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 铁楠请客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5本章字数:3374字

    深秋的西海市,天已经显出短来,七点钟刚过,夜幕就悄然降临,不过,在这繁华的临海城市,夜的来临丝毫不影响都市的繁华。相反,华灯初上,五彩斑斓,使这座城市增色不少的同时,也笼上了一层扑朔迷离的面纱。

    一辆车子在离古容慕芊所在医院不足五十米的街道斜对面,一家咱姥家大锅台的门面下缓缓停下。

    车门一开,一身便装的铁楠拉着有点不情愿的林一兵进了这家新开的门面,门口处,一身鲜艳套装、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迎宾服务员热烈地礼貌地迎接他们。

    为了方便,铁楠在一楼要了个小雅间,这里一切都是新的,装修豪华,干净整洁,大锅台四周摆了几把椅子,中间架着一口大锅,下面干柴烈火烧得正旺。

    为了节省时间,铁楠来之前,早早地把备菜准备好,一只大白鹅已经提前让厨房给炖上。

    这种场合,没有酒没有气氛,但酒太烈或太多又容易误事,因此,铁楠跟林一兵商量之后,点了一瓶法国红酒,没要备白酒,外加几听啤酒和饮料,很快配菜和酒水都上来了。

    这时,赵小海还没到。服务员问她们是否开始下鹅肉,铁楠说下吧,人很快就到。

    戴着卫生帽穿着工作服的大厨过来打开锅盖,将一大盆半熟的鹅肉倒进大锅里,加上汤和调料,把锅盖盖上就炖了起来,几分钟后香味扑鼻,服务员告诉他们,炖鹅已经可以食用了。

    闻着这香味儿,林一兵的食欲上来,本来铁楠没让他吃晚饭,留着肚在这儿吃。林一兵迫不及待地掀开锅盖,看着里面煮得沸腾着的大半锅肉,抄起筷子就要开始,铁楠拦住了他。

    “兵哥,小海还没来,稍等会儿吧。”

    “我要吃肉,我先替你们尝尝啊……”说着,他拿起勺子一下端了大半碗好肉,又去给铁楠盛时,铁楠一呶嘴,“你个馋猫先吃吧,我再等会儿。”

    “那好吧,我就不客气了。”林一兵把锅盖盖好,心说,老子干嘛等他,你来不来去个求,老子照样吃,反正是楠楠请客。

    想到这里,林一兵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然后又开了一瓶啤酒,边吃边喝边摇头晃脑的赞叹,“嗯,这鹅肉,啧啧啧,鲜香可口,酒的味道也不错,这样的生活真不赖……”

    铁楠看着他吃得鼻尖冒汗,咯咯直笑,林一兵给他找了一块上好的鹅肉,用筷子夹着送到她嘴边,“楠楠,来,兵哥喂你吃,等他个傻蛋干嘛……”

    铁楠脸一红,张开小嘴还真把这块肉给吃了。

    “兵哥,今天你得听我的,一会儿小海来了,你得给足他面子,主动给他敬个酒,别让我为难行不?你们俩喝完这顿酒就是自己人了,你可得让他点儿,把彼此间的误会消除。其实小海人不错……”铁楠知道林一兵也是个犟劲驴,先趁机给他打防疫针。

    “知道知道,吃肉吃肉……”林一兵满口答应着。

    “这个家伙怎么还不来呀,可恶!”铁楠和林一兵说了半天话,肉也吃了不少,啤酒也下去一瓶,还没见赵小海影子,铁楠忍不住又拿起了电话,打通后,话筒那边的赵小海说马上到。

    又等了几分钟,赵小海还没来,林一兵干脆给铁楠盛了一碗肉,自己又加了半碗,重新开了一瓶啤酒,在林一兵的要求下,两个人举杯还碰了三杯。

    铁楠出于礼貌,只喝了酒,肉她没吃,又焦急地拿出电话催促,这次赵小海说到楼下了。这次是真的,林一兵和铁楠都能听到他的说话声了。

    铁楠挂掉电话,充林一兵使了个眼色,赶紧将两个人的肉、啤酒等收到了别的桌上,又麻利地将桌的餐具换了,刚坐好,赵小海高高兴兴地进来了。

    “小海,你怎么才来呀,快快快,肉和菜早就好了,就等你了,快快,快坐……”铁楠满脸是笑,招呼着赵小海坐在自己身边,另一边则是林一兵。

    赵小海看到林一兵,把脸一迸,转向了铁楠,“啊,楠楠,对不起,对不起,有几个家伙老缠着我,非要拉我去喝酒,我刚把他们甩开。”

    “哦是这样啊,那我们赶紧开始吧,来把碗给我……”铁楠说着,先给小海盛了碗肉,小海客气了两句,铁楠又要给林一兵盛,林一兵接过勺子,把两人的肉盛好。

    这时,铁楠要打红酒,赵小海拦住了她:“楠楠,要喝就整点白的,这酒喝着没劲儿。”

    铁楠无奈,让服务上来一瓶五粮液,三个人都倒了一满杯,铁楠带头把酒端了起来,满面春风地说:“来,今天这第一杯酒祝贺小海康复出院,干!”

