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7章 祸不单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5本章字数:3526字

    赵小海从身后一把拉住她,“楠楠别去,危险!”

    “你放开我,兵哥……”铁楠想甩开赵小海,赵小海说什么也不放,最后把她抱到怀里,“估计林华兄弟凶多吉少了,我不能让你去送死!”

    铁楠伤痛欲绝,在赵小海怀里望着火海哭了起来。

    这时,这楼里就乱了,服务员和吃饭的客人往外冲,赶到的警察和消防员往里冲,一时间,警笛声,哭喊声,叫骂声,打碎东西的声音,乱成了一团糟。

    十几分钟后,人员被疏散,大火被扑灭,铁楠和赵小海含着眼泪到了刚才吃饭的雅间,这里早成了一片废墟,整个房间被炸塌,到处是湿漉漉的,有不少地方还冒着烟,一股霉味儿和着碳味扑散开来。

    这时有人拿过来强光灯,他们和消防员仔细搜索,没有发现有生命迹象,铁楠哭着用手趴这废墟,结果手都被划破了,赵小海强行把她拉走了。

    “楠楠,你一会儿喊华哥,一会儿兵哥,林华兄弟到底叫什么呀?”赵小海等铁楠情绪稳定下来问。

    “他大名叫林华,小名林兵。”铁楠想起了林一兵的谎言也这样对付着,眼泪又下来。

    “怎么会爆炸呢?不好,肯定是野狼帮的人报复我们,快回医院!”铁楠突然不哭了,她心里现在就是继承林一兵的遗志,为她的兵哥报仇雪恨,打定注意后她撒腿就跑。

    二人来到医院,古容慕芊早就不见了踪影,守护病房门口的两个保镖也去向不明,铁楠赶紧询问负责警戒医院的警察小组负责人。

    这个人告诉她,一小时之前,一个护士和古家的两个保镖把芊芊小姐接走了,这事赵队长知道。

    “嗯?小海你知道,怎么回事?”铁楠惊奇地问身边赵小海。

    赵小海恍然大悟地说:“哎呀铁队,有这事儿,刚才餐厅那边一爆炸,我只顾慌张了,把这事给忘了。我刚才来时路过这里,正好赶上一个护士和古家的两个保镖用单架抬着古家的小姐出门要走,说是古董事长老两口要把人接回家去,我一看有护士相送,也没多问,便让他们放行了。”

    “啊?糟糕!你……你怎么没跟我说呢?你怎么能放行呢?”理性尚存的铁楠感到问题的严重性。

    “铁队,这么大事的我还认为他们已经请示过你了呢,闹了半天你不知道?人家董事长两口子想女儿了,想把女儿接回家,我怎么好意思拦着呀……”赵小海一脸的无辜。

    究竟怎么回事呢?原来,赵小海变节后,与黑蝴蝶密谋了一番,就在今晚定下了一条连环毒计。

    以赵小海对铁楠的了解,赵小海与林一兵继续保持僵持,他知道,铁楠迟早得找机会为二人和解。

    机会终于来了,局里要开例会,赵小海利用替铁楠开会为借口,纠缠铁楠请客,把二人调离了医院。

    然后黑蝴蝶兵分两路,一路由何老二负责,准备了手雷要炸死林一兵,另一路是黑蝴蝶亲自出马,带了四个帮中的小弟,化装成护士和病人,偷偷潜入了医院。

    林一兵和铁楠刚离开医院,按照赵小海提供的病房地址,一身淡紫色护士服的黑蝴蝶出现在古容慕芊的病房附近。

    看门口站着两个古家的保镖,古容慕芊站在走廊里悄悄地放出两条毒蛇,并对着这两个人又吹起了口哨。

    黑蝴蝶的口哨很好听,时疾是缓,疾之时如流水涌过闸门,缓之处,似清风拂过脸面。

    两个保镖像听优美的音乐一样,顺声一看,不远处站着一个漂亮的小护士,乌黑的秀发上别着燕尾帽,齐眉刘海下是一双迷人的杏核眼闪着他俩,一副雪白的口罩罩着那张俊美的脸,一身淡紫色的护士服掩饰不住那前凸后翘绝美的身段。

    二人正看得发愣,脚上一阵钻心的疼像被蝎子蛰了一下,二人大叫一声很快摔倒,不醒人事。

    这时,黑蝴蝶带来的四个小弟装成病人家属模样,赶紧过来把两个保镖七手八脚地抬进了太平间,迅速换上保镖的衣服,然后有两个站到了古容慕芊的病房门口,另两个藏起来准备接应。

    与此同时,黑蝴蝶早就进去了。这时古容慕芊刚睡了一觉,睁开眼没看到林一兵和铁楠,刚要喊叫的时候,黑蝴蝶就到了她眼前,一掌击中古容慕芊的后背,古容慕芊惊叫一声便晕死过去。

    然后黑蝴蝶将古容慕芊用被子蒙上,充外面一摆手,这两个小弟冲进来抬起人就走。

    他们要出病房大楼的时候,被负责执勤的警察便衣给拦住了,黑蝴蝶把事先编好的瞎话说了,说古董长两口子要接女儿回家住一晚上,这些便衣警察准备再落实一下,潜伏在暗中的赵小海及时出现,要求放行。

    便衣警察一看,确实是古家的保镖抬着,还有医院护士跟着,又有专案组赵队长的指示,就一路放行了。

    到了医院外面,黑蝴蝶命人将古容慕芊抬到早已准备好的加长车里,那些小弟也坐到了后面。

    黑蝴蝶关好后车门,到前面的副驾位刚要拉门上车时,突然从暗中冲出来一个人,“芊芊,你是芊芊对吗?”说着用胳膊夹起黑蝴蝶就跑。

    野狼帮的人一看,惊得颜色更变,赶紧驱车追赶,但此人跑得太快,而且根本不顺路跑,很快便没了踪影。这些人只好开车回了沙府……

    赵小海一看黑蝴蝶把人劫走了,也放心了,才高兴地往饭店找铁楠和林一兵吃饭。

    “快,马上找古董事长落实情况!”铁楠预感到不妙。

    铁楠话音刚落,古国荣和夫人容静姝带着保镖和仆从赶到了,下车后,他们焦急地问铁楠和赵小海,听说这边发生了爆炸,芊芊没事吧?林华呢?

