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章 精心布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4本章字数:3324字

    黑蝴蝶说完又得意忘形地大笑起来,笑过之后,自言自语地说:“一个成了疯子,一个成了狂魔,报应啊,这都是报应!不是不报,时刻未到,时刻一到,一定要报,老天真是有眼!赵队长,还得请你再帮我们一个忙,其实这也是帮自己!”

    “此话怎么讲?”赵小海知道,自己跟这些人打交道,一旦迈出第一步就没有退路,第二步,第三步……甚至以后也都得被人家牵着鼻子走,就像是吸食毒品,一旦染上就欲罢不能。

    见赵小海问,黑蝴蝶一笑,“林华不是你的情敌吗,我们要除掉他,但需要你帮忙。”

    “行,我可以帮忙!但我的底线是,你们不能伤害我的楠楠,否则,我死也不会答应!”赵小海一听心中高兴,但也摆明了自己的条件。

    “一言为定,祝我们合作愉快!你可以走了,需要你怎么做,到时候有人联系你,今天的事回去后你要不动声色……”黑蝴蝶脸上又露出灿烂的笑容,“二哥,放了他!”

    何老二答应一声,很快把赵小海身上的电子炸弹解除了,把绑绳也给他松开了,甚至把他的手枪也给了他。

    赵小海有些不敢相信,这些穷凶极恶的家伙,难道不怕老子给他一枪,或者反水了把他们给卖了?

    赵小海疑惑着刚要走,黑蝴蝶叫住了他:“慢!赵队长,相信你是讲诚信的人,假如相反,你刚才跟我们的对话都录了音,我们会把它派专人送到警局,到那时你不但得不到你的心上人铁楠,你还是千唾万骂的警中败类,一辈子也休想翻身!

    但如果你对我们讲信用,目的达到了,我们会把这张卡给你的,你销毁证据后,抱着你的美人还做你的警界精英,以前的恩怨情仇我们都一笔勾销,既往不咎了,哪重哪轻你可自己掂量好了!二哥,临走时不妨让赵队长听听录音吧!”

    “是,老大。”何老二从身上拿出一个智能手机,三划拉两不划拉,那手机果然播放出这几个人刚才的对话,音质非常清晰。

    赵小海一听吃了一惊,这些家伙太狡猾了,原来在这儿等着老子呢!遂把眼一闭,完了,看来这辈子自己想不变节都难了!

    此时,他有一种当叛徒的感觉,脸上直发烧。这是他从来没想到过的,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背叛自己事业,与死对头野狼帮合作,来对付自己人。

    可是现在,他心里只有一个自欺欺人的信念,那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至爱铁楠,什么都豁出去了!

    最后赵小海把牙一咬,转身离开了这片留下他耻辱的建筑废弃工地……

    赵小海走了以后,何老二看了看黑蝴蝶说:“老大,就这么把他放了,这小子会不会反水,坏了我们的大事?”

    黑蝴蝶一笑,“二哥不必担心。我要没看错的话,此人不会反水。因为立场坚定的人一般不会轻易改变立场,但一旦改变了,也不会再反复,赵小海就是这样的人。

    我刚才察颜观色,知道此人是做出一强烈的思想斗争才跟我们妥协的,说到底他把他的心上人铁楠看得高于一切,这是他的死结,而我们正抓住了他的这个死结,我相信我的眼睛,否则我早就把他给收拾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杀他一个无足轻重的刑警队的副队长,对我们来说没多大意义,还不如放了,说不定能结个大瓜!赶快撤!”黑蝴蝶说完把嘴一撇上了车。

    “老大深谋远虑,机敏过人,是干大事的料,我大哥没有看错人!”何老二听了频频点头,上车后发自肺腑地说出了两句恭维的话。

    黑蝴蝶听了得意地说:“二哥,我们家老头子这一回来,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这些天他应该为小臣的事奔波,我们得抓紧时机干我们的事,眼下我们还要做一件事要做,就是尽快找到夏天一……”

    “啊?”何老二一听惊得差点没蹦起来,“老大,刚才赵小海也说了,那可是个喜怒无常的变态狂魔,他要疯起来谁收拾得住哇,你是没见过他的身手,简直是个比我们还要野蛮凶残十倍的超人。找到他,我们不是自讨苦吃吗?”

    “二哥,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如果能把这个夏天一争取过来,为我所用,根据你和赵小海所说,此人有如此身手,我们野狼帮就等于增添了一支生力军呀,到那时我们再行动,就是如鱼得水,如虎添翼,什么林一兵、铁楠、警察、军队,我们谁也不怕,这西海市黑白两道还是我们野狼帮的天下!

    当然,这正如你所说,风险也很大,但是自古以来就是利害相连,为了帮中大业,为此人冒风险,我认为值过!”

