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 叛徒难当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5本章字数:3389字

    “血口喷人!你……你是谁?证据呢?”沙天威一听气得脸色铁青,浑身直哆嗦。

    铁楠一看在这儿磨唧什么呢,什么沙老不沙老的,赶紧进去捉拿黑蝴蝶,一会儿他们就跑了。

    想到这里,她的霸道劲儿上来了:“我没血口喷人!我是专案一组的组长铁楠,你的儿子沙雪臣就是我抓的。他涉嫌雇凶杀人、劫持古家的小姐,我们当然要抓他!

    古家的小姐古容慕芊就是人证,古容慕芊在水上乐园被人追杀失踪,后来在你们沙府找到了,这就是物证!另外,你们家沙雪娇涉嫌恐怖犯罪,让她出来跟我们走一趟!”

    “你小小年纪,跟谁学会恶语中伤了?我们家娇娇这两天不在西海,窜亲戚去了,她都出国几年了,你凭什么诬陷她!你跟她有什么仇?”许念珍怒不可遏,恨不得吃了铁楠。

    “不在是吧,给我搜!”铁楠一声令,那些警员答应一声就冲进沙府。

    “你们欺人太甚,你们……你们……”沙天威说了几个你们,两眼一翻晕倒了,现场一片混乱,夫人许念珍赶紧指挥人把沙天威抬到里面,组织抢救。

    铁楠不管这些,和赵小海带人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搜查,一无所获,连古容慕芊、沙雪娇、何老二等人的影子也没见着。

    邱局和古国荣脸上都很尴尬,对许夫人说了些道歉的话,又听了些难听的讽刺,这时沙天威又恢复过来了,当着这些人的面说:“司机,快开车,我要连夜回省城!”

    邱局长和古国荣脸上很难看,木然地看了看铁楠和赵小海,然后将警力撤了。

    到了半路,铁楠命人把车停住:“小海,我们得回去,我觉得不对劲儿,我相信我和林华的分析没错,沙雪娇和他们抓的古容慕芊肯定在沙府,他们把人藏起来了,我们杀个回马枪,明查不行我们学华哥,来个暗访!”

    赵小海一百个不乐意:“哎呀楠楠,不可,那是沙家,沙天威是好惹的吗?你没听他说吧,他要到省里告咱们的状,今晚这事邱局和古董事长恐怕都难辞其咎,还有我们,这身皮穿不穿得成还在两说,你就别在折腾了,以后没把握的事不要再干了……”

    “赵小海!林华把命都搭上了,你还在乎你的官运前途?!”铁楠眼中含泪瞪着他,好像不认得赵小海一样。

    “哎这?……”赵小海也觉得有些失言,回答不上来了。

    “停车,我自己去!”铁楠让司机将车停住,一个人跳下车子,坐了一辆的士直奔沙家而来。

    后面赵小海开车追了上来,铁楠让出租司机不要理他,很快到了沙府附近,铁楠下了车,将出租车打发走,这时赵小海跑过来了。

    “楠楠,你这脾气……”

    “我怎么了?我就这样?改不了了,受不了你可以走哇!”

    “啊不不不,我受得了,我跟你一块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避开沙府保镖的眼线,翻墙进了沙家。

    沙家暗室里,沙天威把何老二等几个野狼帮的人叫自己眼前问:“娇娇呢?”

    “老人家,我们也在找。不过,您别急,小姐肯定平安无事,很快就会回来的。”何老二一脸的苦相安慰道。

    “你们背着我在搞什么名堂?你们这是要害死我呀?我儿子现在被囚禁在警局,女儿又被警察盯上了,这都是你们害的!”

    沙天威情绪激动,浑身颤抖,喘了半天气又接着说:“从今天开始,这个家你们一分一秒都不能呆,不欢迎你们,滚,赶紧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沙天威气极败坏,用手中的拐杖捣着地,就差没有抽何老二等人的耳光了。

    “是,老人家。我们这就滚……”别看何老二等人杀人不眨眼,但在沙天威面前比孙子都乖。

    “回来!”

    “老人家,您还有什么吩咐?”何老二带着人转身回来恭恭敬敬地问。

    “我是明天早上四点钟的飞机,我和夫人在机场等她,你见到小姐以后告诉她,如果她真要作死就别去找我们!我权当没生养女儿!滚吧!”沙天威说完,痛苦地把眼睛闭上,两泪流出了混浊的液体。

    何老二答应一声,带着野狼帮的十来个小弟离开了暗室。

    “老沙,儿子保不住了,女儿又出事了……这可怎么办呀?”许夫人进来哭哭啼啼。

    “哭什么哭!”沙天威擦了下眼睛,“败家子,全都是败家子!自作自受,死了活该,活该!”沙天威说着,把手中的拐杖在地上捣得咣咣山响。

    “老沙呀,儿女再怎么不肖也是我们的儿女,你怎么能说这话呀,难道我们真就这么走了?你忍心让警察把他们全都抓起来毙“”了?”许念珍哭得像个泪人。

    许久,沙天威才安静下来,少气无力地说:“那你让我怎么办?我有什么办法?现在谁也不听我呀?儿大不由爷呀,这路都是他们自己选的,能怪谁呀?你说说,小臣我少骂他了吗?娇娇我少开导她了吗?自己的梦自己圆吧,就看明天了,我们在机场等他们,如果老天有眼,小臣和娇娇会和我们一块离开这个伤心的国度,那样他们就获得了新生,否则……只能听天由命了……”

