,常医生我是符合条件的,没骗你,快动手吧。”

    一听这话,董事长古国荣、夫人容静姝当场给林一兵跪下了,“林华,小兄弟,你真是芊芊的重生父母,再造爹娘啊,你是我们古容家的大恩人呀……这份恩情,没齿难忘,没齿难忘啊……”两个人说着泣不成声了。

    “董事长,老夫人,快起来,使不得,举手之劳而已,什么恩不恩的,再说我是芊芊小姐的贴身保镖,小姐遭此大难,林华也难辞失职之咎。”林一兵心说,格老子的,你们又跪又哭的,弄得老子都不好意思了,老子就怕遭遇这感恩的场面。

    “哦,林先生真幸运,林先生真了不起,那好,立即准备手术!”常医生也感动地向林一兵伸出了大拇指。

    “等等,常医生,要不……我来吧,我也可以的!”铁楠脸一红下定了决心。

    “你?不行。”常医生摇摇头说,“铁警官,这不是抓凶破案,得符合条件,可不是谁都行的。”

    “是啊,你就别跟着添乱了,你哪行呀!”林一兵冲她使了个眼色,心说,这种事你跟兵哥争什么争呀,我知道你也具备条件,也是心疼我,但是你要割下一块肉来,至少得住几天吧,而我就不同了,今天割下来,明天就康复,一点事儿没有,还不影响工作,你根本不用担心。

    这时医院的其他医务人员提供了最好的手术条件,并和三名助手配合着消了毒,然后将林一兵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门关闭后,铁楠就坐不住了,不停地踱着步。跟她心情差不多的还有古国荣两口子,以及古容集团的几个高层。

    半个小时后,手术成功结束了,林一兵从手术室里被推了出来,铁楠和古国荣两口子赶紧过来,众人七手八脚将林一兵推进了最好的病房,护士挂上点滴,然后告诉他们,林一兵实施了麻醉,很快就会醒过来的,然后护士轻轻关上门出去了。

    这时,门一开,常医生带着两个助手进来了,一个助手手里提着个医用塑料袋,里面血糊糊的装着一块肉,没二两也差不多。

    铁楠和古国荣两口子看了心头一震,不忍再看。

    “药引子已经准备好了,这些药引子分十次煎熬,共准备了十付药,这十付药十天时间服完,然后就差不了,我已经派人去抓中草药了。放心,林先生身体健壮,没有大碍,我们从他小腿肚上取了一块,在医院住上个把月就会彻底康复的。”常医生高兴地说。

    这时,林一兵睁开了眼睛,他觉得跟睡了一觉一样,一点痛苦也没有。

    “林华,你怎么样?疼吗?”铁楠赶紧过来关心地问。

    “小兄弟,你……你没事吧……”古国荣两口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其实他这话说得很可笑,谁身上割下二两肉来能没事呢?

    “没事。”林一兵微笑着点了点头。

    古国荣两口子安慰了林一兵几句,跟着常医生出去了,屋里只剩下铁楠在这里守着。

    铁楠把门关好,来到林一兵床前拉着他的手问:“兵哥,你觉得怎么样?受得住吗?要不要再加些麻药?”

    “傻丫头,我没事,你看我像疼得受不了的样子吗?”林一兵有说有笑,一点痛苦状也没有。

    “你才傻呢!你……你难道真是铁打的吗?”铁楠眼圈泛红。

    “我不是,不过别提心,我很快就会好的。”林一兵握住铁楠的小手,反而笑着安慰起了铁楠。

    铁楠听了这话,柳眉一立,凤目瞪圆,把手突然抽了回去,呼的一下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