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章 引蛇出洞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4本章字数:3201字

    “楠楠你……怎么了?”林一兵对铁楠突然发怒感到不解。

    “你……你对她那么好……干脆就找她好了!”铁楠说完气乎乎往外就走。

    林一兵一看,格老子的,铁警花吃醋了,眼珠一转,赶紧喊:“楠楠别……别走……”然后翻身下床,好像没下利索,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咧嘴呻吟,“啊……呀唷……”

    铁楠一惊,回头一看,“啊?兵哥!……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快起来躺好……”说着赶紧跑过来了,把林一兵从地上给扶了起来。

    林一兵其实一点也不疼,他就是想逗逗铁楠,因为她生气的样子实在是迷人。

    林一兵趁机就趴在铁楠身上,闻着她身上散发来的芳香,双手搂着她香肩细腰,胸口也占着她的便宜,再次感受她那两团鼓荡之物,林一兵气血又翻腾起来。

    铁楠现在顾不得害羞了,任凭林一兵搂抱着自己,并将整个身子压自己身上,林一兵瘸着腿,二两个人三条腿一步三摇地就到床边上,铁楠把被子给撩开捕好,弯腰把林一兵放到床上。

    还没等铁楠直起身子,林一兵顺势一用力,便将铁楠翻身压在身下。

    “啊?你……”铁楠娇叫了一声,一双漂亮的凤目瞪着林一兵,看到林一兵那猥琐的眼神,脸上红红的娇嗔道,“你……你不疼吗?还有这心思?”

    “不疼,有你在我身边陪我,再疼也不感觉疼了。”

    “谁信呀,尽会油嘴滑舌!……怪不得有人说,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轻信男人这张破嘴!”身下的铁楠娇喘着说。

    “我说的是真的!不信我证明给你看……”林一兵上前就亲。

    铁楠用手挡住了林一兵的嘴,蹶着小嘴说:“好,我信。那今天要换成是我中毒了,你会割肉给我治病吗?你会这么做吗?”

    “我不会割肉给你……但我会割心给你……”林一兵说完,铁楠把放手放开,主动地堵住了林一兵的嘴,两个人在病床上就热吻起来。

    二人还没吻到高潮,门一开,小护士进来看看该不该换药,一看这激情火爆的场面不由得娇叫了一声,“啊?你们……”她赶紧把脸给捂上了。

    铁楠赶紧推开了林一兵,林一兵一欠身,铁楠红着脸从床下来,很尴尬地看了护士一眼。

    “哦,对……对不起,我只是来看看药下完了没……不好意思,打扰了。”小护士心说,这两人火气真大,刚做完手术,就要那个,她红着脸看了一眼吊瓶,然后快步转身走了。

    铁楠脸上热乎乎的把门关上,转身来到林一兵近前,林一兵充她嘿嘿一笑,铁楠瞪着他说:“被人发现了,还笑,都怪你!”

    “发现又怎么样?牲口也离不开这个,别说是人!这就跟吃饭喝水一样,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那小护士看到我们如此吃饭不定多眼馋呢!”林一兵嘿嘿一笑说。

    “去你的吧,你个坏蛋!”别看铁楠嘴上说着,把关好这次插上了,二次又坐到了林一兵的身边,脸上掩护不住激动和喜悦,特别是脸上的两朵红云,像两片红霞映红了她那片雪白的脖颈。

    林一兵心里痒痒的,早已升温奔腾的血液再也冷不下来了,一把搂着铁楠的脖子,又把她压在身下。

    林一兵的激情很快点燃了铁楠,两个人搂抱在一起,肆无忌惮地长吻起来……

    第二天早上,铁楠从林一兵怀里挣脱开来,问林一兵伤势怎么样?

    林一兵说一点也不疼了,只是行动不便,铁楠扶着他上了厕所,然后让他躺好,给他打来洗脸水,帮着他洗漱。

    林一兵经过一夜的休养,伤早好了,昨天晚上又跟铁警花激情了一阵,现在更舒爽了。

    林一兵心说,格老子的,有女人伺候的感觉真的不错也,回头这项任务完成了,把铁楠娶到身边,让她天天伺候老子,咱也享受享受有老婆的待遇,妈的,这都二十五六的人了,还是光棍一个,没有女人,下面的小家伙天天也跟我闹腾,折腾不起呀。

    林一兵心里得瑟着,还是装作行动不便的样子。

    铁楠伺候完他以后,自己洗漱去了。

    这时,古国荣和容夫人带人来看望林一兵,嘘寒问暖的,感激得不得了,林一兵被客气得不好意思起来,问了芊芊的状态,二人告诉他,芊芊小姐现在病情有所好转,烧退了,也不说胡话了,但是仍然时而昏迷,时而清醒。