    林一兵没等铁楠把话说完,一口把酒喝干,铁楠一瞪他,“先干为敬!”林一兵嘿嘿一笑解释着,又低头吃起肉来。

    过了一会儿,铁楠把酒杯又端起来了,“这第二杯酒,我是敬你们俩的,小海是我的好搭档,好助手,感谢你这么长时间来对我工作的支持;还有就华哥,来的时间不长,但也帮了我很大的忙,救过我的命,感激不尽。来,都有,我们三个再干一杯!”说着,铁楠带头,三个人又把酒喝了。

    吃了几口菜后,铁楠一看赵小海低头吃菜,林一兵埋头吃肉,二人谁也不理谁,这气氛相当冷清。她用脚暗中一踢林一兵并使了个眼色,那意思,你跟小海喝一个,你们两个大男人,别让我一女的在这唱主角呀,我一会儿不就喝多了。

    林一兵当然知道铁楠的意思,看了看酒杯,想了想,好吧,不能难为铁楠,看在楠楠的份上,老子给这小子个脸。

    林一兵想到这儿刚要端起杯子敬赵小海,赵小海端着杯子先站起来了,“林华,来,我借花献佛,喝了这杯酒我们俩再说,我先干为敬!”说完,他一口将酒闷了。

    “好,我后干为敬!”林一兵也欠了欠屁股,一仰脖把酒喝了。

    “嗯好,吃菜吃菜……”铁楠很高兴,赶紧给二人倒满酒后,又给二人加菜。

    赵小海坐好之后吃了一口菜,把筷子放下,用纸巾擦了擦了嘴,看了林一兵一眼一笑说:“林华,论年纪我可能会比你大个一岁半岁的,你要不介意的话,我就叫你兄弟吧。兄弟,我这个人直性子,认死理,脾气又不好,以前做得不周之处你得担待哥哥点儿,行不?”

    赵小海说着,掏出两支烟扔给林一兵一支,掏出打火机自己点上,吸了一口,透过烟雾看着林一兵的反应。

    林一兵把烟接在手中一笑,“赵大哥真客气了,我这人吊儿郎当的,一向没正型,毛病多,说话做事也缺乏脑子,你是哥,你可得多担待我,哈哈哈……”林一兵笑着把烟也点上了。

    “好,兄弟,没说的,来,咱俩再走一个!”赵小海端起酒杯,这次二人没站起来,碰了一下,把酒喝了。

    铁楠满心欢喜地又把酒给二人满上,心说,行啊,我原以为今晚要费一番口舌呢,没想到这么顺利,二人化干戈为玉帛了。

    两个人扯来扯去又扯到铁楠的身上了,铁楠脸一红,怕呛着二人,赶紧打断他们,把酒杯端起来,“来,二位,祝贺你们哥俩揭开新篇章,咱们三个再干一杯!”

    赵小海这次酒没喝,他现在有点上头,脸红红的,看了看铁楠说:“楠楠,有些话你不让我我也得说,我这人就这样,当面说出来就没事了,要不说心里不痛快。说实话,我非常喜欢楠楠,曾经把她当作我的唯一,这楠楠应该知道吧。不过,我现在算是认识到了,你和林华兄弟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我赵小海祝贺你们!”

    这几句话说得铁楠脸更红了,羞涩地低下了头,林一兵心里也热乎乎的,不好意思起来,最后端起酒杯,三个人又干了一杯。

    酒杯放下之后,赵小海说:“兄弟,我想单独跟楠楠说两句话成吗?”

    一听这话,林一兵站起来淡然一笑,“赵大哥,我们是兄弟呀,那怎么不可以?你们谈,你们谈……”说着往外就走,他打算上洗手间。

    “哦,不不不,这哪儿行呢?兄弟你坐,我们俩到外面去就行,你走了这不等于把你赶出去了吗?你必须坐这儿,该吃吃,该喝喝,到外面也就两分钟,不然我们就不说了啊。”赵小海很认真地说。

    林一兵推辞不过,只得坐下。赵小海和铁楠二人到了外面的大厅里,一看大厅里有人,赵小海拉着铁楠就到了大厅之外的大街上。

    赵小海东张西望,又往楼上看了看,这时铁楠羞涩地跟上来问:“小海,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听着呢……”

    赵小海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就在眼前,特别是她娇羞的样子,在晚上的霓虹灯下,更显得娇美动人,赵小海开心地一笑,拉住了楠楠的双手说:“楠楠,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

    铁楠脸一红赶紧把手抽了回来,“小海……我我知道,你别说了……你叫我到这儿来,有什么事说吧……”铁楠微低着头,就有点不自在。

    “我想知道你喜欢我不?你究竟喜欢过我没有,我想听实话……”赵小海说着,把双手放在楠楠的肩膀上,两只眼睛直愣愣地盯着铁楠那红润如鲜苹果的小脸。

    “小海……你……你喝多了吧,要没什么事……我们上去吧,林华还在那等着呢……”铁楠没回答他,将赵小海放在自己肩头的手放下来,然后转身就要走。

    这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大厅里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咚,叨——”随着爆炸声,巨大的冲击波将四周的玻璃震得粉碎,紧接着浓烟滚滚,烈焰飞腾,将他们刚才吃饭的雅间给吞噬了。

    “啊?”刚走出两步的铁楠差点被震趴下,当她看清楚后像疯了一样叫喊着冲向火海,“兵哥?兵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