    “好,就依老大,这几天我和几名弟兄亲自寻找那个狂魔。”

    “嗯,不过你得记着,一定要保密,我们的一切行动都得保密,还有找到夏天一以后,速报我知,我们也得有个命令,无论什么情况下,也不能对他开枪,一定要想办法让他为我所用。”

    “是,老大,我一切都听你的。”

    这时,车子启动,很快离开了这片废弃的建筑工地,进入环城路,不久就淹没在城市的车流中……

    铁楠和林一兵正在病房陪古容慕芊聊天。这两天,古容慕芊情绪又稳定了不少,犯疯的次数明显有所减少,他们刚送走了古国荣两口子。

    这时,就听门外的两个保镖说:“赵队长好!”“赵队长来了?”

    门一开,一脸平静的赵小海进来了。

    “小海……你来了。”铁楠看到他有点不好意思,赶紧站起来说,“来,坐吧。”

    林一兵看了看他,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招呼了。但是赵小海并不看他,林一兵知道,自己和这个赵小海算蹬上劲儿了,二人只要到了一块,就是死不对眼儿。

    “铁队,今天上午局里的例会别迟到了。”赵小海说着,也不看铁楠,掏出一支烟点上抽了一口。

    “嗯,谢谢你提醒我……要不,你替我去吧,我给邱局打个电话,保护芊芊小姐责任重大,我不便离开,回来以后把会议精神给我说一下就行了。”铁楠感激地看了赵小海一眼说。

    “那怎么行?在林莽,你是队长,我只是个副队长,那时我替你开会还说得过去。可现在这是西海,你是专案一组的组长,我只是你的助手警员,无职无权,我怎么敢越俎代庖?再说了,保护芊芊小姐,不是有牛叉哄哄的贴身保镖吗?我们在这儿充其量也就是个摆设。”赵小海说着轻蔑地扫了一眼旁边的林一兵。

    林一兵知道这个赵小海把矛盾又对准了自己,这是连讽带刺呀,说到底就是看铁楠跟自己在一起不痛快,但是格老子的,铁楠不喜欢你,管老子什么事?你他妈的别拿老子撤气行不?

    想到这里,林一兵就有些窝火,瞪了他一眼说:“赵队长说得不假,这里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是骡子的吊——多余!”

    “你说谁多余?”赵小海火了,眼又瞪起来了。

    “谁多余谁知道,格老子的,你别自己承认好不好?”林一兵一笑。

    “我要跟你单挑!”赵小海站了起来。

    “你?……没那个资格!”林一兵坐着轻蔑地说,连动都没动。

    “干什么你们俩?都少说两句,小海你给我坐下!”铁楠说着,瞪了林一兵一眼。

    “小海,你说我开会走了,能行吗?你们俩一会要打起来怎么办?你替我去,这是命令!”铁楠只好用组长的身份压他,另外,她真不放心让赵小海和林一兵在一块,也有些不想离开林一兵。

    “铁队,你是在找理由吧?我看你是舍不得……”赵小海还想往下说,见铁楠双目愤怒地瞪着他,赶紧改口说,“好好好,我去,我去还不行吗?不过,铁队,这可是你的事,无利不起早,晚上你得请我吃饭,要不然我不去!”

    “好,我请我请!真不知道,你现在这么势利!”铁楠娇嗔地说着,把赵小海推出去了。

    赵小海出了门,瞪了林一兵一眼,眼珠转了转,哼了一声,心说,林华,这是你倒霉的开始。老子跟铁楠多么般配的一对,你他妈非要从中插一杠子,害得楠楠为你神魂颠倒,不愿理老子,害得老子与野狼帮妥协,毁了前途,这次老子让你死!

    到了晚上,赵小海缠着铁楠请客,铁楠脸一红灵机一动说:“好吧,我早有此心,今晚我请客,也算是为你康复出院庆贺,林华也得去。行不?”

    “那不行,你是请我,他算干什么的呀?我看着他都烦,他要去了你到底是请我呀还是请他呀?再说了,人家还有贴身保镖的重任在身,你就别害人家玩忽职守了啊!”赵小海嘴上说着,心说,这个小子要不去,这戏怎么唱?

    林一兵嘴角微微一扬,有意气一气赵小海,扫了他一眼说:“楠楠,我不喜欢跟小肚鸡肠的人在一起吃饭。再说了,要去我们俩去,这出去带个大灯泡吃饭,非得个胃上翻不可……”

    林一兵话没说完,铁楠把凤目一瞪:“别胡说!你到底去不去?”

    “楠楠这?这不有任务吗?……”林一兵一看铁楠非要自己去,一指睡着了的古容慕芊,想找个借口。

    “我已经安排好了,门口还有保镖站岗,万无一失,再说了我们也不走远,就在附近的咱姥家大锅台吃炖鹅,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能有什么事?我谁也不叫了,就你们俩了,都得去啊!”

    铁楠是有意借这顿饭为二人解和,省得以后见面老吹胡瞪眼的。但她哪知道,二人已经水火不同炉了,而且这次,她和林一兵不知不觉地已经钻进了赵小海精心布的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