    铁楠这时也进来了,双方打过招呼又闲聊了几句,古国荣夫妇起身告辞,要去照顾女儿,临走时告诉林一兵说,给他单独开了个帐户,给林一兵先打上五百万作为酬谢。

    林一兵要推辞,二人已经走了。

    就这样,林一兵由铁楠陪着,在医院住了十天,短短的十天时间,林一兵在外人的眼中奇迹般地康复出院了。

    而且,这十天对林一兵和铁楠来说,简直等于度蜜月,二人每天除了看望古容慕芊以外,就是甜甜密密挤在一块,卿卿我我,好不自在。

    十天过后,古容慕芊不发烧了,也不昏迷了,但像变了个人一样,见了林一兵,抱住他不是哭,就是笑,嘴里一个劲儿地喊夏天一的名字,众人都面面相觑。

    无奈之下,古国荣又把常医生请回来了,为古容慕芊望闻问切,做了一切必要的检查,又询问了她与夏天一的情况。

    古国荣只是告诉常医生,她与夏天一感情非常好,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分手了,并没告诉他夏天一变成人魔的事。

    常医生据此得出结论,古容慕芊受刺激太重,精神失常,而且体内的蛇毒并未完全祛除,她仍然是一种病态,只有慢慢调养。

    要想彻底根治古容慕芊的病,一是把当年给林一兵治病的国际医疗专家找来再配制那种药丸,二是找到夏天一,心病终须心药治,解铃还须系铃人,说完之后,常医生带着人走了。

    林一兵他们心里都明白,找到夏天一,让夏天一来安慰古容慕芊,这是不可能的,这十天,西海警方天天都在搜索,根本没有夏天一的影子,夏天一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那就只有先找黑蝴蝶拿解药,林一兵又要准备独闯野狼帮,铁楠坚决要跟着,二人争了个不可开交。

    这时,古国荣进来了,将门关好看看四外无人,古国荣说:“小兄弟,铁队长,我有个办法,也许比你们到野狼帮去冒险好使,只是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董事长,你说,这里又没有外人,客气什么?”二人异口同声。

    古国荣清了清嗓子:“我们可以来个引蛇出洞,一石二鸟!具体就是,我们不过去找她,让黑蝴蝶他们来我们这里自投罗网。她沙雪娇不是要杀芊芊报仇出气吗?我们现在把芊芊解毒成功的消息散布出去,沙雪娇听到后肯定气炸了,她还得来二次来行刺。上次是何老二来了,这次说不定她会亲自来,到那时,我们就可以将她拿住,逼出解药,既救了芊芊,野狼帮的匪患也解除了,这不是一石二鸟吗?”

    林一兵和铁楠一听,眼前一亮,都交口称赞,这个注意不错,二人向邱局汇报后,邱局当即批准,让二人全权负责,需要局里配合,要人有人,要枪有枪,全力支持。

    林一兵、铁楠和古国荣在一起商量之后,派出警力化装成便衣,开始四处散布,说古容慕芊解毒成功,再有几天就康复出院了,同时将林莽和西海市所的路口、车站、码头和飞机场的检查监控放松,目的就是让野狼帮的人自由进出,然后医院四周暗中密布警力,重点是保护古容慕芊,表面上林一兵和铁楠以及古容集团的保镖们仍然在医院负责保护古容慕芊的安全。

    何老二逃回悬空洞,见到黑蝴蝶和帮中的兄弟,黑蝴蝶问:“二哥,这次行动怎么样,成功了吗?”

    何老二喝了一口水,不无遗憾地说:“老大,只解决了一个古容慕芊,奶奶个熊,林一兵和铁楠楠命大,没炸死他们,不痛快!”

    “真的?那个小贱人死了?二哥神勇过人,是我野狼帮的大功臣!来人,为二哥摆酒庆贺,所有兄弟都有份,不醉不休!”

    “是,老大。”野狼帮的小弟也高高兴兴地准备去了。

    时间不大,这些小弟们都吃喝上了,划拳,行酒令,跟过年一样好不热闹。

    黑蝴蝶和何老二在洞中单独摆了一桌,两个人往那一座,黑蝴蝶兴致勃勃地亲自为何老二敬了三杯酒,然后问道:“二哥快说说,这次行动的详细经过,你是怎么把这个古容慕芊给除掉的。”

    何老二吃了口菜,一抹嘴摇头晃脑把自己这次刺杀古容慕芊和林一兵的经过讲了一遍。

    黑蝴蝶眼睛都不眨地听着,当她听到何老二劫持了古容慕芊,并放毒蛇将古容慕芊咬伤之后,心里咬牙切齿地说,小贱人,这次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儿,两天,只须两天你就会不治而亡!

    何老二又喝了一口酒说:“老大,这次行动遇到鬼了,要不是这个鬼出现,二哥这次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鬼?哪来的鬼?二哥净胡八道。”黑蝴蝶娇嗔地看了他一眼,不以为然地说。

    何老二吃了一口菜把筷子放下说:“是真的老大,真的有鬼!……”

    黑蝴蝶听何老二说完,惊得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