    “老沙,警察局的汪副局长靠近住吗?他会把小臣私自放了吗?”许念珍担心地问。

    “难说呀,这些猴崽子们,都是白眼狼呀,这次就看小臣的造化了……”沙天威摇了摇头,已经是老泪纵横了。

    “老沙,我们这是哪辈子造的孽呀……”许念珍抱着沙天威二人痛哭起来。

    两分钟后,沙天威推开了夫人,“快走吧,司机在外面等着,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许夫人擦干眼泪点点头,二人出了暗室,和几个保镖坐上高级轿车,从后面出去,如飞似箭消失在斑斓的夜色中。

    “二当家的,沙家的老头子和夫人坐车走了,不知干什么去了,我们怎么办?”一个小弟对何老二说。

    何老二心情沉重地想了想,对几个野狼帮的小弟低声说:“估计他们也扛不住了,不是去求援,就是逃命,不管他们,快把古容慕芊提出来,弄到车上,我们也不能在这里等死。”

    “是,二当家的。”有两个进了暗室,有一个进了车库,把那辆加长的商务车悄悄地开了出来。

    “那二当家的,我们就这么走了,老大怎么办?”一个小弟问。

    “唉,据你们提供的情况看,老大肯定是遇上夏天一那个人魔了,被他挟持凶多吉少哇!我刚才没敢跟沙家的老头子说实话,我们顾不了那么多,赶紧押着人连夜撤回基地,但愿老大吉人自有天相……”

    何老二说着,还伤心地挤出两滴眼泪,现在他对沙雪娇真的有了感情,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两人有过几次床第之欢,何老二对黑蝴蝶真有些难以割舍的感觉。

    这时,那两个野狼帮的小弟从暗室里押着古容慕芊出来了,古容慕芊还是疯疯颠颠的,看着押的她的两个野狼帮的歹徒,咯咯直乐,“华哥?哦不是华哥,是兵哥?也不对,是天一,天一……”

    “把她嘴给我堵上,塞车里去,快!”

    何老二话音刚落,“啪啪啪……”突然连着几枪响,押古容慕芊的两个歹徒以及附近的一个歹徒已经中枪击毙命。

    现场一乱,何老二就地一滚躲到了柱子后面,其他的歹徒四散奔逃,有蹿到了车上,有的躲在房后,他们开始反击,古容慕芊就被扔下没人管了。

    开枪的正是铁楠,身后跟着赵小海,二人一边追着开枪,一边冲到古容慕芊近前,铁楠把古容慕芊拉起来,对赵小海说:“掩护我,快撤!”

    铁楠话音刚落,赵小海一掌击在铁楠的脖子上,铁楠应声裁倒。

    “别开枪!别误会,我是赵小海,古容慕芊你们可能带走,你们把录音磁卡给我,我这就带我的楠楠走,我们算两清了……”说着赵小海把昏迷的铁楠拉了起来。

    “好,赵队长果然讲诚信,那我也话复前言……”何老二拿着枪从柱后出来,充两边的小弟使了个眼色。

    “别动,把手举起来!”几个野狼帮的小弟会意,猛然蹿到赵小海的身后,用枪抵住他。

    “何才二,你……你要干什么?”赵小海一惊,有人已经把枪给他下了。

    “哼哼哼,对不起,赵队长,还得请你再帮一个忙,走,送我们出城!”何老二说着,让人把赵小海和铁楠还有古容慕芊都捆起来塞进了车子,他也上了车,车门送好,车子冲出了沙府。

    “何老二,你他娘的说话不算话?”赵小海嚷嚷着。

    “奶奶个熊,再吵吵老子一军刺捅了你!”何老二一瞪眼,抽军刺顶到了赵小海的脖子下面。

    “我要见你们老大黑蝴蝶……”

    赵小海这才知道,叛逆不是好当的,跟野狼帮这些惨无人道的歹徒合作讲诚信,是多么的愚蠢,但后悔已经晚了,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只好选择苟且偷生。

    “想见我们老大简单,不过得先闭嘴!”何老二说着,命人将赵小海的嘴给堵上了。

    此时正是夜间十一点多钟,车子很顺利地出了西海市,快要上高速时,铁楠苏醒过来,自己怎么在车上?呀,还被捆上了,小海也被捆上了,铁楠吃惊之余看到野狼帮的何老二等人就明白了,她和赵小海都成了人家的俘虏。

    想想刚才在沙府战斗的情景,自己把芊芊小姐救了,小海在自己向后断后呢,谁给了自己重重的一击呀?哎呀,打乱套了,记不起来了,一想这些,她脑子就疼。

    铁警花现在后悔没听小海的话,双双被抓,这次看来九死一生了。

    铁楠一醒过来,很快就被狡猾的何老二发现了,为了怕她乱喊,何老二命人将铁的嘴也堵上了。

    这时,车子快要上高速了。突然从路边的林子里闯出一个人,车里的铁楠、赵小海和何老二等人一看,吓得魂飞魄散。