    铁楠一听坏了,怕什么来什么,芊芊肯定是被野狼帮的人设计抢走了。铁楠就哭着把刚才的遭遇向古董事长粗略地说了一遍,二人当场晕过去一对。

    医务人员紧急抢救之后,二人才醒过来,容夫人放声痛哭,古国荣欲哭无泪,命人把夫人送走,告诉铁楠说,据可靠消息,沙天威父女已经回来了,这事一定是沙雪娇干的,要求铁楠带人搜查沙府,捉拿黑蝴蝶。

    铁楠一听恨得银牙咬碎,“沙雪娇,黑蝴蝶,野狼帮……今天非把你们抓住为兵哥报仇雪恨不可!”在心里咀嚼着这两个名字,拿出电话给邱局拨了过去。

    很快,西海市又热闹起来,警笛呼啸,警灯闪烁,将沙府包围起来。

    邱局长一听说传奇兵王林一兵惨遭毒手被恐怖分子炸死了,也感到问题的严重性,他赶紧赶到了现场,听取铁楠和赵小海详细汇报后,一声令下包围沙家。

    铁楠、邱局和赵小海、古国荣等人站在沙府门口不久,沙天威和夫人许念珍带着保镖和仆从从沙府出来了。

    “哎哟,邱局,表弟?这么大阵容,该不会到我沙家作客吧?出什么事了吗?”沙天威说着,那张阴沉的大脸没一有点要开玩笑的意思。

    邱局长满面陪笑:“沙老啊,这么晚了打扰了您了,听说您从国外回来,早就想向您问安,怎奈公务繁忙一直拖不开身,今天来一是看看您,二是西海市出点事情,想必您也听说了,想向您请教请教。”

    古国荣也是一脸的不自然,面前的这位表哥曾经叱咤风云,是名符其实的西海之王,虽然退了一年了,虎威还在,赶紧躬腰陪笑说:“是啊是啊,表哥几时回的,也没跟兄弟个信,也好让兄弟接一接呀。”

    “哼,”沙天威用鼻子哼了一声,“说那些没用的干什么,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得了。邱局长说吧,到底什么事,还用得着向我这个没用的老头子请教哇!”

    “是这样,刚才野狼帮的歹徒制造了爆炸案,伤亡了人命,我穿着这身皮也得办点事不是,经过全城搜捕,有人说看见歹徒跑进你们沙家了,我们得把他抓住,这也是为您的安全着想,希望沙老支持。”邱局长说得非常婉转客套。

    “哈哈哈……会说的不如会听的,邱局长啊,说白了就是来我们家抓贼来呗,支持我当然得支持。只是我刚来没两天,贼人就认准我们家了,谁家都不去?你是不是有所指啊?还有表弟你,几天不见,也当了侦探了,这也协助警察抓贼抓到表哥家来了?”沙天威语气明显不满。

    “啊表哥不要误会,小弟不敢,小女也就是你侄女芊芊在医院住着被歹徒劫持走了,还请你多多体谅。”古国荣在沙天威面前矮了半截。

    “哦,这么说你们是认准贼在我们呀,看来我们家真成贼窝了。你们搜,尽管搜,但是要搜不出来,这事咱们可得在省里说道说道!”沙天威说着把脸一仰不看他们了。

    “慢着!”沙天威的夫人许念珍说话了,“邱局长,前者老沙让你调查我们家小臣的事你还没给我们答复吧,现在你又带人来搜查我们沙家了?你还怀疑谁呀?是老沙呀,我呀,还是跟我们刚刚一块回国的女儿娇娇哇?你忘记了你的警帽是怎么戴正了吧?当年,老沙批评你可都是为你好,你该不会记恨他公报私仇,借机给我家穿小鞋吧!”

    “哎呀夫人,我老邱不敢说是多么清政爱民,但从不敢徇情枉法,沙老当年的教诲犹言在耳,没齿难忘。你们家小臣的事自有公断,警察办案从来重的都是证据,我会给你们合理的答复的。今天的事完全是公事公办,望夫人体恤。”

    “还有你古国荣,你和老沙还是表亲呀,想当初我们俩家亲如一家,如今老沙不在位,你也跟着加热闹来了,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老沙什么时候把你也得罪了?”许念珍看着古国荣一脸的仇视地挖苦道。

    沙天威把眼一瞪对他夫人说:“你和他们啰嗦什么,让他们查!我今天话就撂这儿了,你们尽管查,要查不出来,你们可就是打击迫害老领导了,我老沙也不是好欺负的,非到省里告你们不可!”

    这两口子一唱一合的,邱局长和古国荣脸上也冒汗了。铁楠一看往前一近身:“沙老,我就明说吧,这个案子归我负责,有人说你女儿就是野狼帮的老大黑蝴蝶!今天晚上的爆炸案和古家小姐的失踪案就跟她有关,我们要进去搜查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